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章 妙手

君火 | 发布时间:2021-02-23 14:07:19 | 阅读次数:21212

原石是“山流水料”,品质一般都要比山料好。  据传早点十年间,这河里的玉石是很多的。消息传回去后,不少外地人都来这里淘宝,再加村子里的人也蜂拥的去捡。经过一段时间的搜检后,河里的玉石基本上绝种了。  村里的姑娘媳妇们在河里洗一洗涮涮,运他的师父关山是远近闻名的琢玉大师,姬乘风拜在他门下,却是想学习制作更多“好玩的东西”。当然,这只是姬乘风最开始的想法。入门之后,他才发现,师父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神秘和强大。。...

  翌日一早,姬乘风就起来了。趁着有空,他决定进山去看看师父,顺便问问昨天从艾尼瓦尔那里听来的那些事。

  他的师父关山是远近闻名的琢玉大师,姬乘风拜在他门下,却是想学习制作更多“好玩的东西”。当然,这只是姬乘风最开始的想法。入门之后,他才发现,师父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神秘和强大。

  说起拜师之事,这中间还有一段曲折。

  穿过依玛村的那条小河,是从昆仑山上流下来的。河水偶尔会带下一些和田玉的原石,这些原石就是“山流水料”,品质一般都要比山料好。

  据说早些年间,这河里的玉石是很多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不少外地人都来这里淘宝,加上村子里的人也一窝蜂的去捡。经过一段时间的搜检之后,河里的玉石几乎绝迹了。

  村里的姑娘媳妇们在河里洗洗涮涮,运气好偶尔还能捡到那么一两块。

  关山作为琢玉师傅,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村里收购这些河里捡起来的玉石。那年他在姬氏祠堂门口见到正在玩耍的姬乘风,也不知为何,竟然动了收徒的心思,说什么“这孩子眉目清灵,是块好材料”,硬是缠着姬母要把孩子带走。

  当时姬乘风才三岁,连刻刀都拿不稳,学什么琢玉?再说了,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做一个琢玉的手艺人,在中国这个社会,终究是不入上流的。姬母便以孩子太小为由拒绝了。

  关山不甘心,又悄悄的去找姬乘风谈。姬乘风奶声奶气的问:“琢玉是干嘛?好玩吗?”

  关山也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释,便取出一块玉石,当着他的面雕刻起来,没多大功夫,一块支角嶙峋的石头,就变成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蛤蟆。关山见四处无人,便在蛤蟆上吹了口气,放在地上,蛤蟆竟然还会自己跳动。姬乘风年纪幼小,哪见过这么神奇的戏法,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嘻嘻哈哈的追着那只蛤蟆满院子跑。

  关山趁热打铁的引诱他:“我还可以做出很多好玩的东西,不过有个条件,你要拜我为师才行。”

  姬乘风玩得高兴,当场就按照关山的要求拜了师。姬母自然是仍不肯放人,关山把她拉到一旁,也不知说了些什么话,姬母竟然就同意了。心想孩子就是贪玩,或许过段日子,新鲜劲过了就闹着回来了。

  从那之后,姬乘风便在关山门下学艺。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学习琢玉的时间非常少,更多的时候,他都在学一些神神秘秘的东西。这一学就是十多年。这些事情,连他的母亲,都毫不知情。

  ……

  陈敏见儿子要出门,以为他是去玉矿,着实好好叮嘱了一番:“注意安全,对大叔大伯们要有礼貌……”

  姬乘风也不点破,一一应下,踩着刚刚绽放的曙光出了门。到了村子外面,他把板车往草丛中一推,转上了与玉矿相反的另一条山道。

  关山住在离依玛村约有十来里地的一个山谷里。周围都是黄绿斑驳的大山,唯独这山谷里却是四季如春。一挂匹练般的瀑布从不远处的悬崖上倾泻而下,化作清澈的小溪,从谷中潺潺流过。小溪两岸绿草迎人,繁花带笑。草绿花红掩映着一座清雅小院,每天听着流水,赏着花开,堪称世外桃源。

  姬乘风溯溪而行,一路上左看右看。难得有休息的时候,他自然不会忘了欣赏沿途的美景。尽管如此,他的脚程依然极快,赶到小山谷时,太阳仍没升起来。薄薄的晨雾丝丝缕缕在山间缭绕,草木叶尖上的露珠儿晶莹剔透。林间间关鸟语,幽深清脆。空气更是清新得醉人。

  远远的就看到师父正面对瀑布练拳,姬乘风也就不去打扰,在溪边寻了块石头坐下,看着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心神不知不觉便宁定下来。

  “乘风,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儿?不用去矿上吗?”

  不知何时,关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面带微笑的问了一句。

  这是一个看不出真实年龄的老人,从面相上看,能有五六十岁的样子。但是他的那双眼睛,却如婴儿一般纯净无暇,又如旁边的溪水一般清澈见底。

  “师父,您来了?”

  姬乘风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给师父行了个弟子礼,这才答道:“矿上出了些事,不用去了。我就来看看您!”

  “算你小子有良心,还记得我这老家伙。废话少说,跟我来,看看你这段时间功夫有没有搁下!”关山说着,转身就朝院子里走去。

  “哪能呢,师父!我昨晚才从矿上回来,这不今儿一清早就来看您了吗?我心里想着您呢!”姬乘风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去扶着关山的胳膊,两人一起进了院子。

  关山板着脸道:“少拣这些好听的话来说,你眉根发暗,眼尾带青,一看就是揣着心事。”见姬乘风想要解释,关山轻轻哼了一声,制止住他的话道:“行了,一早就料到你今天要来,药水已经泡好了,先去练功,一会儿我要好好考校考校你!别看你马屁拍得好,要是功夫没长进,我照样收拾你!”

