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百三十四章 养尸地

帝灰狐 | 发布时间:2021-02-21 14:03:11 | 阅读次数:27123

可以选择一个最合适的地方,接着借助阵法集聚阴气,为了能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冥梧亦作出解释:“虽然这样的阵法,是有很大的弊端,是需一些代价的。因为很长时间之后,就也没人再次以及使用了,我也不能够确认是也不是,感觉很像。”常理而言,这一家人,所以都是不不具备这...
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然后利用阵法聚集阴气,为了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冥梧亦解释:“但是这样的阵法,是有很大的弊端,也是需要一些代价的。所以很长时间之前,就没有人继续使用了,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感觉比较像。”常理而言,这一家人,应该都是不具备这样的能力的,所以冥梧亦也在怀疑。话锋一转,冥梧亦说道:“不过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也能得到解释。”姚薇和她的丈夫孙思晗,都是有伤在身的,说是车祸造成的也很有可能。只是如果不是车祸,那么阵法的代价,也就自然而然的解释通了。听到冥梧亦这么说,红袭添也是有了一些感觉:“的确进来之后,我也觉得这里,真的是让我很舒服。让我舒服的地方,人住着一定不舒服,他们竟然能够一直住这么长的时间?”鬼有鬼宅,人住阳宅,任何的地方的风水,都是非常的重要。一个地方的风水,会影响到居住这里的人,或者是尸体鬼怪的情况。如果活人住在了,死人觉得舒服的地方,那么这些活人肯定是会隔三差五生病。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本身就会觉得,这里不舒服,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这里的阴气这么浓郁,红袭添进来就觉得很舒服,这些活人不可能这么好好的,在这里生活这么久。尤其是姚薇和孙思晗的情况,这两个人的身体,可不是正常人的健康身体。但是在这里住了这些日子,他们的情况,看起来似乎还是很不错的,这就是说不通了,如果他们完全不知情,那么怎么一点不舒服也不会感觉到。如果他们是知情的,活人住在这样的地方,难道就没有一点,不同的心思?这么一说,时元宁也开始觉得有问题了:“其实我进来就觉得不舒服了。”“不过当着人家的面,我也不能说不能够表示出来,所以小亦子你是觉得,这些人是在炼尸?炼尸的话,总要有一个尸体吧,难不成是这个姚薇的父亲?”既然是要炼尸,要起死回生什么的,总要有一个死去的存在才行。他们进来之后,也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除了这个尸体没见到别的。“没见到并不表示没有,可能是被藏起来了也说不定,应该不是他。”“可是如果不是他,那么把他的尸体放在这里是要做什么?做实验?”红袭添认真的点头:“很有可能,古老的东西,不一定有人都试验过。也要想到,如果不能成功怎么办?所以他们选择一个尸体进行实验,先看看效果如何。”时元宁还是有点不理解:“那为什么还要找我们过来?这种做法不被允许吧。”微微沉吟一下,红袭添分析:“他们未必知道我们的规矩,让我们帮着收拾。”很可能是试验,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反而是一发不可收拾了。所以姚薇才找到了他们,利用这里的僵尸为由头,让他们帮忙收拾残局。时元宁有些惊奇:“他们就不怕遇到骗子吗?如果这些人没有真材实料呢?”真正有本事的术士,和普通的一些骗子,有本质的区别,万一来的人没办法解决问题呢?僵尸不是闹着玩儿的,真的把事情闹大了,那才是更难收拾的。这个问题,红袭添也没办法回答:“谁知道呢,可能是带着侥幸心理吧。”“不过如果我们的猜测都没错,那么这个人,应该就是僵尸了。”说着红袭添低下头去,仔细的分辨,这个尸体成为僵尸的可能。突然之间一阵血腥味弥漫开来,冥梧亦的鼻子灵敏,一下就闻到了。鲜红的液体,从台阶上面缓缓流淌下来,门被用力的关上,发出突兀的声响。时元宁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扁着嘴看着冥梧亦,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冥梧亦连忙安抚:“没事儿不怕,我在这里呢,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他看了一眼门口的位置,这群人竟然敢吓到自己的宝贝,那就要做好准备了。随着关门声响起,棺材里面的尸体,突然睁开了双眼,正好和红袭添对视。不过红袭添没有可以跳动的心脏,自然也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的,这一下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而这个睁开了眼睛的尸体,也对他视而不见。红袭添能够肯定,这个僵尸是一个等级不高的僵尸,恐怕是只有嗅觉的,也就是说他完全不可能看到自己的样子,只是闻到自己是同类。安抚着自己不停跳动的心脏,时元宁一转身,就看到了那边猛然坐起来的尸体。因为刚才的声音,好像这样的画面,也没什么太多的惊吓感觉了,不过时元宁还是很不开心。自己遇到过这么多次,诡异的事情,却还是被这么简单的东西吓到了。冥梧亦从背后抱着时元宁:“是不是吓着了?不怕不怕,一直都有我在呢。”“等一会儿我们出去了,我给你出气,这群人真的是太过分了。”他们是完全不会,把这个僵尸放在眼里的,红袭添身为一个尸王,还能怕他?对付僵尸这种事情,从来都不需要她来做,红袭添一个就能解决了。看着这个被摔来摔去的僵尸,时元宁都有一种,想要同情他的感觉。不过鉴于自己被他们家人吓了一跳,时元宁也就收起来自己的这些同情心了。冥梧亦温和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还有害怕的感觉吗?不过就是门嘛。”扁了扁嘴,时元宁抱怨:“就是太突然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正常人都是会被吓到的,而这三个之中,也就是时元宁一个正常人罢了。安抚着怀中的人,冥梧亦看着门,眼睛闪过一丝冷芒,真的是不可饶恕。红袭添的动作还是很快的,三两下就把这个僵尸制服了,也是利用了一些符纸。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