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节 茶仙古庙

岭南茶人 | 发布时间:2021-04-08 14:46:54 | 阅读次数:7389

任官员,因为郑家祠堂也就修的非常超豪华,宗庙的顶上,也采用传统了后来很希罕的石瓦,整个建筑更是用大道山特产的顽石制作而成,因为历尽多年,风采依旧。  宗庙的正殿用八根大的花岗岩柱子撑起,地下也是大块的花岗岩,和其他的宗庙相同,徐氏宗祠的神台上,供奉香火“是,是,是我瞎扯。不过,我们今天非要在这个地方过夜么?”麻杆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在提防或者惧怕什么。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实在想不到像麻杆这样的大老爷们,居然胆小如鼠。。...

  “你再看看?”我把麻杆拖到祠堂正门,用手电照着祠堂门口的那块大牌匾。“小子你看清楚了,郑家祠堂!瞎说什么,哪儿来的庙?”

  “是,是,是我瞎扯。不过,我们今天非要在这个地方过夜么?”麻杆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似乎在提防或者惧怕什么。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实在想不到像麻杆这样的大老爷们,居然胆小如鼠。

  郑家祠堂,是个很典型的南方宗庙的设置,由一个正殿,两间偏殿,四间后殿组成,因为郑村以前出过几任官员,所以郑家祠堂也就修的相当豪华,宗庙的顶上,也采用了当时很稀罕的石瓦,整个建筑更是用大道山特产的顽石制成,所以历经多年,风采依旧。

  宗庙的正殿用八根大的花岗岩柱子撑起,地下也是大块的花岗岩,和其他的宗庙不同,郑氏宗祠的神台上,供奉的是十二座郑氏宗人的塑像,和十二天干对应。因为南方气候湿润,所以塑像直到今天,仍旧栩栩如生。在塑像下面的地面上,塑着二十八个小孩子的塑像,塑像呈跪姿,象征郑氏后人对祖宗的尊重,暗含着二十八星宿,说来塑像自从我太爷爷的爷爷的时代就已经有了,传到今天怎么也要个几百年,要不是此地实在偏远加上交通不便,实话说申请个省级的文物保护单位是完全没问题的。

  左右的两间偏殿,以前的时候供奉着一些神像,但都在破四旧的时候被捣毁了,现在空空如也,据我爷爷说,当年破四旧的时候,村里几乎老少全部出动,日夜武装防范,才保住了正殿的那三十六座雕像,不过其他的雕像就没那么好运,摔的摔砸的砸。说起来那些雕像也不像是一般人所制,也不能不说是个遗憾吧。

  在正殿睡觉我是不敢的,毕竟我也是郑家的后人,怎么也怕祖宗不高兴,于是我们俩把左偏殿清理了一下,简单弄出块比较平整的地方,铺下睡袋,又用煤油炉热了两盒罐头,就着面包吃了下去。

  麻杆壮着胆子出去捡了点柴,在门口的地方点了堆篝火,防止万一晚上睡着了,山里的什么野兽啥的冲进来。

  做完了这些,麻杆一个人蜷缩到角落里面,警惕的看着四周,好像随时会有什么东西冲出来要了他的命一样。

  “我说,不至于吧!”我用一根柴通了通火,让它更旺一些。“你好歹也算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个什么北楼的宗室,怎么这么胆小?”

  “爷,爷们。”麻杆说着朝我靠了靠:“你说句实话,你以前采茶的时候,在这个地方落过脚么?”

  “你还好意思说!”我拍了他一下:“要不是你腿脚太慢,今天晚上我们就能到半山腰了,那边有个山洞,我一般都在那边过夜,里面还有不少我留下来的装备,何至于混到这里?”

  “那,那你看我们现在出发,去你说的那个山洞吧,这,这个地方,真的有点……”麻杆话都说不利落了。

  “你瞎说什么呢?这大晚上的,山里的动物都出来了,这山里可不像城里的山,老虎没有,豹子野猪啥的还是有的,万一遇上了,就咱手里这两把刀,还不等着被吃啊!”我鄙视的看看他:“就这胆子,你还非要进山?你一个人进来,别说茶了,估计连命都要送了去。”

  “不,不是这个道理,这个地方,真的是,真的是。”

  “好啦,你想什么呢?这里有我郑家祖宗保护着,什么邪东西都进不来的,你赶紧先睡,我去外面再弄点柴,别晚上火灭了,进来点啥东西,把咱都给吃了去。”

  麻杆本来就吓的够呛,听我这么一说,更加深了恐惧,哆嗦着又缩回墙角去了。

  好在祠堂的外面就有着一片小林子,里面枯枝败叶不少,没多一会儿,就捡了一大堆,弄回屋子的时候,麻杆依旧在角落里面蜷着,我不禁好笑。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什么事情能怕成这样?”

