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魔渊》第二章 并蒂雪莲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2-22 | 阅读次数:1959

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名字叫作《魔渊》,提供更多杨筱禾段天颜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在线阅读。魔渊小说杨筱禾段天颜摘选:杨筱禾听见大愚老人说到千百年之劫,脸上都猛地颜色变深。段天颜道:“那就很多人明白了我们行踪,我夫妇二…...

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名字叫做《魔渊》,这里提供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渊小说精选: 七先生哈哈一笑,道:“许多年不见,段皇爷果然今非昔比了。你是信不过老夫,还是信不过这并蒂雪莲。” 段天颜站起身来,在七先生跟前一鞠躬,道:“实在不是小弟信不过雪莲,更不是小弟信不过七先生。只是这并蒂雪莲乃天外神物,我们和那大愚老人又非亲非故,他何必把如此神物送给我们夫妇?我们夫妇这许多年来隐居于此,原是为了不问世间之事,平平淡淡的了却残生。如果今日我夫妇食下此对雪莲,必将重涉江湖。可是那种快意情仇的生活,小弟实在是厌倦…

七先生哈哈一笑,道:“许多年不见,段皇爷果然今非昔比了。你是信不过老夫,还是信不过这并蒂雪莲。”

段天颜站起身来,在七先生跟前一鞠躬,道:“实在不是小弟信不过雪莲,更不是小弟信不过七先生。只是这并蒂雪莲乃天外神物,我们和那大愚老人又非亲非故,他何必把如此神物送给我们夫妇?我们夫妇这许多年来隐居于此,原是为了不问世间之事,平平淡淡的了却残生。如果今日我夫妇食下此对雪莲,必将重涉江湖。可是那种快意情仇的生活,小弟实在是厌倦了。七先生大恩,恕小弟无以为报。”

七先生冷笑一声,道:“你觉得你不要这对雪莲便可以不问江湖事了吗?那大愚老人给我这对雪莲的时候,嘱咐我要尽快赶来这里,将雪莲交到你们手上。他说,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你们的行踪,你们一个是曾经的国主,一个是月神后人,而且你们手握落月三宝,眼看着千年之劫已经快到了,人人欲得此三宝而后快,你们难道还能置身事外?”

段天颜和杨筱禾听到大愚老人说起千年之劫,脸上都猛然变色。段天颜道:“既然很多人知道了我们行踪,我夫妇二人也只好再寻山川隐居,他们也未必找得到我们。”

七先生道:“倾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三十年来你们不涉足江湖,自然不知道江湖中的事情。三十多年前,我们正道中人合力在龙首山重创血泽大冥王,可是,当时的我道众人也死伤惨重,无力对大冥王封印。这几十年来,道魔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可是谁都知道,如今已经是风雨飘摇之际,千年之劫之前,一场大战势在必行。现在大冥王养精蓄锐,暗中已经收复了很多势力,据说,连鬼族也已经归附了大冥王。天颜,难道你真的以为你能躲开?”

段天颜长叹一声,道:“不错,我也知道千年之劫到来之际,我夫妇自然无法全身而退。原来只想和筱禾在此厮守几年,待得千年之劫到来之时,大不了一同赴死,却也心甘情愿。今日既然形势所迫,早几年和晚几年也没有太大区别,不如在千年之劫到来之前,生得孩子,也好享几年天伦之乐。”段天颜转身向妻子道:“筱禾,你以为怎样。”

杨筱禾双面含羞,道:“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七先生撇了撇嘴,道:“都说那千年之劫如何如何,可是咱们当世之人谁人见过。江湖之各种诡异传言殊不足论。就算那千年之劫果真如传言般那样,那也还有许多年才到,难道我们这许多年便要学做乌龟,躲起来不出来了。”七先生心中生气刚才段天颜的言语,口中说出话来便也不再客气。

段天颜听后也只是对妻子一笑置之。

七先生道:“当日那大愚老人曾对我说,弟妹是月神后人,体内有至柔之气,服下此雪莲后,效果倍增。而且,弟妹家传有泣血琴,此琴邪恶无匹,但是如果用慈悲之音弹奏此琴,当对腹中孩子大有益处。”

杨筱禾对七先生微微一笑道:“如此正巧,我和天颜这些年从佛经中参悟出一曲《一苇吟》,正好可以用于此时。”

七先生哼了一声道:“我说你们这些年来藏起来做什么,原来是研究琴曲,果然是玩物丧志。”

杨筱禾笑而不答。

段天颜道:“不知道这并蒂雪莲如何服用?”

七先生道:“这锦盒之中另有一纸,上有服用方法。那大愚老人曾说,你们产下的二子于千年之劫大有关联,然而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人间之事,祸福难得定论。”

段天颜俯身道:“是,此语大有禅意。”

七先生从锦盒中取出一纸,交给段天颜。段天颜展开信笺后,见到上面写着几行正楷字,墨色浓黑,一个个楷字却显出行书的飘逸之感,段天颜读道:

上古有并蒂雪莲,降于世间。得九天之盛阳,九幽之极阴,并得无源之土培育,无根之水浇灌,如此七七四十九年方得成熟。若有善缘夫妇食用此对雪莲,是夜行夫妻之事,七日之后便会产下双子。此二子得天地之精华,日后必为玉鼎之材。然世事诡变,福兮祸兮,实难孰料。慎矣慎矣!

