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章 食府

拯救比特 |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1:55 | 阅读次数:13539

  城门的管事留在了城门继续工作,马车里的青年不得不坐到了外面给马夫指路,其实没什么路可指,马车走的是北冥城的中央大街,一条直线通奴羌,青年是被女孩儿撵出来的,原因是玉簪的...

  城门的管事留在了城门继续工作,马车里的青年不得不坐到了外面给马夫指路,其实没什么路可指,马车走的是北冥城的中央大街,一条直线通奴羌,青年是被女孩儿撵出来的,原因是玉簪的事无疑,没办法,躺着也中枪的青年只能心里感叹家里没有一个好人啊,在这种环境里长这么大还没被阴死,只能说老天开眼,或者命运开挂..

  北冥城的繁华还是让三个几乎是第一次来的人一阵震惊,看着街两旁整齐的商铺,没有一个地摊来抢占公共的大路,树木草丛一眼就知道是经过精心裁剪的,人们很有礼貌,丝毫没有传言中北冥蛮夷之地的粗鲁与狂妄,没有人乱穿马路,管道走车的道痕修整的十分工整以至于马车一点儿颠簸的感觉也没有,每走过一段路就会有个面积不小的花园草坪,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花园里游荡的都是普通百姓,远远不像帝国其他这类地方对于游客政治等级的严格限制。

  “北冥这么繁华?不对啊,父亲说过北冥还没经过开发,虽然不是蛮夷之地,也不会是文明之都啊,看来江伯伯还真有能耐,那个老头小时候说我下次来这会大吃一惊还真没吹牛。”

  青年闻声小声嘀咕了几句,看样子,就知道不像是在说好话,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翻了一下白眼,选择了自动忽略。

  “看到前面写着‘食府’的大牌子了吗?到那停下,今天咱们这在家酒楼吃,包你们满意。”

  马夫看向把头露出来正在四处张望北冥城的小姐,“小姐,行吗?”

  “靠,好心好意请你们吃饭,还挺挑,一会你自己付你那份啊,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马夫看了青年一眼,“我得为小姐的安全负责,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不知道你的家族能不能在北冥城为小姐提供绝对的保护,我可不想小姐出事,你要是没这个能力趁早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我靠,一个马夫这么狂,放心吧,刚才路过的北冥富豪榜看了吗。”

  “看了啊,怎么,你家里有人上榜了?”

  “有一个叫‘北风’,看见了吗?”

  “看见了啊,排名二十七,还可以,但一个家族排到那个位置也只是一般般啊。”

  “那就是我。”

  “你自己?”马夫十分怀疑,青年看着他一脸的紧凑眉目,恨不得立刻去城南找“干私活”的“大哥们”“做”了这个马夫。

  “你有钱怎么了?我们小姐可不是有钱就能做朋友的,多少钱也和朝廷作不了对的!”

  “我姓‘江’,江河湖海的‘江’,这回行了吧,在北冥保护你们三个绰绰有余了吧?”

  这回马夫不再说话了,因为帝国众所周知,掌控北冥府,手握二十万北冥雄兵的北冥侯就姓“江”,这个家族在北冥向来说一不二,说句不臣的话,在北冥,“江”姓就是皇姓,没人敢惹,所有人都得退避三分。

  这时马车里的女孩儿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喂,北冥富豪榜上排二十六不是江戎吗,你是二十七,上面写着你们的资产就差了一百万两,难道买了玉簪,你才排在他后面的?”

  “你要是再说这件事我可就真急了,当时我还纳闷,现在才反应过来,为了一个富豪榜的排名,江戎可真下得去手,骗你簪子说大了就是间接的‘欺君’,在北冥敢骗我那就是不想活了,他为了钱和钱的排名可真是够拼的啊!”青年先是脸一黑,说到后来把自己都说乐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说的真是一点错都没有啊.。。

  想着自己家的人“六亲不认”,专门“杀熟”,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其实此时青年忘记了自己的财富是怎么积累来的了,亲戚平时看他的眼神可是不怎么和善啊,连四五岁的小孩儿随着家人来串门的时候都被家里大人反复叮嘱,别和他玩到一起,尤其是别在他准备好的纸上乱签名,乱按手印啊。每次客人走,自己父亲还特意嘱咐下次来一定还要带着孩子来的“真诚告别”,想着想着,马车停了,酒楼到了。

