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铭记哥斯莫

啃窝头 | 发布时间:2021-02-22 16:18:06 | 阅读次数:23865

菲亚大教堂,庄严神圣肃穆庄严神圣的希腊式建筑,圣母院耸立如云的塔尖,繁杂密集程度的浮雕,形若天使羽翼般的飞扶壁没处他不在誓词这上帝在凡间的至高地位,我想肯定也没什么建筑的正面比她更要好看了。  三个联在一起的拱门,有二十一个身穿中国古代帝王衣冠的人物神龛,中间公元2016年9月20日卡拉迪亚清晨晴。...

  题记: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时代。——辛白林

  公元2016年9月20日卡拉迪亚清晨晴

  我估算着日子应该是原本世界的二零一六年九月份,至于具体是哪天实在是无力推算只好任由着性子,随意订个日期,粗略算算,距离初次看到这片土地的太阳已经有三个年头了。

  那是十月一底一个美丽的早晨,一群年轻人兴致勃勃的前往所有年轻人心头爱情与浪漫的圣地——巴黎,记得我们观光的第一站就是巴黎圣母院了。不同于我热爱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肃穆庄严的希腊式建筑,圣母院高耸如云的塔尖,繁琐密集的浮雕,形如天使羽翼般的飞扶壁无处不在宣誓这上帝在凡间的至高地位,我想一定没有什么建筑的正面比她更要漂亮了。

  三个联在一起的拱门,有二十一个身着古代帝王衣冠的人物神龛,中间巨大的玻璃窗被两个小窗护着,活像是当时执拗的牧师声旁时常矗立的执事。一座镂有空花的高楼,用极细的柱子支撑着她沉重的天花板,最后是两旁黑而厚的塔带着它倾斜的檐屋。局部的和谐跟整体的壮丽,大致每五步一个地安排展现在眼前的是堆积而不混乱,混同着无数雕刻与塑像,共同交织出这巨石碰撞而出的交响乐!这是当时世代一切力量汇聚一处的产物,每一块石头都可以看到艺术家天才般的奇妙构思。

  虽然,我对天主教的铺张华丽一向没有好感,但是也不妨碍对美丽事物的欣赏。就这样我们一行人抛开所有生存的压力,工作的繁忙,日常的焦躁不安,开始享用难得的奇妙旅程。

  但是,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回忆了,就在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部队的进攻正在紧张筹备着。

  两年之前,诺德人因为国内不断的饥荒与兵灾,开始大批越过杰尔伯格山脉向斯瓦迪亚王国境内四散,像是这样的人口迁移在历史上也并不少见,只不过这一次来到的外乡人实在是太多了。

  久而久之,冲突多过了理解,冷漠替代了热情,开始也只是针对那些行为不妥,道德败坏的恶棍。逐渐的,一部分老实本分的诺德人也遭到当地人不公正的待遇,他们原先都是生活在自己土地上的渔夫和工匠。即便发生了一些规模不大的流血冲突,但是领主们对此依旧不闻不问,原本紧张的粮食,日益饱和的贸易机会也因为这些外乡人的到来变得越发紧张,终于口舌之争逐步上升到肢体冲突。原本被当地人缓慢接纳的诺德人也惨遭驱逐,他们的牲畜被抢夺,商品被哄抢,妻儿子女也被拖拽到市场贱价贩卖。终于,怒火战胜了理智,长此以往的屈辱激发了诺德人血脉里悍不畏死的好战精神,临近海涯的哥斯莫遭到了诺德人前所未有的报复行动,等我带着斥候赶到时,只有一片被火焚毁的残垣断壁,村民们无论男女,孩童老人都被挖去双眼,妇女在生前更是遭遇了令人发指的暴行,还有襁褓中的婴儿高挂在矛杆之上。惨绝人寰准确表述了我跟战友们眼前的景象。

