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七章千峰竞秀

油爆香菇 | 发布时间:2021-11-25 | 阅读次数:29630

等师徒几人又磨磨唧唧了一会儿,青云子才重拾节操挂起了严师的面具,“咳咳咳咳……说吧,你们这几个小子是也不是又闯祸了?不然的话的话干嘛成天念着为师,还说为师再不回去就该给你们中的某人收尸?”说着,还之意深而长地看了眼顶着一张猪头脸的倒霉透顶儿子。“哼!”所以“哼!”因为脸被自家老爸揍肿了,所以说话也有些模糊,“不是收尸,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是‘老了没儿子养老’。”。...

等师徒几人又磨叽了一会儿,青云子才重拾节操挂上了严师的面具,“咳咳咳……说吧,你们这几个小子是不是又惹祸了?要不然的话干嘛整天念叨为师,还说为师再不回来就该给你们中的某人收尸?”

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顶着一张猪头脸的倒霉儿子。

“哼!”因为脸被自家老爸揍肿了,所以说话也有些模糊,“不是收尸,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是‘老了没儿子养老’。”

果然,君无忧此言一出,青云子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立刻炸毛了,冲着老儿子就是一阵咆哮,“滚!老子这种实力还用你养老?你死了,老子我还活蹦乱跳!还‘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这小子尽瞎扯!”

“切,不信就算了。”抹掉脸上的口水,君无忧还有些稚嫩的脸庞闪过一丝郁闷,“我说,老头子,下次发飙能不能别冲我的脸?很脏诶。”

“滚!”抬脚冲着他的屁股又是一脚,这下子剩下的两个徒弟立刻上前拦住还想和老儿子“相亲相爱、相爱相杀、相杀相虐”的青云子。不拦不行,在不阻拦这对活宝父子,估计他们还能磨叽几个时辰。

“老头子,这次真的是有事情,不是我们诚心耍你。”说这话的是大徒弟玉晟冥。

“我们要是说假的话,下次去‘倾城幻境’就由我们几个出钱。”曲佑炆整个人挂在青云子身上,那混乱的场景有多囧囧有神就有多囧囧有神。

又是倾城幻境?温文卿直觉性的就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也容不得她多想,两个师兄都去劝说了,她还能傻愣地站着看着?

“那个……师傅啊,有句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师傅这样实力强横的修真者?别说十年,就是百年您也等得起……这算账么,等师兄们说完解释完,您再发火也不迟啊……”

温文卿此话一出,三个徒弟外加一个师傅立刻静默了。

玉晟冥和曲佑炆皆是嘴角抽搐:话说啊,这个新来的小师妹这是在劝架还是在火上浇油?她都这么说了,那个小肚鸡肠的老头子还会放过倒霉的无忧小子么?

君无忧则是无力地趴在地上哀叹事后的惩罚。青云子,他的老爸,身为他的儿子君无忧可以说是最了解他的人,若是温文卿不说这话还好,他顶多再被老头子踹几脚这件事情就算是揭过去了,但是她却说了这话,那么爱面子的青云子在事后一定会想尽办法“秋后算账”的。

无关父子情义,单纯只是面子问题。

而青云子这次倒是被三个徒弟冤枉了,他根本没想过事后算账。因为他这时才想起来温文卿是个宝贝,不能做出太暴力的事情,免得吓跑这个费心拐来的徒弟。不然的话,这个小妮子一时牛心左性,跑去玉女峰那些女修的地盘,该哭的就是他了。

“这样啊……那就听天璇的话,不和这三个臭烘烘的臭小子计较了。”青云子冲温文卿露出和蔼的笑容,成功地让其他三个徒弟惊悚地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老头子笑得太淫~荡了。”玉晟冥抖了抖,眼角抽搐。

“岂止笑得淫~荡,他的声音也太……那个啥了……”长这么大,跟了这个老头子那么些年,还从没听过老头子和谁说话用这种温柔的语气。

“……”这是完全愣掉的君无忧,“老头子吃错药了……而且吃的还是【哗——】药……”

耳聪目明的青云子:“……”

……一阵混乱无言的分割线……

“千峰竞秀?这么快?”将刚喝下去的半碗茶喷了出来,青云子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还有几年?”

“嗯……”三个徒弟对视一番,不忍告诉青云子这个残酷的事实。

一旁的温文卿听得一头雾水,“师傅,师兄,千峰竞秀那是什么?”

