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魔渊》第七章 酒神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2-22 10:24:13 | 阅读次数:17073

傅青山老酒鬼小说名字叫作《魔渊》,提供更多魔渊傅青山老酒鬼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魔渊傅青山老酒鬼比较完整版。魔渊小说傅青山老酒鬼节选:傅青山,可知道阁下尊姓大名。” 老酒鬼对鬼先生道:“你的不死犬前段时间是也不是吃什么红叶子绿叶子了,怎…...

傅青山老酒鬼小说名字叫做《魔渊》,这里提供傅青山老酒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渊小说精选: 老酒鬼道:“鬼先生,你就高抬贵手,放了我这酒鬼如何?你去帮助九公子举行万仙大会,叫我老酒鬼干嘛?九公子已经如此神通,更有你鬼先生相助,想来没有谁敢捣乱。我老酒鬼还是多喝些酒吧。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哈哈……” 鬼先生哼了一声道:“九公子给我发来讯息,说临时有事无法赶来召开万仙大会了。千月小姐明日赶来做主,让你我两人去帮千月小姐镇镇场面。九公子的委托,你好意思拒绝吗?” 老酒鬼惊异道:“九公子干什么去了?” 鬼先生又哼了一声道:“你…

老酒鬼道:“鬼先生,你就高抬贵手,放了我这酒鬼如何?你去帮助九公子举行万仙大会,叫我老酒鬼干嘛?九公子已经如此神通,更有你鬼先生相助,想来没有谁敢捣乱。我老酒鬼还是多喝些酒吧。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哈哈……”

鬼先生哼了一声道:“九公子给我发来讯息,说临时有事无法赶来召开万仙大会了。千月小姐明日赶来做主,让你我两人去帮千月小姐镇镇场面。九公子的委托,你好意思拒绝吗?”

老酒鬼惊异道:“九公子干什么去了?”

鬼先生又哼了一声道:“你怎么越老越不长进了?九公子的事,我怎么会知道?”

七先生听到这两人又说起九公子的事,不禁心中一动。又听那老酒鬼叫这新来之人鬼先生,心中一颤,脸上变色,暗示段羽楼不要吃饭了,现在就去客房。段羽楼会意,刚想站起身来,一个白衣人和两个黑衣人拥进屋来。

为首的白衣人道:“老板,来三间上房。”

店小二连忙走出来道:“哎呦,客官,实在对不住,最近小店生意红火,天字号房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两间地字号房。三位委屈挤一挤如何?”

白衣人身后一黑衣人听后道:“放屁,我家公子什么身份,怎能住地字号房?”

店小二苦笑道:“实在是没有了天字号房。最后两间都被那两位客官给要了。”边说边指向段羽楼和七先生。

另一名黑衣人向七先生以拱手道:“这位老先生,能不能腾出一间房给在下公子?”

七先生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转身向楼上走去。黑衣人见七先生不理会自己,大怒道:“站住。”

七先生停下道:“怎样?”

黑衣人道:“阁下难道当我说话是放屁么?”

老酒鬼突然道:“谁在放屁,好臭好臭。老鬼,是你的不死犬在放屁么?”

鬼先生冷笑一声,并不作答。

那黑衣人大怒道:“哪里来的酒鬼,没的消遣你大爷!”

老酒鬼奇道:“我又没和你说话,我说这条狗放屁好臭,关你屁事?”

黑衣人大怒,合身想要向老酒鬼扑来。

白衣人转身拉住黑衣人,低声道:“王二哥,住手。”转身向老酒鬼一拱手道:“在下红叶山庄傅青山,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老酒鬼对鬼先生道:“你的不死犬最近是不是吃什么红叶子绿叶子了,怎么放出屁来那么臭?”

傅青山大怒,道:“在下和阁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以阁下一再出言侮辱?”

老酒鬼道:“我老酒鬼每天盼望的就是能喝上一葫芦酒,哪里敢侮辱别人,只盼别人不来侮辱我就是了。”

傅青山平时享受惯了尊崇,见这老酒鬼说话阴阳怪气,心下有气道:“既然如此,那么阁下便请出招吧。”说完,手指虚空一划,一柄黑色长剑祭在了半空。

老酒鬼冷笑一声,并不答话,只管自顾自的喝酒。

傅青山大怒,大喝一声:“起!”

黑色长剑突然玄光大盛,一间客店被玄光照耀的如黑夜一般,傅青山长袍鼓起,全身布满真气。傅青山看老酒鬼并不还手,黑色长剑祭在半空,却也不愿意先动手向老酒鬼进招。

老酒鬼看傅青山不再进招,冷笑一声道:“雕虫小技。”酒葫芦往前一推,一条酒水化作水箭向傅青山击去。傅青山见老酒鬼说攻就攻,一时之间来不及还招,匆忙之间把长剑往胸前一档。然而水线却凌空转弯,绕过长剑击在了傅青山胸前。傅青山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老酒鬼道:“看在你是晚辈份上,今日只给你个教训,叫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父亲傅空寒也不是泛泛之辈,怎么生个儿子这么不成话?”

两个黑衣随从自知不敌老酒鬼,也不敢再乱说话,慌忙上前扶起傅青山。傅青山推来两个随从,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日后在下必定找回这个场子。”

老酒鬼哈哈一笑道:“就凭你这小子,也配闻老酒鬼的姓名?不过你父亲如果愿意帮你找回这个场子,却也不妨来找我。你既然见了老酒鬼的水葫芦,就该知道我是谁。”

傅青山一惊道:“你是酒神!”

老酒鬼哈哈一笑,道:“不错,还算你有些见识。”

傅青山哼了一声,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转身向客店外走去,两个黑衣随从马上紧紧跟了上去。

七先生听傅青山叫老酒鬼为酒神,大吃一惊,心下道:“难怪,难怪,我早该想到的。”

段羽楼向酒神拱了拱手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酒神微微一笑道:“我老酒鬼这点忙算得了什么?比起你的三坛酒差的远了,须知酒中才是真君子,这法术相斗乃是末行,唉。只谈世人执迷不悟……”说完这几句话,又拿起酒葫芦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鬼先生就在旁边坐着,并不答话。

七先生向酒神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向楼上走去。段羽楼向酒神拱了拱手,跟随七先生上了楼。

进入客房以后,七先生坐于桌前,沉吟了一会道:“小楼,你可知今天遇到的这几个人是谁?”

段羽楼摇了摇头。

七先生道:“这位酒神很久以前就已经天下知名,年龄少说也有一两百岁,修为深不可测。只是这人亦正亦邪,最好不要招惹与他。那位鬼先生却是鬼界中人,当年杀你父母的鬼婆婆便和他有同门之宜。此人很少出面,不过今日看他身手,修为也许不在酒神之下。那个傅青山却是后生小辈,眼高手低,不足为虑,红叶山庄却是大有来头的。”

段羽楼听七先生缓缓道来这些人的身份,若有所思。

七先生道:“小楼,在雾林之时,我已经把天下知名人物说与你听。只是这十八年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我却是不清楚了。今天一天之中,我听到了两次九公子的名字,而且看来大有来头。我听那鬼先生说九公子要来主持万仙大会,我们不如混入其中,也许能打听一些血泽的消息。

段羽楼点头称是。

七先生道:“小楼,你今晚早些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去打探一下万仙大会的消息。”

段羽楼向七先生道安之后便回房去了。

一夜无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