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 被赏个小妾当当

林家成 | 发布时间:2021-11-26 02:18:01 | 阅读次数:17063

孙乐是在一阵晃动中清醒回来的。她慢慢的地睁开眼睛眼。先印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作成,仅有她躺在的地方是一片木板。木板在摇,晃动得很剧烈地。孙乐眨了眨眼,看见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去。我这是到了哪里?她不解地心里想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孙乐是在一阵摇晃中清醒过来的。

她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四面连同头顶都由麻布做成,只有她躺着的地方是一片木板。

木板在摇,摇晃得很剧烈。

孙乐眨了眨眼,看到一丝光亮从左侧麻布开的小洞中透进来。我这是到了哪里?

她疑惑地想着,慢慢伸出手靠向那小洞。她的手刚一伸,整个人便怔住了。

这不是她的手!

出现在她视野中的是一只小小的,枯瘦如柴,透着一股青灰色的小手。这样一只手绝对不可能是她的手!

这个念头一涌出孙乐的脑海,她象忽然警醒了一般,整个人翻身而起,双手抚上脸颊,继而眼睛看向身体。

这一看一抚,她便把双眼紧紧地给闭上了: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怎么可能突然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一定在做梦!

双眼闭上了,木板依旧在摇,外面“吱格吱格”地木轮滚动声中,她知道自己正在不紧不慢的被载着前进。

这个梦可真奇怪,连声音也这么逼真!

直过了好一会,孙乐才再次睁开眼来。这一睁开眼来,见到的,抚到的,依旧与刚才一样,是属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的身体,而不是她自己的!

嗡嗡一阵空鸣中,一个念头浮出了孙乐的脑海:难道说,我是穿越了?

正在孙乐思绪乱如麻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爷,这个从哪道门进?”这个声音中透着一种卑怯和献媚。

一个居高临下的声音传来,“从第三道侧门吧。”

“诺,诺。”

听到这里,孙乐一凛,她连忙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把手朝小洞处一掀,拉开了半边麻布。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片围墙,围墙全由巨大的石头构成,一眼望不到边。石头围墙外杂草林立,树木掩映。

而她自己所乘坐的是一辆牛车,一个三十来岁的削瘦汉子身穿麻衣坐在车夫的位置上,他的头发梳成了一个髻,用一根木杈固定在头上。与削瘦汉子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略肥,身穿锦衣,约一米六高矮,几根稀稀落落的头发被一根金钗固定在头上。他正昂着头,用那挤在肥肉间的小眼睛不屑地扫了车夫一眼便扬长而去。

天啊,难道我真的穿越了?还是穿回到了古代?

那中年人一走,孙乐便怯怯地开了口,“大叔,这是哪里?”她一开口,便发出自己这个身体的声音弱弱的,语气中含着一种怯意,一种卑微。

那车夫回过头来看向孙乐,他的脸不但削瘦,还皱纹横生,干枯的脸上没有半点容光,不大的眼睛中也没有半点光泽,脸上的皱纹里堆着层层叠叠的老皮,仿佛从来没有认真清洗过一样。

车夫在看着孙乐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一投怜悯,同时怜悯中又含着羡慕。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情,居然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

“你醒来了啊?丫头,你这次可走大运了啊,你知道你昨天奋勇相救的人是谁吗?他可是姬府的五公子!五公子看在你对他有救命之恩的份上,决定纳你为他的第十八房小妾!这不,他们管家的还派了一辆这么油光水亮的牛来接你进门呢。”

轰!

孙乐只觉得耳中一阵嗡嗡作响!敢情她一觉醒来,不但穿越了还成了某一位公子的十八个小妾中的一个?

车夫说了这一句后,便转过头“叱——”地喝赶着牛,在牛车又一阵晃动后,孙乐怯怯地又开口了,“大叔,你刚才说我这是去给五公子做第十八房小妾?”

车夫头也不回地说道:“诺。你这丫头命倒是不错,居然让五公子看中了。我说丫头啊,你进了姬府后,要是能想法子与五公子睡一两次,生一个儿子那就是真有大福气了。啧啧,这事有点难想,有点难想。”

孙乐听到这里,真是双眼发直,良久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她的头脑还处于浆糊中时,牛车摇摇晃晃来到了一个小小的拱形门前,这拱形门很小,不到一米五的高度,又很窄,人稍微高一点便得弯腰侧身才能通过。

“叱——”

车夫一声长喝,把牛拉住后跳下了牛车。他转向孙乐,朝着那小拱门一指,说道:“丫头你进门吧,大叔送到这里便不能进去了。”

孙乐还是双眼一抹黑,什么也没有弄明白。她望了望那旁边都是杂草丛生的拱门,怯怯地说道:“大叔,我,我这就进去啊?”

