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十六章八卦和现实的差距

油爆香菇 | 发布时间:2021-11-25 19:10:36 | 阅读次数:15260

“小师妹——快再打开门哪……”院门外的劣货再度喊魂,温文卿想了想,将身上盖着的薄被往上一拉遮挡住住自己的脸,侧过身子堵上耳朵,嘴里喃喃自语道,“本姑娘已死,有什么事请烧香烧香拜佛烧香拜佛。我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不明白了,院门外的傻瓜也也不是我的三师兄……”“小师妹——我是三“小师妹——我是三师兄啊,还在睡着么?怎么还不醒过来……”。...

“小师妹——快开门哪……”

院门外的劣货继续叫魂,温文卿想了想,将身上盖着的薄被往上一拉遮住自己的脸,侧过身子堵住耳朵,嘴里喃喃自语道,“本姑娘已死,有事请烧香。我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不知道,院门外的傻瓜不是我的三师兄……”

“小师妹——我是三师兄啊,还在睡觉么?怎么还不醒来……”

温文卿顿时忧桑了。这个劣货既然知道自己还在午睡,干嘛叫这么大声?哪怕是猪都得被他的叫魂叫醒。鉴于刀锋山最近风波不断,她还是闭门静修,远离八卦事件另外两人。

但是温文卿忘了,他家的三师兄不是一扇木门能挡住的。虽然那货不能飞天遁地,但是爬个墙门还是行的。

“小师妹,你果然还在偷懒。”君无忧双手叉腰,稍显稚嫩的脸庞闪过些微委屈,“我喊你好久了……”

温文卿淡定地掀开薄被,睁着眼睛撒谎,“诶,三师兄怎么在这里?”

君无忧也不拆穿她,或者说拆穿了也没用。他瞬间转变表情,谄媚道,“帮师兄一个忙好不好?”

“不好!”温文卿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为什么?”君无忧忧桑了。

温文卿沉默不语。总不能告诉这个劣货她早就看出他要说的话?不就是让她当红娘,将他的“心意”交托给那个纯纯的初恋?

“你先说完,我听了之后再考虑要不要帮忙。”她退让一步,这个师兄够可怜了,再打击下去实在是有些不人道。

他刷的拿出一个超大的礼盒,谄笑道,“小师妹,帮为兄传递个东西好不好?回来以后师兄带你上街玩玩?”

“你出钱?”她接过那个“很有分量”的礼盒在手中掂量一下,暗忖不已。这家伙还真是下得去手,看这重量真的很有料啊,“事先说好,要不是你出钱,小妹绝对不去!”

“行行行,当然是师兄出钱啦。小师妹只要帮忙送达,师兄绝对兑现诺言。”双手推着她走,君无忧现在也算是笑得见牙不见眼,“哪怕师妹是要星星月亮,师兄也替你摘下来。”

温文卿黑线满面,这句话他已经说过两遍了,但是一次都没兑现过。虽说事不过三,但是估计这次也得失信吧?

“小妹才不想星星月亮呢,那些东西还是留着给你的小恋人吧。”没好气地踩了他一脚,她纵身跃出院墙,当她的红娘喜鹊去了。

看到这里,也许会有人疑惑,温文卿还不会御剑飞行,她怎么才能横跨数十座山峰到天极峰送礼?事实证明,路什么的都是人走出来的,同理,方法也是人想出来的。

却见温文卿行至刀锋山广场,冲着时不时划过的飞剑大喊,“喂,咱要做顺风车!”

不多会儿,一个白衫少年驾驭着飞剑落到她面前,无奈道,“温师妹啊,这是今天的第几次了?”分些注意力到其他地方,果然看见几名损友在看戏。

“呵呵呵,这位师兄不要那么见外么,同门相助也是情理之事啊。”她也不想这么做,但是谁叫君无忧脑神经出了大问题,总是搭错线。传个信纸啦,送个木簪啦,说句甜言蜜语啦……

少年摇摇头,示意温文卿站上来。虽说不是同一个山峰的,但是大家都是内门亲传弟子,也算是关系亲密的师兄妹,再加上同情她即将参加千峰竞秀,因而那些被温文卿叫住的人都会大度地带她去天极峰,毕竟这孩子还不会最基本的御剑飞行。

