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冥河之龙,冥溪之鱼

拯救比特 |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1:56 | 阅读次数:29082

山“大少爷”却起了一大清早,眼睛还没怎么睁开眼睛,拿着一把毛都快掉没了的扫帚就得走出来侯府正门,刚把门关上再打开,忽然一个身影闪进了大门,江山连头都没转。  “早啊”说了一句话,江山就再度拖着扫帚出门时。  后脚还没等出门时,那道影子又再度赶回了大门。身为北冥府的小侯爷,江山“大少爷”却起了一大早,眼睛还没怎么睁开,拿着一把毛都快掉没了的扫帚就要走出侯府正门,刚把门打开,突然一个身影闪进了大门,江山连头都没转。。...

  大清早,天还没亮,一个时辰后,北冥侯府正门外又会是一片喧哗闹市,两个石狮子不知道是不是又会被王小北日常“临幸”,家里面还有十多口人需要养活的老大爷肯定又会照常占据着街道摆摊。北冥的城护队每天都在清理占据街道摆摊的小贩,可是这地方宽敞但又被挤得剩余空间最窄小的侯府路,却没有一个城护人员敢来赶人,毕竟小侯爷也一样不敢踩着一把甘草,北冥侯也一样从来不走正门,估计也是走不开。

  身为北冥府的小侯爷,江山“大少爷”却起了一大早,眼睛还没怎么睁开,拿着一把毛都快掉没了的扫帚就要走出侯府正门,刚把门打开,突然一个身影闪进了大门,江山连头都没转。

  “早啊”说了一句话,江山就继续拖着扫帚出门。

  后脚还没等出门,那道影子又再次返回了大门。

  “扫帚该换了,银子,还是你出。”说了一句话,影子就继续闪进了大门。

  两个人异常的默契,风格十分一致。

  “@#¥%……&*,算你狠,老不死的,次次都这样。”青年嘟囔着一些少儿不宜的狠话后突然想起来,回头对早已不见踪影的影子大声呼喊。

  “风琴来了,在我的院子住着,你别又溜到那睡,小心被门口偏房的马夫打到肾出血!!!”

  想着有时自己一觉醒来,突然身边多了一个裸睡的男人,浑身一个哆嗦,活活吓死个人啊!

  望着清早偌大而且格外空旷的侯府,江山仔细想着还有什么没有叮嘱到位的,琢磨着没有什么了,就开始了一天一度的清早扫大街,当然,还有擦拭石狮子,由于扫帚的毛实在是没剩几根了,这几天的扫大街格外费劲,但江山“大少爷”还是用力的清扫着,嘴里面还一直嘟囔着谁也听不清的话,但是熟悉的人肯定会看着嘴型猜出来:

  “妈的,一把扫帚2钱4分,抢钱啊!不行,得找点蒿草自己绑,又不是什么难事,还省钱,对,就这么办了,正好家里还有三个新来的苦力,不错,我真聪明,真聪明,这聪明..”

  重复着江家人特有的不要脸的三个字,青年更加用力,仿佛扫帚是新买的,格外好用。

  太阳升的很快,尽管北冥多山,但在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一片光亮,侯府大街已经被扫得干干净净,摆摊的大爷大妈们也陆陆续续“进驻”“侯府卖场”,开始了一天闲的没事的买卖,偶尔渴了,自带的水又被喝光了,就去侯府大门敲门,要杯水,很多外来的人十分费解这件事情,秦帝来了走的都是后门,前门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光明正大的使用,这还是北冥侯府吗?只有本地人知道,侯府正门只走两种人,一种是平民百姓,另一种晦涩难明,北冥人都不愿意提起,谁问都是白问。

  江山满意地看着大门外的一片闹市,他永远不会赶走这些敢把侯府路占到无处可走的小商小贩,北冥城其他街道的小商小贩更不会来抢占这块不会被城护队撵走的宝地,因为北冥城所有人都知道,在那里面摆摊的,家里面至少有一个人从侯府正门进去过。

  一群大爷大妈就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江山,看着侯府,看着北冥。

  年纪大了,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习惯,可北冥府对于这些人却有着远超其他州府的忍耐,更确切的说,应该叫包容。

  江山想着想着,笑得更加开心,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妥,哪怕自己的身份是北冥府的小侯爷,和王小北玩捉迷藏,和老不死的玩冷战,和江戎争富豪榜的位置,和大爷大妈们进行“智力对抗”,去食府吃美食,自己手工做一些稀奇古怪但爱不释手的工艺品,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无比开心,当然前提是抛开极北的奴羌。

  “北风?早晨吃什么,我饿了。”女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江山身后。

  “您能想点别的吗?来了一天了,你说你除了吃还干了什么?”

