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太子来访

空逸 | 发布时间:2021-04-29 | 阅读次数:10664

王严命又怎么会如此悲苦“。  “太子仁善惦念幼弟,的话四公子明白您的苦心,必会心存感激诉不完“。宦官顺着太子的目光向前看去,心中是一酸。一名公子活过这个份上,让人不败唏嘘不已。  太子把手背到身后,体会着那卷竹简,露着一丝摇了摇头:“心存感激?现在的我这四一名宦官打扮的中年人,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旁。男子看着前面低矮、破败的房屋,心中一酸随即一叹:“这十年孤每次出城,都会偷偷来到这里,观看一眼。可怜我那四弟,身为我大赵四公子,要不是父王严令又怎么会如此凄苦“。。...

  一辆马车缓缓而至,有仆从慌忙跑去放下台阶,轻轻掀起车帘。一名男子手拿竹简,眉宇间透着一股威严。看着车帘被掀开,缓步从马车上走下来。一阵清风吹过,树枝摇摆。一片树叶缓缓掉落下来,男子摊开手掌。落叶稳稳的掉落于掌心。

  一名宦官打扮的中年人,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旁。男子看着前面低矮、破败的房屋,心中一酸随即一叹:“这十年孤每次出城,都会偷偷来到这里,观看一眼。可怜我那四弟,身为我大赵四公子,要不是父王严令又怎么会如此凄苦“。

  “太子仁厚挂念幼弟,如果四公子知道您的苦心,必会感激不尽“。宦官顺着太子的目光往前看去,心中也是一酸。一名公子活到这个份上,让人不胜唏嘘。

  太子把手背到身后,感受着那卷竹简,露出一丝苦笑:“感激?现在我这四弟的心中,只是那冷眼旁观之人。今天要不是嫣儿妹妹的竹简,我又怎么敢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

  “太子毕竟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想四公子会体谅您的苦心“。宦官连忙相劝,好像想到了什么,内心有些感叹。

  紧接着一阵沉默,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太子和宦官一愣,转头看去露出一丝笑意:“四弟多年不见,过的可还好“。

  “咳、咳……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赵无铭一愣,站直了身子刚要行礼,心口一疼随即巨大的疼痛感传来。

  太子看见赵无铭咳嗽,这才发现他和青雀的身上全部都是湿漉漉的。渐渐皱起眉头,目光转向宦官。宦官轻轻摇头表示不知,太子又看向赵无铭:“四弟你先更换衣服,我们在慢慢详谈“。

  “衣服潮湿换一换也好,大哥请先去屋内坐坐,等无铭换好衣服在来闲谈“。虽然心中有许许多多的疑惑,但感受到衣服传来的阵阵凉气,也就暂时压下。对着太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他们往屋内走去。

  走到屋内之后,赵无铭抱歉一笑,前往一处房间更换衣服。一阵风吹过,破败的门窗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看的太子心中一酸,这哪里是一国公子的居所。房屋低矮、残破,屋内门窗破败、残缺。只怕邯郸城中,最为贫苦之人的居所,也莫过如此吧。

  赵无铭换好一身干净的补丁粗布衣,走出来抱歉的一笑:“大哥房屋简陋,让你见笑了“。

  “见笑?“。赵语轻轻摇头,扣心自问如果是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居住十年,只怕做不到如此豁达。

  青雀端着一壶水一个碗走来,赵无铭拿起茶壶往碗中倒满清水:“我这里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一碗清水,用来招待兄长“。

  “四弟你心中可还有恨?……“。赵语接过清水,看向赵无铭目光中满是温和。

  赵无铭一笑,摇了摇头,莫名其妙的问题又怎么可能回答的出来:“恨?早已忘了“。

  “四弟你能这样想,在好不过“。赵语满意的点头,轻轻端起那碗清水,浅尝一口。

  听着这如同打哑谜般的问题和答案,赵无铭只感觉莫名其妙,看向赵语决心岔开话题:“大哥这些年一直没有来探望小弟,今天为什么突然过来“。

  “我提示你一下,这一次来找你。是受人之托,作一回信使“。赵语故作神秘的把手中的竹简,在赵无铭的眼前晃了晃。

  赵无铭沉思,脑海之中的记忆不断的涌动,良久摇了摇头:“不知到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身为太子的大哥,专门做一趟信使“。

