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错嫁王爷巧成妃》第七章 儿时的少年2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9 10:53:49 | 阅读次数:19778

洛雪洛裳小说名字叫作《错嫁王爷巧成妃》,提供更多错嫁王爷巧成妃洛雪洛裳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错嫁王爷巧成妃洛雪洛裳比较完整版。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洛雪洛裳摘选:洛雪快语答允。刚走入破庙,豆大的雨点就从天而降了,哗啦啦的一霎那…...

洛雪洛裳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王爷巧成妃》,这里提供洛雪洛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精选:短短几天的共同奔走中,友谊从暗处悄然生长,信任亦相伴随行。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一种其他的情愫也在无声息的慢慢长大。天际的云越发凝重了,看着逐渐被深灰色掩盖的穹幕,阿然加快了脚步。“要下雨了,前面有个破庙,我们可以去躲躲。”“好。”洛雪快语答允。刚刚走进破庙,豆大的雨点就从天而降了,哗啦啦的一刹那变成了水质屏障。“差一点就挨淋了。”阿然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说。洛雪走了过来。“是呀,再晚一点,说不定就是落汤鸡了,要是淋到…

短短几天的共同奔走中,友谊从暗处悄然生长,信任亦相伴随行。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有一种其他的情愫也在无声息的慢慢长大。

天际的云越发凝重了,看着逐渐被深灰色掩盖的穹幕,阿然加快了脚步。“要下雨了,前面有个破庙,我们可以去躲躲。”

“好。”洛雪快语答允。

刚刚走进破庙,豆大的雨点就从天而降了,哗啦啦的一刹那变成了水质屏障。

“差一点就挨淋了。”阿然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说。

洛雪走了过来。“是呀,再晚一点,说不定就是落汤鸡了,要是淋到阿裳身上……”

“我们现在是幸运的呢。你妹妹身体为什么会这么弱?”

“听姑姑说,我娘在有她的时候身体不好,加上妹妹出生时并未足月。”

“哦,这样。”阿然换了个话题,“你进去吧,我在庙里找找有没有干草什么的。”

“嗯。”洛雪回到洛裳身边,用手将洛裳环在自己怀里。“冷么?”

洛裳摇摇头,“不冷。”

洛裳的话向来很少,少到有时一天都不会说一个字,没有人清楚她封闭的内心世界里有什么。这让洛雪很心疼,却也无可奈何。

外面大雨滂沱,残破的屋子中灌满见缝插针的寒冷,洛雪不禁裹紧了洛裳。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然抱着一些树枝和柴草,走了过来。少顷,一朵橘黄色的火花就绽开到了她们面前,带给他们久违的暖意融融。阿然坐到一边,用手中的木棍在火堆中点点挑挑。“找不到食物了。我们要饿肚子了。”

洛雪低下头,看着洛裳,“阿裳,你饿么?”

洛裳微笑摇着头。

环扫四周,洛雪开头问道:“这里原来是什么庙?”

“月老祠,已经荒废很多年了。以前师父带我来过。”阿然回应着。

“那你师父呢?”

“死了。”说的时候,阿然的脸上掠过一丝哀愁。

这样的话,叫洛雪想到了埋没九泉的爹娘,失去亲人的痛苦她是知道的。“别难过了。”

阿然淡然一笑,“早就不难过了,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学艺不精,只学会了《蝶殇》。”

“他是你师父喜欢的曲子么?”

“嗯,他说这首曲子是宫中传下来的,讲述的是一位妃子的一生,她十六岁入宫,经历过被打被罚,和她相伴的还有一位女孩,她们彼此依靠,以为就这样的老死宫中,可是一次蝶幸改变了她的命运,她得宠了,但也埋下了悲剧的种子,她把女孩收在身边,尽管是主仆关系,但是姐妹情谊不言而喻。后来不知道怎么,龙颜大怒把她贬到冷宫。谪居在冷宫的她依稀从嬷嬷口中得知,她的睡榻下藏着一个巫蛊娃娃,上面写的是皇帝的生辰。她明白这个娃娃必是女孩放的,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情如姐妹的人要害她。冷宫的后面是一个满是蝴蝶的花园,曾经被御笔亲题蝴蝶谷,只是也已经荒废,没有人去了。再后来没有人发现蝴蝶飞过的草丛间躺着一具女尸,女尸天天经历着蝶幸,可皇帝却不知道了。”

“真凄凉。”

阿然笑了,“师父死了以后,我就开始了流浪,师父告诉我,向着太阳的方向走就会看见希望。不过,被病痛缠身的师傅说他要回到自己的故乡去,所以他带着我来到云南。其实我倒是很想去京师,寻一寻可否真有蝴蝶谷。”

向着太阳的方向就会看见希望,不落族的族语就是这样的意思,阿然的师傅大概也是不落族的族人吧?不落族的人信奉太阳,也深信只有落叶归根才能得到太阳的守护,“你师父埋了么?”

