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 北冥

拯救比特 |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1:54 | 阅读次数:18252

耐,你也去我家门口尿啊”,做了一个鬼脸,还顺道买了一根糖葫芦,望着青年在地摊中敢乱踩,没办法一步一步挑地儿走的样子,又是哈哈哈哈大笑,转头就跑。  “哎,大爷,您这地摊也太大了,路中间真的是没地儿走了,您能收点吗?”,望着右边的铜狮也被卖杂货不算英俊的青年从府邸大门中的虚掩中慢慢走出,看着北冥城中最令外人惊奇的景象,一脸笑容:门前各种叫卖,各种小吃,各种小摊,各种奇玩。突然间笑容变得僵硬,手指哆嗦着指向左边铜狮下的小孩儿,“王小北,这是你这个月第十六次在左边的狮子下尿尿了!你给我站住,别跑!”小孩儿边跑边回头喊:“谁让你上次去我家酒楼吃饭,灌我喝酒,害我把喜欢隔壁当铺小妹的事说出去,我就尿了,怎么着吧?有能耐,你也去我家门口尿啊”,做了一个鬼脸,还顺便买了一根糖葫芦,看着青年在地摊中不敢乱踩,只能一步一步挑地儿走的样子,又是哈哈大笑,扭头就跑。。...

  一座府邸,两个铜狮。

  不算英俊的青年从府邸大门中的虚掩中慢慢走出,看着北冥城中最令外人惊奇的景象,一脸笑容:门前各种叫卖,各种小吃,各种小摊,各种奇玩。突然间笑容变得僵硬,手指哆嗦着指向左边铜狮下的小孩儿,“王小北,这是你这个月第十六次在左边的狮子下尿尿了!你给我站住,别跑!”小孩儿边跑边回头喊:“谁让你上次去我家酒楼吃饭,灌我喝酒,害我把喜欢隔壁当铺小妹的事说出去,我就尿了,怎么着吧?有能耐,你也去我家门口尿啊”,做了一个鬼脸,还顺便买了一根糖葫芦,看着青年在地摊中不敢乱踩,只能一步一步挑地儿走的样子,又是哈哈大笑,扭头就跑。

  “哎,大爷,您这地摊也太大了,路中间实在是没地儿走了,您能收点吗?”,看着右边的铜狮也被卖杂货的大爷挂上了两只新打的野鸡,青年无奈说道,但笑容依然不变。“小侯爷啊,生活不易,家里好几口要吃饭啊,老伴儿病的不能起床,儿子长期在外打工,孙媳坐月子,曾孙就要出生了,我得给他攒点老婆本啊,不得已扩大了一小点点儿地摊,这不,只能挡了一小点点的路,哎,小侯爷,您别掏银子,千万别掏,五十两银票?我家只有十六口人啊,用不了这么多啊!我家只有十六口啊!别掏了,求你了,啊?一百两?!这让我说什么好呢,哎,这摊上我给你挑一件东西拿去用,我看看啊”,已经古稀之岁却依然体格健硕的大爷把一百两银票塞进马车上的钱包里,怎么也看不出客气的意思..

  大爷手指了指一把漂亮的山水折扇,伸手过去拿了那把折扇——旁边的一把甘草,“这甘草有清热解毒的作用,你看刚才王小北撒的尿一点儿不黄,就是天天偷我的甘草吃去火,小侯爷,拿去吃,就别和老刘客气了!要不我可就不高兴了啊!”青年彻底苦笑了,道了声写,刚叼起甘草,就被大爷撵走,理由很充分,也不容人质疑:占着地儿,挡我生意了..

  青年叼着甘草踮着脚,终于走出了不是一般繁闹,堵不通车的路,慢慢地走向了北冥城的主干道,不时和两边店铺的老板打招呼,当然少不了王小北家的酒楼。

  “王掌柜,早上好啊,中午准备一桌拿手菜,我要带人来吃,还有让小北那小子准备好挨揍。”

  “臭小子又去胡闹了吧?等他回来扒了他的皮!中午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一桌拿手好菜,放心带朋友来,我请客,就当给小北那臭小子赔礼道歉了”王掌柜笑骂着,“妈的,一到休息日那臭小子就不见,天天赖床,就休息日起的比谁都早。”叫了自己的马车,去了城西的蔬菜水果市场,亲自挑选蔬果。