  当消息传到帕拉汶的大厅之上时,整个王国上至公卿贵族下至黎明百姓无不愤慨,然而,对于哈劳斯国王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现在的诺德王国已不复当年之繁荣强盛,接连的战争跟灾荒,已经让诺德王国疲惫不堪,公爵的餐座烤鸡变成了一种奢侈,伯爵因为能吃到新鲜葡萄而洋洋自得,贵族们开始在白面里面参杂黑麦,蜂蜜酒被勾兑的水也越来越多。贵族的生活依靠着平日里丰厚的储备勉强支撑,原本被他们压榨克扣的诺德平民却没有如此烦恼,因为他们沉睡了,尘世间再多的烦恼也无法打扰这永恒的睡眠。村子里的还能喘口气的年轻人还是自谋出路,或是出海探索,或是移居别处,或是落草为寇。总之,对于哈劳斯国王而言,这是一个百年难寻的进攻机会,哥斯莫的领主法拉尔伯爵是他的直属封臣,凭借着替自己臣子寻回公道的大义,斯瓦迪亚可以正式对诺德王国宣战,毕竟如此暴行,必将是人神共愤,而他,正义的使者,暴徒与恶魔的审判者,恰如其份的出现,这真是一段不错的传奇故事。

  在汇报“哥斯莫大屠杀”的第十四天,我可敬的领主大人,迪林纳德伯爵出于自己高尚的灵魂以及对暴行的愤慨,率先召集了三百五十人的部队向国王请战,其中有来自他堂兄林德曼子爵的一百人弓弩手和来自他叔叔哈伦格斯伯爵亲率的八十名重骑兵。我,马可退尔有幸担任了伯爵大人的掌旗官。

  部队是由轻重步兵和重骑兵构成的混合部队,有来自大人们领土的征召兵,也有从事专门作战的雇佣兵。在斯瓦迪亚这个极端崇拜骑士的王国中,愿意将步兵与骑兵相提并论之辈,我敢说迪林纳德伯爵是少数具备战术眼光的优秀统帅之一。

  虽然骑兵在军队之中依旧占据着较高地位,但是步兵们凭借自己专业的作战技巧和精良装备努力的让自己从军队中脱颖而出,越来越多的兵种协同,骑兵步兵紧密精确的合作,使得两个兵种之前变得亲密无间,步兵们传授给骑兵他们特有的作战技巧,骑兵也以独到视角告知步兵如何有效的躲避防御骑兵的攻击。如此一来,一个步兵方阵的阵型,以拥有弓兵掩护作战的长矛兵为主,但阵型中预留了给骑兵的通道,而这些通道由专门的轻步兵守卫【标枪兵和投石兵组成】,这些轻型步兵拥有优秀机动性,当战略形势需求之时,迅速的腾挪或者填补这些缺口。在方阵内部部署了重装长矛兵,他们配备着一只可以投掷的重型长矛,这种武器便于士兵根据作战需要进行投掷或者刺杀,在阵中被指派抵抗敌方重装骑兵的冲锋,这种骑兵厚重细密的甲具不受弓箭侵袭也可以突破长矛兵构建的防御阵势。有时,也会单纯凭借长矛兵与弓箭手抵御敌人进攻,在防御阵型两翼是投掷重型标枪和投枪的士兵,依托长矛兵构筑的“城墙”和弓箭手不断的箭雨,使其向前移动并向内部转向,从而最大限度增加投掷面积和杀伤能力,击溃敌人侧翼,而早早埋伏在敌人后方的骑兵在战斗胶着时,从敌军后方与中军两翼杀出,一举决定胜负。

  我,麦克斯,里昂以及五名轻骑兵被派往敌人可能驻扎的营地进行勘察,五天后我们接触到了敌军大部队,地点就在靠近凯尔瑞丹堡不到五天脚程的柴德,斥候们不清楚这个村庄属于那位贵族,也没有看到有村民从村子进出,只是仔细观察敌军情况。

  这些原本是牧民,手工业者,渔夫为主体人员组建的军队,无论武器还是盔甲都十分简易,往往只是一个身穿亚麻短袍的健硕男子,拿着一面圆形木盾,看上去或老旧或崭新再加上一根随处可见的长矛便是一名诺德人战士了,由此可见他们不需要专门维护武器装备的人员,使得他们行军速度更快,机动性优于我们。他们大多看上去不懂得如何正确的使用盔甲,更别说寻找有效合体的甲具了,大多是士兵只是在亚麻布衣外罩上一件兽皮或者干脆裸露上身用湛蓝色涂抹在皮肤外层,试图以此威慑敌人。他们少数人配有头盔,但在作战时这种简单粗暴的防护往往效果欠佳,他们在背部,胸部,手腕以及脚踝没有任何防护,只是穿着一双农作或者捕鱼时亚麻跟皮革制成的靴子。这些所谓的士兵甚至很少使用马匹,即便是骑马也仅仅是作为代步工具。

