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米虫千金的悠闲生活》第3章 劫难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07 11:36:21 | 阅读次数:28977

周四爷清灵小说名字叫作《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千金的悠闲自在生活》,提供更多周四爷清灵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周四爷清灵小说在线阅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千金的悠闲自在生活小说周四爷清灵节选:周四爷匆匆赶回来府后,脚刚迈向大门,就听到院子里自家母亲衰落、失落的声音。…...

周五爷清灵小说名字叫做《米虫千金的悠闲生活》,这里提供周五爷清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米虫千金的悠闲生活小说精选:周五爷匆匆赶回府后,脚刚迈进大门,就听见院子里自家母亲衰败、沮丧的声音。他心下一惊,迟疑了片刻。该不会是清灵和子琪出了什么事吧。天知道他在太学里听到下人来报,说六姑娘住的屋子着了火,怀着孩子的五夫人冲进去救人,二人生死不明的消息时,是如何惊出一身冷汗的。转角走到院子中央,发现大嫂二嫂三嫂四嫂都在院子里站着,而自家母亲坐在梨木椅子上,手里拄着一根拐杖长吁短叹。来不及细看众人的脸色,周五爷径直走到母亲身边。周老妇人瞧…

周五爷匆匆赶回府后,脚刚迈进大门,就听见院子里自家母亲衰败、沮丧的声音。

他心下一惊,迟疑了片刻。该不会是清灵和子琪出了什么事吧。

天知道他在太学里听到下人来报,说六姑娘住的屋子着了火,怀着孩子的五夫人冲进去救人,二人生死不明的消息时,是如何惊出一身冷汗的。

转角走到院子中央,发现大嫂二嫂三嫂四嫂都在院子里站着,而自家母亲坐在梨木椅子上,手里拄着一根拐杖长吁短叹。

来不及细看众人的脸色,周五爷径直走到母亲身边。周老妇人瞧见自己最心疼的小儿子来了,立刻眼神亮了起来,拉着他的袖子就不松开,哭哭啼啼地说了些听不清的话。大夫人翻了个白眼,二夫人脸上神情关切,三夫人面无表情,四夫人看向了别处。

“可怜我的小五儿啊,也不知道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娶了个这样的丧门星,搅得家宅不宁……”老夫人呜咽着,就差指天骂地了。周五爷吓了一跳,连忙劝母亲住嘴,说着些儿子不孝的话,半分指责都是不敢的。

大夫人走了过来,怪声怪气地劝慰了几句,四夫人还没等前面的二夫人、三夫人开口,先告了辞,说是四房还有事情,脱不开身。老夫人恨恨瞪了她几眼,最后还是随她去了。

四嫂子不贤惠,周五爷早就知道,但是他自问自己和清灵在对四房的事情上是从来都没有半点得罪的,今天四嫂这样行事,确实半点情分都不留,着实过分了些。若不是看在四哥的面子上,这口气无论如何都是要讨回来的!

三夫人见着老四家的拍拍屁股溜了,心下叹息了几声,踌躇着开口,安慰了五弟几句,周五爷此时身心俱疲,也懒得应酬,瞧见是三嫂子,连忙问了问情况到底如何。

二夫人接过话,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周五爷偏着头往屋子里探,晓得自己那个尚未出世的孩子大抵是保不住了,还好子琪上面还有一个瑾哥儿,如今瑾哥儿也已经长大,能够独当一面,撑起门户。只是可怜清灵,又要忍受失子之痛。孩子外家那边,也得花些心思好好解释安抚。

央着二嫂和三嫂把母亲扶回去,周五爷这才抽出了身,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长富、长旺,你们两个把守好院门,让咱们房里今日当值的下人全给爷在院子里跪着,爷没说起来,通通都不准起来!”话一撂,周五爷就飞奔进了里屋。

几个医女和婆子守在床前,看见他进来了,全都跪着请罪,周五爷耐着性子听完了婆子们的说辞,大手一挥,让她们也全都去院子里跪着。

老夫人请来看病的大夫,留下了药方早早就离开了。

除了流产,再就是背上的烧伤,大夫说也没有多大事情。

这样的庸医,周五爷懒得多去计较,好在自己在知道消息的时候就已经让长寿拿着他的帖子去请回春堂德高望重的刘老大夫了。

人都走了,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周五爷颤抖着趴到床边,看着清灵脸色惨白得好像下一刻就会没了呼吸,登时心痛如绞,他无措地拉起她的手,喃喃地说起话来。

五爷在屋子里头陪着夫人,院子里的下人们也不敢交头接耳,老老实实跪着,才没一刻钟,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湿透,炎炎烈日,他们就算是服侍人的下人,也没受过这样的罪。有的身娇体弱的女人,身体已经开始摇晃了起来。长富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的心思,走过去,重重一脚,把女人踹得大叫一声。其他人飞快瞄了一眼,跪得更加整齐了。

苏清灵头晕目眩,只知道老是有个人在自己耳边嗡嗡嗡,那声音却格外熟悉,心里好奇,睁开眼,眯了一条缝,便看到了自家老爷周志睿泪流满脸的样子。

“老爷……”苏清灵艰难地开口,一开口,她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使不上劲。一想到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孩子,苏清灵悲痛地呜咽着。

“清灵,你醒了!”周五爷擦了擦眼泪,一脸欢喜地盯着苏清灵看。

“去看看子琪……”苏清灵又想到自己那个差点死在火海里的女儿,心又悬了起来,“子琪……没有事情吧!”

周五爷这才恍然记起,自己的女儿周子琪也遭了罪,立刻喊了几个婆子进来照顾苏清灵,连忙出了院子,往周子琪住的金琪轩跑去。还没有跑到金琪轩的院子门口,就看见女儿的贴身丫鬟阿莲哭哭啼啼往主院这边跑,拦住一问,才知道子琪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危在旦夕了。

周五爷踉跄了几步,幸好后面的长富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周子琪是他唯一的女儿,今年已经是十二岁,他已经在替她相看人家,准备在今年把她的婚事定下来,却没想到……

周五爷满心疲倦地走进了金琪轩,往日女儿笑语嫣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昨天早上来请安的时候,自己还夸奖了她的一幅画作,而近日,看着断壁残垣的金琪轩,看着被火烧得满面焦黑的女儿,周五爷再一次老泪纵横。

阿莲说,之前老夫人她们担心夫人的安危,先让大夫看过了夫人再来看的姑娘,姑娘当时从屋子里抬起来的时候就已经不大好了。本来是想让姑娘去主院歇一歇,结果老夫人非说姑娘身上有晦气,只许姑娘呆在这金琪轩……

阿莲说着说着,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冲着周五爷直磕头。

“老爷,小姐出事的时候,阿莲让大夫人身边的莺儿姐姐拿事绊住了,等到赶回来的时候,就发现金琪轩已经烧起了大火,夫人和小姐奄奄一息地被抬出来。阿莲敢肯定,这火一定是有人故意要害死小姐啊!”

周志睿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一回来就感觉不对劲,先是被母亲缠住,接着四嫂甩脸色走人,院子里的下人们一个两个诡异的眼神……

“你先起来,阿莲,这件事,老爷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周五爷转身对长富说道,“长寿拿了我的帖子去请刘老大夫,怎么还没有到!”

长富被老爷的气势吓了一跳,连忙跪下来说快了快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