  “客官几位?里面请,马车您放心交给我们,一定好好照料,洗马洗车,喂牲畜不会额外收取费用,回头您走的时候要是出了事,我们十倍赔偿,‘食府’什么都食,就是从来不食言。”

  “新来的吧?”青年看着小厮直接问道。

  “哎呦,真对不起,您这么问,一看就是老客户,我是新来的,客官你稍等,我这就请老伙计来招待您,等这次熟悉了您的口味了,我下次一定照顾周全。”小厮始终面带微笑,说话不卑不亢,给人一种到家的感觉,很是亲切,这就是“食府”!北冥府最大的高端酒楼,服务闻名全府,外地人到了住过一次,吃过一次,第二次绝对没有选别家的,其他酒楼无一可与之抗衡,据说官府后台背景极大,竞争也是白竞争,闹大了就不是赔钱可以解决问题的了。

  “这‘食府’还真有意思,我在帝都跟着主子哪里没去过,也就几家可以做到这种服务的。”丫鬟原本以为到了北冥生活肯定不差,也肯定不会太好,没想到还有这种地方,别以为一个丫鬟说这话有点狂妄的意思,要知道她主子是谁,帝都的各大酒楼也得把她一个丫鬟当成各大家族嫡系的级别对待,一点不敢怠慢。

  “是您到了啊,掌柜的正在给您做一道精致的菜,实在腾不出时间来接您,要不菜就完了,做菜之前特地嘱咐我把您和您的朋友门接到酒楼后面的花园,都布置好了,要不,咱们就过去吧?”一个约莫着有六十多岁的老头被小厮请了出来,看见青年直接跑了过来。

  “王大爷,您这么大岁数了,就别出来接我了,让小北那臭小子过来带个道就行了,话说,王小北人呢?我来了,他肯定会来恶心我啊,怎么没来?”

  “几位先里面请,小北在和他父亲一起做菜,掌柜虽然正值壮年,但还是开始让小北接手厨艺了,几个家族传下来的菜谱还得等着这个臭小子延续呢,哎,这边,不在大堂和雅间。”边说着边领着四个人到了酒楼后面花园深处,除了青年,其余三个人还真没想到一个处在北冥城中心地段的酒楼会有这么大的一个花园,但是几个人惊奇之余都很淡定,因为这里的花园再大,花样再多,也比不上帝都的深处来的雄伟,壮观。

  一种异样的原始美感映入眼帘,满花园的茂盛树木,小路显得很狭窄,明显看的出这里的植物与外面不一样,花草树木的样式增多了不少,最特别的是这里的树木花草都没经过修剪,草也不是北冥城路边精选的细叶草,而是荒山野岭随处可见的杂草,树木直的直,歪的歪,根本没人管,枯去的落叶黄草就那么摆在路上,也没有被扫走,很多地方甚至看不见青色的石板小路,最让人惊奇的一处是两颗长得“不是一般歪”的树,缠在一起,整个道路都被挡住,只留下一个树孔可供一个人通过,而且估计体型“健硕”钻不钻的过去还是回事,老人看了看除了青年的几个陌生面孔,微微一笑,自己先钻了过去,剩下几个人看老人都自己钻过去了,也不好再迟疑什么,毕竟身子再金贵,大家族最重要的教养还是必须有的,老人这么做了,他们再爬上爬下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没办法,几个人都陆续穿过,身上都不同程度的沾上了一些尘土和树叶杂虫,女孩儿和丫鬟却没有想象中的脸色不好看,相反却有点少女干了一件小坏事的激动,这个“项目”帝都可见不到,就算见得到,陪同的人也不见得让自己钻过去,马夫过去时却没有忙着打扫身上的杂物,看着丛林一样的花园,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灰土,突然愣在那里,仿佛想起了什么,青年看见后就站在离他不远得地方等他,也没有说什么打断他的沉思,等了好一会儿,你马夫终于醒过神来,看见小姐已经不在视线里,马上一个箭步突上前,急忙回到女孩儿身边。

  “小姐,对不起,请小姐责罚!”说着单腿跪了下来,抱拳低头。

  “嗯?哎呀,不就是跟丢了一会吗?谁没有出神的时候,在这里很安全的,放心吧,还不起?”