车夫一边扯着牛绳准备转弯回走,一边回道:“诺。你跨了这道门便是姬家的人了。”

看到他跳上牛车就走,孙乐心中一急,她那怯怯的声音终于提高了些许,“大叔,我,我怕呢。”

“叱——”,又是一声急喝,车夫把牛车一停,转头看向孙乐。他打量着孙乐,半晌叹了一口气说道:“与我家的娃一样大呢。我说丫头啊,大叔是个贱民,在这样的富贵地方是不能呆久了的,得赶紧把牛还给管家离开呢。丫头你想想,你本来是个贱民,现在却要成为人上人了,要是能想法子生个一男半女出来,那你这一辈子都是人上人了。到时这么大这么结实的石屋木屋,你都可以睡一间占一间了,这可是天大的福份啊。丫头你别磨磨蹭蹭了,赶紧进去吧,要是碰巧五公子记得你,可一定要表现好一点啊。”

车夫一口气说到这里,便不再停留,“叱——”地长喝一声,便拉着牛车向西侧门方向赶去。

孙乐站在拱门外久久没有动弹。

从车夫的话中听来,她嫁给这个五公子做什么小妾,还真是天大的福气,是那五公子看在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情况下给予的恩赐!

自己这个小身体上着的是一身麻衣,麻衣很新,显然是刚做的,有点不合身,领口和袖口都很大。

自己的脚上着的是一双草鞋,露出来的几个脚趾透着青紫,倒是洗得很干净。

站着站着,一阵风吹过来,这时节约是八九月份,阳光普照的,这风也很温暖,可是这温暖的风吹到她的身上,她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身子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这身体可真是虚弱,还真是弱不禁风啊。

望着那道拱门,孙乐咬牙想道:管它呢,我先进去再说,我这副身体不但年幼,而且营养不良,想来那个五公子也不会有性趣!

想到这里,她终于鼓起勇气向拱门走去。

一进拱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三条碎石小路分三个方向穿过花园,尽头便是一座连一座的木屋。

花园中,四五个穿着麻布衣服的少女正在一边说笑,一边织着麻布。麻草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叠。这几个少女都是十四五岁年纪,长相略带清秀。

看到孙乐进来,几个少女都是一愣。

她们的眼光在孙乐身上稍一打量,便同时把眼光放在她的麻布衣的襟口上,孙乐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襟口,只见四五朵牵牛花绑成一团插在那里。她刚才一直心神不定,居然都没有发现。

几个少女错愕地望着她襟口的牵牛花,她们看了一眼孙乐的脸,又看了一眼那些牵牛花,表情都是不敢置信。

孙乐本来性格有点内向,此刻对上几双灼灼打量的目光,不免有点不自在起来。

就在她低下头想转过弯找人问一下的时候,只听得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五哥哥,她是谁呀?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在襟口上插了花?不会是你又弄了一个小妾进来了吧?”

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甜美而清脆,与孙乐这个身体低暗卑怯的声音实是天差地远。

孙乐一听少女这话,连忙抬起头来顺声看去。

这一看,她不由双眼一直。

出现在左边碎石路上的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身材颀长而清瘦。

他十分俊美。

这是一种宛如清泉,宛如云霞的俊美,少年五官挺秀而立体,一双宛如秋水长天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挑。这样的眼睛本来是桃花眼,会让被他看到的女人都有一种他在对自己眉目传睛的感觉。可是这样的眼睛配上少年那薄薄的冷漠的唇,再配上那略略苍白的脸上疏淡的气质,那眼神便只会让人渴望接近却又不敢了。

少年一袭白色的锦衣,乌黑的头发用玉钗束在头顶。他看人时,表情冷漠而遥远,仿佛任何事都难以入他的眼一样。

这少年让任何人一看,第一感觉便是俊美,极清极净又有点疏淡的俊美,这感觉很难形容。他宛如明月那样耀眼,可以遮住任何人的光芒。如他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十二三岁粉雕玉琢的十分美丽,可是在他的映衬下却一点也不显眼了。

孙乐痴痴地望着少年,她的心在“砰砰砰”地跳得飞快,这飞快的跳动中,一种似是喜悦,似是渴望,隐隐又带着甜蜜和酸楚的感觉涌出她的心头。

不对,这不是我的感觉!

孙乐在痴呆中分出一缕神智惊愕地想道:不过是一个美少年而已!我以前又不是没有在电视里面见到过,我的心怎么能跳得这么快?

对,这不是我的感觉,这一定不是我的感觉!对,这是这个身体的感觉!

孙乐虽然这么想着,可她的心依旧“砰砰”地跳得飞快,她的眼睛依旧不舍得移开,她的胸口依旧酸甜中夹着微苦!

这个时候,不止是孙乐,那几个少女也都如她一样,一脸痴慕地仰望着少年。

少年听了那小女孩的话,这时正向孙乐看来。在对上她痴慕的眼神时,他眉头微结,眼中飞快地闪过了抹厌恶!

正是这抹厌恶,使得孙乐终于掌握了自己的神智,她迅速地低下头来,极力地把心底涌出的苦涩压下去。

“五哥哥,她是不是你新纳的小妾啊?五哥哥你说呀。”女孩娇嗔的声音再次传来。

五公子扫了孙乐一眼,淡淡地说道:“不错,她正是我新纳的第十八房小妾。阿福——”他清悦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青年有点喘地说道:“五公子,您叫我啊?”

五公子朝孙乐一指,淡淡地说道:“把她安排一下。雪姝,我们走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