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侯府

拯救比特 |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1:55 | 阅读次数:4385

,会在意我多要几份带回家去吃吧?”丫环一点儿也不丫环的地说。  “啊?”青年一时之间半会没缓过劲儿来,这也太不客套了吧,反正了,你们小姐想吃就明说,还把你推出。  “行啊,不需要要了,一会儿会有人给我们送进府上,肯定很新鲜,的话你们在这玩的时间够“喂,喂,说你呢。”。...

  几人“美美”地吃了一顿饭,当然吃饭过程中的一些事情还是有些“助兴”的。女孩儿和丫鬟显然非常满意这顿饭菜的质量,可以看得出在哪都是十足的吃货,马夫对青年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弄的青年边走边以为这三个人是不是来骗吃骗喝的,会不会接错人了?正在想着,突然被丫鬟的话拉回了现实。

  “喂,喂,说你呢。”

  “怎么了?”青年被扯到袖子,一脸疑惑。

  “还有那个‘冰梨雪点’吗?我们小,奥不,我还想吃,你这么有钱,不会在乎我多要几份带回去吃吧?”丫鬟一点也不丫鬟的说道。

  “啊?”青年一时半会没缓过劲儿来,这也太不客气了吧,再说了,你们小姐想吃就直说,还把你推出来。

  “行啊,不用要了,一会儿会有人给我们送到府上,绝对新鲜,如果你们在这玩的时间够长,没准能赶上味道最好的冰秋梨,到时让小北来府上给咱们亲自做,现做现吃,绝对享受。”

  “你不知道怎么做吗?”

  “这个真不知道,北冥对这方面管的很严格,有刑罚十分严重的‘版权法’,谁想出来的,去北冥的造物办注册一下,每年按时去核对,签发为期一年的许可证明,所以造物办的差事一直是北冥二线富家子弟必争的岗位,什么新鲜事物他们比侯府还先享受,我肯定得以身作则,把配方逼出来,事情传出去,我还怎么混?”

  “没看出来,江家这么民主?一点也不像全大秦杀气最重的北冥家族啊?”丫鬟有一嘴没一嘴的说道,但是这句话再联系上她的身份就耐人寻味了。

  青年没有预想中的皱眉头,而是笑笑,看了她一眼,没再就这件事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想吃什么说出来就行,帝都有的,这有,这有的,帝都也许没有。”

  丫鬟听到这话之后明显脸色不太好看了,然后又赶紧调整了一下,面无表情,不再说话,马夫双眼一缩,手没有攥成拳头,但是仔细看可以看出手背上青筋凸起,身上若有若无地有一种戾气向青年蔓延过来,而青年就像没事人一样,没有被戾气所影响,还是淡淡地笑着,颇有意味的看着女孩儿,而女孩儿就像根本没有听见刚才丫鬟和青年的对话。

  “让王小北快点,头一回吃这种糕点,味道果然不错,赶紧送到你家,江伯伯等急了,我们走吧。”

  “没问题,小二,去把后面的马车从车位上拉到门口。”

  “早就准备好了,看您几个有走的意思,马车已经在门口了,马和马车都洗了,满意的话耽误您点时间给评价一下。”小厮笑容满面。

  这时领他们进来的大爷走了过来,对着小厮说道:“他们是贵宾,不用评价你的业绩水平,只要伺候过他们的都会加一个点的年绩效成绩,去吧,我亲自送他们。”

  “王大爷,又有新的工资政策了?”青年一脸笑意。

  “对,说起来,还是王小北那个臭小子提出的,说请顾客花点小时间亲自评价酒楼各个部门的服务水平,效果更好,数据更真实,和去学校收保护费时先找人问学校学生的家境水平,然后有钱的重点多要,没钱的少要一样,都是根据事实说话,真理出真知,可靠的数据创造牢靠的财富。哈哈,他肯定是跟你学的,论理财,谁都不是江家的对手啊。”

