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师徒

君火 | 发布时间:2021-02-23 14:07:19 | 阅读次数:22075

的生机。由此可见这并也不是普普通通的按摩术,不是一种十分奇妙的医术,关山称之为“脉术”。  姬乘风边用“脉术”给师父调养身体,边念道:“夫九宫者,乾、坎、艮、震、中、巽、离、坤、兑是也,列天、地、人、神四盘,四正四维,乾动则进,艮动则退……”姬乘风一边用“脉术”给师父调理身体,一边念道:“夫九宫者,乾、坎、艮、震、中、巽、离、坤、兑是也,列天、地、人、神四盘,四正四维,乾动则进,艮动则退……”。...

  关山走到躺椅面前坐下来,耸了耸肩膀道:“师父的肩膀有些酸痛,你来帮我揉一揉,顺便背诵‘九宫归虚步’的法诀给我听!”

  “师父,想要我按摩您就直说嘛?何必打着个考校功夫的幌子?”

  姬乘风笑嘻嘻的打趣了师父一句,站在师父身后,十指轻轻的给师父揉捏着肩膀。每一次按下,指尖都会有一道淡淡的白光透入其体内,沿着特定的经脉运行。随着白光的透入,关山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垂老的身体逐渐散发出一种只有年轻人才有的生机。可见这并不是普通的按摩术,而是一种非常神奇的医术,关山称之为“脉术”。

  姬乘风一边用“脉术”给师父调理身体,一边念道:“夫九宫者,乾、坎、艮、震、中、巽、离、坤、兑是也,列天、地、人、神四盘,四正四维,乾动则进,艮动则退……”

  这篇法诀言辞古奥,姬乘风背了四五分钟才背完。关山听他背得一字不差,点头道:“你指上的功夫,已经有了一定的火候了,不管是用于战斗还是行医,都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效果,但还是要勤加练习。这‘九宫归虚步’你也要练熟了,总有一天会用得上的。”

  姬乘风答道:“我知道了,师父!”

  关山嗯了一声,闭着眼睛享受着徒儿的按摩。隔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气氛过于沉闷,便拣了些闲话来问他:“你今天说矿上出事了,是什么事?”

  姬乘风捉狭道:“师父,您不是神机妙算吗?这点小事您都不用起课,手指一掐就能算出来了,干嘛还来问我?”

  关山笑骂道:“臭小子,叫你好好学习占卜你不学,现在说出这么不知轻重的话来!你以为占卜真的那么容易?师父没事就这也算算那也算算?早遭天谴了!”

  姬乘风吐了吐舌头道:“师父,我知道占卜很难,我也没那慧根,根本学不好,我这叫有自知之明。您以为谁都像您这么惊才绝艳啊,样样通,样样精!”

  “就你小子这张嘴乖巧,将来也不知道要骗多少小姑娘!不过你也没说错,师父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已在江湖上闯下不小的名头了!”关山笑了笑,似是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光景,脸上一片傲色。

  姬乘风忙顺着他的话头道:“师父,您那时候到底做下了哪些惊天动地的大事,给徒儿说说呗!”

  “行了,又忘了规矩了?早说了不许打听师父的事!”关山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叹道:“风儿,师父知道你接受的是现代教育,师父的有些本事你觉得是迷信,不想下功夫学,师父也不来勉强你!只是可惜了,老祖宗的这些东西,都要被我这老头带到土里去喽!”

  姬乘风忙道:“师父,您别误会!您一身所学太过博大精深,我这不是得一步一步来嘛?要不,那大学,咱就不去上了?今后就跟着您学本领?”

  “傻孩子,让你去考京华大学,师父也是受人所托,岂能儿戏?”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关山忙岔开话题道:“好了,说着说着又扯远了!不学就不学吧,你有那双手就够了!说说,你那矿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受人所托?受谁所托?为什么一定要上京华大学呢?”姬乘风心中虽然疑惑,却也不敢多问,老老实实答道:“玉矿被人收购了,新老板说是要停止开采,整顿整顿。”

  “哦?”关山略略有些讶异,“听说你们那玉矿已经快开采完了,居然还有人会去收购?这世上缺脑子的人不少,没脑子的倒是真不多见呀!”