“又是去天极峰?”看到她手里的大礼盒,少年了然了。说起来他是第二次搭载她了,对她的目的地也是熟悉的很。

“嗯,三师兄这个牛郎拜托我这只喜鹊去见他的织女,咱细胳膊细腿的怎么能不答应?”温文卿故意说的很可怜,但是含笑的眼眸显然没有不耐烦或者讨厌的意思。

少年点点头,说道,“真是为难你了。”

关于那个奇异的“三角恋”,他也听说过。君无忧喜欢天仪子,他只能说这个男人太没脑子,居然妄想挑战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但是若说温文卿喜欢君无忧,他倒是有些不相信,谁见过会帮喜欢的人追求其他女孩的圣母?至于天仪子爱恨痴缠温文卿,他觉得三个恋情中就这一点最可信!

因为温文卿的长相完完全全符合天仪子的审美,估计这之中还有不小的内情……

路人师兄一边向天极峰飞去,一边八卦着三人的“三角恋”。幸好温文卿不知道他想什么,不然的话真该吐血了。

御剑飞行很给力,每过多久他们就在天极峰的广场上下降,“小妹到了,真是太感谢这位师兄了。”

少年不在意地摆摆手,“同门相助,本就是宗门的规定,哪来的感不感谢?”

说完,手势一变,飞剑冲天而起,转眼便不见了人影。

温文卿拍拍衣摆,整理一下妆容,确定没什么不妥后,这才转身向自己此次的目的地走去,路过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外门弟子,她问了句,“天仪子师姐目前在哪里?”

外门弟子和内门亲传弟子的地位相差很大,即使温文卿比他晚入门,实力比他弱,他也没资格让她叫一句师兄。倒不是温文卿矫情,而是她敢这么叫,先不说别人会怎么笑话她,最先看不起她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那人看到她腰间代表内门的令牌,本不耐烦的脸色立刻恭敬下来,弯身答道,“天仪子师姐现在正在炼丹房。”

“炼丹房?”温文卿知道仙剑宗的各个山峰都有自己的小炼丹房(刨除刀锋山,就算有炼丹房也没人会用),那些会炼丹的弟子一般都是在自家山峰练习,只有做任务的时候才去宗门统一的炼丹室。但让她惊讶的是,她从来不知道天仪子会炼制丹药啊,那些小道消息根本没提过这一点。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她也会炼丹,但是外界也不知道。

“那麻烦你带路了。”

那名外门弟子恭敬地微微弯腰领路,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但是面上的功夫还是很到位的,“这位道友,本峰的炼丹放乃是山峰重地,我等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接下来的路只能靠道友自己了。”

“嗯。”冲看守的两人露出自己的令牌,然后顺利地进入天极峰的炼丹房。说是炼丹房,其实更像是一个七进的放大版的宅院。长廊上几名药童来来往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问一下,天仪子师姐现在身处何处?”拦住一名药童,她直接说道,“我有要事要找她。”嘛,送三师兄的心意也算是要事吧?

药童微微一怔,然后答道,“仙子现在在天字一号炼丹室。”

“天字一号?”

“嗯,若是这位仙子不知,可以看那边的小图,一看便知。”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温文卿看到一面石碑上绘着一副图画,当下回答,“那就谢过了。”

药童没有因为温文卿的话露出任何卑微谄媚的颜色,反而挺直着脊背面色淡然地离开了。他虽然只是药童,但是能为炼丹师服务的人地位也不算低。他也没必要因为别人的一句感谢就傲慢起来。

顺着那图的指示,她找到了那个天字一号房,还没推开门,却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女声,“天仪姐姐,其实炼丹也不是很难……”

温文卿不自觉地握紧拳头,乌黑的眼眸更加深邃冰冷几分。

“果然是冤家……出了倾城幻境还能在这里遇见……”莫非这女人是仙剑宗的弟子?想到这里,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只大手拍上她的肩膀,“你是……刀锋山的小师妹?”

转头看到来人,温文卿默了。

今天出门忘了看黄历,否则就会知道什么叫不宜出行了。

作者:那啥,今天有些少,明天会补上的。抱歉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