  “是,师父!您算到我要来了?真是料事如神啊!”

  姬乘风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师父,也不尴尬,笑嘻嘻的又捧了师父一句,扶着他在躺椅上坐下,这才往后院走去。

  后院葡萄架下,果然摆着一个雕刻得极为精致的白玉盆,里面盛着碧沉沉的一盆药水,还在微微冒着热气。药水旁边,另有一盆清水。

  姬乘风先在清水中把双手洗得干干净净,双脚不丁不八的摆了个步姿,调匀呼吸,这才将手伸入那个白玉盆中。

  手刚伸入药水之中,一阵彻骨奇痛便传遍了姬乘风的全身。他死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叫出来,同时心里默念师父教的无名玄诀,直到感觉到一股暖烘烘的气流顺着双手缓缓流入体内经脉,沿着周天运行,这才轻轻松了口气,闭着眼睛,慢慢入定。

  时间缓缓流逝,白玉盆中的药水,颜色在一点一点的变淡。到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白玉盆中的最后一丝绿色终于消失,这代表着药力已经完全被吸收,药水,变成了清水。

  姬乘风的双手,白得几乎跟玉盆难分彼此,上面隐隐似有光芒流动。当他睁开眼睛时,他的瞳仁之上,也似乎蒙上了一层莹润的光泽。

  “搞定!”

  姬乘风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转身朝前院走去。他知道,师父在等着考校他。

  虽然这一站就是半天,但他丝毫也不觉得累,反而格外的神清气爽,甚至连肚子,也没有任何饥饿的感觉。

  “练完了?”关山见姬乘风出来,淡淡的说了一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石台道:“过去试试,规矩你自己知道!”

  石台上,摆着一口大铁锅,铁锅下面烈火熊熊,锅中是满满一锅滚油。铁锅旁边,则是切得薄如纸张的嫩豆腐,每一片都有扑克牌大小,白花花的摆满了石台。

  “一百零八片?”

  姬乘风随意扫了一眼,便看出那些豆腐片不多不少,正好是一百零八片。他回头看了看关山,嘴里有些发苦。要知道,他以前最多的时候,也才九九八十一片。

  “不错,是一百零八片!怎么,没信心吗?”

  关山悠闲的喝着茶,脸上的笑容,颇为意味深长。

  “有!”

  姬乘风毫不犹豫的大声答道。

  嘴里答得干脆,姬乘风心里却是有些七上八下。因为这一关的难度,他是心知肚明。

  一百零八片纸片般薄的豆腐,每一片都有扑克牌大小,要同时倒入沸腾的油锅。他的任务就是靠十根手指把这些豆腐全都夹上来。注意是“夹”,不是“捞”。在这个过程中,豆腐不能有任何的破损。另外,豆腐只要有任何一处被油炸得变了颜色,同样也宣告失败。

  这,不是一般的难!

  姬乘风深深吸了口气,开始运转功法,心神逐渐进入一种空明之境。他的双手,再次变得晶莹剔透,隐隐有白色的光华流转。

  便在那一瞬间,石板上的豆腐,雪片般被他倒入油锅之中。剧烈的“滋啦”声中,姬乘风的双手,快如闪电般插入滚油,将豆腐一片片夹起,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石板上。

  姬乘风的动作实在太快,完全无法看清。几乎只是一霎眼的功夫,豆腐又回到了石板上,就跟完全没有动过似的。

  关山检查了一遍,见每一片豆腐都是完完整整,既无缺损和裂缝,也没有任何地方被炸焦,点点头道:“还行,下面开始另一项考校!”

  他带着姬乘风来到一架风车前,说道:“我待会儿会把这一筐稻谷倒入风车,风车转动的时候,你要把吹出来的每一粒秕谷全都用手指夹住,漏了一粒,就算你不过关!”

  “我知道了,来吧!”

  姬乘风站在风车前面,双手自然下垂,做好了准备。

  闸口打开,稻谷下滑,风车开始转动,数十粒秕谷被风卷着朝姬乘风射了过来。

  姬乘风双手舞成一团白光,没有任何一粒秕谷能躲过他的手指。

  闸口不断放大,风力也是越来越强劲,不仅秕谷的数量在增多,其中甚至有饱满的谷粒。现在这一关的难度早已非之前所能比拟。姬乘风不仅要一眼之间将秕谷和饱满的谷粒分辨出来,还要将秕谷夹住,饱满的谷粒则任由其掉落在地。

  这已经不仅是考校他手上的功夫了,而且还要考校他眼力上的功夫。

  待到一筐谷子车完,姬乘风的后背也已经湿透了。在他的十指之间,还有上衣的口袋里,全都是秕谷。而他的脚边,则掉了不少饱满的谷粒。

  关山检查之后,不置可否,淡淡道:“第三项,考校指力!接着!”手一挥,数十枚黑黝黝的铁莲子化为一片黑云,朝着姬乘风全身笼罩过来。这些铁莲子全都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足见劲力非凡,打在身上,指定是筋断骨折的下场。

  而且此刻双方距离极近,关山这一招已经算是偷袭了。姬乘风的反应却也不慢,身前白光连闪,数十枚铁莲子全都被他收入十指之间。

  手指松开,铁莲子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这些铁莲子都是用精钢打制,但现在都已经被指力夹得扁扁的,就像被高压机床轧过一般。手指夹过的地方,皮肤上的纹理清晰可见。

  “嗯,还算过得去。最后两项一起来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