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意外收获

夜语清扬 | 发布时间:2021-02-23 08:12:42 | 阅读次数:4015

自己第一次下水的可能,秦然不但离开了了,还往竹林深处前行了一段距离。按秦然猜想,那筑基修士一但突围而出,八成会往昆虚派的方向走,当然那边是离开了竹林最长的方向。“我猜了开头,却也没猜结局。”秦然泪奔。筑基修士的速度,比秦然快了不知道多少,一眨眼“哼,果然,那家伙突围了。”秦然撇了撇嘴,道。。...

  轰!

  秦然离开不到一会,一声巨响便传到他耳朵里。

  “哼,果然,那家伙突围了。”秦然撇了撇嘴,道。

  此刻,秦然正在紫竹上悠然躺卧着,等着筑基修士离开后,再去挑几个伤得严重的岩熊解决掉。当然,要是有岩熊尸体,秦然也完全不介意。

  嘣!

  一道剑光瞬时落在秦然身前三丈左右,打在地上击起一团巨大的泥雾,几棵紫竹也随声而倒。

  “我去!不是吧,居然冲我这来了。”秦然大惊。

  之前为了躲开筑基修士拉自己下水的可能,秦然不仅离开了,还往竹林深处前进了一段距离。按秦然猜测,那筑基修士一旦突围,八成会往昆虚派的方向走,毕竟那边是离开竹林最短的方向。

  “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秦然泪奔。

  筑基修士的速度,比秦然快了不知多少,眨眼间便追到秦然。眼见自己前边还有一炼气小修士,筑基修士心中大喜。

  “真是天不绝老夫啊!”那筑基修士惊喜道。

  “小娃娃,这重伤的岩熊王,老夫就送你了,权当你我一场机缘!哈哈哈!”筑基老者大笑道。

  秦然悲愤的看着筑基修士瞬间超过自己,两个呼吸间便拉出很远的距离。

  “娘西皮!机缘你妹啊!”秦然再次泪奔。

  眼见后面的岩熊大军迅速接近,秦然只能把从李尚那买来的防御圆盾激活,一层深黄光罩便套在秦然身上。

  “呯!”

  秦然刚激活防御盾,岩熊王便杀了上来,对着秦然就是一巴掌。对于岩熊王而言,秦然只是一只路过打酱油的小玩意儿,虽然秦然也是修士,但是刚才的筑基修士对它的伤害,成功的激起了熊王的野性。飞剑在腹部上造成的巨大伤口,让熊王奔跑时都冷气直抽。

  一巴掌打飞秦然,熊王看也不看的飞奔而去,后面的岩熊大军也跟着熊王离开了。

  “哎呦!”

  一声惨呼,打破了岩熊离开后的寂静。

  只见秦然躺在一堆破竹上,衣衫支离破碎,下摆都成了布条,灰色的道袍上沾满了血迹。

  秦然疼得直哼哼,费力的抬起右臂在身上按了按,一番检查后,秦然发现肋骨断了四根,大腿骨折,胸口皮肉翻飞。

  “幸好,捡得一条命。”秦然咬着牙,从储物袋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回血丹服下,顿时感觉好受不少。若不是那圆盾帮秦然抵挡了一下,估计这会儿秦然都在喝孟婆汤了。

  秦然在身旁发现了那个圆盾,已经变成了碎片。

  费力的支着身体站起来,秦然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服下一枚回春丹。便一瘸一拐的离开,这里的血腥味,也许会引来强大的妖兽,秦然可不想再被打一巴掌。

  翌日。

  秦然在紫竹林外修炼,昨天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毕竟秦然这次是有备而来,身上带了诸多丹药,灵符也有一大把。这些可是他花了数百下品灵石买的。灵符倒是便宜,救命的丹药可就让秦然心疼死,不过现在看来,这钱花得值啊!

  秦然再次进入紫竹林。

  “若是那岩熊王回来了,立刻回去。若是没回来,见机行事。”秦然打定好主意后,便前往岩熊的领地。

  吼!

  还没等秦然接近熊窝,一声吼叫便震得秦然一惊。

  “看来这次算是白袍了。”秦然遗憾的道,准备回门派好好休养。

  “畜生,我不就杀了几头岩熊吗,你还跟老夫耗着不放了。”

  秦然刚迈开两步,那筑基老者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秦然立马转身前往岩熊领地,远远的蹲在竹林间观看。

  只见那筑基老者在岩熊王和数只岩熊的围攻下岌岌可危,而其它的岩熊不是死了,就是重伤倒地不能行动。

  “你大爷的,上次害得我差点命丧黄泉,这次咱要是不还回来,就对不起自己个。”秦然恨恨地道。眼睛咕噜的一转,秦然便想好了对策,起身在竹林中绕了大半个圈,到了筑基老者背后隐秘起来。

  在岩熊王的愤怒进攻下,筑基老者只能暂避其锋,步步后退。老奸巨猾的他在等着岩熊王体力不支时,再猛然爆发。

  吼!