  “请小姐责罚!”马夫还是固执的跪着,好像因为自己的失责会造成多大的危害。

  “死心眼,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让你来当守卫,行,要惩罚,那就罚你一会儿吃三碗饭,不准少吃!哈哈。”女孩儿和丫鬟都张嘴笑出了声。

  “这,这,行,小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马夫起了身,对着后面赶来的青年道了一声谢。

  “你放心,在北冥,谁动她一根汗毛,我,屠他全城。”青年人说着,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语气轻巧,丝毫没有内容那么沉闷。

  马夫听见这句话,身上一阵发冷,尤其是听到“屠城”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害怕这个原本完全构不成威胁的年轻人,看着青年清澈的有些过分的眼睛,他忽然觉得北冥人的阴气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哪怕是上过几次战场的士兵也不见得有这种发自内在的寒意。

  随着老人一声“到了”,几个人看见了一个掩映在杂树里的小亭子,里面已经有人在布置酒席,走近一看就知道绝对的专业水准,几人入座,丫鬟和马夫也在女孩儿的“威逼利诱”下,入了座,桌子不大,菜也不多,四个人在亭子里,既不拥挤,也不空旷,酒席既不繁琐,也不显得太过简单,每个人的酒已经斟好。

  “王大爷,这些小事就不用你了,随便找个熟悉的酒厮来做就好了。”

  “那怎么行,掌柜说了,您请朋友在这里吃饭,一定是自己人,别人招待他不放心,我这个又聋又瞎的老头来做正好,放心吧,有事叫我就好。”

  “王大爷,你想哪去了,我们不是在这里谈事情,是真想在这里给他们三位接风洗尘,没有什么回避不回避,听见看见也没什么,就是说说家常儿,谈谈趣事儿,没什么可保密的,哈哈”

  “对,大爷,真的没事儿。”女孩儿等青年说完就急忙跟着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哎,你们年轻人谈的话题我就不掺和了,有时候你们说的我听着都脸红!”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几个人人都大笑起来,连一路严肃的就跟老婆和别人跑了似的马夫都不禁咧嘴乐出了声。老人说着就自然而然的退下了,不拘谨,不尴尬,话尽言明,大方得体,这就是“食府”的高端与底蕴。

  “来,先喝一杯黄葡酒,这酒没有后劲,就和果汁一样,绝对不上头。”青年端起酒杯,冲着三人开始敬酒。

  “咱们不喝血甲酒吗?江伯伯的最爱啊,我早就想尝尝了,小时候那么求他们,他们都不让我舔一下,恨!”

  “算了吧,哪天我请这位大哥单独喝,你们两个女人不适合喝血甲酒。”

  “凭什么?我就要喝!”

  “真喝?血甲酒可是用真正的奴羌人血泡的!那滋味真是绝了!真要喝?大爷,来一壶血甲”

  “不喝!谁要喝了?!”女孩儿一听赶紧拦下了青年。气鼓鼓的脸蛋让人又疼又爱,青年和马夫对视,举杯直接喝下。

  “嗯?味道不对啊?你们喝的是黄葡酒吗?”青年皱了一下眉头。

  “应该是啊,挺好喝的,就像鲜榨果汁兑点酒一样,不错啊。”

  “我靠,王小北!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哪藏着,出来,是不是你捣的鬼!?”青年恍然大悟,连忙扯开嗓门大喊。

  “叫什么叫,不就是单独给你兑了一点儿壮阳的虎鞭酒吗,是为你好啊!”小孩终于开口回应,听完这句话,青年开始扣嗓子眼。

  “我***,王小北,你给我出来,我弄死你!!!”

  “不至于吧?小孩儿的恶作剧,别着急啊。”在场的两个女性明显母性光芒大发,袒护着没露面的小孩儿。

  “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知道你们袒护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小屁孩儿吗?你们知道他原先偷偷让我喝了这酒发生了什么吗?你们知道吗?!”青年明显真急了。

  “发生了什么?”女人总会抓住主线外的又让男人无奈的细节,这是男性祖先传下来的宝贵经验,古人诚不欺我啊!

