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错嫁王爷巧成妃》第五章 洛雪的噩梦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9 10:53:49 | 阅读次数:29173

袭衣洛雪小说名字叫作《错嫁王爷巧成妃》,提供更多袭衣洛雪小说大结局,袭衣洛雪小说结局是什么。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袭衣洛雪节选:袭衣,是王爷叫奴婢回来侍候夫人的。”“哦,我这里有小喜就够了,你但是回家去吧。”洛雪懒懒的说。袭…...

袭衣洛雪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王爷巧成妃》,这里提供袭衣洛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精选:砚书说的那个“她”,是王妃么?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没有说下去?还有那个未露面的三夫人到底在哪里?洛雪在心中打了一串问号,想想这个王府真是有太多事情想不明白了。拜堂的那天晚上,五位夫人神伤的样子还印在洛雪的脑海里,可是刚刚砚书却给自己看了她胳膊上的守宫砂,本该隐晦的东西,却轻易告诉了自己,她到底是想告诉自己什么?她想说她也爱王爷,但是王爷不爱她,甚至是连碰都不肯碰她?不对,不是这样的,她应该不爱,可是她究竟想表达什么呢?…

砚书说的那个“她”,是王妃么?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没有说下去?还有那个未露面的三夫人到底在哪里?洛雪在心中打了一串问号,想想这个王府真是有太多事情想不明白了。拜堂的那天晚上,五位夫人神伤的样子还印在洛雪的脑海里,可是刚刚砚书却给自己看了她胳膊上的守宫砂,本该隐晦的东西,却轻易告诉了自己,她到底是想告诉自己什么?她想说她也爱王爷,但是王爷不爱她,甚至是连碰都不肯碰她?不对,不是这样的,她应该不爱,可是她究竟想表达什么呢?洛雪想不明白,她只是觉得砚书对于自己并没有恶意,她,是友善的。

离开砚书的颂梅轩,已经晌午了,没有丝毫饿意得洛雪,遣退了轿夫,和小喜徒步走着。庆幸的事,王府中除了特殊原因才在一起吃饭外,基本上是没有共同聚餐的机会的。

王府真大,洛雪肯定自己是没有走错路的,但是走回小筑时,太阳已经西斜了。

“你是谁?”回到湖心小筑的洛雪,忽见门口多了一名丫鬟。

丫鬟俯身作揖,道:“奴婢袭衣,是王爷叫奴婢过来伺候夫人的。”

“哦,我这里有小喜就够了,你还是回去吧。”洛雪懒懒的说。

袭衣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夫人是不要袭衣么?”

“你这是在干什么?”

“请夫人收留袭衣,否则袭衣就是死罪。”袭衣埋着头,言语强硬,里面却含着祈求的成分。

“死罪?谁要你死?”洛雪不解,“死罪”离自己太过遥远。

“奴婢不敢说,请夫人收留袭衣。”这个怎么会是一个做下人的能说出口的?

“那好吧,就留下吧。我有些倦了。”洛雪真的是累了,“你起来吧。”

“谢谢夫人,”袭衣站了起来,讨巧的说:“袭衣服侍王妃宽衣。”

“不必了。你真的是王爷派过来的?”对于忽然多了个丫鬟,洛雪还是将信将疑。

“是。”

“那王爷还说什么了?”

“王爷说,晚上风疾,叫夫人注意身体,王爷还说,他今天不过来了。”

“哦,那你和小喜一同下去吧。”说罢,洛雪就走到屋内,简单的卸去妆容,倒在软榻之上。

周遭的柔软舒适,使人极容易放松,同时也触及到洛雪心底某个不敢碰触的地方,梦魇一般的回放在洛雪的梦里,好像回到了从前,她梦见自己依稀还是有母亲守护的小女孩。

五年前,十三岁的洛雪,在房间里陪着母亲,只是陪着,静静的,没有讲话。从外面传来宾客们喧嚣的声音,亦不能改变屋子里安静的氛围。她知道,这样一个夜晚,一向被自己视为神明的爹爹要娶亲了,被族人定义为逐日者的人,娶亲是件多么大的事情,热闹那是自然。这样一个夜晚,外面的欢乐,不属于她,也不属于她的母亲,她知道她的母亲需要她陪着。

良久,母亲开口了:“雪儿,你出去弄点东西吃吧。”

“娘,我不饿,我想陪着你。”

只见,她的母亲从床头走到了窗前,对着盈盈月光,笑了,“这样的夜真美啊。雪儿,你想看月光蝶么?”

