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风水

君火 | 发布时间:2021-02-23 14:07:19 | 阅读次数:20580

用了,不服气老不行啊啊!这要搁现在,跑这点道,都不带大大口喘气的。退一步说,要也不是被小鬼子毁了丹田,师父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徒弟看了笑话!”语中隐有一种英雄垂老,廉颇老矣的沧桑之慨。  姬乘风忙跪倒道:“师父,师侄也没那个意思!”  关山摆摆手道:“起姬乘风原本还担心师父年纪大了,这深更半夜的翻山越岭,身子骨会扛不住。哪知道这老头脚力丝毫不在他之下。但他还是关切的问了一句:“师父,您没事吧?”。...

  从关山隐居的小山谷到玉矿,按姬乘风平时拉板车的速度,至少需要两天才能赶到。现在没有外人在场,也就不需要掩藏什么,两人一路上翻山越岭,专插近道,月亮升上来的时候,便已经到了离玉矿只有二三里地的一个山头上。

  姬乘风原本还担心师父年纪大了,这深更半夜的翻山越岭,身子骨会扛不住。哪知道这老头脚力丝毫不在他之下。但他还是关切的问了一句:“师父,您没事吧?”

  关山呼吸微微有些急促,苦笑答道:“师父不中用了,不服老不行啊!这要搁以前,跑这点道,都不带大喘气的。退一步说,要不是被小鬼子毁了丹田,师父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徒弟看了笑话!”语中隐有一种英雄迟暮,廉颇老矣的沧桑之慨。

  姬乘风忙跪下道:“师父,徒儿没有那个意思!”

  关山摆手道:“起来吧!师父知道你只是一片孝心。”待姬乘风站起身来,这才出言问道:“你说的那个玉矿,还有多远?”

  姬乘风指着山下道:“师父,您看,玉矿就在那里!”

  其时月光如银,照得巍巍昆仑宛如一片朦胧仙境。关山顺着姬乘风手指的方向看了良久,又看了看天上稀稀疏疏的几颗星辰,点点头道:“果然不出老夫所料!果然不出老夫所料啊!”

  姬乘风奇道:“师父,您料到了什么?”

  关山却不直接点破,下巴往前一伸:“你自个儿瞧!”

  姬乘风知道师父这样说定有深意,当下凝聚目力往玉矿的方向看去。

  关山提醒道:“目光不要只盯着玉矿,看远一点,全面点!”

  姬乘风看了一会儿,还是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由得有些沮丧。

  关山摇摇头道:“你这孩子,师父教你的一身本事,又都还给师父了!搜山寻龙,天星定穴,你都忘了吗?”

  “搜山寻龙,天星定穴”八个字让姬乘风浑身一震,这些他当然学过,可那都是用来寻找墓葬的。今天来这里不过是看看日本人收购玉矿的背后到底有什么蹊跷,他可从来没往墓葬方面想过。莫非这个玉矿藏有墓葬?

  按照这个思路,姬乘风再次看向玉矿的目光就完全不同了。这一看,果然看出些门道来:“师父,这里星峰垒落,地脉绵延,前有望,后有靠,又有一条主脉迤逦西来,确实是一条龙脉之地。如果徒儿没看错的话,在玉矿的西北面,就是一处不错的墓葬之地。不过——”他语意一转,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关山问:“不过什么?”

  姬乘风道:“徒儿就是有一点不解!”

  “嗯,有何不解之处?”关山不动声色的继续问道。

  姬乘风道:“我记得师父说过,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这里群山环抱,拱护周密,深得藏风之要。但此处连小溪都没有一条,也就是缺水,在风水上来说并非上上吉穴。我想当年选择墓址之人既然能千辛万苦的找到这种深山里来,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建造墓葬?所以徒儿推断,此处并没有墓葬。”

  关山摸了摸颔下胡须,点头道:“你分析得不错,但是观察还不够细致!”

  姬乘风恭声道:“请师父指点!”