听到温文卿的问题,大殿中的四个男人都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她。

“唉,天璇呐,这件事情说来说去都怪为师,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也忘了。”都是他逍遥太久,不然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收徒。

果然,遭报应了。

“啊?”温文卿还是一脸的迷茫。

“那个,小师妹啊……”君无忧踌躇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才认真地对她说,“为兄刚才听师傅称你为天璇,那我也这么称呼你好了。说起来,这千峰竞秀本应该是为兄的事情,但是没想到老头子居然会在这个关头收你为徒,所以……现在这千峰竞秀就是你的事情了。”

温文卿:“……”还是不懂。

一旁性子比较鲁莽的曲佑炆看不下去了,直接接过话茬,“你也知道的吧?我们仙剑宗有千余山峰,每座山峰都有宗门弟子。每过百年,就会举行一次千峰竞秀。而这所谓的千峰竞秀,说白了,就是每座山峰之间弟子的实力比拼。”

“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温文卿指指自己的鼻子,“我才刚入门诶,连筑基都没有……”

听完温文卿的话,其他四个男人更加纠结了。

“傻瓜,千峰竞秀,参加的人都是每座山峰最小的弟子啊……”君无忧捂脸,“在你入门之前,为兄是最小的弟子,自然该为兄参加。但是……”

君无忧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温文卿还能听不明白?

“输了会怎么样?”步入筑基层次之余她来说不需要多少时间,但是想要更进一步却是不可能的。所以,温文卿必输无疑。

这下,捂脸的就是青云子了,“小徒儿,这不是输不输的问题。输了还只是小事啊……”

“不是输的问题?”温文卿向来乐观,完全没有看见几个人的脸色有多么的纠结,“难不成是排名的问题?这不用想啊,我肯定是千余垫底诶。”

“你倒是乐观。”玉晟冥就坐在温文卿旁边,当即便用手中的折扇敲了敲她的头,“别小看这个排名,它的重要性比你想的还要重。”

“可它在我的心里根本就没有重量诶。”温文卿光棍地说道。

在场的四个男人:“……”

“老头子你还是快点告诉这个笨蛋具体情况吧,我们刀锋山的小道新闻已经够多了。如果小师妹在这次千峰竞秀闹出什么笑话的话,我们刀锋山所有人就出不了门了……”可爱卖萌的君无忧双手撑着下巴,哭丧着脸。

“唉……果然,报应啊……”玉晟冥眼眸流转似乎想到什么,顿时换了一番心思,意有所指地看着青云子,然后摊开双手,冲着温文卿柔声说道,“小师妹,你不用听这几个没节操的家伙的话,事情才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可是……大师兄方才不是说这个很重要么?”才多久啊,就改变阵营了?

“傻瓜。”他手中的折扇再次“亲吻”温文卿的头,“为兄说的这个重要性,其实也没多少分量……”

“喂!不带你这么耍赖的!”君无忧听到玉晟冥转换阵营,立刻炸毛了,“老大,你这么做也太没节操了!”

好似不耐烦地挥了挥扇子,玉晟冥严谨的脸庞上居然露出一抹妖媚颜色,“呐,这关我什么事?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虱子多了不愁,我们刀锋山又不是第一天成为八卦榜首,脸面这种东西我们还有么?”

温文卿:“……”这个回答未免太光棍了吧?

很显然,除了玉晟冥,在场其他的男人的想法和温文卿相仿。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老大……排名垫底的话,我们接下去百年的日子就难过了诶。”老二曲佑炆掰着手指头,一一点来,“首先,我们刀锋山每月分到的丹药会是最少最差的;其次,我们甚至连拿到配额法器的资格也会失去;再然后,我们在平乐坛交易所的店铺就该上交……”

随着曲佑炆一条一条点来,除了大师兄依然老神在在,温文卿一脸懵懂,青云子和君无忧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等曲佑炆还不容易列举完,玉晟冥手腕微抖,啪的一声,折扇合了起来,“那又怎么样?这些东西的确很重要,但是事实摆在我们面前。如果参赛的是老三的话,也许我们还有拼搏前十的资格,但是现在呢?我敢肯定,那些整天盯着我们的人是不可能猜不出小师妹的存在吧?”

好吧,你赢了!

曲佑炆和君无忧同时捂脸。算了,事情已成定局,再怎么商谈也没有用,他们总不能强求连筑基都没有的小师妹三年之内冲上辟谷吧?这简直比让君无忧大杀四方抢夺千峰竞秀第一名还不可能!

