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叫在下墨公子 | 发布时间:2021-04-05 10:52:01 | 阅读次数:3324

免费提供更多论徒弟的错误的养成方式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墨小诺心说我也没走啊哪来的回帮?一面往里走,看见大堂上副位坐着哪位小师叔七上八下的心登时就放在了肚子里!小师叔啊!嗷嗷嗷!我温柔如水如水的小...临取刚要说话便望见那张没有戴面纱微微皱眉的脸,没得脸一红,刚才想说什么竟忘了个一干二净。。...

墨小诺心想我也没走啊哪来的回帮?一面往里走,看到大堂上副位坐着哪位小师叔七上八下的心顿时就放到了肚子里!小师叔啊!嗷嗷嗷!我温柔如水的小师叔!今天就靠你了啊!“呵!墨少主,你可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让在下好等!”阴阳怪气的声调不是别人正是今找上门来的苦主峥嵘无影堂主临取,这临取要说也是出身名门手下的功夫也是有的,却偏偏是好大喜功的主儿有点什么事嘚瑟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又无城府,要不怎么也不会找了两个小丫头的道。“小诺近期出门历练才刚刚回帮,临取你好好说话!”梵音微微一皱眉,临取在梵音尚在重义时便是梵音手下之一,因此说话并不顾忌。

临取刚要说话便望见那张没有戴面纱微微皱眉的脸,没得脸一红,刚才想说什么竟忘了个一干二净。

“师父,端帮主,小师叔!~”墨小诺进门便行礼,而后便直视堂前再无动作,那叫一个规矩!

梵音在心里偷笑,一看就是闯了祸的。面上却不显只说到“回来就好,一路劳顿怎么也没去洗漱一下,看这一脸...呵”说着便上前去轻轻擦拭下花猫的小脸,把原本的大花猫擦出个大概其能看出样子的小花猫才罢休。

“咳!”墨陵跟着进门就看到这么一段,觉得别扭又不好说什么,只好转身问道“瑞帮主这次来是?”瑞雪便道“临取说他打秘境回来,一时不查竟遭人暗算,那人身量娇小年纪不大看着竟是空谷的少主,便求我来走这一趟,小佾你也知道秘境一趟出生入死得点东西不容易。叫你徒儿把东西还回来道个歉这事儿就算了,我们是同盟又是战友,没有解不开的仇...”

“好!我问问...”慕佾赶紧接茬插上这么一句瑞雪的峥嵘也和空谷一样是新晋发展的大帮会,由于位列前线比之空谷声势、威望还要再高一线,也是个有情义有手腕的...就是太啰嗦....上届阵营大会魔修主持,请正气营的讲话结果这位一出手哪叫一个滔滔不绝魔修们碍于面子又不好打断他,这位硬是说了快两个时辰!差点把魔修的大佬们给说哭了--|||

“回师父,我与幻儿出门历练途径金水镇借宿在一户人家,那户人家乃是凡人并无修者,接待我二人也并没有因我们年纪小轻视我们,反而哪家婆婆很喜欢我待我们很好。”墨小诺说着微微停顿一下,语气便微微转怒“本来也相安无事,谁知第二日我们正准备告辞时...来个一个人,那人气势明显是个修士而且等阶不低,金水乃正邪两营交会之地,我与幻儿不知来着是敌是友便不敢露头,只悄悄躲藏起来。”慕佾微微点头,这孩子出门历练这些时日虽说没少闯祸,却也懂得了谨慎二字,不错。

“那人进门便要吃要喝,婆婆他们也都一一奉上了,谁承想...谁承想这畜生竟看上那家的姐姐要用强!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些荤话!我...我一时气不过,就趁他不注意...给他下了把毒丹。原也是不知道是重义的堂主,今日端帮主带人找上门来才晓得,是小诺无状,请师父重罚!”墨小诺心知今这事便不能善了了,一咬牙便跪在堂中,却不是冲着端雪或是临取,而是自家师父。临了为了给自己争取个宽大处理还借下跪之势悄悄掐了自己一把,立时泪眼汪汪。

“帮主!是幻儿看不下去帮小诺炼制毒丹的,若帮主要罚幻儿愿与小诺同责!”南幻儿也二话不说就跪在墨小诺身边,引得一众人纷纷侧目。

墨小诺也顺势侧目,虽是泪眼汪汪眼神却写着:有你什么事儿啊,把自己捎上!非得咱俩一起折进去才算完是不是!南幻儿也泪眼汪汪:他么不是我你哪儿来的毒丹,谁不知道你是炼器师我是炼丹师啊!现在不争取宽大处理,等完事了被查出来那不得双倍重罚啊!