  岩熊王似乎被筑基老者不断的退后激发了更多的凶性,一声怒吼间,庞大的身躯立了起来,一双熊掌变成土黄色,充满了浓郁的土灵气。

  “逃!”筑基老者眼光何等老辣,立刻拔地而起。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秦然一声冷哼,对这一幕早有准备,双手拿了十多张冰属性灵符,一股脑的扔了过去。

  呯!呯!呯……

  只见灵符落在筑基修士周围,绽放出朵朵冰花,美丽而致命。

  筑基修士本可躲开岩熊王势大力沉的一击,却不曾想身后还有修士在埋伏,大意之下被冻了个结实。虽然依筑基老者的修为,这点冰冻只需不到三息便可解除,但是在现在这种状况,三息已经足够致命。

  岩熊王见筑基修士突然被困,心里虽然疑惑,但是对于筑基老者屠了自己妻儿老小,早已怒火冲天。眼见如此良机,岩熊王本来要拍下去的一双熊掌在空中调整好方向,对着筑基老者大力拍下。

  轰!

  一声撼动大地的巨响,飞沙走石,成片的紫竹在这一击造成的强烈气波中如摧枯拉朽一般断裂成无数节。秦然虽然距离战场较远,但是这股冲击波还是把他打飞到数丈开外。

  “咳咳……”刚落到地上,秦然便迅速爬了起来,随后被漫天的尘土弄得一阵咳嗽。

  待尘埃落定,秦然惊讶的看到,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战场中心。筑基老者连尸体都东一块西一块的,惨不忍睹。那只岩熊王似乎已筋疲力竭,正躺在坑边喘着粗气。

  秦然又拿出十多张各种攻击灵符,再次施展群符战术,只见各种属性的灵符带着五颜六色的光带落到岩熊王身上,爆发出一阵灿烂的烟火。

  刚刚手刃大敌的岩熊王,就这样郁闷的倒在一个猥琐的炼气修士手上。

  随后,秦然提着长虹剑,一脸轻松的解决了剩下的数只重伤的岩熊。

  待秦然把整个岩熊群的尸体装在门派储物袋后,便在地上寻找筑基修士的储物袋,打算发点死人财。

  找了半天,秦然才在一块血淋淋的碎肉下发现了储物袋,忍着恶心,秦然捡起储物袋,筑基修士身死,留在储物袋上的印记也就消失了。秦然的神识毫无阻碍的渗透进了储物袋。

  然后……

  秦然突然瞪大了眼睛,一张嘴巴大得足以塞下个鸭蛋。

  “乖乖的,小爷我这辈子赚的灵石都没有这一次赚得多。”秦然喃喃道。

  秦然的神识刚进入储物袋,他就被无数散发着白光的灵石恍花了眼睛。只见一堆下品灵石堆成了一座小山,旁边还放着数十颗中品灵石。此外,数件外表非凡的法器、几枚晶莹的玉简以及数个玉瓶也漂浮在空中,看得秦然口水直流。

  “怪不得那些魔修喜爱杀人夺宝,原来竟有这般大的利润。”秦然感叹道。不过感叹归感叹,秦然并不喜欢这种杀人取宝的做法,一旦失手,被杀的就是自己。秦然对自己的小命,自然无比珍惜。

  “嘿嘿,这次可算发了大财,筑基修士果然财富惊人啊!这笔横财,足够我修行很久了。”秦然笑道。

  昆虚派,任务偏殿。

  “哟呵,师弟你这是怎么了?两天没见就落魄成这样,不会是路上被打劫了吧?”发布门派任务的黄脸修士看着秦然那身破布条,一脸嘲笑。

  “哼!居然敢不给大爷我灵石,活该吃报应,岩熊岂是那么好惹的。”黄脸心中一阵暗爽。

  “呵呵,师兄,那岩熊群居然有只熊王,厉害得紧啊!小弟我可是吃了大亏了。”秦然看着黄脸那样,就想捉弄他一番。

  “那是,要是岩熊好惹,这任务早就有人接去做了。你要是能完成,那老母猪都能上树了。”黄脸得意非凡。

  “师兄,要是母猪能上树呢?”秦然冷不丁的冒了句。

  黄脸听得一愣,随后心想:“不可能,这小子也就一炼气修士,看他那狼狈样,就知道没有完成任务,这小子八成是不服气。”

  “哼,要是你真完成这任务了,师兄我立马叫你三声爷爷!”黄脸不屑的道。

  “好!师兄果然是快人快语,小弟佩服,师兄你可看好了,别待会儿叫得不甘心。”秦然立刻接口道。

  两人的争论,早就引得诸多同门围观,秦然故意激了激黄脸,黄脸果不其然,轻松上钩。

  黄脸见秦然说得那么肯定,立刻感觉到了不妙,但诸多同门围观之下,黄脸只能期待秦然拿不出岩熊尸体了。

  嘭!