“算了,我还是回去闭关吧。最好闭关百年一直拖到下一个千峰竞秀……”君无忧森森地忧桑了。

“惨啦惨啦,刀锋山要是真的千名垫底,我该那什么去见倾城幻境的各位姐姐?太丢面子了……”这是脾气火爆易燃的曲佑炆。

“那个……师傅啊,我听你们说了好几遍倾城幻境,那到底是什么地方?”温文卿见几人耷拉着脑袋,气氛有些阴霾,于是便主动挑起话题。

可以,很显然的是,某人的话题提的不是时候……如果温文卿不在的话,估计这师徒四人很愿意讨论倾城幻境……⊙﹏⊙b

于是乎,师徒四个的脸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个么……你还小,等你大了师傅带你去见识见识,到那时你就知道了……”青云子干巴巴地喝了口清茶,习惯性地说道,全不知其余徒弟都被他的话喷到了。

“哦,明白了。”温文卿乖巧地点点头。

死老头,小师妹是女的啊女的啊女的啊!三个师兄内心齐齐咆哮。

“咳咳咳……”见到几位弟子诡异的面色,青云子这是才发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顿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也许所有人都抱着千名垫底的心理准备,大家又聊天打屁半个时辰,在大家长青云子的一句“回去修炼吧,老大你去给天璇准备住所”话后,便都散了。直到这时,温文卿还是没搞懂这个千峰竞秀具体的内容。

“大师兄,你能不能给我仔细讲解一下?”走在长廊过道里,温文卿突然觉得自己也许该做些什么。

“嗯?”玉晟冥愣了一下,旋即明白温文卿所指的是什么事,当即好笑地拍她的头。“你不用自责,这本该是老三的任务,临时弄到你身上也不是你的错。再说了,师兄们还有些自己的积蓄,就算师门的供给少了,也不碍事的大不了我们去接师门任务,总归饿不死人。”

“天璇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单纯想要了解了解千峰竞秀而已,也许下一个百年我可以大放光彩也说不定……”为了符合自己少女的身份,温文卿还拉下老脸装了回撒娇的萝莉。

看着温文卿夸张不做作的真诚模样,玉晟冥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千峰竞秀,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上一届为兄就参加过了,但是成绩不怎么好……”

要知道他虽然不是天火灵根,但是资质不俗,虽然那时修炼时间不长,但是境界不低。就那样他还是惨败他人手下,不是他太差,只是那些所谓的“小弟子”太变态了。

“为什么?看师傅以前说起大师兄的样子,似乎不会这般差吧?”若是资质不好的话,那个骚包青云子还会露出那样得意的样子?

“笨蛋,除了我们这个老不正经的师傅以外,其他各个山峰的主人可不会在千峰竞秀之前收徒。”玉晟冥点到即止,没有进一步解释。

即使这样,温文卿还是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如果其他人都是千峰竞秀结束不久收徒,那么参加比赛的人员修为至少也有九十几年,纵使资质再查,也比她这个刚入门的菜鸟强横,很别说那些资质本来就很好的家伙。

“太奸诈了。”温文卿对青云子感到抱歉。

“这怪不得你,不是你的错,也不是那些人的打算太奸诈……而是……我们的命本来就是这般凄惨……”不凄惨的话,怎么会遇到这么个没脑子的师傅?

两人皆是沉默,玉晟冥将她送到一座简约宽敞的院落前,“小师妹,你以后就住这里了。若是有其他不懂的地方,你可以敲响后院的铜钟,我会立刻赶来的……”

“哦……”温文卿还沉浸在千峰竞秀的事情里,突然想到什么,鬼使神差地问了句,“千峰竞秀只是比武么?”

“自然不是。”玉晟冥刚想转身,“除了比武,还有丹药、炼器。当然啦,后俩者的分量比前者重要。其中,丹药的比重最大。”

很好!

温文卿乌黑的眼眸闪过丝丝兴奋的神采,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大师兄啊,我想,其实我们也是有机会夺取第一的。”

比武炼器她不行,但是说到炼丹,这个世上还有谁能胜过她?

就算到时候偏科严重,但是只要她的炼丹术够优秀,也是有机会拔得头筹的。实在不行的话,她还可以炼丹拿去贩卖啊……无论怎么说,她都是不吃亏的。

“啊?”玉晟冥一脸不解,刚想说什么,自家小师妹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他有些郁闷地摸摸鼻子,“女人啊,果然都是麻烦的生物……”

总是说风是雨,也没个征兆。不论是倾城幻境的那些女人,还是门里头那个新来的小师妹……

推荐新书《医冠萌兽》:穿越异界变萌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