俩人眼神一交换,同时记了临取一笔!

“姓墨的你少在那装可怜!我问你你药倒了我带走哪小娘们也就算了,我的储物袋里刚从秘境里得的宝贝呢!让你个小杂种拿哪儿去了!你给我还回来,臭...”临取一脸扭曲吼道,根本忘了这里是空谷而非重义!

“临取!”墨陵广袖一挥,毫无掩饰的怒气四散而出,大厅内所有瓷器竟全部生生震裂!于是大厅里跪在地上那俩就-O-这样了,而刚才还在咆哮的临取也明显的抖了一下,闭嘴了。端雪由于没有防备,手一抖茶水撒了自个一身。唯二两个还算体面的人一个在想“爹爹,你淡定,淡定啊!”一个在想“墨陵哥哥那都是咱们家的瓷器,那是要钱的...”慕佾扫了一眼端雪,见他还在扑掸身上的水一时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刚要张口却被墨陵打断“临堂主!小诺是我徒弟若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我代她给你赔罪,但你若口不择言的信口雌黄,我墨陵也不是让人打上门也不敢还手的!”

慕佾这时便开口道“爹爹你先别生气,瑞帮主想来是查查缘由的...”看看墨陵的脸色,不禁有些头疼。爹爹平日万事不上心宽和豁达,唯独对小诺...也是这孩子是捡来后没有看住着实受了些委屈,爹爹本就对“小杂种”“捡来的”这种话题格外敏感,连话音儿都不准有,也一直对小诺说是亲生的。现在竟有人在帮内公然叫破...真是。

墨小诺也是心虚的。哪日走时只想着不能便宜了这王八蛋,顺带手就带走了他的储物袋,抹去灵实后一看却是发现好大一块冰凌晶,此晶石乃是稳定中和材料提升炼器属性的圣品,也是从这里得到启发炼制哪一块焰淬霞的。

只是材料已成了法器,说什么也不能吐出来了。现下只好装傻到底了。

“什么储物袋...我没见过...”墨小诺泪眼汪汪望向南幻儿“幻儿你见了吗?”“没有啊...”南幻儿是真没见过...嗯她见着的就是那一大块冰凌晶和千灵果而已...冰凌晶被小诺拿了千灵果自然就是南幻儿眯了...吃进肚子的东西绝对不能吐出来!

“小...丫头片子,除了你们那镇子再无其他修士,你倒说说还有谁能拿了我的储物袋!”“你怎么就知道镇子里再无其他修士?”墨小诺耷拉着脑袋一副小媳妇样儿,装的挺老实。“你当时不是连我们都没感应到吗...”南幻儿...嗯,装的比她还老实!“你们!”临取脸瞬间涨的通红,当时自己刚从秘境的宝而归,心中确实有些飘飘然了,就这俩小丫头还是自己事后多方打探才探查出来的,倒确实不能保证就的确没有他人了,但好不容易才抓到真相的一片鳞角,就这样放弃怎么也不能甘心。墨小诺与南幻儿对视一眼,丫是来诈我们的!“师父父!我真的没有拿什么储物袋啊,我当时就是一时气不过,想教训他一下下而已。”墨小诺起个头“要是知道那是峥嵘的堂主我们绝对不会动手的!”南幻儿立马跟上“哪怕他伤天害理”“该被天打雷劈”“我们也绝不碰他一根汗毛!”二重唱OVER~

“好了!”瑞雪可算是抖楞完他那一身水站起来,“临取也确实没有证据证明是你们拿的,但这事却因你们而起...”“阿雪,这事确实是他们不对,但...”梵音刚刚站起来“罢了,临堂主不妨直言,我墨陵虽是个丹士养徒弟的灵石还是有的。”墨陵在一握袖内的“焰淬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提升品阶的法器材料那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只怕徒儿是真顺了人家东西。不过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怎么样也得给徒弟把这个场子撑起来。

