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错嫁王爷巧成妃》第八章 花园中的再遇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9 | 阅读次数:1763

王妃洛雪小说名字叫作《错嫁王爷巧成妃》,提供更多错嫁王爷巧成妃,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深度阅读。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王妃洛雪节选:王妃汀凝。“咳咳!”王妃汀凝被打断了她们争吵的声音,“妹妹们就不能够宁静下么?逐凌,刚也不是好好的的么…...

王妃洛雪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王爷巧成妃》,这里提供王妃洛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精选:两位女子手持棋子,表情迥异,一个紧锁眉头深思下一步要如何去走,一个微微含笑胸有成竹。“要输了哦。”六夫人砚书掩鼻柔柔笑着,脸上不带一丝病容。五夫人素棋看着她,找不到出路,丢下棋子,“不玩了,我们重来!”“真的放弃了?”素棋看看棋局,想放弃,又不是很甘心,无奈自己找不到破解的办法,“洛雪妹妹?砚书,你看那边。”伸出纤纤素手,朝着洛雪的方向指了指。砚书转头,看见不远处正在看自己的洛雪,招招手,“洛雪,过来。”人家邀请了,拒绝总是不好的,况…

两位女子手持棋子,表情迥异,一个紧锁眉头深思下一步要如何去走,一个微微含笑胸有成竹。

“要输了哦。”六夫人砚书掩鼻柔柔笑着,脸上不带一丝病容。

五夫人素棋看着她,找不到出路,丢下棋子,“不玩了,我们重来!”

“真的放弃了?”

素棋看看棋局,想放弃,又不是很甘心,无奈自己找不到破解的办法,“洛雪妹妹?砚书,你看那边。”伸出纤纤素手,朝着洛雪的方向指了指。

砚书转头,看见不远处正在看自己的洛雪,招招手,“洛雪,过来。”

人家邀请了,拒绝总是不好的,况且洛雪还是很喜欢砚书的。走到石桌前,扫了一眼棋局。“你们在下棋?”

砚书放下手中的棋子。“是呀,我是被强行拉来的。”

“什么啊!你天天闷在屋子里,不闷出病来才怪呢!”素棋抢话辩解着。

洛雪想笑,可是毕竟是第一次和素棋接触,笑怕是不好的,就强压了下来,“姐姐总是呆在屋子里对身体确实没有好处。”

“还是洛雪妹妹说话体己。砚书总是在我面前提起你呢。”

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洛雪将视线移到棋盘上,“该谁的了?”

砚书用眼神指了指对面的素棋,“该她了呢。”

洛雪拿起素棋面前的一颗白子,放到了棋盘上,“妹妹代一步。”

砚书低首,看着棋局,蹙眉,良久道:“怕是我输了。”

听闻此言,素棋也低下了头,“好棋啊,终于叫砚书认输了!洛雪,你知道么,自从砚书坠马以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棋技增进不少,我都没有赢过她呢。既然砚书认输了,我们就不下了,洛雪你坐下。”

就近坐了下来,洛雪问道:“坠马?”

砚书嫣然一笑,摇着头。

素棋叹了一口气,“那次坠马以后,砚书就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归根究底都是耶律逐凌害的!”

“好了,素棋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你不是常说没有二夫人咱们就都回不来了么,以前的事情,忘记了就罢了吧。”砚书用话堵住素棋,担心她会祸从口出。

素棋没有理会砚书的意思,幸灾乐祸的继续说着:“上次早膳后,听下人说,我们的二夫人被爷罚了。”

“被罚了?为什么?”洛雪担心二夫人逐凌被罚和自己有关系,想想那次早膳,她的离开和自己确有脱不开的关系。

素棋拿着棋子在棋盘上胡乱摆着,“都一年了,没有学乖,不被罚才怪呢。”

“素棋,你说什么呢?”远处一个泼蛮的声音冲到她们耳边,着实吓了她们三个一跳,不用看,也能猜出是二夫人逐凌。

素棋看着逐凌气势汹汹的朝自己走了过来,轻蔑的笑笑,“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呗。说说话,聊聊天,难道还用的到二夫人么?”

“你!”二夫人逐凌被噎的找不出话,只得朝着素棋扬起手。

素棋站起身,单手接住逐凌的抬起的手,“二夫人,您还当您是外藩的小公主么?这里是王府,爷可是说过我们是平起平坐的!”平起平坐是王爷告诉洛雪的,王爷当时只想表明洛雪的地位,殊不知竟然成了素棋奚落逐凌的话题。

素棋的话勾起了逐凌心底还没有愈合的伤,她看着洛雪,恨恨的说:“平起平坐,就凭你也配啊?”

她的眼神,叫洛雪不知道如何应对。

“为什么不配呢?这个是爷亲口说的呢。”素棋嘲弄着逐凌。

“你……”

素棋坐了下来,继续摆弄着棋子,“二夫人被罚的滋味如何呢?”

被夹在中间的洛雪有些尴尬,轻柔的春风把她的青丝纷纷扬起,用手捋了捋,把头撇到一边,才看见逐凌身后的四夫人怜画以及由远及近的王妃汀凝。

“咳咳!”王妃汀凝打断了她们争执的声音,“妹妹们就不能安静下么?逐凌,刚刚不是好好的么,现在是怎么了?”