稚嫩的洛雪点了点头,她看见母亲走向了梳妆台,在小抽屉里取出了什么东西,顿时香气弥漫了整个屋子。“娘这个是什么?好香啊。”

摊开手,三颗朱红色的小药丸静静的躺在母亲手心上。“这个叫迷蝶香。呐,现在娘留下一颗,给你两颗,你记着要给妹妹一颗呀,告诉她当你们感到绝望的时候,就把它含在嘴里,月光蝶就会带着希望飞过来了。”

“真的么?”洛雪拿着手里的两颗小药丸,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沁人心脾的舒爽涌上心头。

“艳艳花开熏满春,不敌迷蝶一香沉。引蝶贪恋忘归途,伊人浅笑睡梦间。”

“娘,你在说什么?你看真的有蝴蝶啊。”窗外的较为阴暗的树丛上,有几只微微泛光的蝴蝶翩跹起舞,吸引了洛雪的目光。

“雪儿,娘累了,睡了,你乖乖的看蝴蝶吧。”说完,自己就平静的闭上了双眼。

小小的洛雪,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也不知道在那是娘最后一次说话。如果知道,她断然不会去看窗外的夜光蝶的。转天的早晨,她摸着娘亲已经凉透的脸颊,知道娘是回不来了,伺候娘亲的姑姑告诉她,不落族的女子都像娘一样刚烈的,爱上一个人就不会允许有任何杂质,族长娶亲等同于背叛,所以娘选择了死亡。

一种仇恨充涨在洛雪脑间,她知道是爹新娶得女人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她把刀子藏到了身后,走到新房前,敲了敲门,喊:“姨娘,你起来了么?”

“谁呀?”门开了,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呈现在洛雪面前,她微笑,笑颜如花。

“姨娘,新婚快乐。我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你。”说着,示意她弯腰。

女人乖乖的照做了,她不知道眼前这个乖巧的小女孩会给自己什么样的礼物。

“呵呵。”洛雪也笑了,同样的倾国倾城,只是多了几分妖娆。她亮起藏在身后的小刀,划向眼前的女子,稳、准、狠,每一刀下去,都叫白皙的面容上立即绽放出一朵红色的花。

“啊!”刺骨的痛席上来,女人遮着受伤的脸,节节退后,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洛雪走了过去,轻蔑的看着她,“用你的脸来祭我娘,说来还是便宜了你。”环视周围,没有爹爹的身影,略略的舒了口气,桌子上一个含笑的泥偶不偏不倚的进入她的视线。她快步走了过去,恨恨的向地上一摔,刹那间支离破碎。一种报仇的快感叫她觉得无比快乐。

“你在干什么?”姑姑颤颠颠的声音传进耳朵。

“姐姐,你在干什么?”妹妹洛裳也在问。

“我毁掉了她的容貌!”洛雪坚定的说。

“族长知道后,会杀了你的。”姑姑简直不敢相信。

“姑姑,爹真的会杀了我么?”洛雪跪了下来,她害怕了。“姑姑,你要救我。”

善良的姑姑是疼惜洛雪的,想到这双姐妹不过十几岁就没有娘亲,眼里就噙满了泪水,她拉起洛雪,说:“走,姑姑带你们去山上躲起来。”

云南山多水多,浓密的树林藏下三个人还是不难的。在山上躲了十几天,洛雪看着自己有些虚弱的妹妹,心里堵满了愧疚,妹妹身体不好,却要和自己在山中躲着,万一生起病来怎么办?于是央求姑姑下山吧,自己做的错事自己扛,总不能叫妹妹和自己一起受苦。

下了山的洛雪,回到村子时已是晚上,却见村子里火光漫天,熊熊的烈火,滚滚的浓烟,灼热的气流,直勾勾的扑了过来。村子里着火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浮在洛雪心间。“爹爹,你在哪里?”没有多做考虑的洛雪冲进着火的屋中,弥漫浓烟的屋子里没有响应的回音,“爹,你在哪里?你回答雪儿一句好么?”半响,依旧无人回应,她蹲下身子,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在火里,也没有注意即将坠落的屋脊。

“小心啊!”姑姑把她从列火中拉了出来,可是屋脊的边缘不可避免的打到了洛雪的额头。“疼么?”满心怜惜的看着洛雪,心里担心着,完满的面容上落下疤痕会怎样?