  一具岩熊尸体落在殿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黄脸脸色瞬间难看了。

  “哼!一具岩熊尸体也作数?我看八成是你捡来的吧?”黄脸硬气的道。

  话音刚落。

  嘭、嘭、嘭、嘭、嘭……

  岩熊的尸体一具接着一具的落在偏殿里,很快让宽敞的偏殿变得异常狭窄。

  嘭!

  岩熊王巨大的尸体落地,发出一声更大的声响,引得围观的众多同门哗然一片。

  “怎么样,师兄,这下你可是服气了?还不快叫三声爷爷!”秦然眯着眼睛笑道。

  哈哈哈哈……

  围观的同门都发出阵阵笑声。

  “快叫爷爷吧!输了赖账可不是大丈夫所为。”

  “就是,愿赌不服输,你还混不混了?”

  “早就看这黄皮不对眼了,真是活该!”

  眼见黄脸脸色沉得发黑,半天不肯叫。围观的总多同门修士都开始起哄,黄脸平时的贪了大家不少灵石,早就引了众怒,这次可算遭了报应,众人自然不懈余力的打击报复。

  “哎呦!不行,我肚子疼,得去茅房方便方便,这三声爷爷,我下次再叫。”黄脸突然一声痛呼,立马借着尿遁大法迅速逃离。

  哈哈哈哈哈……

  见着黄脸张煌逃窜的模样,秦然和众人不禁再次大笑。

  事后不久,黄脸便私下找到秦然,经过一番协商,两人再也没提过这事。当然,一看黄脸从秦然住处出来时一副死了爹妈的模样,就知道他被敲了不少竹杠。

  秦然敲竹杠时敲得那叫一凶残,把以前给黄脸的灵石敲回了大半。

  秦然也不怕黄脸报复,他已经想好了,筑基之前,绝不离开门派。昆虚派门规很严,是不允许门下弟子互相残杀的。只要秦然不离开门派,黄脸也拿秦然没办法。等秦然筑基后,怕是黄脸得担心秦然给他使绊子了。

  秦然回门派数日后,便把上次猎杀岩熊所受的伤完全愈合。筑基修士储物袋里的东西,秦然放着没动,只是把储物袋变成自己的了。这个储物袋的内部空间,足有数十丈,比秦然那个低级货好了不知多少。

  查看完储物袋的东西,秦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储物袋里除了有两千多块下品灵石、二十多块中品灵石,还有数枚记录秘法、妖兽卵养殖的玉简,最重要的是,在一个玉瓶里,还有三枚价值连城的筑基丹!

  秦然本来还在疑惑,一个筑基了的修士,怎么还会有筑基丹这种天价丹药,换作自己是那筑基老者,早就拿去换成自己能用的法器或者别的什么了。等秦然查看了其中一枚玉简,秦然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筑基修士名叫刘成武,是名剑宗门下弟子,而那晚出现的黑影,则是名剑宗门下一看守丹房的炼气修士,在其多年冲击筑基无果之下,冒险偷了门派筑基丹潜逃,刘成武奉命追杀炼气修士。炼气修士逃命无望之下,便托刘成武下水,惹怒了岩熊群。刘成武击杀炼气修士后,被困在山洞里,把炼气修士的尸体刻印成图像记录在玉简里,并说明这一过程,准备回到门派当成完成任务的凭证。

  至于刘成武为何再次被困回了岩熊领地,玉简没有记录,秦然也就无从了解了。

  名剑宗和昆虚派算是敌对门派,秦然这次间接杀了刘成武,也算是做了门派贡献。

  本来秦然对于能否筑基还有些忐忑不安,这三枚筑基丹的出现,瞬间让他信心暴增,有此灵药,何愁筑基不成?

  一枚筑基丹可增加三成筑基成功率,秦然手握三枚筑基丹,再加有大日如来经这等高深心法,若还是筑基无望,秦然都觉得自己可以一头撞死算了。

  “筑基,我来了!”秦然自信的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