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错嫁王爷巧成妃》第四章 颂梅轩 砚书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9 10:53:50 | 阅读次数:16716

洛雪小说名字叫作《错嫁王爷巧成妃》,提供更多洛雪是哪部小说,洛雪是什么小说。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洛雪节选:洛雪毫无关系。早膳之后,她便坐在湖面游廊边了。豫王爷精心装璜的小筑,是她心底的囚笼,这时,更像是极佳的避风处塘。于权力…...

洛雪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王爷巧成妃》,这里提供洛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精选:潋滟的湖面上,泛着闪烁不定的光亮,对岸初吐新绿的垂柳,迎风舞弄着枝条,尽情彰显生命的活力,却与洛雪无关。早膳过后,她便坐在湖面游廊边了。豫王爷精心装潢的小筑,是她心底的囚笼,此时,更像是极好的避风塘。于权力面前,女人注定是孤独的夜行者,在漆黑模糊的路上形单影只;于同伴面前,女人竟也是冷面杀手,绵里藏针的把仇恨的种子深深埋进敌人的心里。就算得到了别人的快乐,自己就真的快乐了么?痴情的如女子,毒如蛇蝎的亦是女子,怕是只有…

潋滟的湖面上,泛着闪烁不定的光亮,对岸初吐新绿的垂柳,迎风舞弄着枝条,尽情彰显生命的活力,却与洛雪无关。早膳过后,她便坐在湖面游廊边了。豫王爷精心装潢的小筑,是她心底的囚笼,此时,更像是极好的避风塘。

于权力面前,女人注定是孤独的夜行者,在漆黑模糊的路上形单影只;于同伴面前,女人竟也是冷面杀手,绵里藏针的把仇恨的种子深深埋进敌人的心里。就算得到了别人的快乐,自己就真的快乐了么?痴情的如女子,毒如蛇蝎的亦是女子,怕是只有顾影自怜时,才是卸下面具的本色吧?

想想自己真是可笑,只为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算命先生争一口气,就草草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倘若洵阳还是洵阳,只是一介商贾,是否就不会有刚刚的明争暗斗?倘若没有洵阳,爹爹又会给自己物色一个怎样的夫君呢?罢了,是爹爹收养了自己,五年来的精细培养,五年来视如己出的疼惜呵护,纵使自己只是他权力路上的铺路石,毕竟他还是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假如爹爹没有左右自己的姻缘,自己还能和儿时遇见的少年重逢么?云南之于京师,相距遥远。五年之前,战火纷飞的云南,每天都会死伤数千,说不定……

想到这里,洛雪不敢继续下去了,她定定的看着手中的玉佩,复又将其贴于脸上,反复摩挲,仿佛上面还残留着五年前的温度。

“王妃,外面风疾,回屋子里去吧。”小喜为洛雪披上一件夹衣。

洛雪略略将夹衣裹紧,道:“小喜,刚刚你也看见了王妃的真人了,以后就不要叫我王妃了,还是叫小姐吧。”

“哦,小喜知道了,可是洵阳哥哥不是说……难道洵阳哥哥在骗咱们么?”

“讨人欢心的话,谁不会说啊?”洛雪扬起一抹稍纵即逝的浅笑。

“不可能,我不相信他的话只是逢场作戏。”小喜语调中有些激动,她不愿意相信自己认识了数个月的洵阳哥哥会欺骗她和小姐的感情。

收好玉佩,洛雪淡然一笑,“傻丫头,没有说欺骗,只是……”词穷,面对眼前的小喜,洛雪不忍心骗她,一个单纯又极为执着的孩子,像破晓时分的第一缕阳光,干净而纯粹,永远只相信错就是错,对就是对,她不会理解什么是言不由衷,也不会知道人的本性中有一条是口是心非的。而洛雪亦希冀她永远不懂。

“小姐,只是什么?”小喜眨着水眸,期许的问。迫切的想从信任的小姐口中得到心安的理由,哪怕只是一个字。

“究竟是什么?”远处飘来豫王爷底蕴十足的声音,少顷就近了,“小喜,不是叫你喊王妃么?怎么又变了?”

“是我叫她喊的,妾身听不习惯,姐姐秀外慧中,可人能干,又有谁能撼动她的地位。”说话的时候,洛雪有意疏远。

是啊,现在谁能撼动她的地位?早上太医告诉他王妃有喜了,这样的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她是正妃,子嗣自当继承王位。当孩子落地,她还会遵守当初的约定么?豫王爷不想想了,他单手拥起洛雪,望向对岸,道:“洛雪,你为我生一个孩子可好?”

“生了又如何?无非是别人的铺路石,任人踩踏。”。嫡子为大,这个道理洛雪是清楚的,庶出的孩子,以后的命运怕是凄惨的吧?

“刚刚可有吃饱?我嘱托厨房做了几样小点心。”说完,示意身后的仆役将篮子端上桌子,一样一样摆放妥当,用手拭下碟壁的温度,唤:“还温着,刚好下口。”

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小点心,洛雪怔了下,短暂的温暖如流星般划过,转瞬却被砚书病怏怏的面容所取代,不知道砚书姐姐可有吃好?

“想什么呢?快点吃。”豫王爷再次唤之。

洛雪无奈,信手拿起一块放入口中。

“王爷!”管家匆忙走来,见洛雪在这里,稍做收敛,掩嘴在豫王爷耳边窃语一阵。

豫王爷看了下洛雪,嘱咐:“喜欢哪样就记下来,以后叫厨房常做。”然后快步离开了。

见他走远,唤起小喜:“小喜!”