  “大爷,您说的是哪的话?他好的地方是我教的,不好的地方可能是学坏了,到了岁数了,王叔你们要看好他啊,这个月他去我家门口尿尿的次数比上个月高了百分之十五,估计是你们训他,他生气没处撒,只能到我那撒尿,哈哈,孩子嘛,玩心重不是什么坏事,别总是逼着他这么早继承家业,这孩子以后有发展,说实话,进了北冥政府,给朝廷办事,总归是王家自己的靠山,婶子岁数也不大,再要一个男孩嘛,可以先告诉你,北冥侯府下个月会出台侯府令,马上推广扩大生育,增加人口,多出来的侯府养。”

  “行,听您的,我再劝劝掌柜,小北好像也有点这个意思,不愿意天天学做菜,学算账,想让他娘给他生个弟弟,把他解放。”老人听青年说道王家得有自己在朝廷的靠山,若有所思。

  “行了,大爷,走了,不用告诉掌柜了,你也别送了。”

  说着,四人上了马车,继续沿着中央大街往前走,北冥城的面积可能是大秦帝国除了帝都最大的城池了,因为北冥多山地,只有中间一块有平原适合种植农作物,那个地方人口多点并且可以居住在防护措施不错的乡下农村,但是别的山地除了镇守边关的要塞,几乎所有的百姓都居住在各个城池中,北冥城是侯府城池,人口更是多,居住在城里的农民可以到城外耕种土地和打猎等等,但是除了民政部门备案的相关产业人员之外都必须回到城里居住,原因很简单,外面是匈奴和胡羌,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居住地你自己选吧..

  在北冥侯府“一点也不强硬”的要求下,北冥府成了全大秦“城镇化”水平最高的州府,这也再次证明了江戎去北冥城周边乡下度假的话有多不靠谱,青年说到这又再次想起了玉簪子的事儿,等着吧,有的是青春挥霍,看咱们爷俩儿谁整谁!

  北冥城为东南西北和侯府五个城区,当然军队还有特殊办公的所在区域不在这个范围之内,而侯府就建在了这条一路笔直通往奴羌的大道中央,所有去奴羌或者从奴羌来的车队到了侯府都必须绕行,满墙刀刻火痕的北冥侯府就像座绝不高大却令人窒息的山一样挡在了奴羌大军长驱直入大秦的必经之路上。

  越接近侯府,女孩还有丫鬟越沉默,而令人奇怪的是一路上就跟老婆被拐跑似的马夫却有着不可抑制的兴奋,青年看在眼里却没有说话,只是无所事事地玩弄着自己的手,一双令女人嫉妒的纤细白嫩的手,看了一会,兴许是被自己“帅的满意了”,青年抬起头,撩起车帘,看了不远处的侯府一眼,对马夫淡淡开口。

  “直接从后门进就行,别绕过去走正门了。”

  “大胆,我家主子是什么身份,来这第一次入府竟然需要走后门?!不迎接也就算了,走正门都懒得公事公办了吗?”一旁的丫鬟听完青年的话,似乎很生气。

  “公事公办?你告诉我,你们三个有什么公事?来这有什么目的?秦帝来了都主动走后门,北冥府上下都不必卸甲下跪以备战事,你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马夫和丫鬟显然不知道这件事,听完之后显得有些拘谨,尤其是丫鬟更是被女孩瞪了一眼后低着头,估计是连哭都不敢。

  “北风,气势可比小时候强多了,原先只欺负同龄的男孩,现在连女孩都不放过了?”女孩挤眉弄眼的一笑,瞬间年轻人脸就红了,原本尴尬的气氛好了不少。

  “要不就走前门吧,给你破一次例,等你回帝都说了这件事,谁都不会说北冥对你招待不周的。”青年憋了半天。

  “不行,想直接用这件事就把我们三个这次游玩的其它活动抵消了,你想的美,北风,你这小心眼和小抠门是一点都不比江戎少啊。”女孩呵呵一笑。

  “再说了,别人不知道北冥侯府的前门是什么样子,我还会不知道?王小北和石狮子的故事不用我再分析分析了吧?”

