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立威

棋风 | 发布时间:2021-04-07 | 阅读次数:24647

甩拂尘,一后转身向着后面走去:“方公公但是跟紧一点儿,锦衣卫大了一些,迷了路了就好了。”  对于李朝庆的小心眼,方正化根本就没放到心上,挤对自己的话更是不在乎,面带笑容的跟随李朝庆往里面走。  走入锦衣卫,方正化就看见了时不时我们走过的番子和总管,不满意“既然是皇上旨意,咱们身为奴婢自然是没有问题,尽心为皇上办差,也是奴婢们的本分。”也不看方正化,李朝庆甩了甩拂尘,一转身向着后面走去:“方公公还是跟紧一点,东厂大了一些,迷路了就不好了。”。...

  “方正化奉旨办差,着东厂锦衣卫全力配合,不得有误!”方正化说完之后,笑眯眯的说道:“李公公,快点起来,咱们好去办事!”

  李朝庆心里好像吃了无数的苍蝇,看着方正化,心里那叫一个不舒服。不过李朝庆也知道形势比人强,方正化奉旨办差,自己暂时拿他没办法。不过来日方长,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既然是皇上旨意,咱们身为奴婢自然是没有问题,尽心为皇上办差,也是奴婢们的本分。”也不看方正化,李朝庆甩了甩拂尘,一转身向着后面走去:“方公公还是跟紧一点,东厂大了一些,迷路了就不好了。”

  对于李朝庆的小心眼,方正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挤兑自己的话更是不在意,面带微笑的跟着李朝庆往里面走。

  走进东厂,方正化就看到了不时走过的番子和管事,满意的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魏忠贤培养出来的人还是有他的独到之处的。看起来就不错,有着一股精气神。

  “李公公,还请你将东厂的掌刑千户、理刑百户,各方掌班以及领班全都叫出来,咱家有话要说!”方正化看着东厂大厅里面的岳飞画像,面带笑容的看着李朝庆,语气淡然的吩咐道。

  方正化的样子,差点没有李朝庆的鼻子气歪了,说的这叫什么话?这东厂究竟谁说的算?

  “好,谁让方公公是奉旨办事,你说的算!”李朝庆冷笑着看着方正化,咬牙切齿对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吩咐道:“没听到方公公的话,还不快点去?”

  东厂出了总督东厂的太监之外,两个权力最高的人就是掌刑千户和理刑百户,此时东厂的这两个职位由两个人担任,一个叫做陈凤,另一个叫做封于修。作为魏忠贤的心腹,两个人的名声一点也不大。

  不要说五虎五彪这样声名赫赫的,甚至连十孩儿四十孙都比他们有名气,但是魏党当中的人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这两个人。

  时间不长,在两个人的带领下,东厂的掌班和长房以及科管事全都走了进来。

  “参见李公公!”几十人同时撩起衣服,动作整齐干净,跪倒在上之后,大声的说道。坚毅的面容,肃杀的气氛,显然是要给方正化一个下马威。

  看到这一幕,李朝庆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东厂的这些人可都是宝贝啊!自己立功上位,肯定是要依靠这些人的。

  “不错,不错,东厂果然是兵强马壮!”方正化感叹了一句,笑着看着东厂的人,在看一眼李朝庆,忽然福至心灵。恐怕自己的以前的想法错了,崇祯皇帝不是让自己背黑锅,而是在考验自己。

  东厂如此紧要的部门,如此强力手下,怎么可能落于李朝庆这种庸人之手?

  何况李朝庆本就是魏忠贤一党,崇祯皇帝既然动了魏忠贤,又怎么会相信李朝庆?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什么让自己调动东厂和锦衣卫的人手,而是不是更加强有力的三大营或者亲军十二卫?很简单,是在考验自己的胆识和能力。

  “自己该怎么办?”方正化心里不断的思考着,毕竟这些只是自己的猜想,如果猜对了好办,要是猜错了,得罪了李朝庆,值不值得?

  大不了投奔王承恩!方正化咬了咬牙,王承恩还会怕了李朝庆?

  “不知道方公公要办什么差事,不是咱家爱打听,只是知道了是什么差事,才能给方公公安排合适的人选不是?”李朝庆冷笑着看着方正化,给皇上办差又怎么样?我不配和你,你就别想成事。

  到时候事情没办好,皇上怪罪下来,我李朝庆顶多吃了挂落,你方正化往哪里躲?

  以本伤人?方正化不屑的瞥了一眼李朝庆,也就这点本事了:“李公公公忠体国,事成之后咱家会禀报皇上的。不过这办事的人选,咱家就不劳烦李公公,咱家自己挑选也就是了。”

  “掌刑千户陈凤,带上你手下四科人马,跟着咱家走一趟。”方正化看着下面的掌刑千户陈凤,开口吩咐道:“让人准备快马,事情耽误不得。”

  “回禀方公公,东厂人手不齐,手下的人都派出去了,一时之间恐怕调集不回来啊!”陈凤恭敬的给方正化行了一礼,开口说道:“更何况还要准备快马,请方公公给些时间调配人员,准备马匹!”

