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书生道人 | 发布时间:2021-02-21 16:09:28 | 阅读次数:5433

都属于那种看过了后下一秒钟就会忘的那种,看看不见他脸上有什么表情,就像是带着人皮面具般。此人一言不发走入许叔,递过一张小纸条。  许叔接回来一看,脸色大变,再无上次坐在院里饮茶的气定神闲之色。  —————————————(分隔线)—————许叔抬头看了下天色,准备起身回屋。刚走几步,脚步便停了下来,鼻间传出一声轻哼,朝着空旷的院落淡然的说了一句:“出来吧,鬼鬼祟祟的。”。...

  天近黄昏,一个约莫五十余岁的男子在院里静坐,不时的取过身边桌上的茶杯小嘬两口。这便是唐骁口中的许叔,此人面色红润,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哪像是有病的样子,怪不得唐骁心里对他腹谤不已。

  许叔抬头看了下天色,准备起身回屋。刚走几步,脚步便停了下来,鼻间传出一声轻哼,朝着空旷的院落淡然的说了一句:“出来吧,鬼鬼祟祟的。”

  树枝繁茂处一阵晃动,一个身影身轻如燕,在空中一个旋转便飘然落地。这个人很普通,属于那种看过了之后下一秒就会忘的那种,看不见他脸上有什么表情,就像是带着人皮面具般。此人一言不发走进许叔,递过一张小纸条。

  许叔接过来一看,脸色大变,再无刚才坐在院里喝茶的气定神闲之色。

  —————————————(分割线)————————————

  唐骁到底是少年人心性,贪享口腹之欲,到了刘叔家看见桌上的菜不由食指大动,刘叔见状连忙招呼唐骁坐下吃。唐骁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四处打量刘叔的家,说实话,他有些奇怪,因为进来之后没有看到一个人。

  刘叔有一个儿子,叫小虎,五六岁的样子。四十多了才得一个儿子自然宝贝的不得了,从小就当富家公子养着。众所周知,管仓库的都是肥差,随便报点损耗就能换成实打实的银子,刘叔家也从来没有缺过钱。唐骁记得刘叔还带着自己的儿子去家里串过门,满眼的都是溺爱。

  “刘叔,婶婶跟小虎呢。”唐骁咽了咽口中的菜问道。

  “你婶带着小虎回娘家了。”

  “哦”唐骁又夹了一筷子菜,突然觉得有地方不对劲。

  不对!回娘家了,这菜谁做的?

  唐骁扔下筷子便站起身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刘叔,发现刘叔笑的有些诡异。唐骁四处打量,生怕有人窜出来将自己大卸八块。

  “不用看了,对付你一个小毛孩还用不着别人。”刘叔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你”唐骁从身上抽出一把短匕,小心翼翼的盯着刘叔。忽然觉得头有些晕,不用说,菜里肯定加了点别的调料。一阵眩晕过后,唐骁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再无知觉。

  刘叔口中喃喃道,“你也别怪你刘叔,你婶跟小虎都在那人手里,我不帮他们,你婶跟小虎就都没命了。”叹了口气,“那人说了只好活口,想必不会取你性命”

  一边口里念叨着,一边将唐骁绑了个结结实实。

  ……

  唐骁醒的时候已经不在刘叔家了,房间很简陋,像是一个堆杂物的地方,很暗,只点了一盏昏暗的煤油灯,灯芯忽明忽暗,摇曳着。

  房间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见唐骁醒了便走出房间,想必是汇报情况去了。另外一个,唐骁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是依稀觉得长相有点奇怪。

  不一会儿,刚才那个人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人。那人很有儒雅的气质,像是个斯文的读书人,服饰也较华贵,看见房间的情况不由皱了皱眉,露出不满之色。

  斯文读书人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唐骁,转头对身边的人说,“这人就是你们说的那个?”

  “是的,公子,他是那老家伙的远房表侄。”旁边的人恭敬的答道。

  “哦,好生看管着,这是我们计划的重要一环,我不希望出什么差错。”说完,斯文读书人便走出房间,一刻也不愿意多待。

  也是,换成唐骁也不愿意多待,但是此时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动弹不得也由不得他。

  唐骁强迫让自己的心神镇定下来,但是身体还是忍不住的颤抖。虽说是暗探,也是老许给他的这个身份,在接受锦衣卫训练的时候训练的军官好像对他特别照顾,也没吃过什么苦头。说起来唐骁加入锦衣卫有两年多了还没出过像样的任务,这次让他看管火器库老许也是为了锻炼下他,没曾想出师不利,一天都没过就出事了。

  终于在让自己不发抖了之后,唐骁开口了,“这位大哥,不知这是何处。”

  那人满脸的横肉,胳膊比小孩的胳膊还要粗,恶声恶气的,连小朋友都能看得出来这不是好人。那人一动也不动,仿佛没听到唐骁的话。他旁边的那个人,就是刚才出去汇报情况的那个,嗤笑一声,“小子,你就别痴心妄想了,安心待着吧你。放心,只要你不想跑,我们不会拿你怎样”

  这人精瘦精瘦的,说话时眼珠子不停的转动,一看就让人觉得这是个精明之人。

  想来那位斯文读书人倒是知人善任,看管唐骁的工作分给的这两人,一个呆滞凶恶,一个精明油滑,性格各异互补不足。

  “那这位大哥能不能把小弟身上的绳子松松,小弟被勒的实在难受至极。”唐骁提出一个要求。

  精明瘦汉子想了想,觉得不算过分,就讲唐骁身上的绳子送开了一些,但手脚处的绳子是动也没动。

  唐骁总算是轻快的许多,没有刚才那般勒的难受了。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抑或是一天,两天……

  那个斯文的读书人出现在房间里,什么时候出现的唐骁不知道,他已然是昏昏沉沉有些神志不清了。只迷迷糊糊的听到,“现在他没什么用了”“做的干净点”零零碎碎的传入耳朵里。随即,唐骁头传来剧痛,晕了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