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十三章谁下的毒?

油爆香菇 | 发布时间:2021-11-25 19:10:29 | 阅读次数:1571

“你前天的情绪像是有些不对劲儿儿,总是会会神不守舍的。”秦瑶仙君慵散地倚着在窗边,手里捧着一卷青色卷轴,不在意地说,“突然突然发生什么让你为难的事了?”女子乍听秦瑶主动地地和她说话的的,手中的绣花针轻轻地一顿,刺到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在雪锻绣面上染出一抹嫣红,“没,只女子乍听秦瑶主动地和她说话的,手中的绣花针轻轻一顿,刺到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在雪锻绣面上染出一抹嫣红,“没,而已前段时间疲乏的紧……恐怕是没睡好吧,大人不需忧虑。”。...

“你今天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总是魂不守舍的。”秦瑶仙君慵懒地倚靠在窗边,手里捧着一卷青色卷轴,不在意地说,“发生什么让你为难的事了?”

女子乍听秦瑶主动和她说话,手中的绣花针微微一顿,刺到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在雪锻绣面上染出一抹嫣红,“没,只是最近困乏的紧……估计是没睡好吧,大人无需担忧。”

“本君何时说担心你了?本君只是担心你的情绪会影响到腹中胎儿罢了。”秦瑶仙君披散着长发,几缕发丝遮挡住了他的视线,也挡住了他嘴角的嘲讽。

女子身形一颤,面色变得惨白,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不禁想要揽她入怀,好生担忧一番。可惜,她面对的不是普通男人,而是仙界八大掌权者之一的秦瑶仙君。外表温润如玉,内心狠辣果断堪比修罗的秦瑶仙君,她注定是失败了。

果不其然,却见那人将卷轴往下翻了一些,冷漠说道,“收起你的表演,那对本君不起作用。你也别做着什么飞上枝头的美梦,只要你乖乖生下本君的孩儿,未来的荣华富贵、飞升仙界指日可待。”

女子听言,一双纤细玉手攥得死紧,但是面上仍挂着贤良温和的笑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大人说笑了,奴婢现今的任务是什么,奴婢看得很清楚。自然不会妄想着母凭子贵,觊觎仙君夫人的名号。”

“知道就好。”

女子不作回答,只是继续绣着帕子,时不时看看花样,思忖着什么样的图案更加好看。

“看听不清的女人。”这句话好似含在嘴里,除了嘴唇微微蠕动知道他在说话,别的什么也没听到。

女子,也就是现在已经梳发结束的花海棠,此时正满腹纠结。脑海里时不时闪过曾经在刀锋山的快乐日子,三个宠溺自己的师兄,老不正经但是心思细腻的青云子。然后又想到她初见袁文渊时的满面羞红,看到那些珍贵衣饰时的羡慕,得知自己天赋不好时的失望,对三位师兄的羡慕和嫉妒……那短短的十来年,占据了她的青春年少。

可是……思虑一转,又想起自己坚决刺向曲佑炆的那一剑,他难以置信的表情,最后捂着胸口狼狈地瘫在地上。那一刻,自己虽然恐惧悔恨,但是内心深处却有着难以抑制的欣喜。是的,就是欣喜。

曲佑炆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灵根优异、面相英俊、修炼刻苦……以修真者的标准来看,这样的男人自然就是人人注目的存在。但是在这样的人身边,她就是那只丑陋卑微的蝼蚁,众人连施舍一个目光都嫌麻烦。

这样的男人被她这个筑基中期的修真者杀掉,为何不欣喜?

然后,就是被逐出师门。她被袁文渊抛弃,因为她的存在是个耻辱……呵呵,也对,被师傅除名的弟子,爱面子的他怎么可能接受?

然后……然后她无意间得知自己被倾城幻境选中,成了最低等的侍女。她本是不愿的,可等她见识过倾城幻境的繁华强大,她就深深沉沦了。她想尽一切办法讨好管事,成为倾城幻境和仙界之间的引路侍女,她只是想要找个依靠,所以遇到那些下等仙人强要自己的时候,她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两下就服从了。

那时候,她不知道引路侍女不得和客人发生关系,所以事发之后她被严厉惩罚几近死亡。上天眷顾,倾城幻境幕后主人居然看上她了。而活下去的条件就是,勾引秦瑶仙君!

幕后主子联合其他两名仙帝暗整秦瑶仙君,她就是那个用来整人的玩具。三敌一,秦瑶仙君果然中招了。一夜之后,那个高高在上的仙君居然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杀意中夹杂着喜悦,“从今天起,你只要安安静静呆在这里就行,别水性杨花惹人厌恶!”

