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路遇劫匪

黄粱一夜 | 发布时间:2021-02-22 | 阅读次数:29528

什么魔王的岂非是更大麻烦呀。”面对自己十几个手拿利刃的大汉,徐石一副教诲的样子,抱怨起了徐飞。而徐飞这时又是尬尴的杵在那,嘴上丝毫不让路:“就这几个小贼,也是让我们练练手,复试身手,好机会呀,你切记这样了。。。。。。”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很显然“你看,我说不让你早走吧,你不听,幸好遇见的是这些剪径的大哥,要是遇见个什么大盗,什么魔王的岂不是更麻烦呀。”面对十几个手持利刃的大汉,徐石一副教诲的样子,埋怨起了徐飞。而徐飞此时又是尴尬的杵在那,嘴上丝毫不让道:“就这几个小贼,也就是让我们练练手,初试身手,好机会呀,你不要这样了。。。。。。”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显然不将这些剪径之人放在眼中。。...

  果然与徐石所料一般,徐飞还是决定连夜就起程往苏州城。用徐飞自己的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不去杭州行医,难道还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混吃等死呀,要有志向,要有为更多人解除疾患的的仁者之心。。。。。。经过一番貌似大义凛然的宣言,徐石还是被徐飞说服,刚刚鸡鸣时分,就背着大包,扛着行医的大旗,一步步跟着徐飞向苏州城走去。

  “你看,我说不让你早走吧,你不听,幸好遇见的是这些剪径的大哥,要是遇见个什么大盗,什么魔王的岂不是更麻烦呀。”面对十几个手持利刃的大汉,徐石一副教诲的样子,埋怨起了徐飞。而徐飞此时又是尴尬的杵在那,嘴上丝毫不让道:“就这几个小贼,也就是让我们练练手,初试身手,好机会呀,你不要这样了。。。。。。”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显然不将这些剪径之人放在眼中。

  这十几个剪径人大都身穿粗布麻衣,有手执屠宰刀的,有执榔头的。显然也混得不怎么样,一副农人打扮。只有一人像模像样的拿了两柄大砍刀,凶神恶煞似那领头之人。那双刀大汉见二人丝毫不为己方气势所动,反而调笑起来,顿觉失了面子,大喝道:“两个毛娃娃,怎地说话呢,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此路是爷开,此树是爷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说到这顿了顿,显然也为自己能说出这么有才的话儿自得,眉毛不自觉地向上挑了挑,接着说:“不要不知好歹,只要把钱交出来,大爷就放你们过去,否则,嘿嘿,大爷认你,大爷手上的刀可不认你。。。。。。。”众毛贼听到这,也大声聒噪起来,大骂者有之,劝降者有之,威胁者有之,好不热闹。

  徐飞听到大骂声,顿觉怒不可遏,叫道:“劫个道还这么多话,你们不动手,我可来了”说着直接赤手空拳冲了上去。徐飞看似年轻,手脚上的功夫可不弱。正所谓拳似两扇门,全靠脚踢人。面对近在眼前的三柄利刃,一阵抢攻,游走到身前。两手捉住左右两旁汉子执刀之手向内一扭,只听见两声脆响,刀落手折,两个恶贼已疼的打起滚来,而右腿也同时一抬,踹中正中之人的心口。那光头汉子一个倒栽葱,一时也别想再起来了。这时候众贼也反应过来,呼喝一声围了上来。而徐飞却毅然不惧一会儿五禽拳,一会儿金刚掌,一会儿龙抓手,一下一个把人打得人仰马翻。

  徐飞这边热闹,徐石那边也丝毫不差。熟读兵法的他深知擒贼擒王的道理,拿着上书“悬壶济世”的大旗子向贼首扫来。旗未到,旗风先至,刮得双刀大汉脸上生疼,惊惧不已。一个驴打滚向右让了过去,左刀直捅徐石胸腹,右刀左切徐石的双腿。徐石也后退两步一个直捣黄龙,旗头向其喉咙插去。正所谓一寸短来一分险,一寸长来一分先。徐石就占了武器的便宜,旗已插入其喉咙,眼见不能活了,而刀却离己身还有一尺有余。一招制敌!

  这边徐石刚杀了贼首,想扰乱余贼的士气,扭头一看,徐飞却已笑盈盈的想自己走来。十几人呀,就算他们再不济,一下一个,那也没有这么快呀。此时的徐石已成呆立之状。

  “你已经这么强了?”徐石不信邪的问道。

  “呵呵,不算什么,小贼尔”说着徐飞还臭屁的甩甩头,一脸不屑的样子,可是那得意样谁都看得出来。接着,他又变得正经起来,走到贼众边上,替那贼众接骨的接骨,贴伤药的贴伤药。俨然一副医者仁心的样子。救护伤者忙完之后,又走到散落在地上的砍刀,木枪等处,一脚一个,将刀,枪头踩得寸碎,显然脚中注入了深厚内力。而像榔头,木梨什么的却留了下来,向伤群中扔了几钱银子,给徐石打了个手势,向前路走去,边走边说:“首恶已除,那些钱你们买点农种,好好过吧。。。。。。”