“埋了,我没有办法找到师父的家乡。”

“在我们走过的逐日峰的半山腰有一个小村落,向深处走半柱香的功夫就会看见一片桃树林,林子中间是一个又一个突兀的坟冢,我想那里是你师父寻找的归宿。”

“你怎么知道的?”阿然用手轻抚着笛子。

洛雪没有回答。“桃树林边有一个小茅屋,屋子是公用的,每年都会有思念亲人的人去那里小住几天。”

“埋都已经埋了,就叫师父入土为安吧。”阿然站起身子,“等雨停了,再走半天我们就可以到大理了。”

“嗯,我们会不会走散了呢?”洛雪不免担心起来。

阿然看着她,思索片刻,从怀里掏出一块月牙形的玉,“这个是我师父给我的,你拿着它,万一走散了就找些树叶剁烂取汁涂在上面,找个明显的位置印下,我就会顺着印记找你们的。”

接过玉佩,洛雪解下脖子上象征着不落族的太阳血石,放到阿然手中,“这个也给你。”

“好。”

经过一夜雨水的洗礼,青翠的山林显得格外干净。大理在洛雪眼中是个陌生的城池,可是阿然说大理很美,于是那里便成了洛雪心底向往的地方了。她幻想大理会是如不落族一样的世外桃源。

半天的行程之后,大理终于到了,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已经被战乱充斥的城池,叫人直感荒凉。街上满是被扫荡过的痕迹,蛮夷已经来过了。看到这些,洛雪又紧紧握着洛裳的手,她告诉自己,只要洛裳还在,只要阿然还在,就不用担心。

“我们来晚了。”阿然叹了口气。“我想还是会有没有离开的住家的,我们去讨点吃的。”

洛雪点头,跟在阿然身后。满目疮痍的颓败景象映入她的视线。为什么要有战争?蛮夷的军队为什么连深居山里的不落族也不放过?天知,等我长大,我定会向你讨回来!

“我说你要牵着阿裳跟紧,万一丢了怎么办?”阿然抱怨起已经被落得很远的洛雪。

“啊?哦!”说着,牵起洛裳跑了几步,追上了街衢中间的阿然。

“让开!让开!”远处传来凶狠狠的声音,在笃笃的马蹄声的衬托下,分外刺耳。

街上稀稀散散的人群被声音吓得乱了方寸,向两边逃着。洛雪不自主的在别人的推赶下到了街边。一队骑兵扬长而来,浩浩荡荡的飞驰而过,卷起一片尘土。“咳,咳。”咳了两下,才发现洛裳没有了,阿然也没有了。

“阿裳,阿然,你们在哪里?”努力的喊着,却没有人答应。孤独、无助将洛雪团团围住。她捡起地上的菜叶,用石头剁烂,取出玉佩蘸汁,在墙边印下。一路上就这样重复着。数日过后,依旧没有他们的踪影,几天前街上还有烂菜烂叶,几天后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拿什么做标记?阿然,阿裳有没有和你在一起呢?我该怎么样和你们联系?

“阿裳,阿然,你们在哪里?”洛雪绝望的一遍一遍喊着,喊累了就靠在墙边呆一下下,“我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你们?”

“你怎么了?”杨沪友善的看着洛雪。“和家人走丢了?”

“嗯。”洛雪点点头。

“我带你去找,你愿意么?”

已经没有半点力气的洛雪,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杨沪抱起斜靠在墙边的洛雪,在空旷凌乱的街上走着。他从怀里取出一张饼递给洛雪,“你吃吧,我抱着你,若是你看见你的亲人了就喊下。”

有了杨沪的陪伴,洛雪在大理城寻了三天,结果还是一样。

“你的亲人怕是已经离开了,不如你随我走吧?”杨沪打量着洛雪,“我没有孩子,以后我们就是父女了,你可愿意?”

……

杨沪带着洛雪来到京城的梅园,告诉她,以后她便是梅园的小姐,小姐要有小姐的样子,琴棋书画定是样样精通。此后,洛雪就成了梅园小姐,按着杨沪希望的样子慢慢成长,乖巧伶俐,讨人喜爱。偶尔杨沪也会带着洛雪逛街,洛雪喜欢什么,杨沪就给她什么。

一次,洛雪在路上遇见了头上插草被人贱卖的小喜,不由得想起走丢的洛裳,顿时心生爱怜,央求着杨沪将她买下。

“你多大了?”在梅园里,洛雪为小喜梳洗着。

“我今年十一岁。”

十一岁,和洛裳的年龄是一样的,洛裳你现在在哪里呢?“你叫什么?”

“我叫小喜。”

“以后,你愿意陪着我么?一起读书一起听先生讲课?”

“好呀,小喜愿意陪着小姐。”

从此,洛雪的身边就多了一个调皮的丫头,一路相伴一路成长。

……

“小姐!”小喜摇着发呆的洛雪。

“啊?”洛雪木讷的应着。

“小姐,都这样在小筑里困了一个月了。咱们出去走走吧!”

“去哪里?”

“小姐说过要带小喜去花园转转呢。都半个月了,小姐怕是忘记了吧?”

洛雪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用木棍支起窗子,阳光明媚,耳边传来阵阵鸟鸣。“天气真好。小喜,咱们去吧,你和袭衣都跟着我闷了半个月了。”

“好呀,终于可以出去了。”

真的是闷得太久了,刚刚才到花园,小喜就左瞅瞅右看看,显得格外好动。“袭衣,这里真好看啊,春天已经来了呢!”

袭衣不理不答,专心的守在洛雪身边。

应该不会遇见王妃了吧?对于王妃,洛雪还是抵触的。

“小姐,你看!”小喜拽着洛雪,指指前面。

顺着小喜手指的方向,洛雪看到花园的石桌前坐着两位正在下棋的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