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疑云

君火 | 发布时间:2021-02-23 | 阅读次数:10647

手脚!”  “肉孜大叔,谢谢您你了!”姬乘风眼中露着心存感激的神色,“但是我可会车夫呀!别待会给你赶沟里去了!要不然,我帮你捶捶腿吧?”  “你这孩子……算啦,就你那手劲,别把我这把老骨头捏断了。”  肉孜见姬乘风婉言拒绝了自己的好意,心中也驴车经过他身边时,“嘎吱”停了下来。车上一个带着花帽的维族汉子冲姬乘风叫道:“小风,歇会儿吧!天太热了!”。...

  “驾——驾——”

  随着一阵“得得”的蹄声,身后的土路上,又来了两架驴车。土路太窄,姬乘风只好把板车尽量往道旁靠。

  驴车经过他身边时,“嘎吱”停了下来。车上一个带着花帽的维族汉子冲姬乘风叫道:“小风,歇会儿吧!天太热了!”

  姬乘风直起腰来,笑笑答道:“才歇过呢,萨比尔大叔,你先过吧,晚了就赶不回村子了!”

  萨比尔从驴车上跳下来道:“叔在车上把腿坐麻了,你来帮叔赶一段。叔给你拉车,活动活动手脚!”

  “萨比尔大叔,谢谢你了!”姬乘风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不过我可不会赶车呀!别待会儿给你赶沟里去了!要不,我帮你捶捶腿吧?”

  “你这孩子……算啦,就你那手劲,别把我这把老骨头捏断了。”

  萨比尔见姬乘风婉拒了自己的好意,心中也有些无奈。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打小就是一副外柔内刚的性子,从来不肯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

  “萨比尔大叔,快走吧!哈力克大叔还在后面等着呢!”姬乘风冲后面那辆驴车上的一个大胡子笑了笑,对萨比尔道。

  那大胡子擦了把汗,咧嘴笑道:“你小子……我可不赶这点功夫!”

  “我看是他急着赶路呢!这大热的天,我们用驴车都只运两袋,他用板车却要拉四袋。真不知道这小子哪来那么大的力气!”萨比尔没好气的看了姬乘风一眼,“别硬撑着,叔又不是外人!”

  “我知道,我知道,叔,我真能行的!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姬乘风脸上的笑容很真诚,一边说,一边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不管是熟悉的人,还是不熟悉的人,第一眼一定都会被姬乘风的手所吸引。他的手掌很特别,十指修长,晶莹如玉。虽然每天在玉矿干粗活,手上却连一个老茧都没有。

  “这孩子,长得跟个大姑娘似的,性子倒钢得很。”萨比尔摇了摇头,心中无奈的想着。他知道自己说不动姬乘风,也就不再勉强,赶着驴车缓缓远去。

  “真是个好孩子,我要有闺女,一准嫁给他!”大胡子哈力克回头看了一眼,轻声叹道。

  “小风这孩子,咱们小小的依玛村是关不住他的!你瞧他那双手,天生就是抓笔杆子的料。听说他已经考上京华大学了,这是趁着暑假来挣学费的。苦孩子总算是跳出山门喽!”

  “那也不好说啊,现如今遍地都是大学生,好多连工作都找不着,就算勉强找个工作,说不定还没咱们拉石头挣得多呢!”

  “说得也是,希望他将来好自为之吧!”

  ……

  阳光白花花的晃眼,暴烈得就像要把地面烤出火来。身上薄薄的小褂,早已湿透。汗水流进眼睛里,又辣又涩。

  “再坚持坚持,今晚就能回家了!”

  姬乘风给自己鼓了鼓劲,咬牙拉着板车,一步一步往前拽去。

  吱吱呀呀的板车声,回响在烈日覆盖下的昆仑山中,让这条长长的土路,显得更加的静谧而孤寂。空气在高温下一阵阵扭曲,远远看去,整幅画面有如一帧模糊不清的油画。

  天已经很黑了,村口的一块空场上,仍拉着一盏白炽灯,蚊虫飞蛾不停地在灯光中飞舞,还有些直接撞到了灯泡上,发出或沉闷或清脆的响声。

  空场的后方围着高高的栅栏,里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原石,周围二十四小时有人持枪看守。从矿上下来的原石,都会先集中在此,然后再运往县城分销或加工。

  灯下,一个胖脸的维族汉子正在焦急的往土路上张望。在他身旁不远处,还坐着两个青年,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那个带着眼镜、随从模样的青年,一边拿着折扇给另一个衣饰考究的青年扇风,一边满脸不耐烦的问胖脸汉子:“哎哎哎,巴图尔,你说的那人,今天到底还能不能回?这都什么时候了?”

  胖脸汉子擦了把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能回的,能回的!我知道他,最能吃苦。萨比尔也说了,他今晚一定会赶回来!要不,您二位先去歇着吧?这儿有我就行了!”