  “别……别的不说了,你你,带茶了没,给我来上一杯。”说着麻杆蹭过来,从包里弄出他的那个大茶缸子。递给我。

  “行,不愧是玩茶的,这个时候还能想起来喝茶。”我笑笑,“外面还真有两棵野茶树,不过估计好不到什么地方去,我去采来。”

  在祠堂的外面生长着两颗小茶树,借着手电的光,发现还真的有不少嫩叶子,我随便采了几十片,也顾不得什么讲究,拿回屋子用罐头盒的盖子焙干了,又用罐头盒子烧了开水,直接用大瓷杯子泡了一杯茶,递给麻杆儿。

  麻杆儿接过来喝了一口,“还真的是不错的茶,比不上你的恨天青,但是卖上个五六千一两,也不是什么问题。”

  我心说刚才你还怕的要死,现在一喝上茶就踏实了?也没怎么理他,把睡袋整理了整理,直接钻了进去。

  “我说,你赶紧睡吧,明天还有不少路要赶呢。”

  麻杆没说话,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茶,看来是渴的不行了。也难怪,这一路上这么多时间,他倒是没怎么喝水。忽明忽暗的火光,在他脸上晃出斑斑驳驳的阴影来。

  过了一会儿,困倦袭来,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睁眼的时候,篝火几乎快燃尽了,我忙起来加了点柴火,又把火通旺了些。再看麻杆,仍旧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面,那个大瓷缸子放在身前,看那个样子,好像根本就没睡过。

  “你怎么没睡?”

  “在这个地方,怎么睡的着啊?”麻杆见我起来忙凑过来:“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能有什么感觉,这是我们家的祖宗祠,我怕啥?”我笑笑。“倒是你啊!怎么会怕成这样?”

  麻杆听说忙摇摇头:“你真的不知道这是个庙么?”

  我看了看麻杆,心说这小子是不是脑子真的有问题,说了很多遍这是我家的祠堂,怎么还一直认为这个是庙?不过想来已经起来,再睡着估计很难,就直接问他:“你说这个是庙?为什么啊?”

  麻杆看了我一眼:“这些事情,我也是听我家老爷子说的,你大概也知道了,我家老爷子,是北楼的传人。”

  我心想娘的北楼是什么我还不知道呢,但是想听听他想说什么,也就没点破,任由他说下去。

  “这个村子,你想必比我清楚,整个村子是呈一字的形状,由谷口开始排列,到谷底设立祠堂,以前我看过一本书,这样的村子,就是专门采野茶的村子,进口的地方的房子,称为迎茶舍,村人采来的野茶,由进口的迎茶舍的人判定好坏,不好的茶叶会被抛弃,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在村口的两边有两个大坑,现在虽然已经荒废,但想来就是以前丢弃茶叶的地方。在村子中部的地方,一般是设立对茶进行加工的场所,选茶,炒茶,装茶都在那里完成。而一般来说,村子的最里面,就是茶仙庙。”

  “茶仙庙?”我抓了抓头。“没听说中国古代有茶仙啊?”

  “是没有,其实严格来说,就是当地的山神庙,采茶人都相信山神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气,所以一般在村尾设立茶仙庙,供奉山神,用来保佑一村人的平安,毕竟从山里采茶,动了山气,必要的供奉还是要有的。”麻杆到墙角拿过大瓷杯子来,喝了一口。“但是,这个郑村,不大对劲儿啊。”

  “你说的是这个祠堂么?”

  “恩”麻杆点了点头。“你看你们这个祠堂,从建筑上看,这根本不是南方祠堂的建制,更像是一座庙。一般的祠堂基本只有一个大殿两间后殿而已,而这个祠堂竟然有两个偏殿,四间后殿,和这个村的规模完全不相符合。”

  “说不定是我们村有钱呗,这个没啥说的。”我笑笑。

  “这不是有钱没有钱的事情,这是自古以来传下来的采茶村的规矩,是不能破的,如果你们村以前是采茶的,那绝对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情。”麻杆抄起一根未燃的柴,丢进火堆里面。“如果我想的没有错的话,这个祠堂,一定是茶仙庙改造的。”

  “把庙改祠堂?怎么可能?如果照你说的,那不是大不敬么?”我瞪了麻杆一眼。“我家祖上也不是傻子。”

  “确实是大不敬,不过还是有这样的例子存在的,当然我也只是听说,没有见过实际情况,不过你看外面的塑像,不像是祠堂……”麻杆说到最后,干脆打起了冷战。

  “你听说过什么?”我用手一按麻杆的肩头,“说出来听听,我倒要看看什么事情能把你吓成这样?”

  麻杆没有正面回答,又喝了一口茶:“你知道你祖上的名字么?”

