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天地之主》第七章 刁蛮女子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2-22 10:24:14 | 阅读次数:2305

许名扬四海卓元青小说名字叫作《天地之主》,提供更多许名扬四海卓元青小说目录,许名扬四海卓元青小说全集目录。天地之主小说许名扬四海卓元青摘选:许名扬四海伸出手两个手指“啪”的一声夹住了双鱼剑,元气一吐,女孩子胳膊一震,双鱼剑便掷出,被许名…...

许名扬卓元青小说名字叫做《天地之主》,这里提供许名扬卓元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地之主小说精选: 一柄长剑闪耀着青白两色光芒出现在女孩子手中。女孩子捏一个剑诀,把一柄长剑行云流水般向阿祖刺来。双鱼剑扫过之处,阿祖立刻感觉清凉无比,似乎是九伏大热天突然跳进了一滩冰凉的泉水中一般舒服,全没有别的剑那样阴森的杀气。阿祖躲闪着双鱼剑,心情大畅,像是进入了梦境一般。 卓元青提醒道:“阿祖小心,她这柄双鱼剑是上古神兵,能够不知不觉中把你带入幻境,小心被她催眠。” 阿祖经此一言提醒,立刻回过神来,凝住心神,不去感受外界环境的变…

一柄长剑闪耀着青白两色光芒出现在女孩子手中。女孩子捏一个剑诀,把一柄长剑行云流水般向阿祖刺来。双鱼剑扫过之处,阿祖立刻感觉清凉无比,似乎是九伏大热天突然跳进了一滩冰凉的泉水中一般舒服,全没有别的剑那样阴森的杀气。阿祖躲闪着双鱼剑,心情大畅,像是进入了梦境一般。

卓元青提醒道:“阿祖小心,她这柄双鱼剑是上古神兵,能够不知不觉中把你带入幻境,小心被她催眠。”

阿祖经此一言提醒,立刻回过神来,凝住心神,不去感受外界环境的变化,拿出随身纸扇相斗。如此一来,只两三个回合,女孩子便处在了下风毫无还手之力。阿祖看准空隙,右腿虚踢,纸扇迅速的指出,正好指在了女孩子的脖子处。

阿祖笑道:“怎样?”

女孩子怒道:“什么怎样?如果不是他提醒你,现在你已经是我的阶下囚了。你竟然敢提醒他,吃我一剑!”女孩子竟然不管阿祖指在她脖子中的纸扇,就直接跃开,一剑刺向了卓元青。阿祖一愣,却也不能真的伤了这个女孩子。

女孩子的双鱼剑刚刚刺到,许名扬伸出两个手指“啪”的一声夹住了双鱼剑,元气一吐,女孩子胳膊一震,双鱼剑便脱手,被许名扬夺了过去。女孩子大惊,却不敢再出手,转身向寺庙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喊:“你们不要走,看我找人来打你们。”

卓元青高声道:“小姑娘,你先别走……”

女孩子哪里来理卓元青,早已经跑了进去,又关上了寺门。

许名扬看了看双鱼剑,问道:“老师,我们怎么办,还在这里等吗?”

卓元青道:“你夺了她的双鱼剑,这是上古神兵,她自然不舍得给你,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她一定会再出来的。”

阿祖笑道:“天湖大师竟然收了这么一个泼辣的小女孩做徒弟,真是一件天下奇闻。”

卓元青也微笑道:“这天湖大师脾气怪的很,如果你和他交往多了,便知道就算他收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做徒弟,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许名扬道:“如此说来,这天湖大师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卓元青笑道:“天湖大师不但是一个性情中人,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人。三年前,孤星和天湖大师在衡水边偶遇,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两人竟然比赛看谁能在衡水底下憋气憋得久。孤星曾经修炼过假死术,闭气的功夫是他一绝。两人在水底一直待了两天一夜,最后还是孤星先受不了,跳出水来。经此一场比赛,孤星对天湖大师佩服的五体投地,便去请他喝酒。两人酒酣之际,孤星向天湖大师请教闭气的法门,天湖大师一时大意,告诉他说其实孤星假死的时候,他偶尔用芦苇呼吸着呢,哈哈……”

阿祖笑问道:“后来又怎样?”

卓元青道:“孤星知道真相以后,和天湖大师大打出手,两人斗了半天,天湖大师不敌孤星,便逃走了。从此以后,孤星只要听到天湖大师的名字便会大骂他,说他卑鄙无耻。虽然天湖大师打不过孤星,可是他的医术却非常厉害,尤其是他的佛光,正是我中的魔族大手印的克星。”

三人正说着话,寺庙的大门又“吱”的一声开了,一个年轻男子走出来,对三人道:“家师有请,三位请随弟子入寺。”年轻男子的话言语温和,爽朗清脆,甚是有礼貌。三人虽然感叹天湖大师作为一个和尚,却全是收一些俗家弟子,实在是与众不同。但是既然有请,三人也正是为此而来,便依言跟他走了进去。

年轻男子带着他们穿过寺院,来到一个卧房处,卧房的门是紧闭着的。年轻男子道:“家师正在里面养伤,待我先通报一声。”

卓元青惊讶道:“天湖大师受伤了?”