  此时这些貌似农民的山贼,也都呆呆的看着徐飞徐石二人,眼角不觉湿润了。

  路上。

  “你就这么确定他们是好人?穿着不一定代表什么,除恶务尽,你太心善了。”徐石此时感叹似地问话,想让徐飞给个回答。

  “他们是有怎样,非又怎样。首恶已除,兵器已毁,就算是恶人,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你觉得我给的钱够他们再打出几柄兵器么?我是大夫,要救人,救身,更要救心。”

  “对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功夫这么高了,空手入白刃,依我看,你的功夫要是入伍当一个指挥使什么的不成问题,那可是真正的统帅兵马,为国为民。。。。。。”

  “好了,你个呆子,天天兵兵的。就那刚才,你觉得兵法用在他们身上有用么,士气?呵呵,我只相信一力降十会。我不是照样收拾的他们不吭声么。不过,别以为我兵法不如你呀,你没听过,用药如用兵,哥哥我是不出则已,一鸣惊人。。。。。。”徐飞又沉浸在了一片幻想中。

  “嘿嘿,两位既然这么有善心,不如接济我老叫花一点,我老叫花也想买点种子什么的,不做叫花了。”只见一人猛然做声,从后方的树林中走出。一张长方脸,颌下微须,头发花白,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地打满了补丁,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脸上一幅馋涎欲滴的模样,神情揶揄。

  那老叫花上前走几步,看似缓慢,但是眨眼间就到了两人身前,伸手就向徐飞的钱袋抓去。徐飞一时大惊,伸手去拦,但老叫花的手确如灵蛇般躲过,即使徐飞走起九宫步,却依然躲不过。徐石赶忙援助。双拳犹如重炮打向叫花的后心。“砰,兹,啪”三声响。拳已打中后心,但是却被叫花的内力化解,一阵反弹之力反而将徐石冲倒,幸好老叫花控制了内力,才不至于让徐石受伤。。而那“兹”的一声,自然是叫花已然得手,抓下了许飞的钱袋。

  “哎,你这老叫花,怎地这么不讲理,你是要钱的还是抢钱的,真以为自己功夫了得就可以为所欲为没?”徐飞大声呵斥,毫不为叫花武功折服。徐石也拍拍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与许飞站在一起,看来想联手抗敌。

  “小哥别紧张,我没有恶意,只不过是肚里酒虫犯了,但是手里又没讨得半分闲钱,不就找小哥先借些许么?说起来我还和你师傅认识呢,你也算我半个徒弟。徒弟孝敬师傅点酒钱有什么不对?”老叫花讨好似地说了起来。

  “你认识我师父?我是你半个徒弟?”徐飞听了这话,脑袋也活络起来:看这叫花武功奇高,也喜喝酒,难道十酒桌上的朋友,他们真认识?师傅酒桌上把我分给人家一半当徒弟了?想到这,徐飞也糊涂了,喝声问道,“你可有什么凭证,口说无凭,我可是不信得,你可知我师父是谁就攀关系。”

  “当然当然,老叫花自然有凭证。凭证就在你们身上。”老叫花顿了顿,享受似地看了看徐飞徐石茫然的表情,接着说:“你们拿的那旗就是你们师傅的走方旗,那旗子还是我帮那老酒鬼做的,那旗杆还是用我以前的竹杖,上面还有一个“铁”字看见没?至于说你是我的徒弟,呵呵,刚才你打人的时候可是相当勇猛呀,不知你的降龙十八掌怎么样了?老酒鬼没给你说只有在你万不得已的时候再用这招么?你这不是害老叫花么,功夫不能外传,你这是给老叫花找麻烦。唉,当初怎么会输给那老酒鬼呢?说到这,一脸的悔恨样,又故作凶狠的说:“你说,老叫花拿你的钱亏不亏?”

  徐飞二人这时算是明白了过来,感情自己真与这“高人”有大渊源。这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老叫花见二人尴尬,自己占了上风,又立马调笑道:“乖徒儿,叫声师傅来听听。”

  徐石尴尬杵在那不知怎么办,徐飞可想明白了,立马说道:“是,师傅。师傅恭喜发财,师傅红包拿来。。。。。。”显然徐飞开始准备打劫这新师傅了。

  “呃,徒儿,要不改天。。。。。。。”“师傅恭喜发财,师傅红包拿来”显然徐飞不达目的誓不甘休。

  老叫花此时也是为难:我要是富裕,我会是叫花么。这不是难为老子么。钱是肯定没有的,自己值钱的也就竹杖与酒葫芦了,但是这都是跟了自己几年的家伙事,怎么舍得轻易给人。对了,还有刚得得这个。。。。。。

  “徒弟呀,正好为师有件大富贵给你呀,你把这信件交给苏州府台大人,他会给你天大的好处的。事关重大,你可不能有失呀”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用朱漆封的信来。

  “什么?叫我送信,天大好处?”徐飞脑子又转不过来了。

  “对没错,就是送信,为师有事,就先走了,你们这也快到苏州府了,为师就不送你们了”说着,老叫花又忽的一声,踏起轻功,向远方飞去。

  “呀,老叫花,我们的钱袋。。。。。。”徐飞愤怒的咆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