  城门在际,很明显外地商人和政客的踪影多了不少,有的已经入了城,有的还在办理手续,北冥府是大秦帝国唯一一个入境入城需要审核,登记,办理手续和身份证明的州府,所有外地人都需要办理身份证明才能入住客栈,会所。所谓身份证明就是在进入北冥府境内到达的第一个城池办理的,有十分专业的丈量师对办理的人进行十分十分严格的测量,包括身高,体重,脚长,脚宽,臂展,最关键的是面容,测量更是极其严格,包括脸型,嘴长,嘴宽,鼻长,鼻宽,眉长,眼长,眼型,眼珠颜色,额宽,耳型,当然还有一些非表面的的身份证明,比如:口音,祖籍,民族,家庭住址,文化水平,直系亲属基本情况,来的目的与证明,抵押金等等等等。

  为什么唯独北冥府需要办理如此繁琐的证明,原因全国皆知,北冥是大秦的北大门,大秦建国四十年来,东方和西方与邻国有天险相隔,只有不多的自古遗留下来的商业通道,而且也与两面的邻国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关系,几国王朝之间每年都会互赠特产与宝物,互相往来,十分和谐。南面临海,除了小股海盗见到大秦水师扭头就跑,没有任何天灾之外的战争预兆,当然台风,海啸等不算在内;而只有北面的北冥一直严阵以待,塞外的匈奴与胡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在大秦的皇宫内美酒畅饮,皇案脚下。从上一个王朝末期开始,北冥侯就为大秦征战天下,皇帝有言,“北冥兵,雄天下,御敌胡羌,唯有北冥!”。北冥军抵御着匈奴和胡羌的无数次骚扰,当然也正面击败了无数次奴羌的强攻,每次奴羌的铩羽而归,都会换来大秦的太平祥和,随着大秦稳定了政治统治,粮食的增产,战争的逐渐远去,人口的兴盛,北冥也越来越强大,后勤也有了西面水乡的大力支持,富贵人家甚至能吃到南面大海的海鲜特产。所以匈奴与胡羌慢慢不敌,但又不得不继续民族与领土、物产的战争,只是战争的形式由正面对抗和小股军队骚扰变成了精英部队的渗透,还有间谍的侵入,秘密窃取着属于大秦的情报,以备后用。一开始北冥苦受间谍和渗透的创伤,在战场上都没有太大伤亡的北冥军队,在战争时期都没有受到太大创伤的北冥府各大城池,却被胡羌的渗透战术搞得系统紊乱,多有高级将领被暗杀,北冥侯府不知道已经被悄悄暗攻多少回了,最明显的就是北冥侯府的城墙,刀痕剑印,火伤毒剂,都无时不在彰显当年外敌暗攻的张狂身影。

  北冥驻大秦皇城的全权大使江戎多次在每月月中的朝堂议事上说起此事,朝廷听说此事开始并没有多少在意,毕竟国力强盛,战争不再,朝内文臣多有怀疑北冥拥兵自重,很是不满,那边死了几个高级将领对于王朝没准还是好事,皇帝根本没有参加一次这样的议事,大臣尤其是没经历过战争的新晋生文臣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当着大使的面,说北冥军队的不对,更有甚者说北冥有不臣之心,江戎听后什么都没说直接退走,连后来大秦文宫的召见都没理会。

  结果还没出两个月,皇城直属的皇府就开始有了好几起查不出来的死案,直至一位皇亲在东郊游玩时被毒箭射中,却没有立刻死亡,而是在见到皇帝后呻吟惨死,毒箭上的符号和毒药本身都证明是羌族的特种机构所为无疑,接着又不间断地爆发了几次刺杀和毒杀的事潮,朝廷这才开始认识到这种战争形式破坏力的危害性,急忙找驻在皇城的北冥全权大臣,可是人去楼空,在几次得不到朝廷支持之后,全权大臣江戎在皇亲毒死消息传开的第二天就直接回北冥了,这回转朝廷傻眼了,北冥不能当防线,在皇城就时刻有死亡的危险,职位越高就越危险,不时有位居高处的大臣或家人被杀,死的都是不明不白,朝廷赶紧快马加鞭的向北冥说明情况,可传信使就是在路上总是出事,不是马累的跑不动,就是负责接待传信使的驿站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开放,朝廷问起驿站的事情,北冥方面回话:都被外敌暗杀了,没人敢去守荒郊野岭的驿站,砍了好几个头就是没人愿意去,要不就让朝廷派人来吧,兵部主管驿站的主事从宫里的太监手中重金买了这个消息后直接称病回家睡觉,谁来探望就和谁急..

  暗杀和毒杀还在继续,北冥还是毫无动静,很奇怪的是那天在议事堂上侮辱全权大使江戎的几个大臣家里却没有一个人出事,甚至有一个当晚住在另一个好友家里,那个好友死在隔壁,他却一点事没有,几个平安无事的大臣在下一个月的月中朝堂议事上趾高气昂,直言:正气面前,无所畏惧,浩然正道,就算是奴羌也是尊重的!