后来她才知道,仙君之所以不杀自己,完全是因为有一股仙气在自己腹中凝聚沉淀……也就是说,她怀孕了。而且还是秦瑶仙君的骨肉……

她不知道为什么仅过了一夜,仙君就那么确定她怀了身子而且还是他的,但是她只知道,这是上天给予自己的赏赐,一个让自己登临九天、一世富贵的机遇!就看自己能不能抓住了。若是趁机抓住他的心,那就更加完美了。

……

思绪神游,想到自己美丽的设想,嘴角就不有自主地勾起,笑意吟吟,如花美眷。

哼!秦瑶收起卷轴,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

“小丫头,那个女人最近做了什么事情?”出现在一里之外的秦瑶用折扇轻轻抬起碧凝的下巴,不意外地看见她眼里的爱慕,顿时更加呕心了。

“回主子的话,仙子最近没什么大动作,只是今日让奴婢给几个修真者的饭菜加了些见血封喉的至毒之药。”

“下毒?”秦瑶仙君眉眼微垂,嘲讽之色更加浓郁,“愚蠢又恶心的女人。”

碧凝依然恭敬地跪在地上,越发柔顺。

……

“啊拉,小师妹怎么还不下来,人家要饿死了……”君无忧托着下巴,看着满桌的美食,怨念了。忍不住偷偷伸出手,啪!快速收回手,那道鲜红的痕印让他欲哭无泪,“老大,不能吃那就说一声,至于下筷子怎么狠吗?”

“吃一堑长一智,让你记得更加深刻一些。”玉晟冥收回玉筷,好似方才打人的不是他一样。

“小师妹……”在君无忧的千呼万唤下,温文卿才姗姗来迟,身边还跟着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君无忧快步上前,将温文卿拉到自己身后,警惕地看着一脸好笑的汉仪仙君。

“他是汉仪,我刚认识的朋友。”

“朋友?来倾城幻境的男人,除了咱们三师兄弟,其他的男人都是脑子长在下半身的货色,不能相信!”

“脑子长在下半身?”他有那么猥琐么?

玉晟冥也站起身,直视汉仪仙君,发现他目光清澈、坦坦荡荡,心中的抗拒也就减轻了几分,“既然是小师妹的朋友,相请不如偶遇,不如咱们几个喝一杯?”

“那可好,只要你们别嫌弃我就行。”汉仪温和大方的态度让刀锋山的几个男人很满意。

路过温文卿旁边,就听到温文卿似笑非笑的威胁,“为了你的目标,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那是自然。”汉仪仙君回以一个“我们都懂”的眼神,本来想要坐在温文卿的旁边,哪知曲佑炆很小气地将他们俩隔开。看着三个男人防狼一般的表情,汉仪哭笑不得。

且不说他现在有求于人,光是这个少女干瘪的身材他也看不上。更何况这家伙还是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转世重生的老不死……谁知道她前世的种种?说不定人家的年纪都是他的好几倍呢。

酒过三巡,气氛渐渐热闹起来。玉晟冥他们趁着酒兴大发之时,问了些汉仪的基本背景。汉仪仙君暗自嘴角抽搐,时不时出声打断他们的话将话题引开。

正当几人无声较劲之时,温文卿头痛于几人的小孩子气,便起身出去散散酒气也避免被这个几个人气死。没过一炷香时间,几名面容清秀的少女端着一盘盘精致的点心,上前福身问安后才收拾一片狼藉的桌面,将点心一一摆好。

“这家酒楼的点心做的就是比修真界的好。”君无忧抢先伸出手,捏着一块点心塞进嘴巴,含糊道,“不吃真是太可惜了……你们吃啊……”

“吃货!”曲佑炆口味偏甜,是个隐形的甜食控。但是他却没有君无忧这般鲁莽,最昂贵最美味的甜食一般都摆在桌子中央,他才不会像那个吃货一样顺手抓住什么吃什么。

汉仪仙君没有动手,他最讨厌的就是甜食!而此时,他正和坐在左手边的玉晟冥小声讨论着什么,没有注意到曲佑炆的动作。

当曲佑炆正要下嘴的时候,便听到一声焦急的呼喊,“二师兄,别吃!”

“嗯?”转过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张白玉桌子迎面飞来。

碰!

哐当!

汉仪仙君脑袋后面挂着黑线,双手不由自主地摸上脸,暗自感叹,这桌子少说也有三四百斤,直接砸到人脸上不知道疼不疼?

玉晟冥和君无忧:“……”

曲佑炆……鼻血肆流……

……

“小师妹……你肿么打人?”曲佑炆捂着差点断了的鼻梁,两条血流缓缓流下,模样颇为好笑。

温文卿有些虚心地看着自家二师兄,好像……下手有些重了……

“咦?”汉仪注意到那几盘糕点,发现每盘中都有几块蕴含剧毒,“这些点心被人下毒了。”而且下毒的人还颇为用心,毒素都在点心中央,若不是对毒药极为了解或是像他这般实力超群,一般的修真者八成要中招。

而且……必死无疑!

“下毒?”三人齐齐后退一步,各自对视一眼,神色不定。

“嗯,绝对可以要了你们几个人的小命!”汉仪点头,然后看向温文卿,“你看得出这是什么毒药吗?”

“半息散!是十品二阶毒丹的衍生物,毒性虽然没有毒丹本身那么强,但也是见血封喉秒杀修真者的存在。”她露出一抹阴冷的笑,让在场的男人脊背一凉,“半息散,虽然只是衍生物,但是毒性堪比普通七八阶的毒丹,珍贵性也比它们高……本宗倒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谁那么大方,用这样迅捷无痛苦的方法送我家三位师兄上西天?”

作者:照旧求推荐票和收藏。亲们要是喜欢香菇的书,可以随意留评,香菇会认真考虑的……PS:大家都木有留言,真的很失落哇/(ㄒo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