  经过三天的仔细观察和研究,他们是一批步战经验丰富的战士,麦克斯曾和我亲眼看过他们应对强盗的战斗,加之书本上对他们民族习俗的详细描述,是我们相信,徒步作战也是他们最为习惯,最为自信的方式。

  他们没有配备弓箭,准确来说是没有配备为战斗准备的弓箭,他们的弓箭以狩猎用居多,也没有投石器以及其它的远程打击武器,这一点让我倍感欣慰。飞斧,标枪,梭镖,刺矛是他们惯用的远距离杀伤武器。他们配有的刺矛是一件与标枪类似,但相较于标要长出不少,握柄直径也要远远大于标枪,可又不及长矛,长度适中。如此一来,在面对敌人时,这兵器既可以抛出也可以在中短距离上用来戳刺,里昂曾经接触过这种形制特别的武器,它们拥有铁质头部和底端,通常来说头部都比较长,铁质底端较短且尖锐。武器顶部两侧带有倒刺,不起眼像是鱼钩的造型。

  在近战中,诺德人首先将轻矛用以抛掷,如果命中了敌人身体任意部位,这小小倒刺都叫人无法将深入躯体的轻矛拔出;如果是击中敌人盾牌,矛较为沉重的,铁质底端就会拖在地上,敌人只好舍弃这面盾因此失去有效防护,如果执意持盾继续作战,诺德人就会踩住矛柄用力将盾拽倒,然后用随身配备的斧子或是第二根轻矛杀死敌人。

  第五天,我们明显看到焚毁房屋带来的滚滚黑烟,柴德沦为了又一个哥斯莫,眼下严峻的形势已经不允许我们再做进一步的侦察,只有马不停蹄的回到比格伦镇,向迪林纳德伯爵报告我们五天内能够探明的一切情报。

  返回路上,绵延小雨,泥泞的土地延缓了我们行进地效率,等我们回到大营,柴德镇幸存的民兵已经带来了噩耗,距离事件发生又过去了六个日出日落。这些日子,不断有雇佣兵前来寻找活计,令人最为振奋的就是“猩红城墙”佣兵团的来到,他们一律穿戴猩红色披风,巨型椭圆形盾牌,手持长度将近两米,柄身包裹铁皮长枪的战士们,形如一人前进着,仿佛一座移动中的森林,显眼的独眼巨狼旗帜迎风招展。

  最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作为一个不从属于任何领主的武装力量,拥有不可思议的庞大人数,那是足足三百人的士兵!要知道,如此庞大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军队,足以让无数立足于这片大陆之上的各路公爵,伯爵自愧不如,即便是实力雄厚的迪林纳德伯爵也不敢小觑,而这支劲旅的头狼纳尔塞斯,更是被人成为‘无冕之王’。伯爵大人亲切的接待了头狼,为他及时赶到致以最真诚,最深厚的感谢,当然,单单感谢是无法让孤傲的狼群为你作战,伯爵挥动臂膀,三箱沉甸甸的箱子被抬到跟前,我看见此刻的纳尔塞斯大力拥抱了伯爵,脸上露出叫人难忘的笑容。

  拂晓时分,根据斥候回报,敌人大部队出现在比格伦西北方向,距离瑞博莱特不出三天的地方,估算人数在一千左右,这比我们之前所见人数又多出不少,原本优势兵力的作战已经不在,大人们迅速召开了军事会议,决定速战速决,凭借对地形地势的熟悉,精锐的战士,别出心裁的战术来弥补人数上的劣势。

  此刻,麦克斯正在帐外呼喊我的名字,这预示,在不久将来被后人称道的“瑞博莱特会战“就要开始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