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十章天祁子的警告

油爆香菇 | 发布时间:2021-11-25 19:10:38 | 阅读次数:1299

仙剑宗,藏书阁。“提纵决?”灰衣少女一只手抱着一堆玉简书籍,修长的十指从书架划过,停在一本破旧不堪入目不堪入目的书旁,“这种法诀用的到么?”凝眉思索,她虽然将这本书拿了一直这样,喃喃自语到,“不不好使不需也可以可以得到,技多不压身,虽然学了吧……”在少女旁边,除了几个身着“提纵决?”黄衣少女一只手抱着一堆玉简书籍,修长的十指从书架划过,停在一本破旧不堪入目的书旁,“这种法诀用的到么?”。...

仙剑宗,藏书阁。

“轻身决?”蓝衣少女一只手抱着一堆玉简书籍,纤细的十指从书架划过,停在一本破旧的书旁,“这种法诀用的到么?”

凝眉深思,她还是将这本书拿了下来,喃喃自语到,“不管用不用得到,技多不压身,还是学了吧……”

在少女旁边,还有几个身着灰袍的男男女女,不时对她投以好奇或是疑惑的目光。也难怪少女会惹来这么多的审视,腰间挂着内门亲传弟子的令牌,却跑到记名弟子才回来的藏书阁的最底层,不惹眼才怪。

“清洁诀?嗯,这个也要看看……”少女拿着一堆的玉简和古书,在其他人若有似无的目光下踏出藏书阁。

“天璇师妹已经找好了?”少女还没走出两步,身侧传来熟悉的男声。

转头看向来人,少女唇角微弯,“原来是萧师兄啊,任务已经完成了?”

“还好,差点没把小命丢在那儿。”白衣男子上前接过她怀里一大摞的玉简书籍,随意扫了一眼,了然笑道,“天璇师妹进步很快啊,已经开始练习法术了。”

“也只有萧师兄会这么说了。”少女,也就是已经十五岁的温文卿,嗔了他一眼,“像是天仪师姐,她可没少因为这件事笑话小妹。”温文卿也知道自己悟性不佳,所以只能课余时间开开小灶,笨鸟先飞了。

天鹤子温和笑笑,不客气地揭人短,“你也不用听她的话,想当初她比你可是差多了。也就现在教教你,等你再过几年,她这个临时‘师傅’就该光荣卸任了。”

“天仪师姐哪是小妹可以超越的……”摇摇头,温文卿对自己的信心不是很大。若是不依靠丹药,单纯凭借自己的天赋,想要做到天鹤子说的地步,很有难度啊。

“你也用不着灰心,有志者事竟成。”天鹤子安慰道。

“对了,萧师兄……”温文卿突然来了精神,略带紧张地询问道,“都这么久了,三师兄还不能回来么?”

一年多前,君无忧将她交付给天仪子,自己跑去做宗门任务。后来温文卿才从天鹤子口中知道,君无忧接下的任务难度很大,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

天鹤子摇摇头,却不忍看到她露出失落的表情,当即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很安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估计也快回来了……”

但是天鹤子没说的是,这个任务的时间其实只有三个月,任务内容是搜索两名在凡俗世界为非做歹的鬼修。若是运气好,三月一过,什么事也不会有,若是运气不好……那就像君无忧一样,下落不明了。

“嗯,三师兄会平安回来的。”温文卿坚定地点点头,绽放出的明媚笑颜让人不禁会心一笑。

“嗯,一定会平安的。”天鹤子重复一遍坚定了温文卿的信心。内心盘算着要不要回去问问新一批搜索归来的弟子,这个君无忧到底死了没。

虽然他和刀锋山的那几只相看生厌,但是对这个毫无心机城府的天璇师妹,他还是十分喜爱的,甚至还有一些自己难以言喻的情愫。

“为兄送你回去吧……”虽然温文卿已经可以勉强使用飞剑,但是不牢靠,容易“坠机”。

温文卿刚想答谢,一只手臂突兀从后头拽着自己,地将自己拉到一旁,“这个倒是不用了,怎么说她也是我送来的,自然该我送她回去。做事总该有始有终才是。”天祁子呵呵地笑着,挡住了天鹤子的视线,“那些东西就不劳天鹤子师兄拿着了,还是交给我吧。毕竟还是我和天璇师妹熟悉一些。”

说完,笑眯眯地接过那摞玉简书籍,意味深长地说道,“哦,对了天鹤子师兄千万别嫌我多嘴。这人呐,还是不要肖想自己不该肖想的东西。君师弟离去前可是嘱咐过了,让我防着你。”

天鹤子被人这么抢白,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温和的笑容微微僵硬,“天祁子师弟,你这话从何而来?莫不是故意挑衅?”

“是不是挑衅,你以后就会知道。若是还不明白,回去写封信回家,你不就知道了?哼!”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还想坐享齐人之福?

见他鬼的齐人之福!

于是,完全不了解真相的天鹤子又莫名其妙地被天祁子记恨上了。

温文卿看着针锋相对的两人,正要开口说什么,就被天祁子一个严厉的眼神将话逼了回去。

最后,她只能干巴巴地说,“萧师兄,那小妹先告辞了……”

“嗯。”

……

“生气了?”天祁子收起方才的严厉,笑着揉她的头发,“因为我又给萧左鹤难堪?”