  “祖上?我就知道我太爷爷的名字啊,再往上就不知道了。”我摇摇头。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早了,明朝万历年间,福建省出了一个武状元,姓郑,叫郑都,当年在大将军李如松旗下,在朝鲜立下了赫赫战功。人送外号“百胜大将”,不过这个人杀戮成性,不堪大用,所以战争结束后也就只被封到福建做了个不大的总兵,要说本来应该相安无事,但是五年之后,一件大事还是把他送上了断头台。”

  “郑都?你说这个人是我祖上?”我问道“不会这么不光彩吧。”

  “不不不,不是,南楼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汉朝,说是你祖上怕不合理。”麻杆连连摆手。“你听我说完,这个郑都,生平就两大爱好,一是杀人,二是饮茶,这和平下来了,杀人是不行了,就下了功夫在这茶上,在任的时候,为了找寻好茶,福建所有的禅宗寺庙,都被他寻访了一个遍。但因为杀伐之心太重,究竟也没入得了禅道。郑都于是郁郁寡欢,觉得天下好茶,自己竟然无缘得饮,一来二去,却被他入了邪道。”

  “邪道?你说的是?”

  “想来你也知道,茶这个东西,集天地之灵气而成,越是空灵就越是上品,郑都走正路不可得,竟然走了歪途,开始打了人的主意。”

  “人?”我摇摇头,“自古的好茶,都是人气儿越少越金贵,上等的茶叶,最好是直到饮的时候才和人的身体接触,他这样做,怕是什么好东西也弄不到了。”

  麻杆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郑都这个人,在茶上的造诣,真不是盖的。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竟然剑走偏锋,采摘到了一种顶级的茶叶,送到京城,皇上老子一喝,惊为极品,于是又封了他做福建茶司,专门负责为皇帝采摘这种茶。郑都拿了这笔大钱,就专门雇了一批人,称为“采青使”,每年采集上等好茶供奉京城,一时间,北楼南楼黯然失色,因为送上去的茶,无论品相和味道,都比郑都供上的茶差了很多。”

  不知不觉,我已经被麻杆的故事完全吸引住,这些事情,在我爷爷的书里面都完全没有提及,对于我来说,更是闻所未闻。忙催促他接着说下去。

  “过了一段时间,南楼北楼觉得这个事情不大对头,就分别派出了自己楼里最得力的高手,深入福建探寻郑都采茶的过程,两个人来到福建,打听到郑都在附近买了一大片山林子,于是就化装改扮,偷偷摸摸的摸进了茶村。”

  麻杆咽了口吐沫,接着往下说

  “摸到茶村,两个人才发现,郑都说的采来的野茶,其实就是种在茶村中央的一块田地里面,四周既无山气,也无泉眼,普普通通的农田。但茶树生长状况,却与山野之间顽石之中生长的一般无二。两人大惊之下四周查看,才被两人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说到这里,麻杆突然停了下来,又看了看四周。“老郑,咱哥俩要不,要不还是走吧……”

  “靠了,你把事情讲完啊!后来呢?”

  麻杆哆哆嗦嗦的往火边上靠了靠。接着说道:“那两个人发现,郑都种茶的土有点问题,于是趁着一个夜晚,摸到茶田边上,想弄点土样子回去,谁知道一挖之下,竟然发现培植用的土,其实只有两指的厚度,而那些茶树的根部,是透过土,深入到下面的一个大池子里面,大池子用花岗岩封盖,然后钻了无数小眼,便于茶树根部深入。两人用火把一照,发现那池子里面,竟然泡满了活生生的用藤条捆住的小孩儿!”

  “什么!”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说的是……”

  “就是小孩子,那郑都不知道用了什么鬼办法,竟然让茶树的根部,可以直接插入人体获取养分,地面上总共种了一百零八棵茶树,地面下面,用一池子血水养着一百零八个童男女,借孩童的生气养育那种茶。到了采茶之季,将精华的茶叶采走,茶树必然枯死,但是在死之前,一定会疯狂吸收养分,所以那些被困在池中的一百多个孩子,也会被活活抽干,死在池中。到了第二年,再抓同样数量的小孩子,如法炮制……”

  我听到这里头皮一炸,不消说,只要一闭眼,就可以想到那个恐怖的人间地狱的景象,“那,那两个人,发现了之后呢?”

  “两位前辈发现此事,用了一个晚上,把一百零八棵茶树,全部连根拔起,不过那池中的一百多个孩子,也已经被吸取了大部分营养,全部死在池中。正当两位前辈准备退出茶村的时候,不幸被采青使发现,一阵奋战之下,虽然十二个采青使被全部杀死,但两位前辈也体力不支,被郑都抓住,活活虐待了三十天后被杀。但郑都也因为茶树被毁,后来被朝廷怪罪,令福建总督严查,最后揪出了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在北京万剐凌迟。”

  “这个,那,那这个事情,和我家的宗祠有什么关系?”

  “那两位前辈,进到村里,不仅仅见到了那血池中的孩童,还看见了茶村里面,郑都给自己立的生祠。生祠里面,不仅供奉着郑都的雕像,还供奉着……供奉着……”

  我心里一紧,“你说的,还供奉着,还供奉着的,是不是被他杀死的小孩子的塑像?……”

  我们俩的目光,同时朝外面大殿里面的那二十八尊孩童雕像看了过去……

  (新人新作,望各位读者支持,点击收藏!谢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