  正说着,远处的土路上,响起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

  胖脸汉子站起身子,抻着脖子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脸喜色的道:“你瞧,来了,来了!”

  眼镜青年哼了一声:“最好快点,今晚必须把账目全都理清楚!”

  胖脸汉子连声应道:“是,是!”

  又等了好一会儿,浑身汗水滴答的姬乘风,终于拉着沉重的板车,走进了灯光里。他的草帽背在背后,脸上覆满灰尘,一见胖脸汉子就满是歉意的道:“巴图尔大叔,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胖脸汉子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小风,辛苦了!快把货卸里面去。”

  姬乘风擦了把汗道:“好,巴图尔大叔,今天就在这儿验货吧?这儿亮堂!”

  谁也没注意,在姬乘风抬手擦汗的瞬间,那个衣饰考究的青年,原本毫无焦点的眼睛突然微微一眯,盯着他手掌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疑惑。

  玉老板害怕丢失,会在每块原石上做上特殊的编号。所谓验货,就是核对原石上的编号。胖脸汉子听了姬乘风的话,却是宽厚一笑,道:“不用了,大叔信得过你!还没吃饭吧?天晚了,你早些卸完货回家吃饭去!”

  姬乘风道:“谢谢巴图尔大叔!不过——咱们还是按规矩来吧,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巴图尔还待再说,那眼镜青年插话道:“巴图尔,这里现在可不是你做主,你怎么能不验货?要是出了问题怎么办?随便一块好点的原石对不上数,你倾家荡产恐怕都赔不起!”

  姬乘风好奇的看了那眼镜青年一眼,不知道他怎么有资格在这里对巴图尔指手画脚。巴图尔负责这个玉矿已经很多年了,姬乘风从小就认识他。

  巴图尔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

  接下来便是核对原石编号,卸货。忙乎完之后,姬乘风对胖脸汉子道:“巴图尔大叔,我先走了!明天见!”言毕又对那两个外地青年微笑着点了点头。

  巴图尔忙止住他:“慢着,小风,过来结账!”

  “活还没干完呢,怎么就结账?巴图尔大叔,我的暑假才过了一半呢!”姬乘风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咱们玉矿被别人收购了。新的老板说是要暂停开采,整顿一下。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来了!”巴图尔说着,就把账册给拿了出来。

  “被收购了?怎么会突然之间就被收购了?”

  姬乘风的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那衣饰考究的青年对那眼镜青年说了几句什么,眼镜青年连连点头,冲巴图尔道:“犬养先生叫你快点,还磨蹭什么?”

  “是,是!”

  巴图尔在账册上找到姬乘风的名字念道:“姬乘风,一共运送原石五趟,每趟四袋,每袋一百五十元,一共是三千元。你核对一下,看有没有错!”说着将账册递给姬乘风。

  这些简单的账目姬乘风根本就不用看,对于自己的收入,他早已不知道计算了多少次,心不在焉的道:“没错的!”脑子里却一直在回响着刚才那个叫犬养的青年对那眼镜青年说的话。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犬养说的是日语。难道说,玉矿卖给了日本人?

  回去的路上,姬乘风还在想着刚才的问题。他打工的藏龙谷玉矿,只是一个小矿,出产的矿石,品质也不是很高,这也是为什么开采这么多年,连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修进去的原因。他知道,那个岛国上的人,一向是无利不起早,精明得紧,如今为何会收购一个资源即将告罄的玉矿?

  姬乘风的语言天赋极强,虽然只在学校组织放映的电影里听过几次日语,但他相信自己绝不会听错,刚才那个人说的一定是日语。就他那名字,听着也不怎么像中国人。哪有中国人会叫犬养的?而且看他的做派,也完全是一副老板的架势。那么,这件事究竟该如何解释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里面,难道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捏了捏手中硬扎扎的三千块钱,姬乘风又忧从中来。他今年刚考上大学,来玉矿打工就是为了挣学费的。玉矿在离村子很远的山上,山料开采出来之后,都是村里人用骡子或驴子运出山,来回一趟至少需要五天。

  姬乘风家里穷,没有牲口,只能用简易的板车运玉石,靠自己的双手和双脚把玉石运出山来。他来回一趟,大概需要七天,路上就靠干粮清水对付,累了就在路边上睡上一觉。高三的暑假时间长,原本他以为自己至少能运送十来趟的,那就差不多够自己的学费了。可现在暑假才过了一半,他就失业了。剩下的学费家里是拿不出来的,到底该怎么办?