  姬乘风道:“我也觉得奇怪,而且收购玉矿的好像还是日本人!”

  “什么?”关山身躯一震,猛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盯着姬乘风问道:“你刚才说,日本人?”

  关山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风范,行事一向云淡风轻,姬乘风从没见过他如此大失风度的样子。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心中暗暗纳罕,但还是肯定地答道:“是的,师父,我听他们讲的是日本话,绝不会错。”

  “小鬼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绝对不蠢,相反,他们还相当的聪明!”关山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件事情肯定有古怪,绝不是收购玉矿那么简单!”

  姬乘风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还是想不出那个玉矿有什么值得日本人关注的。”

  关山哼道:“昆仑山被称为‘万山之宗’,中华‘龙脉之祖’,自古就是仙家福地。这巍巍大昆仑里,你不知道的秘密还多着呢!”

  姬乘风突然想起艾尼瓦尔说的那些故事,他知道师父一身所学极其驳杂,医卜星象、奇门方术无所不会,趁机问道:“师父?石头会流血吗?昆仑山中,真的有万鬼之门吗?”

  关山身子微微一僵,不答反问:“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事?”

  姬乘风便将艾尼瓦尔对他说的事情跟师父说了一遍。关山眼中精光闪烁,思忖良久才道:“万鬼之门只是一个传说,一说在昆仑,一说在沧海,师父没见过,也不敢妄断真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并没有回答姬乘风前面那个问题。

  姬乘风道:“我看八成是假的,老祖宗故意捏造出来唬人的!”

  关山皱眉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对自己没见过的事妄加评论!”

  “我知道了,师父!”姬乘风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转移了话题:“师父,您是不是跟日本人有仇啊?怎么一听日本人就激动成这样?”

  “有仇?哼!远的不说,从甲午年间开始,日本鬼子前前后后杀了我几千万同胞,这算不算有仇?”关山眼中寒光迫人,拍了拍自己的小腹道:“你师父的这个丹田,就是毁在日本人的邪术之下,导致我一身修为尽付流水,到现在还不能恢复,你说我跟他们是不是有仇?”

  姬乘风见师父杀气腾腾,吓得不敢再说话。心中却是疑惑重重:“师父看起来年纪也不大,难道还跟日本人干过仗?”

  关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脸上神色不断变幻,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去看看!”对姬乘风道:“从你说的情况来看,藏龙谷的玉矿绝不简单!不管那些小日本子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总要亲眼看过了才知道!我才不相信小鬼子做事会没有目的。准备一下,吃完饭之后,咱俩到矿上瞧瞧去。”

  “好嘞,我这就去做饭!”姬乘风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他是巴不得能陪师父一起去寻寻日本人的晦气。他打心眼里就不希望玉矿被日本人收购,他的学费现在还没着落呢!再说了,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大好时光,村子里的人都闲在家里。山里人也没太大的追求,能刨一口吃食就算一口吃食。现在村民们的财路被日本人断了,他心里当然不自在。

  “对了,师父,如果真有什么情况,我能使用武力不?”

  姬乘风小心翼翼的问道。他一直被师父禁止显露手掌的秘密,在矿上干活的时候,除了显得比别人力气大一点之外,就再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为了不露出马脚,他有时候还要刻意将体内的水分逼出来,装作浑身大汗的样子。肩膀上的伤,也是做给别人看的。不然,几百斤重的板车,他拉着根本就费不了多少劲。

  “到时候看情况再说。我不让你显露术力,是因为这世间卧虎藏龙,你习练的功法又非常特别,怕你被有心人盯上,惹来麻烦。当然了,也是怕你年轻不知轻重,伤了人!”关山说到这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狠厉之色:“但是在日本人面前,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对付日本人,用不着手下留情。”

  这老头,看来年轻的时候还真是条血性汉子啊!姬乘风诧异的看了师父一眼,他现在对师父的身份是越来越好奇了。这些年,他虽然在关山门下学艺,但关山对自身的来历却是讳莫如深,从来不肯透露一星半点。偶尔说漏了嘴,也会迅速掩饰过去。

  两人草草填饱了肚子,简单收拾一番,就匆匆往玉矿赶去。别看关山一把年纪了,那性子却比姬乘风这个毛头小子还要急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