逐凌装作委屈样,“有些人在背后烂嚼舌根,不巧被我听见了。”

“谁如此胆大!爷最讨厌说人是非的人了!”王妃汀凝心中是知道逐凌说的是素棋的,这两个人自打嫁进王府,每每碰面总是要唇枪舌剑一番。

“还能有谁?如果爷知道了,怕是会吃不了兜着走吧?”逐凌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

“如果爷真的知道了,怕是罚谁还不一定呢!”素棋学着逐凌的样子说着。

“你……”

汀凝拉住逐凌,“素棋,难不成你要我罚你么?”汀凝的话,压住了素棋的气势,花园里一瞬间没有了声响。

“还有某些人,爷虽然说是平起平坐,但是你别做梦了!”逐凌盯着许久没有开口的洛雪愤愤的说。

“够了!”王妃汀凝大声呵斥,“洛雪妹妹没有惹你吧?难道要我罚你不成?”

“你们都喜欢她是不是?爷罚我是因为她,姐姐现在也要罚我,还是因为她!她究竟哪点好?还有可琴,她究竟又是哪点好?爷要对她念念不忘!”逐凌指着洛雪,在她心里早已视洛雪为仇人了。

“够了,逐凌!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是不是我太过纵容你了?”

“哼!”逐凌明白自己呆在这里也是遭人冷落,甩起袖子,对着身后的怜画说了句走,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洛雪定定的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将嘴唇咬出了血。

王妃汀凝从容走到洛雪身边,“妹妹莫怪,逐凌一向都是这样,没有办法,她爱爷爱得太深了。”

“因爱生恨?”素棋开口,满是嘲笑的味道。

砚书慌忙伸手捏了捏她的胳膊,这才堵住了素棋的嘴。“不知道王妃姐姐是随便走走还是有事情?”

“差点把正经事给忘记了,早上王爷差人送来几匹布料,刚好你们都在,也省去我一个一个去请了,待你们有时间就到我那挑挑去吧。”汀凝握住洛雪的手,打量着她,“姐姐特意为妹妹留了几匹,思忖着倒是衬着妹妹这俊俏脱俗的样儿。”

洛雪福下身子,作揖道:“洛雪谢过姐姐。”

扶起洛雪,汀凝笑道:“都自家姐妹了,别这样生分了。刚刚还是要妹妹多多担待才是啊,几位妹妹,我就不打扰了。”说罢,落落大方的离开了她们。

见汀凝走远,素棋冲着她的背影厌恶的吐了吐**,装着她的样子,小声说道:“几位妹妹,我就不打扰了。”

“素棋!”砚书用手堵住了素棋的嘴。“小心以后因为你这张嘴搭上你的小命!”

扯掉砚书的手,素棋挑起兰花指,戏腔唱道:“奴家自当小心。”

“扑哧!”砚书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洛雪妹妹,逐凌就那副德行,以前可琴在的时候,她总是找可琴的麻烦,现在可琴走了……”

“素棋,不愉快的事情都过去了,又何必重新提起呢?真是扫兴。”可琴是王府忌讳的话题,砚书不想洛雪知道太多关于可琴的事情,也不想素棋因为嘴快招惹麻烦。砚书清楚,刚刚王妃指责逐凌并不是因为洛雪,而是她提起了可琴。

洛雪知趣的没有提及可琴,她微笑,“逐凌应该也是爱王爷的吧?”

素棋的脸上显出反感的表情,“嗯,她爱的好不激烈啊,激烈到把我们都陪嫁了过来!”

“这个是什么意思?”洛雪不解。

砚书拉起洛雪,上下看看,说:“不说这个了,洛雪,哪天做好新衣服可是要叫姐姐看看哦。”

“姐姐是在取笑洛雪么?”洛雪低头,掩饰着脸上的微微红彤之色。

“没有,没有!姐姐只是好奇,如此标志的人儿,穿起新衣服是何等模样。”

“哎哟,砚书,你把洛雪说的都不好意思了。”素棋也站了起来,她拉过洛雪,“洛雪妹妹,改日你去我那里,咱们好好讨教下棋技。”

“素棋姐姐,讨教是不敢的。权当作是相互学习,两位姐姐,以后有时间也要常来小筑走动才好呢。”

“那要好好招待我才是呢!”素棋扬起一抹笑,她看看砚书,“砚书体质差,我们多去看她才是呢!”

“我可没有你说的那般无用!这不,我现在好好的么?花园的空气真好呀!”砚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作出一副陶醉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谁推搡半天不乐意过来呢!”素棋打趣道。

“洛雪,你看看她,今天别是吃错了什么吧。”

见砚书以洛雪为借口,素棋见缝插针的嗔道:“砚书也有难为情的时候呀!”

“好好好,素棋我是怕了你了,不跟你胡扯了,咱们去王妃那里看看布料吧。”

“怕是府内又要弄个什么了。我们的王妃一向都擅长做这种门面功夫。”素棋从树上摘了一朵桃花,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些年来蛮夷的势力已经被朝廷压制得无半点分量了,为何王妃还要多番袒护逐凌!”

砚书夺过她手中的花,轻轻的用手点点素棋的鼻子,“你当谁都和你一样没心没肺,逐凌是和亲过来的,王妃当然要对她多多照顾了!”

素棋弩嘴,抢过桃花,“就好像你不是和亲过来的似的!”

……

一路上,没有素棋聊不起来的话题,着实是苦了砚书这位病美人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