  青年好像想起了什么,憋的脸通红,到底还是没说发生了什么。

  这时童声又再次响起:

  “如花,相亲,喝酒,乱性,哎,什么事来着我实在想不起来了?谁来帮帮我?”

  “我靠,王小北,你真说啊,给我出来,在我家门口尿尿的事咱们还没解决,隔壁当铺的暗恋完事了吗?”青年也不顾形象的回击。

  “@#¥5……&8”

  “*&……%¥#@”

  ..

  两个人已经开始互相揭短,不要面子了,听得其他三个人看青年人的眼神都变的古怪了起来,一会这个姿势看,一会又转过去看,颇有“朋友,经历的挺多啊”的意思。

  “不就是在你家门口左边的铜狮下尿了十六次吗,有什么大不了?”

  “十六次?咳咳,北风,小孩子嘛,谅解一下。”女孩从两个人的对话中回过神来,看着两个人有愈演愈烈的态势,不得不说句话来降降温。可是说完了看见青年的脸更黑了。

  “右边,还有四十二次!王小北,是男人你就出来,咱们单挑,新仇老账一起算个明白!”说着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神凌厉,气势如虹,颇有决一死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当然,如果嘴里不吃着鲜美的冥河鲈鱼导致说话有点大舌头外那就更加完美了。

  “得了吧,赶紧把嘴里的刺儿拿出来吧。”小孩喊道。

  女孩儿听见小孩儿的这句话,赶紧劝青年说小孩儿服软了,别气了。

  “不然我看着都担心你被鱼刺扎死,我家还得赔钱”

  女孩儿听完这一句后,默默坐下,什么都不再说,和丫鬟还有马夫兼职保镖三个人开始吃着味道确实不错的北冥特色菜,不时点评一下鱼不错,肉真鲜,野外现抓先做就是和帝都的家养不一样。反正已经完全屏蔽了两个人的对骂,幸亏对骂的两人还遵守着“骂战的基本守则”,没有谈及双方的直系母性亲属与某些动物发生超友谊的关系,不至于影响食欲,话说,一路荒郊野岭,虽然是客栈林立的国道,也一个月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一顿饭了,当三个人吃的差不多了,看见刚刚蹑手蹑脚走出去的青年从一颗枝繁叶茂的树上抓下来一个胖胖的小孩儿,小孩儿一脸谄媚,青年满头黑线。

  “江哥,逗你玩呢,别生气啊,嘿嘿”小孩儿被青年抓着领子不得挣脱,一脸无辜的贱笑,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谄媚的对着青年说话。

  “江哥没吃好吧,我这就去后厨让人给你按原规格做一桌吃个够。”

  “不用,喝酒喝饱了。”

  “江哥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腿,揉揉肩怎么样?”

  “不用,我有如花。”

  “江哥,你家门口狮子脏了吧,我这就去给你刷刷,免费的,我这不做点好事都觉得对不起您的教导。”

  “谁尿的你不清楚吗?早上也不谁尿完了,还向我示威,现在怎么不狂了?怎么不拿着糖葫芦做鬼脸了?你领导中央大街小屁孩儿各个学校收保护费的大哥骨气哪去了?”

  “瞧您说这话,我的大哥是谁,还不是您吗?每次您不都抽三成”小孩儿还没说完这就连忙被青年捂住嘴。

  “哈哈,小孩瞎说,你们就当听笑话了”三个人看着活宝一样的两个人已经不能像刚才那样再免疫刺激了,青年一脚就把男孩踹开,又“帮”男孩过了刚才已经钻过的树洞。

  “北风”

  “嗯?怎么了?”

  “你北冥富豪榜的二十七名真是来之不易啊!”女孩儿以一种,怎么形容呢,古怪?疑问?好奇?悲哀?对,就是替他人悲哀的语气说出了这就句话。

  “啊?咳咳,你看,今天天气真不错啊,都看不见太阳了,哈哈,哈哈”

  女孩儿:“哈哈?”

  青年人:“哈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