“没有生气,只是不理解师兄为什么总是喜欢针对萧师兄。”两人一见面,总是少不了口角之争。

天祁子耸耸肩,又拿出糊弄人的借口,“我看那个伪君子很不爽,他舒服了,我不舒服。相反,他不舒服了,我就舒坦了。”

“噗嗤!”轻笑一声,不论听几次,对于天祁子的理由还是觉得搞笑,“天祁师兄还真是小孩子气。”

“也许吧。”无所谓地咬着一根狗尾巴草,双手枕到脑后,“反正我和他天生八字不合。”最初针对他是因为曲佑炆的事情,后来针对他那可是自己的意愿。不是说天鹤子为人不好,而是他的性格有些懦弱,容易受到外界特别是家族的影响。这样的朋友,不牢靠。

同样的,这样的人可以当成是仰慕的对象,却不是谈感情的理想伴侣。

“对了,丫头,你怎么叫他‘萧师兄’的?叫得挺亲密的。”说着,还故意用一种吃醋的口气说,“不行,你也得喊我一声‘祁哥哥’……来,喊一声听听?”

温文卿:“……”

天祁子看着飞剑下翻滚的云海,莫名地叹了一口气,“丫头,听师兄一句话,以后离那个萧左鹤远一些,那个人太复杂了。我是他的远房堂哥,他的过往我一清二楚,他的为人我也知道……他,不是个靠得住的男人。”

温文卿听出他的意思,顿时哭笑不得,“天祁子师兄啊,小妹是那种容易动心的人么?诚然,萧师兄很优秀,但是我们很正常,没有其他关系。师兄你多虑了……”

“是这样就好了……”天祁子拉拉自己的衣领,稍稍有些颓废少年的模样,“千万别上演五十年前事情,他们禁受不住第二次的。”

温文卿笑着保证,“小妹不是花海棠,萧师兄也成不了袁文渊。更何况,比起男女之情来,小妹倒是觉得亲情更加牢靠。”

“能这样想就好。”

……

“回来了?”

飞剑在刀锋山广场降落,温文卿的目光被一个颀长却不显消瘦的身影吸引,熟悉的称呼哽在喉咙说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小丫头,将近两年不见,怎么连话也不会说了?”玉晟冥严肃的脸渐渐柔和,嘴角微微勾起,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还是说,认不出人了?”

“大、大师兄……”相处时间算不上长,但是玉晟冥一直很照顾她。或者说,在内心深处,她一直将这个外表稳重内心温柔的大师兄看做自己的父亲,“恭喜……出关……”

别扭地扭过头,小脸飘起两坨红晕,一双小手纠结地摆弄着衣袖,整个人浑身上下不自在。

“哎哟,痛!”

“嗯,我回来的。”玉晟冥温和地笑着,手中的折扇敲在她的脑门,好笑道,“什么时候小丫头也知道害羞了?这表情真不适合你。”

“大师兄好过分诶。”捂着被敲的脑门,温文卿嘟着嘴抱怨,“刚出来,不说些让人感动的话,还出手打人……”

“那些让人潸然泪下的对话不适合咱们。”玉晟冥严肃地点点头,看着自家小师妹越发温润的脸庞,突然觉得她就应该一直开心着,其他负面的表情不适合她。

温文卿:“……”

“对了,老二老三还有老头子呢?为兄怎么说也是刀锋山第一个突破元婴的弟子,不说摆酒宴席,好歹也得集体出来迎接吧?”整个山峰只有自己一个人,喜悦之情没人分享,好凄凉……

听玉晟冥这样说,温文卿好不容易好了一些的心情立刻降到了谷底。

“怎么了?一脸的怨妇相?”拍拍她的头,看向一旁的天祁子,“发生什么事了吗?”

“此事说来话长……”天祁子叹了口气,简短地叙述了一遍,“曲师弟还好,他现在还在闭关修行,但是君师弟……他一年以前接了一个宗门的巡视任务,说是搜索两个鬼修,但是没一月,就失去联系。至于青云子师叔,他知道这个消息就出去找人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玉晟冥听闻,浑身气势一变。火红色的真元从他身上蔓延出来,方圆百里飞沙走石,一阵让人窒息的压迫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仿佛天地也要为之色变。

“咳咳咳……”突如其来的压力仿佛要将她的身体挤压成血肉酱,一阵强烈过一阵的压迫好像一双巨手紧紧地捏着她的五脏六腑。

“天冥子师兄,冷静一些!”天祁子见状,暗叫不妙,却没有闪身离开反而站在温文卿面前扛住了绝大部分的压力,“天璇师妹还在这里,冷静点!”

也许是听到天祁子的话,汹涌的压力如潮水一般退去,他深吸一口气,勉强平复下心里的愤怒和担忧,“这件事……宗门其他人知道么?”

“这次情况有些不同,那两个鬼修来历不明,掌门师伯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说到这里,天祁子也说不下去了。

“所以就没人管这件事?”玉晟冥冷笑着反问,“他们不管,我管!”

说罢,就要唤出飞剑。

叮!

天祁子用自己的飞剑击飞他的剑,怒道,“很抱歉,师弟现在可不能让你走掉!遵从青云子师叔的话,你必须坐镇刀锋山!”

“还什么坐不坐镇!他们要是没了,刀锋山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虽说玉晟冥平时稳重的很,但是本质还是像他的火属性灵根一样,是个极其火爆的人。

“别忘了,曲师弟现在在闭关,温师妹还要参加千峰竞秀!你难道忘了,千峰竞秀可不是闹着玩的,死一两个没依靠的修者,那是再简单平常不过的事!当初你是怎么输的,你难道还想不通吗?”

“我……”玉晟冥双拳紧握,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后还是无奈地闭上眼,全身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淡漠道,“我明白了。”

作者:今天中午小考,发文晚了,很抱歉。最后,感谢木子草三心的香囊打赏,还有,求推荐和收藏,谢啦(^o^)/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