年轻男子道:“三位进去便知。”朗声向卧房里说道:“师父,客人已经到了。”

一个清朗中掺杂着虚弱的声音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年轻男子推开房门,让他们先进来,自己也随后进来。卓元青他们进了房间,一眼便看见一个年纪并不太大,满脸和蔼神色的和尚躺在床上,刚才那个刁蛮的小女孩正站在天湖大师的床边,满眼怒火的望着他们。

许名扬对她微微一笑,把双鱼剑丢过去,说道:“姑娘,我特来还剑。”

女孩子接过双鱼剑,狠狠的瞪了许名扬一眼,把嘴巴撅了起来。

天湖大师望着三人说道:“你们是……哪里的高人?”

卓元青道:“天湖大师你好,我是海棠学院的卓元青,你怎么受了伤?”

天湖大师眼睛一亮,笑道:“你便是海棠学院的卓元青先生,哈哈,久仰久仰。孤星那小子可还好,是不是还是每天都傻不垃圾的?”

阿祖是第一次见天湖大师本人,听他说话,并没有佛家高僧的感觉,忍不住问道:“这里可是奉天山?”

天湖大师一愣,说道:“不错,是奉天山啊。”

阿祖又问道:“大师可是天湖大师?”

天湖大师奇怪道:“是啊,我便是天湖大师,干嘛?”

阿祖道:“哦,那没事了。”

女孩子怒道:“你敢耍我师父,我看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天湖大师说道:“格格,我们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女孩子家别乱插嘴,而且我听这位小兄弟说话很有水平,语言中大有禅意,实在是难得一见的悟佛人才。小兄弟,你可有出家拜佛的意向?我这个奉天寺还没有衣钵传人呢。”

阿祖笑道:“大师夸奖了。现在我还没有看破红尘,不想出家。等过个几年,我觉得红尘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便来出家可好?”

天湖大师道:“唉,你说看不破红尘不就是说舍不得酒肉女人嘛。其实只要你皈依我佛,酒肉女人一样都不用禁忌。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才是境界。”

阿祖大奇道:“做了和尚也可以找女人?”

天湖大师还想高谈阔论,叫做格格的女孩子插嘴道:“师父,你看这小子满嘴胡扯,就是个色狼。你还要他做你传人,那我就直接撞死。”

阿祖道:“格格姑娘,我刚才只是对大师的话有些不解,所以提问,怎么能说我是色狼呢?”

女孩子怒道:“我叫桑格格,别格格格格的像母鸡一样乱叫。”

阿祖点了点头,道:“哦,那桑格格姑娘……”

桑格格怒道:“桑格格也不是你乱叫的!”

阿祖拍了怕脑袋,心想这一对师徒实在是一对活宝,和他们吵嘴,那才真是自寻死路,当下便闭口不言了。

卓元青怕这几人把话题说了开去,不知道会扯到什么地方,便直截了当的说道:“天湖大师,不瞒你说,我这次来是有求与你。昨日,我中了一掌魔族大手印,又被许名扬的神秘力量压制,此刻全身的元气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在下知道天湖大师的佛光是魔族大手印的克星,特来求天湖大师相救。”

天湖大师惊道:“魔族大手印?是谁打伤的你?”

卓元青道:“这人的名字恕在下不便相告。”

天湖大师虽然言语不拘小节,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卓元青既然不愿意说,他也就不再询问了

对桑格格摆摆手道:“格格,你们先出去,我来看看他的伤。”

第六十一章大吃一惊

桑格格道:“师父,你受伤未愈,现在不能动用元气为别人疗伤。”

天湖大师道:“我这是先看看她的伤,也没说就为他疗伤,你听话,先跟师兄出去。”

年轻的男子说道:“师妹,师父自有分寸,咱们先出去吧。”

桑格格虽然刁钻泼辣,但是对师父的话却非常听从。当下便不再说话,低着头跟年轻男子走

了出去。年轻男子道:“师父,那我们先出去了,你注意身体。”桑格格打开门,又瞪了阿祖

一眼,才走了出去。卓元青对许名扬和阿祖摆了摆手,两人会意,便也随后走了出去。

年轻男子让许名扬和阿祖在客厅少坐,并端来了茶水。桑格格也坐在大厅的一边,却赌气不理他们。

许名扬对年轻男子甚有好感,便出口问道:“不知道这位师兄怎么称呼?”