  青年一阵无语,但是再无语,现在也得出个声,要不就真的形象全无了。

  “别,走后门,估计那个老不死的又不在侯府里面,我已经让全府的人准备好了迎接你们,放心吧,最高规格,你父亲来了如果不是军队检阅,场面也就这样了。”

  显然马夫和丫鬟听完这句话之后,对年轻人和颜悦色不少。但是女孩根本就当做没听见,似乎对这件事根本不上心,最后还是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青年立马转过头,眼睛里面却是,怎么说呢?反正估计一会不会是什么大家都满意的结局。

  马车终于到了侯府后门,一个和普通百姓家没什么两样的小门,马夫和丫鬟明显是惊呆了,后头看了一眼下了马车的青年,又看了一眼对于官商人家来说实在是“破的不像样子”的小门,都是一脸迷茫。

  “怎么又小了?”下了马车的女孩却丝毫不惊讶,一脸尽在意料之中。青年没有说话。

  “又坏了吧?不用说了,修缮是用的你的银子吧?”

  青年这回还真疑惑了,“你怎么知道?”

  “废话,就你这么抠门能建出来什么大门?”女孩没有好气的回到。青年人低着头,没有说话。

  “哎,北风,不对啊,怎么没有摆地摊的人,人是少,也应该有啊?”

  “咳,不是和你说了么,他被人撵着回来,从后墙跳进来的,后墙是人少,但”

  “但还是被少数人看见了是不是?然后第二天就颁布了重要的朝廷文件‘侯府后门三百米之内严谨摆摊’,对不?”女孩接着青年的话继续说了下去,看了看青年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蒙对了。忽然女孩儿发现自己活了快十八年了,这辈子的奇葩思路都给了北冥也不够。

  青年人示意,进府,看着青年一脸的谄媚和隐藏的一点都不好的嘚瑟,三个人明白,终于有正式的迎接仪式了,推开门就是三个人在帝都所接受的万人尊崇、世人恭敬了,想到这,丫鬟终于在刚才的呆傻中缓过来了,想起自己是帝都来的,地位尊贵,北冥再厉害也应该得全府人都门后迎接,推开门自己也算是半个主子了!在一阵阵的“意淫”中,青年一边推开了小小的后门,一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门缓缓开来,看着门后的侯府佣人,除了女孩,丫鬟和马夫心里都自觉地响起了一个声音:就算是雄踞北冥的江家,也还是懂得最基本的君臣之礼的,后门进也必须全府三个下人都来迎接!等会?!哪里不对啊?!三个下人?三个?!三个?!你他妈在逗我吧?

  丫鬟和马夫彻底蒙了,已经一点话都说不出来,甚至时刻提防刺杀的马夫也在瞬间恍惚。

  玩呢?!就你妈三个下人来迎接帝都来的三个身份尊贵的客人?你以为是外交对接啊,用不用一对一握个手,再回个礼,送点东西啊?!

  女孩一直盯着青年,明显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咳,不应该是只有他们三个的。”青年一脸无辜,赶紧解释。“还有一个看后门的老宋,孙子在学校又闹事了,今天休息日,被请家长了,孩子父母是学校‘常客’,实在不好意思再去了,只能请老宋去了。”

  看着现在集体呆住的三个人,青年又开始继续磨叽。

  “就知道没有好事,老宋今天早晨走的时候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就像门口卖野鸡的大爷看自己的猎物,估计下次老宋该骗我去替他孙子挨老师训了,妈的,我说他看个大门闲的没事看个屁孙子兵法啊,原来真是给孙子用的啊。你说到时候我该怎么拒绝呢?嗨?!”青年开始询问女孩。

  女孩一看就是经历过北冥府的不靠谱,已经缓了过来,但是其他两个人还是实在接受不了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这时门里面中间的老头咳了一下。

  “几位,我是侯府的管家,叫我老陈就行,今年七十六,客人们进来吧,别客气。”老头边说边咳嗽。

  客气你全家啊?管家就管家呗,说自己七十六什么意思?怕我们麻烦你使唤你是吗?

