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错嫁王爷巧成妃》第三章 七夫人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29 | 阅读次数:3941

王妃洛雪小说名字叫作《错嫁王爷巧成妃》,提供更多王妃洛雪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王妃洛雪小说在线阅读。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王妃洛雪节选:王妃,弄完了呢,看一看不满意不?”小喜放下自己手中的木梳,不满意的仔细地上下打量着洛雪。洛雪拢了下额前刘海,上下打量…...

王妃洛雪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王爷巧成妃》,这里提供王妃洛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精选:“王妃,弄好了呢,看看满意不?”小喜放下手中的木梳,满意的端详着洛雪。洛雪拢了下额前刘海,打量着映在铜镜中的自己,乌发如绸似锦,柔顺的披在身后,不算高的云鬓上,斜插了一只白玉发簪,恰到好处的一点白色,在秀柔黑亮的发丝间摇曳生姿,却也在洛雪通体白皙的肌肤前黯然失色。出现在铜镜中的佳人,眉如柳枝,眸若繁星,对着镜子,若有似无的扬起一丝浅笑。“满意不?”小喜得意的问。洛雪点了点头,“你把我弄的这样美,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那小喜就…

“王妃,弄好了呢,看看满意不?”小喜放下手中的木梳,满意的端详着洛雪。

洛雪拢了下额前刘海,打量着映在铜镜中的自己,乌发如绸似锦,柔顺的披在身后,不算高的云鬓上,斜插了一只白玉发簪,恰到好处的一点白色,在秀柔黑亮的发丝间摇曳生姿,却也在洛雪通体白皙的肌肤前黯然失色。出现在铜镜中的佳人,眉如柳枝,眸若繁星,对着镜子,若有似无的扬起一丝浅笑。

“满意不?”小喜得意的问。

洛雪点了点头,“你把我弄的这样美,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那小喜就伺候王妃更衣了。”说着,小喜就拿起滩在美人榻上的衣裙,笑意连连的走到洛雪身边。

洛雪看了下,白色素雅的衣裙上有巧夺天工的绣艺,或稀或密的小花在裙摆上看似无章的排列着。腰间,裙摆间,几只灵动的蝴蝶飞舞嬉闹,偶有倦了的一只两只,停在花间,明针暗线的勾勒出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灵。“小喜,这件衣服?”

“是王爷特意去嫁岚阁定做的呢。”

“王爷果然是用心良苦啊。”洛雪话里有话的一带而过。

嫁岚阁乃百年老店,除去御用贡品外,每年成衣不过十几件,件件皆是精品。是人俱知嫁岚阁百日成一衣,可见豫王爷对迎娶洛雪早就胸有成竹了。

“外衣也要穿。”小喜拿过一件红色的纱质外衣,套在了洛雪身上,刚好映出新婚的喜庆之气。

“果然名不虚传,外衣的红色,纵使夺目却只是陪衬。”洛雪赞道,并点头示意小喜可以出发了。

小筑的水上游廊间,一袭红衣的洛雪,在廊亭间的紫纱中穿梭,单薄的身影,如蝴蝶般绚烂夺目。小喜看痴了,游廊尽头的轿夫亦看痴了,直到洛雪唤他们才回过神来。

仆役不好意思的躬下身子,毕恭毕敬的拉起轿帘,道:“夫人上轿。”

洛雪凝睇面前的华丽软轿,从容的坐了上去。小喜则守在轿子的侧边。

半盏茶的功夫,轿子停了下来。一名仆役掀开幔帘,恭敬的站在一侧,道:“夫人到了,请下轿。”

洛雪缓缓下轿,抬眼看去,眼前的厅堂正门上“品菊轩”三个金字,在朱底金边的牌匾上闪闪发光。未来得及细细端详,就听见耳畔响起管家的声音:“七夫人到。”

什么?七夫人?洛雪微疑,稍作调整,从容的迈着优雅的碎步缓缓步入有些严肃的大厅。

厅堂里抢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檀木雕花大长桌,雕工精细,栩栩如生。桌的两侧邻着摆放了六只镂空的檀木圆凳。深入一些,厅堂的最里面是一张矮榻,矮榻上静卧着一只同样是檀木雕琢的方桌,桌子两边分别坐着豫王爷和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不难猜出这便是当下王妃,而厅堂的两侧亦摆放了桌椅。相对矮榻,略显硬冷的椅子上分别坐着四位佳人,姿色不俗,却不能倾国倾城。

“妹妹起的可早?”泼辣的声音灌入洛雪耳中。依声看去,左侧上座的蓝衣女子,略带怒色的看着洛雪。眉宇上的棱角分明,刺得洛雪格外的不安。

洛雪暗忖:这样有棱有角的女子,倒像是外藩女子。真刀真枪的语气,好生火辣。

“既然已经来了,妹妹又何苦刁难新妇?”见洛雪不语,想必是怕生,矮榻上的妇人慌忙圆场解围。

眼前妇人,微扬嘴角,不露齿的笑着看着洛雪。

洛雪半伏下身,作揖道:“姐姐们久等了,是洛雪不对,还请几位姐姐多多担待。”起身,走到豫王爷面前,作揖道:“妾身给王爷请安。”拿起下人在旁边奉候多时的茶盏,躬下身双手奉上,又道:“王爷喝茶。”

走到王妃面前,作揖道:“洛雪给姐姐请安。”说罢,拿起茶盏,恭敬的双手奉上,“姐姐喝茶。”

