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叫在下墨公子 | 发布时间:2021-04-05 10:52:02 | 阅读次数:7594

免费提供更多论徒弟的错误的养成方式第五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墨小诺只觉的自己身在雾中,周围朦朦朦胧胧胧什么都看不很清楚,偏又有千万道金线自虚空中飘下,缱眷飘散,最后全部都联接到自己的身上。 这些实则无形...这些看似无形实而有形的金线全部开始颤抖,但却丝毫没有解开束缚的意思。这使墨小诺不禁一愣,在一用力,这万道金线竟发出玉石碰撞的“轻叮”声,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小诺...你从小聪明乖巧虽是偶尔顽皮也总是知道分寸...有你在师父膝下承欢师父很是欢喜,今日之事虽是因你而起,但师父并没有怪你。傻孩子,便是你做了什么,师父也不会真的怪你。不要为了此事自责又或耿耿于怀,人生在世又有谁能事事如意,不为凡尘所扰?师父活了这么久,若是能屈能伸四个字都参不透悟不懂,也就没有今天的空谷了...”慕佾看着凌云阁雄伟的大殿门透出的哪一方湛蓝的天空,不知是喃喃自语还是有心说与人听...“小诺你从小聪慧资质更是百年难见,师尊捡到你那时,心中很是高兴。到你渐渐长大了,却并不静心修炼师尊很为你着急。后来你筑基成功后测出却是单火灵根,并不适宜走丹修一途...师尊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幸而不久便测出幻儿体质特异却资质尚佳,足以传承我丹修一脉。可传承师尊衣钵的人不是你...师尊心中终是有些遗憾的,再后来你与幻儿逐渐顽皮,有时都淘气的没边儿了,那会师尊罚你们罚的重些,尤其是对你...格外重些,也未尝不是因着这份遗憾。”墨陵取回丹药后,半抱了慕佾下便开始动作。。...

墨小诺只觉的自己身在雾中,四周朦朦胧胧什么都看不清楚,偏又有千万道金线自虚空中飘下,缱眷飘荡,最后全部都连接到自己的身上。

这些看似无形实而有形的金线全部开始颤抖,但却丝毫没有解开束缚的意思。这使墨小诺不禁一愣,在一用力,这万道金线竟发出玉石碰撞的“轻叮”声,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小诺...你从小聪明乖巧虽是偶尔顽皮也总是知道分寸...有你在师父膝下承欢师父很是欢喜,今日之事虽是因你而起,但师父并没有怪你。傻孩子,便是你做了什么,师父也不会真的怪你。不要为了此事自责又或耿耿于怀,人生在世又有谁能事事如意,不为凡尘所扰?师父活了这么久,若是能屈能伸四个字都参不透悟不懂,也就没有今天的空谷了...”慕佾看着凌云阁雄伟的大殿门透出的哪一方湛蓝的天空,不知是喃喃自语还是有心说与人听...“小诺你从小聪慧资质更是百年难见,师尊捡到你那时,心中很是高兴。到你渐渐长大了,却并不静心修炼师尊很为你着急。后来你筑基成功后测出却是单火灵根,并不适宜走丹修一途...师尊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幸而不久便测出幻儿体质特异却资质尚佳,足以传承我丹修一脉。可传承师尊衣钵的人不是你...师尊心中终是有些遗憾的,再后来你与幻儿逐渐顽皮,有时都淘气的没边儿了,那会师尊罚你们罚的重些,尤其是对你...格外重些,也未尝不是因着这份遗憾。”墨陵取回丹药后,半抱了慕佾下便开始动作。

只见墨陵将手中的玉瓶打开取出一枚丹香四溢的丹药,不紧不慢的用丹师炉火将其慢慢炼化为液,其动作之娴熟之优雅非经千般打磨万般锤炼而不能成“有时师尊事后也会后悔,是不是待你太坏了些。呵,可你从未埋怨过师尊,第二日照旧抱着师尊撒娇耍赖。”说着玉色的面庞挂上一丝笑意。