  三个人已经完全在心里开始骂上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都是人精啊。

  “几位进来吧,侯爷没在家,有急事出去办公了,实在是太繁忙,不能亲自迎接你们,我替侯爷道个歉,没办法,北冥事太多,几位贵客多包涵”管家仍然一个劲的咳嗽。

  公事?偷鸡吃算不算?

  繁忙?吃饭忘带钱算不算?

  事太多?傍晚跳后门墙回府算不算?

  青年明显和管家在这件事上没有了默契,但是脸皮的厚度一直是江家的特色遗传,不可能遗传丢了。

  一行七人进了“满怀期待”的北冥侯府,经过了刚才的震撼,马夫和丫鬟明显对“新鲜事物”的接受速度变快了许多。

  看着一点都不整齐的侯府花园和草坪,两个女孩都在提防着会不会窜出来一条蛇,江家的不靠谱可是领略了,还是长点心吧,帝国的官商都乐意在家中养上几只宠物,喜文的就是养波斯的蓝眼瓷猫,手段通天的甚至能弄来西域绿洲的极品羊驼,煞是可爱;喜武的多养些凶猛的大犬,尤其是武将家中多以有一只御赐的藏獒为荣,但是藏獒原本处在极北之处,有奴羌之重兵把守藏獒的驻地,奴羌的军神图腾就是藏獒,全大秦只有皇宫的万物苑有为数不多的纯种饲养,又因为气候实在和极北所差太远,最后成年成活的并不多,甚至有的大将军位置的人物还没有得到纯种的赏赐,要知道整个帝国的军队系统里面除了镇海侯这类的军侯,还有三个帝国元帅之外,大将军衔位只有区区10个人,纯种藏獒之稀有可见一斑。

  “家里还是没有宠物吗?”女孩问道。

  “蚊子算不算,这几个人都老的老残的残,谁有精力养宠物啊,能把自己养活了就不错了。”

  在两个人闲扯的时候几个人已经被年轻人带到了侯府的一处较大的别院。院子里面竟然有一汪清澈的泉水,小潭不大,也就只有臂展之圆,明显可以看到泉水在不停地冒着,潭水却没有涌出边界,十分神奇。

  “这么漂亮的小潭怎么没有鱼虾之类的游物?有了不是更加充满灵气了吗?”丫鬟看着年轻人问了一句,就连旁边的女孩都一脸疑惑,上次过来的时候应该也没有看到这汪泉水。

  “别急,先容我卖了官司,晚上你们就知道了为什么了,你们两个就住在这间别院吧,里面应有尽有,在大厅的左角有一个不大的门,是通往地下冷藏室的,北冥夏天还是很热的,所以专门给你们这间冷藏室,里面有各种时令水果的冰冻果浆,可以用玉墨研磨成为冰屑,很好吃的。”

  “知道知道,我们在帝都也有进贡的冰柜,只是冰块的的保存问题很大”丫鬟打断青年说道。

  “在北冥不会,侯府位置特殊,冷藏室的温度常年结冰,不会出现融化的迹象,另外这位大哥就住在别院外面的侧室吧,一切都安排好了,今天累了吧,早点休息,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今晚王小北会把菜送过来,我还有些事,明天我再给你们详细的介绍侯府,好玩的事有很多。”

  “不行,我要住在别院里面,保护小姐。”马夫一脸坚定。

  “不用,江家侯府如果都不安全,那北冥早就战败了,放心吧,我相信北风。”女孩一脸笑意的看着青年。

  “哈哈,放心吧,这处别院是我的居所,都住了这么多年了,还没出过什么事情,就便宜你们了,这么好的地方,我得搬出去几天。另外,这位大哥,你也不适合在里面住,原因也是晚上就知道了,别多心。”