“我...”临取原本就逞一时之勇咽不下这口气才来讨说法,又对墨陵犯怵,那可是天下闻名大丹士啊...得罪谁都不要得罪的丹士!今日这事...唉。“我这有一枚静心丹,是我方才练成的六阶丹药,原是给佾儿炼无暇丹有感而得,不知可能入得临堂主法眼?”墨陵将一品散着淡香的丹药推到端雪面前,而后背手回了座。这品六阶丹药已经是异常难得,足以偿得那临取在小秘境里所得的那些材料。

“恭喜墨丹师进阶高阶丹师!实在是我们两帮之幸!”瑞雪眸中精光一现,却并没有立即收起,转而看向梵音。“阿音咱们当年若是有这等丹师相助,又何须走的那般艰难!”端雪见他只一笑并未说话,也只叹了口气“临取,你是当事人,你来说呢。”“这丹药也就算了...这小丫头这么胡来...怎么也得给我道个歉!”临取脸上的潮红并未退去,刚刚那场面实在难看临取好歹也是个堂主,被两个小丫头一顿抢白实在是有些下不来台。“你”墨小诺瞬间抬头怒视,完全忘了自己刚才在装乖卖傻争取宽大处理了“死了这条心吧!你这个—哼!我是绝对不会给你道歉的!”“小诺!”慕佾一声轻叱,看了看懵懂的小徒弟,又看了看老神在在仿佛事不关己的瑞雪,颓然叹了口气“罢了,临堂主,是我教徒无方,我代小诺给你赔罪,如有得罪之处望你海涵!”说完便是一福。“佾儿?”“师父?”“慕帮主,这可使不得,是临取不懂事。罢了...此事就此揭过我帮中还有事,这便告辞了!”

瑞雪走后凌霄堂内几乎静的针落可闻。

“师父...我....”墨小诺这回是真要哭了,为什么变成这样...怎么是让师父为自己的过错道歉?不是这样的...“佾儿?为什么...我这次闭关炼丹后出了什么事?”墨陵眉头深锁,急探向慕佾腕间。“墨陵哥哥不用探了,师姐这次战场进阶强压心魔...心脉已受重创...一时...唉。”梵音去拉起还跪在地上的两人一面低声叹了口气“已经接到切实的消息,峥嵘这次要和瀚海合作...已是打算放弃青云坞入驻盘龙乌...今后的会战...咱们就是一线了。”

“师父!”墨小诺难以置信的抬起头

“小诺...你不愿意做的事师父不会勉强你...可你是空谷的少主,你也总要学着长大。师父不能庇护你一辈子你知道吗?”慕佾温和的笑着摸摸自己徒弟的小脑袋“只怕今后师父就是有心...也是无力了”“事情怎么会忽然坏到这个份上...”墨陵松开手颓然道“佾儿你的心脉,峥嵘怎么会忽然放弃守了这么久的青云坞?!”“爹爹你别担心,我心里有数...这次的大动作怕又跟雪狼脱不了干系。”慕佾低着头,嘴里也有着说不出的苦涩,“刚刚瑞雪来也不仅仅是为了个临取”“瑞雪来跟我接触,说希望我能回新的峥嵘...仍是副帮主的位置,我混过去了。峥嵘能放弃青云坞但我们不能放弃红莲岗。只怕今后,再不是我们空谷帮峥嵘,而是求着人家帮我们了...瑞雪一直对我当年离开重义之事有些耿耿怀...今次...”“爹爹,今次是势比人强...我们不能不低头了!”

什么叫势比人强?若是我能厉害,再厉害一些是不是就不会让师父为我低头?若是我不那么鲁莽...若是我没去救敏姐姐...不,世间万物有因便有果,我救了敏姐姐是因,哪临取会找上门就是果。我不愿自己低头,不愿意担这果,师父收养我是因,为我替人道歉便是果...是我自己...没能更狠心直接除了这因...才有今日之果!

“小诺...?”面前的少女双目合实,周围的灵气开始不规律的四散涌动,后而疯狂的集结冲入她的四肢百骸。墨陵慕佾梵音这几人说话时全无避讳之意,当然也是希望孩子们早些长大,却不曾想此番会对墨小诺的心境造成如此大的冲击。“别过去!阿音护法,爹爹你快去找洗心丹...小诺这是顿悟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