  “洗澡啊!”这话说得,理直气壮。

  “洗澡的同时呢?”

  “吃糕点啊!”照常理直气壮。

  江山一手扶着额头,另一只手叉着腰,一脸无奈。

  女人,强大的原因就是,把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理所当然的做完后还一脸无辜的理直气壮,古语有言“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估计小人都是被女人牵连进来的,为什么牵连?废话,你敢只说女人难养吗?

  “洗漱去吧,老不死的中午估计才会醒,上午和我去东城书院做义工。”

  “奥,能不能派丫鬟去,我昨天吃的有点不舒服,在家休息休息?”一点都不会伪装意图的女孩儿,到底还是找了一个万分蹩脚的理由。

  “行啊,正好剩管家你们几个人,凑桌麻将吧。”

  “别,还是和你去吧,我怕在家里更惨,哎。”一提昨天欢迎她们的三个“壮汉”,女孩儿就忍不住一哆嗦,府里剩下的都是智障残疾,还是和一个正常人去干活吧。

  北冥城五个城区,中央侯府区有一所高等学院,其他四个区都有一所初等教育的公塾和一所中等教育的学校。

  “北冥的教育很兴盛嘛,帝都都没有这样密集的学校,北冥的人口没有这么多吧?哪来的这么多人上学?”

  “北冥男女都上学,只不过因为正在实行适婚年龄政策,目前正在把学校都分成男子和女子两个分校管理,每个人都必须读完中等教育,不然身份证件的使用会受到各种限制,结婚年龄也会后移。”

  “嗯?每个人都读书,女人都读书?那怎么治理,下层百姓都有了文化不就会谋反,不服王道吗?”

  “那我管不着,反正我不是北冥侯。”江山一脸不所谓。

  “是,北冥小侯爷,我可是听说今年的边侯进京可不仅仅是述十多年的职,算算这些边侯也都到了下马的岁数了吧,你说我是不是胡思乱想的?”

  “靠,有这事?不行,我得抓紧培养二傻了,我是没有兴趣。”

  “二傻是谁?你要把侯位给他?你脑子烧坏了吧?”

  “二傻就是昨天站在管家和园丁旁边傻笑的那个,他要是当了北冥侯,北冥府郡上下几百万人都得天天傻笑,多和谐多好啊,嘿嘿。”

  女孩儿与丫鬟无话可说,哀莫大于思想出轨、话不投机。

  在北冥格外宽松的大路上,一辆辆宽敞的大马车在不停的行驶着。

  “看见前面的那个木牌了吗?走到那里停下。”

  “为什么?再说你至于吗,咱们坐马车去不就行了吗,咱们走路得走到什么时候啊,你怎么抠到这种地步?”

  “废话,饲料不要钱啊,再说了,不让你们走路,放心吧。赶紧的,快跑几步!”在女孩儿三个人异样的眼光中,江山突然跑起来,没办法,女孩三个人也跟着跑着起来。

  一辆很大的马车在前面的木牌处停了下来,马车由四匹马拉动,看得出来,马都是北冥特有的好马,一般只出现在军中。

  三个人跟着江山和一群人拥挤着上了偌大的马车,江山一看就知道是老手,自己上去后直接占了马车后面的一排座位。

  “钱我交完了,快过来,这有座。”就这样,四个人在一种十分尴尬的气氛中,坐着莫名其妙的大马车上路了。

  这时门口突然有一个嗓门奇大的大妈喊道:“北冥味都‘食府’提醒您,前方到站,匈奴门,需要下车的客官请后门下车,注意排队,谢谢”