  轻轻的将自己披风解开,随手扔给身边的小条件,拂尘扔给另一个小太监,方正化一边沿着台阶往下走,一边笑着说道:“那不知道陈千户,你要多长的时间准备啊?”

  “回方公公,快则一天,慢则两天,肯定能够准备好!”陈凤不骄不躁,似乎没有见到方正化走下来。

  李朝庆心中大乐,赞赏的看着陈凤,刚刚的气似乎都出了,三伏天喝了一口凉水,那感觉从身体爽到了心灵。

  围着陈凤绕了一圈,方正化笑着说道:“咱家在宫里面就听说了,东厂的掌刑千户陈凤,师从北派腿法名师,腿功独步天下。咱家平日里也喜欢练一练,还请陈千户赐教!”话音刚落,没等陈凤开口,方正化抬起腿对着陈凤就是一脚。

  下意识的抬起腿,陈凤出腿去抵挡了一下,刚刚挡回去,方正化的腿又到了。

  足足对了七八腿,两个人才各自退了几步,互相看着,陈凤则是偷眼看着李朝庆。

  李朝庆没想到方正化会动手,心中冷笑不已,居然和陈凤打,真是吃错药了。陈凤是什么人?李朝庆亲眼见过,陈凤能够一下子将碗口粗的拴马桩子给踢断。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抬起手用力的一握,李朝庆虽然不敢让陈凤打死方正化,但是打声重伤还是可以的。

  “既然方公公赐教,那陈凤奉陪就是!”看到了李朝庆的动作,陈凤对着方正化一抱拳,大声的说道:“方公公,请!”

  方正化也对着陈凤抱了抱拳,没有丝毫的犹豫,身子腾空而起,右肘直接撞向陈凤的脖子。下面屈膝,用膝盖去撞陈凤的小腹。速度很快,力气也很足。

  瞳孔微缩,陈凤原本真的没看起方正化,自己练武这么多年,少逢敌手。方正化不过是一个太监,能有多高的武力?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没有!看到方正化攻过来,陈凤顿时明白,这位方公公绝对不是花架子。

  身子向着右侧一闪,陈凤刚想反击,没想到方正化的动作更快,右脚直接改屈膝为谭腿,脚尖狠狠的踢向了陈凤的下巴。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陈凤双手交于胸前,此时在后侧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接方正化这一脚。

  嘭!当脚踹到自己的下臂上,陈凤就是一阵眉头,好大的力气。身子忍不住向后退了出去,方正化更是得理不饶人,右脚落地之后,左脚一哥扫堂腿直接扫向了陈凤的小腿。

  “好快!”陈凤心下大惊,身子直接向着地上倒下去,右手撑住自己的身体,双腿则是扫向了方正化的头。

  “来得好!”方正化赞了一声,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身子往下一压,一个大铲奔着陈凤的胳膊而去。

  咔!没等陈凤反应过来,方正化的脚已经踹到了陈凤的胳膊上,清脆的响声很多人都能听的到。方正化这一脚正好踢到了陈凤的胳膊上,一个翻身之后,接着一个兔子蹬鹰,双手按着地面,双腿向后一蹬。

  两只脚狠狠的踹在了陈凤的胸腹之间,一下就将陈凤蹬了出去,狠狠砸到了墙面上。

  轰!剧烈的震动之后,墙壁上都掀起了尘土,陈凤的身子直接摔到了地上。脸色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陈凤盯着方正化,双手支撑着站了起来。

  “腿功不错?”方正化嘲讽的看着陈凤:“也就这点本事,看来咱家似乎高看了东厂的人。”

  “请公公赐教!”陈凤咬着牙,对着方正化抱了抱拳,直接向着方正化冲了过来,半路就腾身而起,接着就是一个飞踹。

  方正化向着右侧一个转身,陈凤落地之后就是一个横扫,接着就是一个鞭腿。

  两个人再一次打在了一起,只不过这一次更加激烈,多半的时间,两个人都是在比拼腿功。碰撞不绝于耳,没过多久,方正化一脚蹬在了陈凤的小腿上,陈凤一个不稳就向前跪了下去。

  没有丝毫的犹豫,方正化后腿一用力,直接变踢击为膝盖,狠狠的向下压了下去。

  陈凤躺在地上,感觉着压在自己脖子上的膝盖,脸色涨得通红,也是一动都不敢动。陈凤明白,此时自己的小命就在方正化的一念之间,只要他的膝盖一用力,肯定就能将自己的脖子压断。

  “陈千户,咱家问你,多长时间能够准备完?”膝盖上一用力,方正化阴狠的说道。态度十分的明显,一言不合就会下杀手。

  一边的李朝庆早已经脸色大变,额头上满布冷汗,面容苍白的看着这一幕。嘴唇发干,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看向方正化的目光畏惧中带着一抹狠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