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错嫁王爷巧成妃》第一章 初嫁王府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9 10:53:47 | 阅读次数:21607

王妃洛雪小说名字叫作《错嫁王爷巧成妃》,提供更多王妃洛雪小说,王妃洛雪小说名字。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王妃洛雪节选:王妃,不去去思考怎么献媚自己的夫君,貌似在新婚早晨对夫君的行为稍加谴责,叫世人如何去看?”豫王爷调侃道,…...

王妃洛雪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王爷巧成妃》,这里提供王妃洛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精选:洛雪篇--雪落情殇上卷第一章初嫁王府晨风饶有力道的托起紫色的纱质帐幔,细小的扬花伴随着绵绵轻纱,簌簌飞舞,华丽的走完人生最后的随遇而安。廊亭下,身着单薄衣裳的洛雪若现其中,不耐寒的俏脸,微微泛白,眉心却有一抹嫣红,漠视着早春清冷。突然有人浅声询问:“不多睡睡吗?”说话者便是豫王爷洵阳了,如是传闻,温文尔雅,对于女人更是有用不尽的柔情与怜爱。“我是不是嫁错了?”洛雪淡淡的问,又似自语,“自你出现在梅园,我就料定你命带桃花,不…

洛雪篇--雪落情殇上卷

第一章初嫁王府

晨风饶有力道的托起紫色的纱质帐幔,细小的扬花伴随着绵绵轻纱,簌簌飞舞,华丽的走完人生最后的随遇而安。

廊亭下,身着单薄衣裳的洛雪若现其中,不耐寒的俏脸,微微泛白,眉心却有一抹嫣红,漠视着早春清冷。突然有人浅声询问:“不多睡睡吗?”说话者便是豫王爷洵阳了,如是传闻,温文尔雅,对于女人更是有用不尽的柔情与怜爱。

“我是不是嫁错了?”洛雪淡淡的问,又似自语,“自你出现在梅园,我就料定你命带桃花,不曾想你已有五房妻妾了。”昨日喜堂之上,五房佳人默默的安坐一侧,虽未言语,可眼中的藏不住的哀怨,像极了密密麻麻的针芒,深深的刺进洛雪心窝。新人进门,旧人又怎么会由衷的欢迎呢?这样的祝福得不到也就罢了,只怕终有一日,自己也会成为第六位吧?是不是也要故作无恙的去看他纳新人?许是那时,身边之人就不再是信誓旦旦说爱自己的洵阳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高高在上的王爷。

或许他一直都是王爷,是自己太愚钝,错认为他只是一介商贾。洛雪在心里暗暗的想,难道这个就是命运么?

“你在埋怨我?埋怨我隐瞒你王爷的身份?”说的时候,豫王爷特意加重了后面的语气。生怕她真的是在怪自己的不坦诚。

“洛雪不敢,高高在上的王爷,又怎么了解小女子心中所想?”洛雪依旧平淡的说,好像只是在陈述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这个聪慧女子是明白的,纵使是心灵相通的姐妹,想法亦是有差异的,更何况这个对自己有太多隐晦的男子。“你不该招惹我的,你的妻妾都很爱你。”

听闻此言,豫王爷的脸上开始转喜,好像自己刚刚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原来你是在吃醋?你怪我娶过那么多的妻妾?可是追根究底,也要有你的一份啊,谁叫我没有早早的遇见你呢?”

“你……”洛雪转过头去,四目相对,慌忙又将头转了回来。

“那补偿你可好?”

“谁稀罕你的补偿!”洛雪倔强的说,“谁知道你说的补偿又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呢?”

“洛雪,你真的是在怪我么?”豫王爷扳过洛雪,使其能正视自己,“我当时真的是有苦衷,如果我真的告诉你我是王爷,我还能看见一个真实的你么?”

“人与人相处的最基本的条件是真诚相见,如果自己的真性情换来的只是一张伪善的面具,是不是就应该思考下如何与之相处了?何况你是有妻妾的人。”

“好一张利嘴啊,试问一个王爷,娶多房妻妾有何过错?相反身为未来的五王妃,不去思考怎么讨好自己的夫君,倒是在新婚早上对夫君的行为加以指责,叫世人如何去看?”豫王爷打趣道,“若是世人知道未来的豫王妃是此等刁蛮小气之人,该多失望啊?”

“刁蛮?小气?那也是被你逼出来的,不满意你可以休了我啊。”

“我哪里敢啊,你可是我千辛万苦才追到的准王妃呢,我说过我会补偿你的,别生气了。”说话时,还是一脸笑意,即使洛雪话中尽是带刺。“我真觉得我委屈,刚刚新婚,就要忍受夫人的说教。”

洛雪看着他,再也气不起来了,浅浅的含笑问:“你的补偿就是王妃之位么?”她看着豫王爷,心中暗定,这样的补偿必是玩笑,既然是玩笑,自己又何苦当真?

