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章

熬腥 | 发布时间:2021-02-22 08:09:45 | 阅读次数:12184

了自己的师傅。冥冥之中,好像注定一生被选出一九名的僧人,其中了凡他就占有着一个位置。了凡的师傅坐在不醒目的一个角落处。他并不怕会会出现什么出乎意料,所以他对自己的徒弟十分有信心。了但凡自己教出的徒弟,仅有自己亲自动手系统培训,他才能指出这此刻正是众僧诵经的晨练时间。。...

  五指山峰上缭绕着一股神圣的灵气。阳光穿透白雾,貌似一道佛光照耀着整座东华寺。

  此刻正是众僧诵经的晨练时间。

  而此刻,在五指峰其中一指正站立着几十来人。

  这些人都是没有头发的秃子。

  了凡从黄花楼正一步一步的朝这些僧人走来。

  他的脸色还是像以前那样的暗淡,眼神还是像以前那样的无光。

  凡是经过众僧身旁的僧人,他们都会感受到眼前人不是好惹的对象。

  他们虽然是同一门派,但是他们并不认识,除了自己的师傅。

  冥冥之中,似乎注定被选出九名的僧人,其中了凡他就占据着一个位置。

  了凡的师傅坐在不显眼的一个角落处。

  他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因为他对自己的徒弟非常有信心。

  了凡是自己教出来的徒弟,只有自己亲手培训,他才会认为这个徒弟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徒弟,没有人会比他更好。

  在空旷的一片黄土高峰上,没有树木,也没有野草,有的是握着凶器的人。

  这里有十八位长着长胡子的老和尚。

  同样,这里有十八位手握不相同兵器的年青和尚。

  斧,正是十八种兵器中的一份。

  因为了凡自认为自己就是斧,而斧就是他身体上的一部份。

  当走出东华寺的那一天,也就是自己立斧洋威的新一天。

  不过这一天,也只是个开始。

  总得来说,最终取决的还是实力。

  实力就是一切,实力就是谈判的筹码。

  场内没有裁判,裁判是虚的,只有这里所有人的眼睛才是真实的。

  不能误杀,不能用暗器,凡是走上场地中心就算是示意挑战。

  当然,只要有人迎战。

  毕竟,这些浅薄常识不用别人提醒。

  了凡是第一个挑战的武僧,因为他是第一个踏入挑战圈内的人。

  站在场地中央内,他那犀利的眼神还是一丝未变。

  众僧对此人无仇无怨,但是他们可以从了凡身上感受到一阵杀气。

  在他还没杀人时,这股杀气足够把自己先杀死了。

  了凡的目光扫向众僧。

  他不清楚自己身旁所有人的实力怎么样,但是他非常清楚十八种兵器的利害关系。

  了凡望着握刀的玄成。

  然后他举起战斧,指向玄成,紧接着斧刃在众僧周围扫了一圈,战斧最终还是停留在玄成的一个点上。

  他指定第一个要挑战的人就是他。

  既然在场没有人前来迎战,那么他自己选择,并且选择十八种兵器排名第一的刀,玄成。

  玄成大惊,但是他并不害怕。

  因为斧头这种兵器只是力量强大罢了,力量是对方的优势,只要跟对方打迟久战,他不相信对方的力量不会减弱。

  同样,玄成也非常清楚。

  使用重兵器也有他最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不够灵活,只要刚开始避开对方一击,自己便有乘虚而入的机会,迫使对方防不胜防。

  了凡望着玄成一步步靠自己前方走来,嘴唇冷笑得滑出一条阴勾。

  他又怎么不知道自己的缺点呢?

  看清玄成那不慢不快有节奏感的步伐,他心里就清楚对方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在还未开战前,了凡可以判定对方已经输了。

  包括那不显山不露水了凡的师傅,他也是咴咴嘲笑道。

  玄成双掌贴在刀柄上,鞠身向了凡行礼道:“愿请师兄赐教”

  了凡“哼”的一声,并不还礼,对方明显是在嘲笑自己。

  玄成施过礼,眼睛也不咋一下,反手握刀就向了凡砍了出去。

  了凡侧身斜倾,当一刀击空时,了凡紧接着用右肩使劲的向眼前人推了出去。

  玄成大惊,整个身子就被了凡弹出两米远外。

  吃一寸,长一尺。

  玄成认为自己刚刚太过大意,幸运的是对方并未用那粗壮的手掌牵制住自己。

  仅此,玄成便隔着了凡一段距离,在一米短距离内他挥洒出自己习得的刀法。

  了凡一边躲闪一边望着刀光在自己前方不断的闪烁,他并未做出还击。

  了凡不是不还击,他是在享受着战斗的乐趣。

  曾经那暗淡无光的表情,在战斗中渐渐显现出一丝欢喜之色。

  这些刀光在他眼前闪烁,仿佛了凡就把这些光芒看做流星。

  而他把自己当做一片漆黑的夜空,流星就是刀光,了凡不希望流星能把这一片混沌空间给劈出血光。所以他要急速的躲闪,尝试着超越流星的速度。

  不远外了凡的师傅,他仍然“咴咴”的嘲笑着玄成的幼稚。

  他在嘲笑玄成当今处于什么时代?内劲强的人都练就出神通,而眼前人施展的攻击还讲究什么烂鬼套路。有时间花在套路上,不如把时间花在内劲上:“唉……,你这个师傅还真是封建!九州又损了一位年青人……”

  一个时晨过去……

  了凡隐隐觉得应该换对手了,因为他对玄成产生的兴趣已经不大了。

  好比他是在玩女人,他玩过的这个女人,了凡就不会对她再产生第二次的兴趣。

  在玄成一个侧身收刀之时,了凡终于举起了战斧。

  战斧举至头顶,紧接着挥空凌下。

  玄成大惊失色,滴流在皮肤上的汗水,迫使自己全身惊出一打冷颤。

  情急之下,玄成举刀向上使劲的托挡住。

  战斧有如流星坠地之汹涌,划出一道银光,直劈玄成的刀身上。

  刀身下降的冲势迫使玄成整个身子力撑不住。

  “扑”的一声,玄成双膝硬撑不住,顺间跪倒于地面。

  眼看被挥出战斧向下的冲击还未有所减弱。

  玄成就闭上双目,等待着死亡。

  ……

  冷风在五指山峰微微刮过。

  场内众僧惊骇的望着前方一目,就连呼吸都深感急促,而在如此紧急情况下,他们却无法挽回了凡那粗壮的手臂。

  不过,就在战斧停留在玄成的头顶上方时,众僧终于松开了一口气。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象得到了凡刚刚施展出的一击,居然能够顺间般的停住,而且是停住在玄成头顶不到几公分的一处。

  能劈出这一斧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而且了凡还能够顺间停住战斧,这需要更强的力量,这简直难以置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