墨小诺清清楚楚的听到这番话,虽不知是真是假,却也忍不住挂起笑意。其实师尊最是嘴硬心软,每次犯错虽说罚的重,确也是真真切切是为自己好。否则就自己这惫懒性子,如何能有这般进境,这些她心里都是明白的,况且每有重责师尊满眼的心疼也不是作假的,那还不趁师尊心软的时候撒娇卖萌讨些便宜那更待何时~~!也每每在此时师尊都是最大方的!墨陵的丹火慢慢升温,将半空中那团莹绿的药液慢慢化成一团肉眼可见的碧色雾气,催动着真元将这团雾气分毫不差的笼罩在厅内玄衣少女的周围。

“小诺!收慑心神,专心结丹!”墨陵将此句以真气送出,直慑于少女紫府。

霎时间墨小诺身形一震,方才似乎连接万物的玄妙感被斩断的干干净净,那些金线化成一缕缕清气汇入墨小诺的四肢百骸和丹田,直到四肢的经脉渐渐胀痛,丹田亦被灵气所填满。可那些暴躁的清气并不安分,反而又去冲撞丹田的外壁!此中痛处非身处其中不能领会。

慕佾看着眼前少女面庞渐渐涨红豆大的汗珠如落雨般滚下心中不免焦急...此时让徒儿结丹,是否再过仓促了些?虽说厅内的都是过来人,但关心则乱,又者谁能保证徒儿能一举结丹成功?!眼看日薄西山,徒儿周围灵气开始渐渐狂暴。便知成败在此一举。便强自按压住焦虑,一言未发。

墨小诺只觉四肢百骸都在被撕扯啃咬,强自含着一口真气收神慑念控制丹田中本来炼化的灵气慢慢包裹挤压住那些狂暴的灵气,她之中清楚若是此次进阶实在太快,自己境界尚且不稳,稍有不慎立马便是身死道消的结局!因此不敢有任何松懈忍着剧痛慢慢控制灵气加强丹田内壁的厚度与韧性,一层一层,不知过去多久亦不知自己终究结了几层灵网。直到那些狂躁的灵气被渐渐填满压实变得老实、再也无法动弹。

墨小诺瞅准时机切断与外界灵气维系,将丹田内的灵网渐渐收拢一举合实!丹成!

此时有一片温和的药气缓缓附着于墨小诺的四肢百骸乃至丹田中,轻柔的缓解着刚刚的伤痛与裂痕。墨小诺只觉得无比安心温暖,神识一送便昏睡过去。

“好了,小诺这个坎算是过去了,让她休息吧。”墨陵带着些笑意去拉慕佾的手,“佾儿你守了这么久也累了,梵音师弟也去休息吧,这小丫头结个丹竟劳动这么多人为她护法,也不知是上辈子修了多少善事!”眼看着碧色药雾被徒儿吸收体内,心知她便无大碍了,墨陵此时也有了玩笑的心思。

墨小诺这一睡简直就是浑天黑地,若有人此时探查她的丹田就会发现那刚刚结成的红色丹丸内不时闪过一层薄薄的电光!然而终究太过稀薄,不成气候。

“嗷!”墨小诺再睁开眼时恨不得立时背过气去,只见自己静心喂养的金蚕丝被南幻儿那败家玩意儿正拿在手里抛来抛去的把玩呢!

南幻儿被她一下差点没一把捏爆那小虫子“我类个去!你醒就醒了吧干什么弄这么大动静!吓死我了!!”南幻儿一边将小虫儿放回楠木桑蚕盒内一遍埋怨。

“南幻儿你个死孩子!你知不知道我那金蚕宝宝吐每一条金蚕丝就能卖一块中品灵石呐!!!你敢这么玩,你玩吧!玩死了我就把你折吧折吧塞盒子里让你给我吐丝!”墨小诺麻利的下床去看她那宝贝金蚕了,那利索劲真一点看不出前几日受过重伤!

“墨小诺你个没死良心的!姐好心好意的来陪着你,连同盟大比都不去了!你就这么对我啊!”南幻儿作为花样作死队副队长那是好相与的吗!小腰一插往那一站,要多地主婆有多地主婆!