年轻男子笑道:“在下徐少岩,那是我师妹桑格格。我师父不喜欢多收弟子,这么多年便也

只是收了我们这两个弟子。我师妹虽然争强好胜,说话嘴不留情,可是你和她熟悉以后,就会发现她其实是蛮乖的。”

桑格格生气道:“师兄,你别给他们说我。”

阿祖哈哈大笑,道:“女大师,你平时原来还是蛮乖的,真看不出来啊,哈哈……”

桑格格怒道:“你……你……”这一个你字却怎么也没有再说下去,转而向徐少岩道:“师兄,人家欺负你师妹呢,你也不管吗?”

许名扬摇了摇头,对阿祖道:“阿祖,你就别惹桑姑娘了。徐兄,在下许名扬,这位是我的同门师兄弟,叫做阿祖。”

徐少岩对桑格格微微一笑,又转头对许名扬两人道:“两位师兄今日远道而来,想找我师父疗伤,可惜不巧的是我师父竟然受了伤,怕是短时间内无法为人疗伤了。”

许名扬眉头一蹙,说道:“这可怎么办,我师父中了重伤,如果三天不能化解,便会元气尽失,成为废人了。”

徐少岩微微一笑,道:“许师兄先不要着急,我师父虽然不能为尊师疗伤了,但是我刚才听到尊师是中了魔族大手印,这需要用佛光化解。在这座奉天寺里,除了我师父以外,还有一个人精通医术,尤其是在佛光上的造诣,甚至已经超过了我师父。”

许名扬奇道:“这个人可便是徐师兄么?”

徐少岩摇了摇头,惭愧道:“小弟天资不够,领悟不到佛光的真义。”

许名扬道:“那么这人可是在奉天寺里隐居的前辈?”

徐少岩哈哈笑道:“奉天寺里只有我们师徒三人,并无前辈高人隐居。”

阿祖笑道:“徐师兄就不要绕弯子了,难不成这个人还能是桑姑娘不成。”说着,阿祖故意笑笑着看了看桑格格,桑格格立刻回应给他一个满脸怒气的表情。

徐少岩正色道:“阿祖师兄说的不错,这个人正是我师妹桑格格。”

“什么?!”阿祖的脸还没有扭过来,不过脸上的笑意却瞬间变成了惊愕。许名扬的脸色也微微一变,瞧向了桑格格。

桑格格仍然怒气未消,也对着他们瞪起眼睛,一点都不愿意吃亏。

阿祖站起来,走到桑格格身边,上下左右的好好瞧了瞧桑格格,笑道:“真看不出来,这么漂亮又顽皮的小姑娘,竟然还能修炼成如此玄奥莫测的佛光,啧啧啧,实在是人不可貌相。小时候,我娘告诉我说,以后长大娶老婆的时候,一定不要娶长的漂亮的小姑娘,因为这些小姑娘除了长的好看,其实什么都不会,就是一个花瓶。现在,我要难过的告诉我娘,她老人家弄错了,因为我面前这一个眉目如画,倾国倾城的叫做桑格格的小姑娘,就天资聪颖,练成了多少人一辈子都练不成的佛光。”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别人赞叹她美貌呢?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别人在赞叹她美貌的同时又赞叹她秀外慧中呢?

桑格格一直听阿祖说完这一大串话,脸上的怒气慢慢的和善,最后竟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举起秀拳打在了阿祖的身上,嘴里骂道:“叫你这个小坏蛋油嘴滑舌。”

这一拳打得甚轻,阿祖假装躲闪不过的样子,向后一倒,仰在地上,大叫道:“哎呦,桑姑娘果然厉害,这一拳竟然打的我无法躲避,非得重伤半个月不可。”

桑格格笑道:“你少装了,就算你真的受了重伤,那是你体质不行,本姑娘概不负责。”

阿祖打趣道:“我反正是伤在姑娘手下了,非得在这里养伤不可。桑姑娘精通医术,自然会好好照顾在下的,我放心的很。”

桑格格诡秘一笑,说道:“你在这里养伤也行,但是你就不怕我偷偷的在你的饭菜里放个臭虫,或者给你吃药的时候不小心把散血丸错拿成了万痒丸,嘿嘿,如此对不住我们的阿祖师兄,那可怎么办啊。”开心之余,桑格格也不再把阿祖叫做小色狼,而是叫做“我们阿祖师兄了”。许名扬和徐少岩笑而不语。

阿祖笑道:“就算姑娘给我错吃了毒药,能死在桑姑娘的手下,也是不枉此生了。”

桑格格道:“你……”

一个字还没有说完,房门“吱”的一声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