  关山指着下面的玉矿道:“你看,从已经开采出来的玉矿可以看出,这条玉脉并不宽,但是很长,弯弯曲曲。我们不难推断出整个矿脉呈流水形。古人说‘玉在山而木润’,这说明玉有水性,或者说水意。玉脉兼具‘水形’与‘水意’,形意兼备,这条玉脉就是一条‘暗水’。”

  听师父这么一说,姬乘风顿时明白过来,不由得连连点头,对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道理对于学过风水的他来说本来并不难,难的是他不具备关山这样老辣的眼光。

  关山叹道:“建造这个墓葬的先人不仅是个真正的行家,而且还用心良苦啊!既深通上古风水,对相脉度地也深有研究,早在无数年前就发现了这条玉脉,却并不开采,而是用整条玉脉给自己陪葬,墓葬还藏得如此隐秘,确实是大手笔!”

  姬乘风道:“师父,您是说,这里一定会有一个古墓?”

  关山道:“八九不离十了!去看看就知道了!如果我料得不错,那些日本人就是冲着这座墓葬来的!收购玉矿,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姬乘风惊道:“照您的意思,那些日本人都是盗墓贼?”

  关山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就怕不止是盗墓贼那么简单!”

  姬乘风咬牙道:“小日本早年间把咱们国家坑苦了,不管他们收购玉矿究竟憋着什么坏水,咱们总不能让他们得逞!”

  关山赞许的看了姬乘风一眼,指了指玉矿西北角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姬乘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道:“那里就是那个废弃的老矿洞,师父,怎么了?”

  关山道:“那个地方雾气聚而不散,里面隐隐有宝光透出,那些光雾都是实质化的灵气,墓穴一定在那个地方,而且是一个千年不遇的上佳吉穴。”

  姬乘风道:“可艾尼瓦尔说老矿洞里的石头会流血的,还有、还有阴兵……”

  关山沉声道:“越是凶险,越是可疑。你看,那雾气之中夹杂着一团阴气,一丝红光,这都是大凶之兆!”

  姬乘风道:“那、那咱还去吗?”他毕竟只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孩子,对于这些灵异之事还有些本能的畏惧心理。

  关山眼中精光一闪:“去,当然要去!小风,你要是害怕,就在外头给为师放风!”言毕率先朝山下走去。

  “那怎么成?我给师傅探路!”姬乘风忙紧紧跟上。开什么玩笑,您老人家老胳膊老腿的,我怎么可能让您去趟雷?

  玉矿是有护矿队的,这些人手中都持有自动武器,防止有人偷盗或抢劫玉石。姬乘风虽然算是矿上的一员,但夜探玉矿,而且还带了一个人,怎么都说不过去。最重要的是,他们今晚所做的事,绝不能让外人知晓。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不惊动护矿队,跟师父悄悄溜进去。

  好在姬乘风从初中开始就在玉矿打暑假工,对玉矿的内部环境非常熟悉。他正想带着师父绕开护矿队的巡逻线路潜进去,却不小心踩翻了一块碎石,“哗啦啦”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格外刺耳。前方一束雪白的手电光顿时射了过来,同时响起叽里呱啦的喝问声和拉动枪栓的声音。

  师徒二人忙闪身藏在一块山石的阴影后面,姬乘风悄声道:“师父,是日本人!想不到他们这么快就接手了玉矿的防卫。”

  说了一句之后却不闻师父应声,转头瞧去,借着对面山壁反射的淡淡月光可以见到师父面色如霜,脸上肌肉一丝一丝的牵动。姬乘风忙道:“师父,您怎么了?”

  关山咬着牙喃喃道:“好多年了!好多年了!”

  姬乘风瞬间明白过来,应该是师父听到日本话之后想起了一些旧事,这才心绪激动,宽慰道:“师父,您先别激动,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皮靴踩在碎石路上的沙沙声已经越来越近,护矿的日本人搜寻了过来。关山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一瞬间便平定了情绪,低声道:“我们从另一边绕进去,不要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临了又嘱咐道:“这些安保人员不足为虑,但是进了矿区之后你要小心点,日本人既然能发现这处墓葬,说明他们的组织里面很可能有术界高人,这种人多少有些诡秘手段,不可大意!”

  姬乘风知道师父又想起了自己丹田被破之事,这是师父的生平恨事,不由得心头难过,点头道:“我会注意的,师父!”

  两道身影借着月光的阴影悄悄绕过山石,如狸猫一般轻捷的躲过护矿队员的搜寻,快速往玉矿的西北面潜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