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熬腥 | 发布时间:2021-02-22 | 阅读次数:28804

。每当进勾栏时,了凡一脸通红,红得艳丽,让人觉得这是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屁孩。他并不是因为逛勾栏而显现出来羞涩,他是喝了太多的酒。喝酒时使他体会到玩女人会更剌激,因为玩女人时他会先可以选择喝酒时。此刻了凡正独自一人坐在桌椅旁豪饮着杏花春。九州大陆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还会玩女人的和尚。。...

  玩女人也要有技巧,玩女人也要讲究对象。

  九州大陆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还会玩女人的和尚。

  他不喜欢那些只会躺在床上,左手举杯右手摘葡萄的女人。

  因为这种女人早已年过半百。

  他需要的是激情,所以他需要的是处女。

  了凡不觉得这些女人的青春非常重要,因为处女总要有当母亲的时候。

  但是有一点,在豪赌的时候他并不需要女人,因为这些女人尽会给自己添麻烦。

  玩女人不能缺少一种铺助工具,那就是酒。

  每当进窑子时,了凡满脸通红,红得鲜艳,让人感觉这是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屁孩。

  他并不是因为逛窑子而显现害羞,他是喝了太多的酒。

  喝酒使他感受到玩女人会更刺激,所以玩女人时他会先选择喝酒。

  此刻了凡正独自坐在桌椅旁狂饮着杏花春。

  喝酒的时候他不希望有人打扰;好比玩女人的时候也不希望有人打扰。

  他只懂得狂饮,他并不是赶着出差,他根本不愁那一点点喝酒的时间。

  ……

  这是一间被绸缎染红的房子,黄花楼内的一间房子。

  这间房子只属于他一人的,九州大地上再没有第二个男人踏进一步。

  因为这种男人还没出生,或者说这种男人已经彻底消失在九州大地上了。

  他性格怪僻,但是他讲究个人原则。

  酗酒、狂赌、进窑子包括杀人,他不喜欢混晓于一起。

  凡事一件一件来,这就是他的原则。

  站于房屋外的一名女子,似乎等待得有些仓促。

  她心里害怕,因为她是第一次走进黄花楼。

  她希望得到一笔钱,之所以迟迟不愿离开。

  “可以进来了”

  一道男音从房屋内传入女子双耳,这名女子紧随推开房门。

  女子全身发抖,只见桌面堆满了三瓶空罐子,罐子前方坐着一名男子。

  她心里非常清楚,这些罐子在半个时晨前,曾被蒸满了杏花春酒。半个时晨后就被这名男子洗劫一空,她也害怕半个时晨后,自己同样也被这名男子洗劫一空。

  了凡淡定的问道:“今年多大?”

  “小小……小民十三”

  “唔!”了凡双眸微皱,深感震惊。

  他并不是因为眼前女子发抖而震惊,第一次干这种事的女人他再熟悉不过了,他是因为眼前女子的年龄而震惊。

  这是他第一次碰上年龄如此怪异的女人,因为这种事在他身上还没发生过。

  同样,他也非常清楚每一个女人第一次卖身时,急需的是什么。

  了凡再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知……知道!可……可是为了……安葬爹,为了长年病卧不起的娘,为了养家糊口,同样也为了弟弟能够早些进入学堂,小民愿挨受罪”女子越说越激动,眼泪就像泉水般顺间济涌出。

  了凡心中一凉,刚刚狂饮过的杏花春,因为出了那一身凉汗而被惊醒。

  很显然,这根本就不是他需要的女人。

  就算让这名女子躺在床上,让他随意摆布,他也不会有征服快感。

  一位十三岁的女子与十五岁以上的女人相比,明显单纯多了。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败在了别人手上,并且败在一个刚满十三岁的女人手上。

  这个女人实在太厉害了,刚走入房间,了了几句便迫使自己彻底投降。

  上万余野蛮人都不能逼迫自己投降,可是眼前这样一位弱女子却做到了。

  了凡从身上掏出一袋银子,丢在桌面,脸色暗淡道:“你走吧……”

  这名弱女子内心异常忐忑,一把抓起银子向后退去,顺便鞠身谢道:“感谢公子的相助,小女子日后必有相报”

  了凡根本就不把她的话当作一回事,区区一名弱女子,能报什么?

  现在他的心里非常复杂,他不能忍受失败。

  他认为自己是个粗人,既然是个粗人,自己就不会顾虑到别人的想法,头脑就应该简单些。

  如今自己为何会对此事抱有同情心?

  为何会被一名弱女子如此简单击败?

  难道被击败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同情她吗?

  不!

  了凡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在他生命里边除了杀人还是杀人。

  他要不断的去杀人,而杀人就不能抱有这种心态。

  那么,又有什么迫使自己去同情别人的呢?

  此时整间房屋只有了凡一人躺倒在床上,死人一般的寂静。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直到第二日清晨,他才真正想通昨天夜里那看似简单,而对他来说却又非常复杂的疑问。

  他记得三岁那一天,也就是爹娘被马贼杀死的那一天。

  当走出家门看见整个村子伏尸遍地的尸体时,当看见爹娘的尸体时。

  他一怒之下抄起堆放干柴附近的一把劈柴斧,向一位背靠着自己的马贼身上劈了出去。

  但是那个时候力气还不是很大,双手举起的劈柴斧,使得整个身子都有些娘娘欲坠。不过最终还是劈向了对方身上,只是他并没有死。

  他记得自己劈完那一斧后,哭涕着转身就逃,一口气奔逃出五六公里外。

  可是他从小生长在村子内,周身遍地都是一望无迹的树林,非常陌生。

  好不容易从树林突围出来的他,进入一座小城镇,可是城内的居民并不搭理自己,并且把自己当成乞丐一脚踢出了门外。

  再忍不住挨饿的同时,他差点干出谋财害命的稻天罪案。

  今天了凡回想起来,也确实发觉自己挺有骨气的,宁愿我负天下人,也不愿意天下人负我,誓死也不吃街边饭。

  直到遇见师傅,他才把心中盘算好的抢劫杀人计划取消,同时也拥有一个安宿之地。

  也正是因为师傅,他从十八岁就开始杀人,不断的杀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感激师傅?还是憎恨这个师傅?

  如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也正是因为师傅的那一双手。

  这双手似仁似邪,仁的是为自己送上一只馒头,而不至于饿死在大街上;邪的是一把自己推向在血池之中,仿佛推向了地狱。

  至于十八岁前的那段日子,苦苦习武的日子,了凡从脑海中跳过。

  因为他现在正准备回东华寺,不愿回忆起。

  因为今天东华寺秘密召开选出九位僧人,所以他必须去。

  在他看来,要选出九位不仅实力相当,而且头脑相当的僧人,这并不困难。

  因为寺院中住着十几位资深较老的和尚,这些和尚们都私底下还收养着一些徒弟,就像他师傅收养自己一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