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太夸张了

帝灰狐 | 发布时间:2021-02-21 | 阅读次数:15561

鲁子敬是都忍翻了个白眼:“你真是这毛病,自己想事儿就忽视周围。”“我说这么多,你都不我相信我的不存在,现在的我相信了吧?有什么感想啊?”望着顶着一张别人的脸的鲁子敬,俞桥回应:“什么都敢想啊。”这人真的是急死个人,鲁子敬皱眉头刚要说话的,突然被...
鲁子敬也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真就是这毛病,自己想事儿就忽略周围。”“我说这么多,你都不相信我的存在,现在相信了吧?有什么感想啊?”看着顶着一张别人的脸的鲁子敬,俞桥回应:“什么都不敢想啊。”这人真的是急死个人,鲁子敬皱眉刚要说话,突然被抱住了,然后觉得,自己的颈子有些湿润。“你能回来真好,我们永远也不分开了。”这一刻,鲁子敬才觉得有一种,完全活过来的感觉,因为活着是需要意义的。看着人家这么好,时元宁他们也不好打扰,于是悄悄地退出了病房。回去的路上,时元宁一直在思考,如果这事儿可以执行,那么是不是冥梧亦也行?只要能够好运气的,碰到一个将死之人,冥梧亦应该也就可以活过来了吧。她是无父无母,也不介意,自己会有一个鬼男友,鬼老公之类的。可是如果冥梧亦能够是活生生的人,是不是也就更好一些了?回去之后,时元宁把这个想法,跟冥梧亦说了一下,冥梧亦直接拒绝了,理由是自己和普通的鬼是不同的。“小宁,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也是希望我们能够更好的在一起。”“可是我和一般的鬼不一样,而且这个方法,也是需要选择的,不是适合所有人。”冥梧亦温和的解释:“我死的太久了,就算是真的找到人,我也没办法。”抿了抿嘴,时元宁始终是觉得不对劲,还有就是今天勾魂使的反应。可是时元宁没有询问,她知道冥梧亦不一样,她也害怕询问出一个结果。如果有了结果,那么就很有可能这人离开自己,所以她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冥梧亦的秘密,在时元宁的眼中,似乎变得更多了。天气是越来越冷了,已经是十一月份的天气,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想要抱怨。亓官净帆的身体不太好,前些年一直都是被鬼缠着的,哪怕是文曲星转世,也多少有些不好。所以到了冬天,亓官净帆是最容易找到的,因为他基本上不会离开家里。每天靠着空调或者是暖气,时时刻刻的身边都有暖手宝,真可以说准备齐全。时元宁颇为诧异地看着他:“我们是在一个城市吧?我怎么觉得你太夸张了?”亓官净帆无辜的耸耸肩:“我觉得还好,我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这边的冬天又不怎么暖和,也亏得家里什么都有,不然我真的吃不消了。”木知这边正在炖汤:“冬天是应该多一些保暖的东西,我排骨藕汤,大家都多喝一点。这些日子单子也是很多,但是没办法,快要过年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好在老板也快要回来了。”说到这里,木知顿了一下叹息一声:“可惜每年过年,老板都很不高兴啊。”这让时元宁有些好奇,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好奇的看着木知询问缘由。“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万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万家是一个大家族嘛。”星玥撇了撇嘴:“我觉得就是老板的脾气太好了,要是我肯定是拳头说话。”红袭添淡然的看了一眼星玥:“你以为谁都是你吗?你孑然一身什么都不用管。老板是不一样的,他是大家族的人,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也要考虑家族的情况,非常复杂。”萨利正在玩游戏:“但是没办法,这就是所谓的大家族,复杂是肯定的。”时元宁吐了吐舌头:“多亏了我在一个小家里,而且父母也是早早不在了。”“我不用面对那些,什么家族利益之类的东西,对我来说,这些太难了。”一想到自己要是生在那种大家族,就需要勾心斗角之类的,就觉得累觉不爱。冥梧亦轻笑:“没事儿,有我在你身边,你无论是在什么家族,我都会好好的保护你。不过我总是觉得,木知的话不只是这个意思,万聚陵真的只是,因为家族的勾心斗角烦恼?”完全没有想到,冥梧亦会关心这些事儿,木知稍微有点惊讶他的敏锐。不过沉吟一下,木知还是点点头:“的确不只是如此,他其实也总是被挤兑,虽然是有天分,但是格格不入的人,自然在家族里面,会有很多人排斥的。长辈们,也不是多么的喜欢他,看中的无非就是他的能力而已。”一个只不过是能力被喜欢,人却不被喜欢的人,在大家族里,就是利用的工具。亏得万聚陵不是什么善茬,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被卖了多少次了。所以尽管很多时候,万聚陵都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他心里其实什么都清楚。时元宁有些同情的扁了扁嘴:“看来老板也是很辛苦的,我还一直抱怨。”木知轻笑:“你抱怨是对的,我也想要抱怨,老板的确是很多时候不靠谱。”作为一个老板,万聚陵应该被抱怨,这和他经受的东西,完全是两码事儿。“他就应该多带着你,结果也是不负责任的,让你自己去做这些,就是知道你不会有事,现在更是给你很多责任。”作为一个普通的小姑娘,时元宁不过加入这一行,半年左右的时间。感觉上肩膀上,担负着的已经不是一个,刚入行的小萌新该有的东西了。时元宁嘻嘻一笑:“可是我知道,你们都是会帮我的,这样就很好了。”“元宁,明天的单子,你和我一去吧,这一次有僵尸也可能会有鬼。”红袭添都主动这么说了,时元宁当然不可能不去:“行啊,明天什么时间?”红袭添无所谓的看着她:“你睡醒就行,无所谓几点钟,看你的心情。反正有时间发这些单子,应该也是不着急的,就算是真的着急了,也不急在这一会儿。”听他这么说,时元宁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哪有不着急的?谁遇到这事儿不着急?这是红袭添的单子,他都这么说了,时元宁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