“只有你才是我心中王妃的选择,为了你废掉一个妃子又如何?”豫王爷的脸上不再出现嬉笑的成分,换之,是一种威严,一种在朝堂上才会出现的威严,让人折服且深信不疑。

忽见眼前之人,换了一种神情,洛雪明白,他是认真的了,可是废掉一个王妃,为了她,不值得。这样的玩笑他可以开得起,但是她陪不起,慌忙作揖道:“妾身不敢,妾身只是一时难以适应。”

“哈哈。”毫不掩饰的放肆笑过,“还说嫁错了,这妾身一词学的倒是蛮快。”

洛雪紧咬下唇,明白自己不争气的着了道,生吞黄连般的有口难言,只觉得耳际传来一阵温热,直漫于脸颊“妾身……我……就是嫁错了。”

“此话怎讲?”豫王爷很有兴致的看着她满脸通红为自己辩解,即使无理取闹,应该也很有意思。

“数日之前,有一位叫洵阳的商人,在梅园问我可愿意嫁给他,并许诺会来提亲,我满心期待的耐心守着,不想提亲之人却是五王爷洵阳。洵阳还是洵阳,只是不再是洛雪一个人的了。”

豫王爷看着洛雪,“如果你愿意,我仍是在梅园中,欲听杨小姐抚琴,几日不经商的洵阳。”他又何尝不想去做一个普通的商人呢?

“你只有一个,但妻妾成群,你不是女人,怎么会了解女人之间的斗争呢?为什么你狠心的把我抛在里面?我不该生气么?”洛雪细细的低语,“愿你以后如说的那般爱我。洵阳,你现在可是我一个人的?”

“小傻瓜。”笑言,却将洛雪环紧,惟恐失去。“王爷不及一个寻常商人么?为何要在提亲之夜寻死?”

洛雪沉默片刻,“我不想失信于人。”

“只是失信?”

“对啊,梅园的小姐怎可做无信之人?”看着身边的洵阳,洛雪笑了,“骗你的,王府家丁送来提亲之物后,爹爹就告诉我,洵阳便是王爷,便是那个如假包换的五王爷。洛雪当时只是失落,失落于你的欺骗,自己认识数月之人,竟然还有另外一种身份。爹爹心疼洛雪,就出计说,何不诈你一诈,怎么想你这般无情,连问都不问!”

“夫人,小的知道错了。小的当时只是布置湖心小筑心切,想弄的儒雅些,来消除夫人对我满身铜臭的印象,不想怠慢了夫人,还险些酿成大错,得知夫人寻死之时,已经是早上了,当时惊了一头冷汗,好在你无事。”豫王爷掠过洛雪脖子上还未消退完全的紫色勒痕,不予识破,暗忖眼前女子有太多叫自己读不懂的地方了。然后改口说:“夫人您看这里布置的如何?”

“湖心小筑?”扫视了四周,“姑且相信你搪塞我的理由吧。”湖心小筑,环水而居,以水为牢,从此禁住自己,禁住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这个是洛雪心中的话,但是她不会说出来,也不能说出来。

“我们的杨小姐好难伺候啊,”豫王爷不气不怨,“洛雪我会保护你,叫你卷入女人之争中,实非我愿,我只希望你还如以前那般快乐。”

“小姐,该起床了,否则……”一个清脆的女声,打破了他们的甜蜜,爽朗的声音,在下一瞬间慌张了,“王爷,我不是故意的,奴婢该死。”

“小喜,我会吃了你不成?”放开洛雪,豫王爷笑道。

“不会,”小喜还是跪在地上,嘴里却开始嘀咕起来,“若你是洵阳哥哥,我自然不会和你这样,可是你现在是王爷,万一一个过错,你把我宰了怎么办?”

豫王爷摇头,无奈道,“你们一主一仆,不把我宰了才怪呢?”

“王爷,小喜该死。”小喜埋下头去,不敢再言语半句。自己的一时口快,连累了小姐实非她的本意。

“那你想怎么死呢?”背手而立,故作正经:“顶撞王爷,罪可不轻。家法中对这一项可有明确的说辞,你想不想听呢?”

“王爷,小喜错了,真的错了。”话语中带着哀求,不一会儿脸上也开始梨花带雨了。“小姐,小喜知道错了。”

豫王爷不解,微蹙眉头,认真的问:“不过是换了个身份,有这般可怕么?”看着这个只有二八年华的小丫头,知晓自己玩笑大了,改口说,“小喜,换做是洵阳哥哥,你还哭么?刚刚哥哥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

“可是你是王爷,会要了小喜的命。”

“我保证,以后我在你面前还是洵阳哥哥。没有人敢要我们小喜丫头的命。”

这才止住了小喜脸上的泪水。怪不得小喜憨傻,只是昨日厨房的老妪们,告诉她,于王府,不低梅园,和主子说话,忌讳很多要小心。特别是听见主子说死这个字眼,说不定谈笑间,就叫下人的小命呜呼了。

“不过,你刚刚倒是犯了个错误,记住以后别叫小姐了。”

“那叫什么呢?”小喜诺诺的问。

“叫夫人,叫王妃都可以。就叫王妃吧,该服侍王妃梳洗了。”说完,豫王爷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那个渐渐消失在游廊上的身影,衣冠楚楚,没有一丝凌乱,洛雪心中闪现一丝不惑。他是什么时候打理整齐的?是自己起床时惊动了他?还是自己想事情太投入了,连他醒了且穿戴完整都没有留心到。

“王妃,刚刚吓死我了呢”小喜拍着胸口,用手背拭去残留的泪痕。

“小喜,还是叫我小姐吧,王妃是别人的称谓,刚刚入新府邸,无端惹猜疑不好。”

小喜弩起嘴,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觉得王爷是真心想叫小姐当王妃的,叫不叫王妃是早晚的事情,何况那个算命术士也说过,只要王爷真心视你为王妃,他便是你宿命的姻缘了。小姐又怕什么呢?何况小姐也是喜欢王爷的,所以还是要叫王妃的,小喜可不想被宰了。”

“那算命术士的话怎么可以当真呢?小喜,给我梳洗吧。”洛雪好似无心的淡淡掠过算命一事,可心里的沃土,却极合适那颗种子的生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