  “这,这,这是什么?”女孩儿是在忍不住了,问了旁边的北风。

  “什么什么啊,这是公众马车,给完钱自己坐到站下车,省时省力,走的是最宽的固定车道,不会堵车,速度还快,没有北冥城里面到不了的地方。”江山一脸得意。

  “这也行?”就连不怎么说话的马夫也忍不住出了声。

  “当然了,一旦战争来了,这种马车可以直接运送服兵役的兵源到需要的战场,不比单个骑马和走路效率高多了,运送粮草也很快捷,另外”江山看了看车里面其他人确定没有问题后,把嘴附到女孩儿耳边,细声说道。

  “这个公众马车是造物办研发制造的,我趁老江不注意指使二傻偷的北冥侯府大印,这才批准了北冥城街道宽轨建设,所以有三成的暗股,但是没有实名认股,每年享受红利,钱不走富豪榜,直接换成金子藏到密处,这个事情江戎都不知道,他有暗中赚钱的办法,我也有,要不是你也被江戎骗了,和我是一个战线的,我都不告诉你。”江山说完,又是一脸的嘚瑟。

  “一成。”女孩儿淡淡地说道。

  “什么?”江山一脸费解。

  “明抢,看不出来啊?!给我一成股份,听见没有,不给我就去告诉江戎,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不行啊,姑奶奶,求你了。”江山一脸委屈,着实可怜。

  “一成二。”女孩儿继续开口。

  “姑”,‘奶奶’两个字还没说出口。

  “一成五。”

  “成交!”,声音,咬牙切齿,细听也许会听见牙碎的声音。

  一次“亲切友好”的会谈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

  “东城书院到了,请到站的客官后门下车,谢谢。”又过了好几站,马车前门的大妈的大声呼喊预示着四个人该下车了。

  一个看起来远比侯府还要宏伟的建筑映入眼帘,“东城书院”四个大字闪闪发光,女孩儿丫鬟刚要进入校门看个究竟,却被门口的大爷拦了下来。

  “进校参观一钱,找人二钱,吃食堂二钱,闹事一两,马车停放按时收费。”看门大爷翘着腿,嗑着瓜子,看着一本封面写着“道济论”,但里面好像画着小人的书,头都不抬,冷冷说着每年要说一万遍的话。

  “大爷,是我,我们是来做义工的,去藏书阁晾晒古卷,祛霉整理。”江山站在大爷旁边说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若有情死得早!”

  “暗号对了,进去吧。”大爷继续看着书,还是没有抬头。

  剩下的三个人在听到暗号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进了书院,目光都汇聚到江山身上。女孩儿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北风,这书院你不会也有股份吧?”

  “你要干嘛?”江山一脸警惕,刚被明抢了自己公车的一半股份,还没缓过来,晚上睡得着睡不着还是回事,这又要干什么?

  “看你那个样,放心,不会再抢你的,我怕拿你挣的钱多了会折寿,连个书院都会这样,北冥府真是生财有道啊。”

  “这你真是诬陷我了,这纯属书院自己的收入,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别看着什么都怀疑我有股份,北冥有两条不成文的规定,谁都不能垄断任何一项产业,并且投资的产业不能超过总类型的三成,没有人敢违背,一旦违背不用北冥府出手,北冥商会当天晚上就会******把违规者家里面屠光的。”

  “这么血腥,那两条规定是为什么啊?”女孩儿一脸好奇地问道,就连丫鬟和马夫都一脸疑问。

  “万一有心怀不轨的人,垄断控制了北冥的一个产业,或者投资产业类型超过三成,一旦他要做什么对北冥有害的事情,不是破坏力惊人?打个比方,奴羌进攻,一旦和没有骨气的商人联合,那个商人恰好是粮草商,需要供应北冥军的所有后勤,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你们身在帝都,养尊处优,怎么会知道这些,打仗的粗活还得是我们这些粗人来,别乱想了,老老实实和我去藏书阁晾晒古卷,祛霉整理吧,告诉你们别偷懒啊。”

  女孩儿和丫鬟同时翻了一个白眼,而马夫却继续沉默,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一个上午,在帝都深处从来没有干过粗活的两个女孩儿一脸劳累,但却有掩饰不住的坏笑,马夫也在一边,什么都没做,但明显有看热闹的嫌疑。

  江山最后出的藏书阁,头都不回,也不看三个人就径直走过去了。

  “不就是弄坏了五本古卷吗?至于吗?”