欲要走向蓝衣女子那里敬茶时,倒被王爷叫住了:“就这样吧,洛雪,今后你和她们平起平坐。”说的时候特意加重了平起平坐四个字的语气。

洛雪在心底小小的庆幸了下,那位蓝衣女子,能坐在左侧为首的区域,定是身份高其他人一些,若是刚才真的敬茶予她,她会不会当场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呢?稍稍抬头看看她,见她的怒色有增无减,直勾勾的盯着正在看自己的王爷。

“以后我们都是平起平坐的,王爷,那妾身代您向妹妹介绍下了。”王妃察言观色的站了起来,拉着洛雪走到蓝衣女子旁,道:“这位是逐凌,是王府的二夫人,为人直爽,妹妹不要见怪。”接着走到旁边笑道:“这位是四夫人怜画,画工堪比宫中画师。”然后拉着洛雪走到大厅的另一侧,道:“素棋,乃王府的五夫人。”又指指另一边的女子,道:“那位是砚书,是王府的六夫人。好了,今后咱们就以姐妹相称了,王爷,妾身介绍的可已周全?”

豫王爷点点头,欣然默认,“洛雪,这位是汀凝。王府后院中由她掌驰,以后有什么事情尽可对她说。”

洛雪谢礼作揖道:“洛雪明白,以后还请王妃姐姐多多担待。”

“上早膳!”站立在门外的管家忽然对外喊了一声。

话音落下,鱼贯进来十几名女仆将准备好的早膳一一放在长桌上。

待姐姐们都坐好了,洛雪才款款走到桌尾,准备落座,却被王爷叫住:“坐我右侧来。”

众位夫人皆是转首,定眼看着王爷,王爷手指的是右侧的上座,那个已经空了一年的座位。自她离开后,就没有人被王爷允许坐的位置。

二夫人逐凌用力的摔掉桌子上的筷子,吼道:“爷,你太过分了……这饭不吃了!”然后离开了品菊轩。

擦身而过,一瞬间的四目相对,满眼的愤恨,尽收洛雪眼底,洛雪感觉的到,她有意逗留刹那,好似期待王爷的挽留,然而什么都没有,只得愤恨离开。在她走后,洛雪听见怜画轻蔑的哼声,不易叫人察觉的哼声。

“不用理会她了,洛雪,过来。”王爷再次招呼洛雪。

洛雪只得盈盈的走了过去,邻着王爷坐下,对面是王妃汀凝。这样的位置无疑是在宣布自己在府中的地位仅仅低王妃一等。难怪逐凌会走。可是这就是豫王爷口中说的你在我心中才是真正的王妃么?

“用膳。”豫王爷道,话语中没有太多感情。

洛雪埋下头,拿起碗筷,却见一双银质筷子往自己碗中夹了点青菜,抬头,正见王爷柔情脉脉的看着自己,赶忙还以微笑。

“恶~”对面传来一阵轻浅的干呕声,勾回了王爷刚刚泊在洛雪这里的心。原来是王妃汀凝,不知道吃错了什么,惹起胃挛。

“还是吃不下去么?”王爷关切的问。

“王爷啊,这肚中的小家伙可真像你,才不过两个来月,就折磨得妾身寝食难安,若是大了岂能得了?”一边说,一边含笑的看着洛雪,眼神夹杂着其他成分。

“你这样不吃东西总是不好的吧?”豫王爷关切的问。

“妾身真的是吃不下。”汀凝抓住时机,娇滴滴的说。

豫王爷怜惜的看着她,“吃不下也是要吃点的。”他是关心她肚中的孩子,他的第一个子嗣,又是嫡子,纵使不爱眼前之人,但那次酒后乱性,却也孕育了自己的骨肉,孩子总是没有任何错误的吧?

一幅详尽勾勒夫妻恩爱的画卷,呈现在洛雪眼前,一举一动也被她真真切切的看着,王妃汀凝反倒更是放纵了,央求着王爷亲自喂她。王爷本就多情,对于美人的请求怎么会拒绝?

吃不下去的洛雪,放下碗筷,静静的坐着,暗暗嘲笑自己:这个就是他的承诺?怕他已经许诺过好多人了吧?自己真傻,居然以为他说的是真的。洛雪啊,王府终究不是你的归宿,可已经嫁了,还能回头么?如果没有嫁,你还能痴守儿时快乐多久?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背上多了一丝温暖。

“可吃饱了?”细声细语,有些飘渺的声音好像精心算过只会落入洛雪耳中。说话者是砚书,她莞尔的对洛雪投出浅笑,病态的妆容,多出几分亲切。

洛雪点点头,微笑。这样的温婉女子,被病痛缠身真是可惜。

“汀凝,你身体多有不适,不若分担一些给洛雪处理。”王爷的话打断洛雪和砚书间的眼神交汇。

“爷,是觉得妾身做的不好?”汀凝困惑的问。

“倒也不是,只是你有孕在身,过多劳累恐有异样。”豫王爷顿了顿,“依我看,分担一些给洛雪,对你未尝不好。”

“有劳爷关心了,妾身还可以应付,洛雪妹妹刚刚进府,怕是要先适应一下吧?”

洛雪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眼下插不上话,先是辞膳的逐凌,现在又是王爷叫汀凝分担家事给自己,怕是以后的生活就甚为艰辛了。

“咳,咳……”

身边砚书的咳声,解围的传进洛雪耳中,洛雪关切的轻拍她的背,询:“姐姐,是呛到了?”

“不碍事,是旧疾了。”砚书依旧是咳,“洛雪妹妹不要担心。”

“砚书,你真的没有事情么?”王妃汀凝顺势也关切的问着。

……

一顿好好的早膳,就这样磕磕绊绊的走了过去。在女人妒火中吃饭,味同嚼蜡那是自然,只是洛雪不解,第三位夫人身在何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