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 观星

黄粱一夜 | 发布时间:2021-02-22 08:09:43 | 阅读次数:25111

处四处张望。“呵呵,大人的功夫果真如观星赏月本领一样深不可测,老奴刚就被到意外发现了。。。咳咳。。。”公鸭般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身影一现,恰恰黄衣的大内总管太监王海,伛偻着身子慢慢的踱而来。也没人敢小瞧这身板,是此身板能把满朝文武吓得噤若寒蝉,“徒儿,今夜星辰走势如何?”一白须老道面带慈祥的问起身旁的青衫男子。。...

  长夜无云,满天星斗。

  “徒儿,今夜星辰走势如何?”一白须老道面带慈祥的问起身旁的青衫男子。

  男子看了看天,沉默许久答道:“禀师尊,东方房星,北方斗星,西方昴星明亮异常,可见我天朝政治昌明,百姓安居,唯南方。。。。。。鬼星暗淡,恐为不祥之兆。。。。。。”

  “公公来了半天,也不出来一见,似不是为客之道啊。。。。。。”白须老道霎时目光如电,向房檐下的暗处扫去。青衫男子也顿吃一惊随着老道目光向暗处张望。

  “呵呵,大人的功夫果然如观星本领一样深不可测,老奴刚就被到发现了。。。咳咳。。。”公鸭般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身影一现,正是紫衣的大内总管太监王海,佝偻着身子慢慢踱步而来。没有人敢小看这身板,就是此身板能把满朝文武吓得噤若寒蝉,就是这身板,能把江湖武者制得服服帖帖。

  “公公所来何事?”老道平淡问道,毫不为那气势所扰。

  “老奴听说今天天星异常,特来一观,向天监大人讨教一二。。。。。。”不等老道问话,就自顾自的说道:“北斗星明亮,想是陛下龙体康健,旁伴微星,许也是太子应天兆显化,但一旁还有一暗红之星甚是不祥,不知是何寓意,还望大人解惑。。。。。。难道是有人要犯上作乱,触动天颜。。。嗯?”王公公挑挑眉,显然有心照不宣之义。

  “不是。。。。。。此星在帝星一侧,定是皇族无疑。但是却居於南方,贫道也甚是不解,皇族怎会自南而出。。。。。。”老道也不看天蹙眉答道,想来也是不得要领。

  “会不会是恭王。。。。。咳咳。。。”王公公又开始咳嗽不止,不知是真是假。

  “公公,您失言了。。。这贫道也不知,恕难为公公分忧。。。。。。”老道又抬起头观起了星象,有避嫌,又有撵客之意。

  “呵呵,天星难测,天心亦难猜,大人与杂家看来都是苦命人呀。。。。那就不多叨扰了,望大人也能上体天心,为陛下排忧解难,老奴告退。。。。”说完转身就走,想来也没将老道放在眼里。

  “徒儿,你接着说。”老道看了一眼立在一旁的徒儿,又向天上望去。

  青衫男子瞭望几眼帝星,似有不解,但嘴上又答道:“是。南方柳星失色,恐有饥荒,东方尾星已暗淡,也怕有洪水泛滥。。。。。。”

  “人杰出世,诸项尽显呀,到底何为真,何为假呢,哎。。。。。”随着叹息,钦天监里的话又不可闻。

  “师兄,星象晦涩不明,北斗星异常,可是我们入世之机?”

  “师弟,争斗都近千年了,龙脉之争你还放不下么,即使得了江山又有何用,你还是感悟天道,静诵黄庭,修身养性吧。。。。。”

  “师兄,我不服,这江山本来就是我们的,我们这才是龙脉的初始之地,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唉。。。。。。。”

  昆仑山上.寒风呼啸,但依然掩不住这一段惊人的对白,不知是因为那精厚的内力还是骇人的内容。

  “杀星闪耀,乱世再显,众生又有难了,无量天尊。”

  “道长言重了,心怀济世之心,渡人渡己,即使就此往生极乐也应无怨无悔。”

  “大师远见,贫道倒是杞人忧天,自乱阵脚了。嗯,乱世出豪杰,也应让小一辈出去历练一番,锄强扶弱,匡正我武林风气了。。。。。。”

  星空之下,又有多少先贤大能对着这天象仔细谋划着。。。。。。

  “师傅,您唤徒儿前来不知有何吩咐?”