  “五本?你们还好意思说?那是古卷!其中一本还是奴羌文明的发展史孤本,要不是早就用石板刻出了保留版,我今天都出不了这藏书阁!最最关键的,是我足足赔了六百两!六百两啊!够我买扫帚扫大街到死啊!”江山一脸悲愤,可以看出,这次是真割肉了。

  “够阔绰啊,随身携带五百两以上的银票,那中午请我们吃顿最贵的吧。”

  “你看我全身上下有一个大兜吗?为了整理古卷,我特意穿的单层麻布就怕弄坏了它们,只装了几两琐碎银子坐车,看什么看?什么眼神?我画的押,知道不?打的欠条!还有利息,是按时辰记的复利,赶紧的别墨迹,回家赶紧差人送过来。”

  四个人就在一种别人根本猜不透的气氛中回到了侯府,当然,走的还是破旧的后门,这次连迎接的人都没有,干活干了半天,女孩和丫鬟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进了院子就开始到泉水边洗手洗脸,马夫站在旁边面无表情。江山赶紧差二傻拿银票去书院还欠款加利息,一脸心疼加蛋疼。

  “还在想着古本的事,看把你心疼的,抠死了,反正我是不会赔的,这次来北冥的时候,父亲提前退朝就为了特意嘱咐一句,什么钱都不用拿,江山肯定会报销我所有的花费的。”

  江山翻了一个白眼,终于知道院子里的那个老不死对朝廷这么“顽皮”却真的能“老不死”的原因了,原来朝廷从根儿上就和他是一路货,什么礼义廉耻,什么正气凛然,得到实惠才是卖乖的时候。

  “明天,去冥河,那有一处军队训练的废弃营地,我们到那住几天,野游野炊。”江山仍然一副死人脸,声音却有了点点笑意。

  “万岁!!!赶紧收拾啊,我们今天就去吧!!!”女孩十分兴奋,看样子野外生活是头一回。

  “不先见见你亲爱的江伯伯了?这就急着去冥河玩?”江山语言挑逗。

  女孩的脸马上就红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旁的丫鬟的看着主子这样赶紧探出身子回答青年。

  “小姐以为江伯伯和咱们一起去,直接去不就见到了吗?”

  “呦,挺聪明啊,当我没问,哈哈,明天早晨起早直接去,咱们四个加王小北,护卫有这位大哥就行了吧?我就不另外找人了,边关最近紧张,好手都到前线去了,腾不出来,二傻想去,我就不让他去了,侯府得有个管事的,以后侯位还得靠他呢,对,我得给他弄点书看,就弄行政管理的,你们说呢?”江山还在唠叨,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另外三个人已经回头走了,只留下一个背影,然后江山就开始,对着背影说..

  大中午,无风无云,女孩和丫鬟都在睡午觉,马夫守在院子外独自坐卧,眼神炯炯,毫不疲惫,“什么时候能看见那个奴羌仇恨到骨子里,同时让帝都爱恨交加到不能自已的中年人啊。”,一个青年,哪怕他是未来有可能世袭的侯爷,现在也不够看,更何况是一个掉在钱眼里的小侯爷,还是一个什么政事和军事都不懂的小侯爷,这样的小侯爷和宫里面的几位通晓古今军政的皇子相比而言根本没有可比性,北冥的一条冥河之龙却只有一尾冥溪之鱼继承伟业,真够讽刺的,这样也挺好,吃美食,晒古本,挣银子,琢磨奇淫巧术,哈哈,这样的北冥侯才是朝廷想要的未来北冥侯嘛!

  偌大却浑然一体的北冥城中,一辆公车朝着书院开去,除了二傻谁都不知道,拿回书院的除了银票,还有六本异常珍贵的古本和江山六十万字的笔记,古本有价无市,笔记字字珠玑。

  无风无云的天气突然变了,有劲风矣有乌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