段天颜读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看妻子,杨筱禾却在呆呆的出神。段天颜看到下面便是服用方法,便不再读下去。

过了一会,段天颜道:“七先生,既然已作决定,那么便宜早不宜迟,幸得并蒂雪莲服用方法并无复杂,也无禁忌,那么我夫妇二人今日便服下如何?”

杨筱禾听到丈夫这样说,吃惊的望了望丈夫,摇了摇嘴唇,没有说话。

七先生喜道:“如此方才是昔年落月山庄段天颜,英雄气概,决而不疑,否则老夫也不会把你当做朋友。既然段皇爷这样决定了,那么便今晚罢了。”

段天颜谢道:“大恩不言谢,日后如有机会报答七先生,小弟夫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七先生道:“这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老夫也不是那种客气的人。你们尽管去生孩子,如果有人来骚扰,尽管交给老夫来打发了。”

段天颜夫妇听到七先生说话粗俗,但是真情实意,心里又好笑又感激。

断天涯道:“如此麻烦七先生了。我们在庄内另有密室,建造的方位合五行之势,藏得其中,谅来人一时也难以找到。奈何密室只是一间小屋,七先生便请暗藏山庄周围,暗中保护我们这七日如何?”

七先生道:“这样也好。”

当下,段天颜将山庄周围的地势说与七先生,七先生理会后离去。段天颜和杨筱禾带同并蒂雪莲,泣血琴和其余落月两宝:落月古卷和幻雪剑,藏于密室中。

进入密室以后,杨筱禾道:“天颜,你说那大愚老人拿来这对并蒂雪莲,到底是何用意?我们服此雪莲产下的孩子怎么会和那千年之劫大有关联?”

段天颜想了想,道:“此中的缘由,我也想不明白,但是我看那大愚老人好像并无恶意,就算真有恶意,我们两人已经看破凡世,他也奈何不了我们。七先生虽然话语粗俗,心胸不开阔,但是行事却并不莽撞,而且于道义之事看的很重,我们尽可信任他。”

杨筱禾道:“我总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妥。”

段天颜轻轻搂住妻子,道:“我们行走世间,如果把所有事情都想清楚,却也累死了我们。你今日还说没有孩子是一个遗憾,现在就有人送来了孩子给我们。我们当醉则醉吧,不负此生就好。”

杨筱禾听了丈夫的话,便不再说话,轻轻的依偎在丈夫怀里。

段天颜抚摸着她的头发,一室春光。

当夜,段天颜和杨筱禾按照锦盒中纸笺上的方法食用了并蒂雪莲,芙蓉帐暖,一夜春宵。

第二天醒来以后,杨筱禾便感觉到怀孕迹象,肚子中有隐隐颤动,而且有呕吐的感觉。夫妻二人欣喜之余,轮流着在泣血琴上弹奏《一苇吟》。杨筱禾的肚子一日日大了起来,夫妻二人在密室之中也分不清白日黑夜,倦了便休息,醒来后便弹琴赋诗,极尽快乐。如此忽忽七日将至。

这一日,也分不清是什么时分,段天颜一曲弹完,正想稍稍修习,杨筱禾突然喊肚子痛。段天颜知道这是临产迹象,却苦于不知道怎样接产,只好将灵力凝与掌心,用手慢慢的抚摸妻子的肚子。半柱香的世间以后,只见整个密室发出一阵阵七彩光芒,段天颜闭上眼睛,不敢逼视。那七彩光芒在密室中越来越明亮,像是要把密室挣破一样。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突然之间,两声婴儿清脆的啼哭声划破了密室的七彩光芒,段天颜大喜道:“筱禾,生了!”

杨筱禾微笑着看着丈夫点了点头,用力支撑起身子,把两个婴儿抱在怀里。

段天颜轻轻拥起妻子和两个孩子,呆呆的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杨筱禾痴痴的看着孩子,道:“天颜,你说给他们取什么名字好?”

段天颜微微迟疑,道:“我只盼他们日后能逢凶化吉,如果真的要遇到危险,也能像鸟儿一样,飞离困住他们的城池。我们就叫他们段羽城和段羽楼吧,筱禾,你说怎么样?”

杨筱禾喃喃念道:“段羽城,段羽楼,小城,小楼,好名字。”说罢,把一块满月型玉佩一分为二,分别戴在他们的脖子中。杨筱禾接着道:“天颜,这个孩子眼皮是双的,这个孩子眼皮却是单的,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

段天颜一时也分不清,就道:“眼皮双的是哥哥,眼皮单的是弟弟。”

话音未落,只听得一声巨响,密室的暗门被击的粉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