  暗杀还在继续,后来刑部终于抓到了一个胡羌的毒师,仔细盘问,偶尔说道那几个没事的“正气”大臣,看到毒师十分隐晦的嘲笑,就开始觉得不对劲,直到宫里浩天阁最年轻的祭祀传出话,朝野轰动,脸面尽失。

  年轻祭祀看了一眼过来求签的大臣,显得十分不耐烦,皱着眉头,撇着嘴:“你们傻吧,奴羌摆明了是不动那几个大臣,就不动,北冥为了一口气也不会管你们,他们不完蛋,你们就等着继续遭殃吧。”

  得到“内幕”消息的大臣当场就愣了,消息不胫而走,据“野史”记载:当时朝廷的颜色都是红的,当然红里透黑..

  随后就众人皆知了,那几位“刚正不阿”的大臣在几日内都纷纷暴毙,有暗杀的,有毒害的,经刑部鉴定就是奴羌所为,其实刑部自己都不信,因为顺着毒药居然查到了兵部,甚至——皇宫深处,然后嘛,咳咳,今天天气不错哈。

  不管是谁下的手,那几个大臣死了,六部联合声明是奴羌所为,所有百姓都纳闷死的都是达官显贵,管户部什么事,户部的对外负责人机智的选择了“病遁”,不管怎么样,六部在建朝以来第一次联合声明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当天北冥就派人快马加鞭赶往帝都,所有空壳驿站一夜间全部到位,异口同声:国家值此大难,外敌竟然如此张狂,我们就算死也要死在岗位上!也要响应六部的号召,为国捐躯!据说兵部主管驿站的主事当天的病就好了,直接觐见进了皇宫,和君上一吐自己的肝胆照汗青云云:

  “臣,就算是把自己的全部投入到国家的交通军事建设也值了!?陛下,您懂我的一片忠心吗?”

  “全部?”

  “陛下,全部!”大臣“果敢坚定”的回答。

  然后发生了什么,宫里没有丝毫透露,只知道主事回家时跟着兵部和财政司的一群会计,第二天帝都口口相传,驿站主事“裸捐”“国家的伟大事业”,就连兵部自己看向来只进钱不吐胡儿的驿站主事的眼光都变了,唯有尊重,据野史记载:忧郁的驿站主事出事后每晚以泪洗面,白天就领着一家老小在兵部食堂混吃混喝,真乃,咳咳,人,人,人杰啊!

  江戎回到帝都第一件事就是——要钱,朝户部要,朝兵部要,朝财政司要,居然连刑部都没跑了,还有北冥相邻的州府想跑?门儿都没有,最后好像就差皇宫没出钱,也仅仅是好像..

  “江哥?江哥?戎爷儿?戎爷儿行不?兵部真没钱了,求你回北冥吧,差不多了,真的,真的,没钱了,你要人给你人,你要什么,只要除了钱,我都给你,您和侯爷打个招呼,兵部绝对没有参过北冥啊,都是新晋文臣组织的,没我们一点儿事啊,求您了!”

  江戎吃着兵部特地集全部之力搜罗来的时令鲜果,头都不抬一下,“不是已经有一个驿站主事裸捐了嘛,这么多主事和侍郎呢,尚书大人您看看,国家正是危难之际,大家齐心协力嘛,兵部就再做做表率嘛。”

  “求您了,回去吧,再这样我就真的要向陛下告老还乡了”

  “您才五十岁啊,陛下不会答应的,放心吧。”

  “我,我”兵部尚书已经疯了,满脸愁容啊,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兵部主事们现在都在忙着往外转移财产,因此帝都城郊的房价居然涨了一倍,当时只要有当官的在外面饭馆吃饭被老百姓看见,就算吃碗馄饨,都会被认为是在“洗钱”..

  终于朝廷与北冥方面达成协议,朝廷出钱出力,御敌方案北冥自己做并且承诺:两个月以后,胡羌间谍和暗杀组绝对进不了北冥一步!

  接下来,大秦有点名气的画师都被高薪聘请到北冥,还有各大城池的名裁缝被全家征到北冥生活,于是就有了北冥府“身份证明”的后事,当然措施一下,效果突显,帝都回到了久违的安宁,奇怪的是再没有一个大臣敢在月中的朝廷议事上提北冥的事,江戎被帝都各大势力与家族联合推荐回北冥主管“身份证明”的事情,据说江戎离都的当天,各大官邸放鞭炮,吃肉菜,喝好酒啊..当年财政司帝都处统计的帝都消费指数远低于往常,就连皇宫的开支都有所减少,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秦帝当年一整年没纳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