“小姐,什么事?”

“将这些小点心放入篮子中,咱们去看看姐姐。”

“小姐,你哪里有什么姐姐啊?”小喜不解。

“我是说我们去看看砚书姐姐。”

“可是小姐你认识路么?”

“不是有轿夫了么?”洛雪用眼神指了指对岸的轿夫,她肯定这个是洵阳安排的,放着大好资源不用岂不可惜?

……

轿夫抬着轿子在王府错综复杂的路上穿梭着。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五脊六兽,歇山式的琉璃顶,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大小亭阁,各抱地势,勾心斗角。假山浅湖,映着房屋,错落排布,神工天巧的夺人眼球,让人目不暇接。

“夫人,到了。”轿夫为洛雪拉开帐幔。

洛雪微笑,款款走下轿子。颂梅轩的建筑多半以悬山式屋顶为主,相对于刚刚看到的,等级略略低了些,但门口依旧是用朱底金字镶嵌的牌匾,上面写着颂梅轩三个字,院内栽种了满院的梅花,倒让洛雪想到了梅园,无疑对砚书又多了几分亲近。

“姐姐,你在么?”洛雪一边说,一边走进院子。

“谁啊?”出来的是个丫头,见洛雪来了,慌忙作揖:“奴婢给七夫人请安。”

“起来吧,不知道姐姐在不在?”

“夫人,早膳时旧疾复发,回来便躺下了。”丫鬟没有隐晦的说。

“那我能去看看姐姐么?”

“夫人随我来。”说罢,丫鬟就带着洛雪来到内室。

初到内室的洛雪,没有招架的被满屋药气呛了下,不禁咳嗽了两下。

“妹妹莫怪。累月的吃药,屋子里自是弥漫着药味。”躺在床上的砚书解释着,欲要起身迎客,却被洛雪拦下。

“姐姐,身体不适,可有请过大夫?”

“旧疾了,请了也是白请,无非就是那几味药,颠来倒去的。”砚书笑言道。“妹妹,怎么想的过来了?”

洛雪坐到砚书身边,用手握住她的手,“我是来谢谢姐姐的,刚刚多亏了姐姐。”

“刚刚我什么都没有做啊,妹妹又何须言谢?砚书可承担不起。”

“姐姐,谦虚了。”洛雪扬起嘴角,扯出一个明媚的微笑,她起身,接过小喜手里的篮子,把几样点心依次放到了临近桌子上,道:“姐姐,不知道你刚刚可有吃好?我带了几样点心,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你喜欢的?”

砚书看着洛雪,有些神伤的说:“妹妹刚入府邸,就已经熟悉王府了,真好。想想自己入府已经一年了,走动的地方不过是品菊轩和颂梅轩。”

“姐姐不常和人走动么?”洛雪诧异。

“想走动,也是人生地不熟的,还需问路,本身就不受宠爱,又何执念惹人嫌?”砚书的语气如出世一般平和。

“谁说姐姐不受宠爱?这些点心便是王爷差我送来的呢。”王爷啊,你不是多情么?为何对待病妇竟是如此决绝?她也是你爱过的人吧?难道只有天天围绕在你身边的莺莺燕燕,才能长久的博取你的怜惜?

“妹妹,说笑了。王爷素来无这般心境。妹妹的心,姐姐领得。”砚书用手掩住自己的口,咳了下,“王府的女人,哪里有那么多是可以叫王爷惦念的?妹妹,恕姐姐直言……”

“嗯?”洛雪迟疑,“姐姐请讲?”

“妹妹是鲜有的能叫王爷惦念的人,你定要珍惜啊。我一直都觉得女人于婚姻,不过是权力交易的一部分,但是看见妹妹,我倒是觉得你和王爷是郎情妾意的一对,至于是不是好姻缘还是靠妹妹自己把握了。”

“姐姐说笑了,洛雪不过是和姐姐一样命运的女子。”

“但愿吧,有些东西是掩饰不了的。”砚书没有再去力争证明什么,她知道如洛雪这般聪慧女子是明白的。

有些东西是掩饰不了的?难道自己举止中流露出不一样的情愫了?不会的,这样一个处处添情的王爷,怎么会是自己心中交心的理想人选呢?可是,数个月的相识中,这样一个王爷,倒也能勾起自己面具下的真实,如果说当初自己会轻易答应他,是因为跟算命术士的呕气,那迫不及待的想去知道是不是他来提亲又作何解释?

见洛雪陷入深思,砚书从床上坐了起来,道:“妹妹,来看一样东西。”说着,撩起自己的衣袖。

洛雪回神,却见一颗红色的朱砂痣招摇的躺在砚书**如雪的臂膀上。“这个是?”

“守宫砂,”砚书浅笑嫣然,娓娓道来:“有时候王爷和我们一样都没有选择婚姻的权利,虽是如此,但仍是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

“姐姐,给洛雪看这个做什么?”显然洛雪是不相信的。

“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你和她也是不一样的。”砚书告诉洛雪,其实自己在看到洛雪第一眼时就觉得她是别人不一样的,她能感受到洛雪心底的不一样,纵使现在交心,太过轻率,但是终究不想再看见她早膳时独自神伤的样子了,既然有爱,那么就勇敢爱吧。

“她?她是谁?”

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多了,砚书慌忙改口说:“没什么,妹妹,我有些累了。”

没有得到答案,但是识趣的洛雪是知道她在下逐客令的,“那姐姐就休息吧。”说完,没有逗留的离开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