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雪园

沽元希 | 发布时间:2021-11-24 | 阅读次数:7780

凌故和米贝刚走出来机场接机口,就围上去一大群记者。凌故回过头看了几眼米贝,米贝无辜摊手,则表示他不不知情。在凌故安排好的行程表上,她是明日下午八点的飞机到达北京,特地退票了机票提早回去,是不想被狗仔碰见。所以说好了让裴池回来机场接机的,她纵使也不想让裴池正凌故回头看了一眼米贝,米贝无辜摊手,表示他不知情。。...

凌故和米贝刚走出接机口,就围上来一大群记者。

凌故回头看了一眼米贝,米贝无辜摊手,表示他不知情。

在凌故安排的行程表上,她是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抵达北京,特意改签了机票提前回来,就是不想被狗仔撞见。

因为说好了让裴池过来接机的,她纵然也不想让裴池正面和记者对上。

虽然外界那些流言蜚语裴池表示不在乎,可是她在乎啊,她想给他洗白,让那些子虚乌有消散。

她是活在骄阳下的人,她不是很懂那些黑暗中的人的感受,但她想让裴池可以和她于骄阳下比肩而立。

她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实行就遇上记者,显然不妥。

如若以前,行程泄露遇上记者,她都能从容面对,但如今,毕竟还牵扯到裴池,处理起来就很麻烦。

等凌故回过神来,记者已经围着她开始提问:

“凌小姐,您和裴二少在一起的消息是真的吗?”

“凌小姐,您为什么会和裴二少走到一起呢?”

“凌总,您和裴二少在一起多久了呢?”

“凌总,您和裴二少会因为舆论压力分手吗?”

“凌小姐,……”

凌故摘下墨镜,露出那双极有神的凤眸,唇角带笑:“缘分来了,天都挡不住,何况是人呢,你说呢?”

不怒自威。

凌故除了是米兰时装展的压轴模特,还是凌氏最大的股东、CEO,肩负着整个凌氏。最起码在气势上,她还真没输给过谁。

所有记者一瞬间噤声。

凌故气场太大了。

凌故在笑,是真的在笑,但笑不及眼底,才更可怕……

凌故依然保持着“京城第一名媛”的笑,再开口道:“你们想要的答案,不久后的记者发布会上会给你们,所以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记者们下意识的让出一条道,凌故和米贝扬长而去。

记者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凌故和米贝已经出了机场。

机场门口,凌故重新戴上墨镜,看向米贝:“今天怎么回事?”

米贝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啊,你改票的事除了我也就只有裴二少、景小姐和叶小姐知道……”

凌故突然看着他:“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米贝赶紧低头:“对不起,我的错。”

凌故蹙了蹙眉,“别让我遇到第二次。”

米贝赶紧应下:“好的好的!”

凌故极少生气,在公众面前知书达理、平易近人,在他们面前亦然。而米贝看得出来,这次她是真生气了。

因为什么?

因为裴池?

其实,米贝也一直不明白凌故为什么力排众难、逆水行舟也要和裴池在一起。他一直以为,米贝只是玩玩。

但现在看来,凌故是认真的了。

凌故一转头便看见了不远处的裴池,心情瞬间放晴了不少,对米贝说道:“你先回去吧,有事儿明天再说。”

米贝连忙应下:“哦哦好。”

米贝还没走,凌故又喊住他:“唉,等一下。”

米贝看着她:“怎么了?”

凌故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裴池,然后和米贝说道:“把今天的新闻处理一下,尤其是……关于裴池的。”

米贝愣了下,随即应道:“啊好。”

米贝自己打车回公司,凌故直奔裴池而去。

衣袂飘扬,长发恣意,红唇烈艳,双目含光,顺风而来。

很多年后,再说起这一刻,裴池说:“那年夏天,那个星夜,蝉鸣聒噪,暑气缭绕。北京城万家灯火,车流不息,却总也比不上唇角含笑,逆着光向我走来的凌故。无言,却是我的整个世界。”

凌故走到裴池面前,裴池转身打开车门,凌故弯身上车。

裴池绕到车子后面,拿了一双白色休闲鞋过来,放到凌故脚边,轻声道:“换一下吧。”

凌故明显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脸上又挂上了笑:“啊,谢谢男朋友~”

职业原因,凌故自20岁开始就高跟鞋不离脚,忙起来地时候穿着高跟鞋24小时连轴转。

米贝曾无意中向裴池提过,凌故其实是一个很厌恶穿高跟鞋的人,很多时候,如果不在公司或者公众面前,她都是能不穿就绝对不穿的。

最起码她一米七五的身高足以撑得起她的闪光点。

凌故坐在车子后座俯身换鞋,裴池站在车外等候。

一个平平无奇的动作,一件平平无奇的小事,却冥冥之中流露出一种岁月静好,让人怎么也不愿去打扰这份宁静。

裴池等凌故换完鞋才关上门,绕到驾驶室,然后驶离机场。

相比大多数时候都保持沉默寡言的裴池,每天周旋在公众面前的凌故就显得话多了不少。

每次凌故和裴池讲话,不管裴池感不感兴趣,他都会极为认真的听着,有自己所涉及或了解的领域,他也会提自己的观点。

很多年后的一次采访中凌故提到:“裴池是一个很合格的聆听者,和他讲话你会感觉到一种全身心的放松,不会带有任何压力,上层圈来说,这种人难得一见,最起码我就做不到。所以,与我而言,裴池绝对是顶好顶好的人生伴侣。”

凌故给裴池讲完她这次在米兰的所见所闻之后,裴池透过后视镜对上她的眼睛:“你想去哪儿吃饭?”

凌故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去雪园。”

裴池点点头:“好。”

雪园,是裴氏旗下最豪华的酒店,也是全北京城最贵的酒店。

位于城中最黄金的地界,只开设八个包厢却占地极广。

从进门起便仿若进了人间仙境,纯玻璃打造的壁墙,两层玻璃之间是封闭连廊,里面是雪。

一年四季从不曾间断的、北京城中从不曾看到的雪景。

八个包厢成圆柱状排列,三面是墙,一面是全面玻璃,连着外面的雪景。

每个包厢内三面实墙以及顶部装着全面屏的电子雪林显示屏,显示屏内依然是雪花飞舞、白雪皑皑。

地面也是玻璃的,玻璃下是皑皑白雪。

雪园,是裴池爸爸裴德原先生送给裴池妈妈周悦雪女士的结婚纪念日礼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