花样作死队队长手中可怜的蚕宝宝又一次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同!盟!大!比!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嗯,大比都开始了呢!你都没看见清风的莫无涯带着避水金睛兽来的,嗷嗷嗷可威风了!!!陆仙儿来了就指名道姓的说要跟你一较高低呢,你没见那会帮主安排咱们去接那帮人的时候呢,不就是多结丹了几个么,得意什么,小白和你不也都结了丹么,哼,还有那个楼品玉非拉着我说什么,丹师比什么武啊~非要和我比炼丹,烦死了。”南幻儿老神在在一遍给自己倒杯茶,看墨小诺一副“卧槽”的表情又赶紧安慰她“那什么,帮主说你既然已经结丹成功也先给你排上了,到时候你要是没出关跟你比的人就自动晋级,这不是还没轮到你呢么!你别着急啊,淡定!”

墨小诺这回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盼了好久的同盟大比开场仪式!...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

南幻儿看了看好友还是一副伤心不已的模样又补充到“小诺,要不咱们现在去演武场?今有小师叔和萧遥的比试呢!”“那还等什么!”墨小诺一面抓起南幻儿一面就往外奔,南幻儿的朱钗都让她拽的一歪。

嗷嗷嗷,小师叔!等我啊等我!说好了你比武的时候我给你助威,你赢了之后的奖品归我...不是不是,我要看你跟别人比武的!

空谷位处红莲岗,本是一处十分开阔的山脉,空谷驻扎至今已有十五个年头,各处场地也早已修建的十分完备。往日略显空旷的演武场内今日却是旌旗招展人头攒动,显得热闹非凡。

墨小诺和南幻儿来时宏伟观景台上已经坐满了修士,空谷的帮主慕佾正与瀚海、峥嵘、盛世清风的帮主们坐在承天台上说笑寒暄,而庞大的演武场被一分为四,除了其中一个空着外,其他三方台子上都在酣战。

“小诺你看,小师叔在丙戌号台子呢!”南幻儿瞧了瞧观景台上或好奇或不善的目光便想拉着墨小诺去寻本帮帮众所在。“那咱们从后面绕过去,去南面的台子上看”墨小诺倒是压根没注意到周围的目光,满心想着怎么能更近点去看小师叔梵音的比武。奈何位置稍好的观景台都被人占去了,只有西南方人稍稍少一些,看服色像是本帮帮众,说不定运气好还能抢个好位置!

梵音为单系水灵跟不但攻击性强大且招数都十分华丽繁复,水系法术的特质也是十分华美漂亮。一直是墨小诺最喜欢的战斗场面,奈何她自己是火系单灵根,法术也才是入门级,远没有那些中高阶法术效果来的漂亮。小女孩本就爱美,梵音自己更是法术高强,因师门之谊他们关系又好,墨小诺一直都视梵音为偶像!如今梵音正经跟人比武,墨小诺都只恨自己少生了一双眼睛!

墨小诺一双眼睛黏在丙戌太上,手被南幻儿拉着向前走,看到与小师叔比武的哪位萧遥萧副帮主长枪一挑一条火龙咆哮咬像小师叔,小师叔的兵刃探梅虚无笛便化为水盾与火龙硬撞在一起!墨小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已经不是纯法术过招,这是拼上了灵气、兵刃、修为、法术一决高下的最后一招了!墨小诺一遍懊恼没有能看到师叔比试过程,一面又在心里默默祈祷对方能赢,完全没在意自己身边的情况。

“墨小诺!我还以为你打算当缩头乌龟了呢,怎么藏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头了?”陆仙儿一面似笑非笑的拦住二人的去路,一面顺着墨小诺的目光看去“我们萧副帮主虽说是火灵根吃些亏,但也早早就进阶元婴,现在已经是元婴八阶的修为,这届同盟大比势必会拔得头筹!梵音在中场就遇上我们萧副帮主,是他运气差~。”

陆仙儿,瀚海帮主董婉最小的徒弟。因是单水灵根颇得董婉喜爱,墨小诺在陆仙儿结丹刚成时曾越阶将其打败,后其恼羞成怒下祭出毁灭法宝时被梵音及时制止,并被梵音设下禁止很是吃了些苦头,双方自此结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