  “行了,行了,谁住几天啊?告诉你,几个月之后再说,你最好在外面先租一处院子吧,赫赫有名的北冥富豪还不舍得这几个钱,跪安吧,本小姐要休息一下了。”女孩故意一脸严肃的说道。青年苦笑一声,学着宫里面的太监一手翘起兰花指,一手捻着鼻子。

  “嗻~~~”

  北冥的月亮永远比别的地方大,也永远比别的地方亮,很多人包括一些大秦文宫的祭祀,在看了北冥的月亮之后,都一头雾水,按照《天道》中《星辰训》的记录与推演,北冥所处地理为阴北,月属阴,吸阴气为明亮,但是在《人和训》中有层次更高的记载与推演,那就是死气过多,冥魂不散,会遮天蔽月,北冥显然就是属于死气过多的州府。两者结合起来,北冥的月亮理应明亮却被死气缠星,晦涩不清,但是却恰恰相反,没有再比北冥还亮的月,没有再比北冥还清的天,到目前为止这个疑问也一直是大秦文宫和怀理寺处心研究的一点,更是在多年前的天机论道中被好事者拿出来攻击北冥,暗指北冥有换天之理,怀不臣之道。

  女孩儿和丫鬟没有去吃晚餐的念头,正好食府的晚式糕点都送了过来,房屋里面更是有天然的冰箱可供祛暑,就更没有心思出去了,虽然有点想看北冥的夜市,但还是抵不过旅途的劳累。

  “主子,我们好像已经有六天没有洗澡了,咳咳。”丫鬟一脸不好意思,促狭着看向正在换衣的小姐,紧接着被小姐瞪了一眼,赶紧把目光移向了景色却是不错的庭院,别说,月亮正在升起,真的比帝看见的大了不少。

  “知道,但是这府里的人你都看见了吧?你让谁给我们弄洗澡水,你好意思让那个上来就自称年过古稀的大爷烧水?还是那个明显身体不好的园丁,竟然还一脸好色?!别提另外一个,我到现在都没猜到他是干什么的,一脸傻笑,就像去年咱们去怀理寺看见的那个被当做试验品研究脑子的傻子”

  “主子?”丫鬟叫到,声音了还有一丝不解。

  “怎么了?非要洗吗?”

  “主子?!”丫鬟又问道。

  “真服了你了,行,咱们还是叫北风现在去包一个近处的浴池吧,方便还省事,不用替他省钱。”

  “主子,你快看外面。”

  “怎么了?都叫了四遍”女孩儿话还没说完,看着外面就突然愣住。

  不知道什么时候,院子里面都弥漫着淡淡的水雾,让北冥干干的空气突然有了特别舒服的湿度,顺着雾的密度终于找到了源头——那汪没有鱼的泉水,泉水的四周鹅卵石石面闪烁着亮白色的温润光芒,不算高的树上树叶油亮如蜜,草地的绿显得更加安静,更加神秘,硕大的月亮正好刚升过院墙,一切都显得美丽静谧。

  “主子,那泉水是温泉?”丫鬟语气尽量平缓的问道,因为帝都没有温泉,她们泡过几次温泉都是去临府的火山旁,但是火山有喷发的记录,并且硫磺味道十分刺鼻,所以家里人根本不愿意让她们去。

  “我说这个北风,打的什么哑谜,呵呵,原来是这样啊,算他有良心,脱衣服,走!”女孩儿一脸兴奋。

  “主子,淑女,淑女,什么脱衣服走啊,赶紧的穿上睡衣再过去。”丫鬟一脸无奈。

  两人换上了睡衣,丫鬟拿上了宫廷特制的玫瑰皂和丝巾,女孩儿更是顺手把糕点和凉饮带到了泉水旁边,不久,泉水便传来了让人神往的少女打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