洛雪摇摇头,迟迟的问:“姑姑,爹爹为什么不回答我呢?他是气我了么?”

“雪儿不要乱想,族长是疼惜你的,他……”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原来你们两个贱丫头在这里。”

说话的人,洛雪认得,是半年前来到村子里的,他是个郎中,也是个琴师,他的本名叫天知。

“是你?”姑姑疑惑的问。

“是我,我找你们找的可是好苦啊。”他走到洛裳身边,用手踮起她的下颚,道:“小丫头怕是吃了不少苦吧?不过你们的爹已经没有了。蛮夷就是蛮夷,灭掉一个村子还是很快的。”

“你杀了我爹?”洛雪几乎喊叫着。

“是!”天知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叫一支蛮夷军队顺道铲除个村子有何难得?”

“你……放开我妹妹!”

“放开?”天知笑得更为灿烂了,“啊!”他痛苦的叫了下,“贱丫头,敢咬我!”说罢,用力的把虚弱的洛裳甩开了。

洛裳用手擦擦嘴巴上鲜红的血,恨恨的说:“你活该!”

“好一对贱丫头!”天知喘了口气,大声向远处喊:“将军,这里还有活口!”

声音一出,不远处的士兵就听见了,大步朝这里走来。

姑姑见状,慌忙拽住天知的腿,喊:“雪儿,快带妹妹走!”

洛雪听话的拉起洛裳,“姑姑,你呢?”

“别管我,快跑!”

“姑姑,姑姑!”洛雪惊得从睡梦里醒了过来,才发现额头上都是汗。

“夫人,怎么了?”闻声,袭衣破门进到屋来。

“没什么,做了一个噩梦。”洛雪拭掉额上的汗珠,却听见铜镜落地的声音,“谁?谁在那里!”未等再说什么,一把冰冷的剑就驾到自己的脖子上了,可是持剑的手却是颤抖的。

“夫人!”袭衣警觉起来。“大胆!”

“起来!”刺客用剑抵着洛雪让她起来。

“放开夫人!”袭衣硬硬的说。

冷硬的声音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刺客冲她丢了句:“走开!”

没有办法,袭衣只得退到了一边,看着刺客挟持着洛雪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她思忖自己该什么时候出手,必须快点决定,万一走出了门,只怕就没有机会了,可他们现在距门口不过两三步。

“小姐啊,我给你拿了点吃的!”小喜端着盘子,蹦蹦跳跳的出现在门口,却见一个黑衣人用剑架着小姐,不由得尖叫了一声“啊!”同时,手中的盘子也甩了出去。

突见多了一个人,刺客愣了一下,很快就调整过来了,但是却给了袭衣机会,她闪步到刺客身边,用手侧打到他的臂弯处,击落了他手中的剑。

刺客见武器落地,甩掉洛雪,用轻功飞到小筑对岸。

袭衣对外面喊了句:“抓刺客!”然后快步追了出去。

“小喜,你还好吧?”坐在地上的洛雪询问着。

“小姐,小喜没事,小姐,你怎么样了?”说着,就扶着洛雪起身。

“没事,袭衣一直都在外面么?”

“对啊,袭衣说,要守着小姐,但担心小姐饿到,就叫小喜叫厨房弄些吃的。”小喜如实的说,“小姐,袭衣刚刚好帅啊!”

“呵呵,我们也出去看看吧。”洛雪披起一件外衣,和小喜互相搀扶着朝着袭衣消失的方向走了出去。

走到对岸没多久,就听见双方相互对持的声音,少顷,王府护卫赶到了,声音就乱了。洛雪和小喜闻声寻着。

“那个刺客受伤了,定不会跑太远!”洛雪推测着,还没有做下面的判断,就感觉一个圆圆的东西滚了过来。

“这个是什么?”小喜也看见了。

这时,挡在月亮前面的云彩被风儿吹开了,借着皎洁的月光,洛雪看清了,是一个人的头颅,头颅上睁大的眼睛还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啊!”失声尖叫,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