  而且,他们这个村子深处山中,土地贫瘠,交通又很不方便,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在玉矿打工,是村民的一项重要收入。每年的夏秋季,正是开采玉矿的好时节,一旦大雪封山,再想要运送矿石,就几乎不可能了。村民们也就是靠着这几个月挣点儿吃食。

  如今玉矿被收购,停止开采,无异于断了村民们的财路。村子里的生活,恐怕会更加艰难。

  ……

  姬乘风走后,犬养把巴图尔招呼过来,装作漫不经心的用生硬的中文问道:“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头?”

  巴图尔微微一愣,一时不明白犬养问这话的意图,斟酌着将姬乘风的情况说了一遍。犬养点点头,又问:“他除了上学,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比如说,学习东方术法或者其他神秘学。”

  问这句话的时候,犬养看似很放松,其实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巴图尔,对他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都没有放过。

  犬养终究还年轻,他的这番造作自然瞒不过巴图尔,也让巴图尔多了一丝警惕之心。虽然明知道姬乘风与常人有些不同,他还是第一时间便选择了隐瞒,不动声色的笑着答道:“犬养先生,你太不了解中国的教育制度了,中国孩子的学业负担比你想象的要重得多,哪有时间去搞那些歪门邪道?”

  犬养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将信将疑的神情。不知为何,那个年轻人的双手,总让他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

  最温暖的灯光,一定是在回家的路上。看着溶溶月色下家里亮起的灯光,姬乘风的脚步不由得轻快了几分,刚才那些问题,也被他暂时抛到了脑后。

  姬乘风的家,在村子的中央,是一座完全用鹅卵石建成的圆形城堡般的建筑,顶部是尖的。这在大部分都是低矮土房的依玛村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

  这座建筑也不知道矗立在村里多少年了,早已破败不堪。这里同时也是姬氏宗祠,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姬氏一族祖先的灵位,一个都见不到了。据村里的老人说,这座建筑一直是姬氏的祖居,但是姬氏向来人丁不旺,而且男子成年之后,就都走出了村子,极少有回来的。

  依玛村是个维族村,姬姓是依玛村唯一的汉姓,姬乘风一家也是村里唯一的汉族居民。维族村里最雄伟的建筑为什么会是汉族的宗祠?而且是唯一的宗祠?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姬乘风。

  隔着窗子,姬乘风看到母亲仍坐在灯光下织着毛毯。这是她跟维族妇女学来的。村子里仍保留着维族最原始的毛纺工艺,手捻羊毛线,然后织成布,缝在一起作为地毯。这也是村子里的一项收入。姬乘风就是靠着母亲织羊毛毯养大的,并且考上了大学。他打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每次问起,母亲眼圈就会发红。后来,他也就不再问了。

  “妈,我回来了!”

  姬乘风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虽然破旧,却收拾得一尘不染。

  “回来了?我想着你今天也该回来了!快去吃饭。饭菜都在桌上,还热乎着呢!”姬母陈敏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满是慈爱的笑容。

  “嗳!妈,你吃了没有?咱俩一起吃吧!”姬乘风见母亲脸色如常,看来玉矿被收购的消息还没传开,也就放下心来。他早就闻到了桌上饭菜的香气,几步冲到桌前,惊叫一声:“呀,还有米灌羊肠!”伸手抓起一截就往嘴里塞去。

  “知道你喜欢吃,特意为你做的!”陈敏放下手中的活计走了过来,见儿子用手拈东西吃,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下:“你这孩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讲卫生!先去洗手!”嘴里责怪,眼中却全是笑意。

  “妈,我洗过了!我刚还在小河里洗了个澡呢!”

  姬乘风嘴里嚼着鲜美的羊肠,含含糊糊的道。他回来的时候,顺便在流经村子的小河里洗了个澡,主要是想把衣服肩膀上的血迹洗掉。他的肩膀早就被磨得血肉模糊,为了不让母亲担心,所以洗干净了才回来。这会儿身上却还是穿着湿衣服,好在时值盛暑,并不觉得冷。

  “我说你身上怎么汗得这么厉害呢,快去换了衣服再来吃饭!”

  “嗳,我知道了!”

  姬乘风溜进自己房间,快速换好衣服,出来时母亲已经帮他把饭盛好了。他们家的饮食习惯,虽然早已与维族融合,却还是保留着一些汉族人的传统。

  “多吃点,你还在长身体!”

  陈敏看着儿子狼吞虎咽,又是高兴,又是难过,坐在一旁不停地给儿子夹菜,自己却吃得不多。

  吃完饭,姬乘风把钱给了母亲,却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失业的事。他不想让母亲为学费的事情操心,决定自己想办法解决。

  晚上躺在床上,借着从破裂墙缝中漏进来的月光,姬乘风怔怔看着自己洁白修长的双手,心想:“师父说我这双手价值连城,可靠着这双手,我现在连一点辛苦钱都挣不到了!我千辛万苦炼了十几年,又不许我使用,究竟是为了什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