  一十五六岁的少年,身着布衣但剑眉星目,口若含丹,丝毫不掩其龙虎之姿,拱手作揖向坐在正坐位置老者问道,即使一脸稚嫩,但沉稳内敛,不见一丝慌乱。而那老者却双眼惺忪,两腮微红,手握一杯香茗,时啜时停,一脸陶醉之意,不知杯里的真是香茶还是陈年佳酿。。。。。。

  直到老者回味之情淡去,意识到徒儿站了许久,才尴尬的轻咳一声,问道“你怎么穿成这样,是不是又去山上练武了,告诉你多少次,学医之人尽管也要强健身体,但怎可舍本逐末,学艺不精,当心贪多不烂,误人误己,多造杀孽,唉,飞儿,师傅我压箱底的功夫都传给你了,你可不能给我丢脸呀。。。。。。’”说到这,一脸苦难之色。

  这名叫许飞的年轻人下意识的掩了掩满是老茧的手——谁又相信这么多茧子会是大夫的手呢,恐怕采药人的手也比他细滑百倍。尴尬的躬身说道:“徒儿谨记,徒儿不孝,让师傅挂念了。”一副受教的样子,可是心里却依然有年轻人的傲气:我医术也很好呢。。。。。。

  “怎么,不服气,须知读方三年天下无病可医,治病三年谓天下无方可用,你尽管跟着我这么多年,嘿嘿。。。。。。记得你小时候怎么把隔壁典当行的老板从低头看不见脚尖的大胖子治成麻杆么?”老者不为所动,仿佛看穿少年心事,依然开口教训道。

  “我,我那是见他为富不仁,故意的,”少年尴尬的争辩道,又暗暗低语“他这么坏,我这是为民除害。。。。。。怎么老那这件事说呀?”

  “呦,您悬壶济世的大大夫怎么变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了,恩?”

  徐飞辩不过老者,只能低头受训。。。。。。直到老者边训边喝,一壶茶水都干了之时,才停下了唠叨,对少年来了一句:“鸟不独自飞怎么也长不大,明天你就和小石头拿着我以前走江湖的家伙事走方吧,对了,你再给我添壶茶来。。。。。。”

  徐飞听到老者的恍若天音的言语,面露喜色,激动地说:“师傅,你,你说的是真的?

  “举止,注意你的举止,为师的话你也怀疑,那你别去了!”老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可能嗓子有点哑,嘴又咂摸了两下。

  “别呀,师傅,我这不是高兴么,我听见了,我一定不会丢您脸的,我去给您烧茶,呵呵。。。。。。”生怕师傅反悔,讨好似地说道,一边开溜要去收拾行李。。。。。。

  “叫你沉稳,你听哪去了?你给我回来。。。。咳。。。。。。”身后又传来一段咆哮。

  徐飞一出正厅,一改刚才的沉稳模样,大喝道:“石头,快收拾东西,师傅终于让我们出去行医了,快收拾东西呀,你在哪呢?”一边大声叫喊,一边仿佛知道似的向书房处走去。

  推开房门,只见一个同样清秀的男子正在手握古卷,皱眉苦思,丝毫不知有人的到来。身边灯已暗,茶已凉,《孙子兵法》《武穆遗书》等经典兵书也都散乱的摆在案头。

  “呆石头,你怎么又看兵书呀,又没有什么用,你难道准备当兵呀?你要是习武这么努力,你的身手至少也有我十分之一的水平了!”许飞一脸臭屁的说道。这时,这名绰号石头的年轻人才意识到有人到来,尴尬的笑道:“你来了,我就是闲的没事,看看这书。。。。。。”边说边放下手中的书,问道,“大师又找你有什么事,说了这么久,不过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这名叫石头的青年也是心思细腻之辈,瞬间道出了心中疑惑。

  “当然开心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师父终于让我出去独自行医了,我终于可以救人于水火——对,不止是用医术,还有我的武术。。。呵呵,美丽的世界我来了。。。。。”徐飞明显陷入了幻想当中,时说时停,脸上笑得仿佛三岁的小孩子得到块糖似地。而徐石,也就是小石头却并没有过度欣喜的表情,喃喃道:“你能医一人,千人,万人,但这天下何止千万,学兵法,保家卫国才能救万民于水火。。。。。。”

  徐飞没有听到徐石的自语,反而误会了什么,解释道:“石头,你别失落,有可能师傅不收你为徒另有深意,再说尽管你不会行医,但是你兵法的见解独到,武艺也不错,这不也是你的过人之处么?”徐石知道许飞是误会了,忙解释道:“大师从小收留我,抚养我长大,教我种种,我也许有原因不适合行医,这怪不了大师不教我,我对大师只有感激,哪来失落之说,你误会了。”

  “哦,你没事就行,我过来就是通知你赶快准备收拾行李,我们就可以早早去了!”

  “你是说,我和你一起去?可是,我也不会什么呀?”石头对大师叫自己随许飞出去很是好奇。

  “我们是去行医,我当大夫,但身边怎么能少一个摇铃的呢,再说你不是早就想出去走走了么,你难道不想出去,还是嫌弃摇铃这活不行,不想干呀?”徐飞开导道,尽管他也不明白师傅为什么叫他带上石头,而不是另找童子替代,但他没有问,师傅也没有说——我们一起去正好。

  徐石听到这种理由,也不疑有他,笑道:“我当然要跟你去了,给你这未来神医打杂,是我的荣幸呀,那我就马上准备准备吧,你也快去准备呀!”

  “好嘞,说着,徐飞犹如脱缰之马,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收拾行装,显然是急不可耐,盼着早点走出去,连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徐石看着许飞的的伶俐动作,不禁苦笑,他这是憋得好久了吧,别准备今天连夜就走,那可就苦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