  “四弟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哎、算了。孤真拿你没办法、你自己好好看吧……“。赵语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抹亲情不自觉的流露出来,这小子也未免太会装了吧。

  赵无铭不好意思的一笑,接过赵语手中的竹简,缓缓打开,几行字出现在眼前:与君相识桃花开,落花遍地心已残。本以此生归君属,奈何父命实难违。此去燕地千万里,相隔两地在难依。

  看到这里一张绝美的脸浮现在眼前,赵无铭不由得一愣随即接着看下去:自知有负君深情,愿有来世同偕老。劝君在赵寻新欢,云嫣翘首在燕祝。

  一些记忆在脑海出现,没想到这世间居然有如此绝美痴情的女子。赵无铭深呼一口气,无意识的询问:“大哥她什么时候走的“。

  “昨天上午……“。赵语的声音很轻很淡,好似一阵细细的微风,就可以吹的虚无。

  赵无铭嘴唇动了动,却并没有发出声音。下意识的渐渐闭上双目,当初相识相知的场景一点点的浮现出来。五年前他因为得罪宫中禁卫。在城外一处桃园被殴打。正在无助之时,满天桃花纷纷落下。从远方走来一名窈窕貌美的女子,如仙女下凡,从画卷之中漫步于人间。禁卫见女子身后家丁众多,纷纷逃窜。从此之后两人彼此相识、相知、相念,以为能终老一生。可没想到五年之后的今天,等到的却是一封,回燕的绝情之书。

  奈何父命难为,此去燕地千万里。看来此女对你用情之深,真让人不忍拒绝,以后若有机会,就帮你了却了这桩心愿。

  “其实书信今天送给你,是嫣儿妹妹的请求。她不想让你在她离开的当天,得到这个消息。怕你不顾一切的去寻她,从而遭受到侮辱“。赵语见赵无铭闭目不语,缓缓解释。

  女子的深情扑面而来,赵无铭不由得有些动容:“嫣儿如此担忧自然是为了我好,只是……以后的事情就随缘吧“。

  “四弟其实你有所不知,云家世代在燕,官居渔阳郡太守一职。云嫣其父本是当代家主的嫡长子,因五年前发生的一场内乱被迫来我邯郸避难。如今云家、家主病故,尊遗命回燕继承家业“。见赵无铭盯着自己,赵语的语气渐渐有些低落。他二人既然如此有情,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情。

  听见赵语不在言语,赵无铭绽放出一个笑容,想到脑海深处的那些记忆:“大哥、我不仅知道这些,还知道在燕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云家、家主继位之后,必须把长女许配给太子以打消燕王的疑虑。而云嫣就是其父的长女,不知道小弟说的对不对“。

  “四弟说的没错,看来你对燕国的局势,倒是熟悉的很“。赵语嘴唇动了动,不知道怎么相劝。良久只能说出一番这样的话,心中微微一叹。

  赵无铭看向赵语,想到自己现代人的身份笑了笑:“大哥说句实话,如今以我难堪的身份,其实并不想知道这些“。

  “四弟你既然心情不好,不如明日和为兄。一同去参加一场宴会,散散心怎么样“。赵语见赵无铭此时心情烦闷,想到一件事情心思微微一动。

  赵无铭疑惑的看向赵语,根据自己的记忆所知,此人的关系一直和自己很是平淡。送信是嫣儿相求这到也说的过去,可是这宴会:“这算是大哥的邀请吗?“。

  “自然是为兄的邀请,前些时日国尉薛礼之子、薛谦入朝,被封为都尉。明天要在新建的都尉府大摆宴席,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和为兄一同前去“。赵语满脸的笑意,目光中满是期盼。

  赵无铭陷入沉思去还是不去呢?,良久看向赵语:“大哥你明天先去,如果我到时候想去了,自然会去的“。

  “只是?要是有人在都尉府前刁难你……“。赵语说到这里陷入沉思,以四弟现在的衣着,前去赴宴只怕进去会很困难。

  赵无铭对着赵语露出一丝笑意,打断赵语的话语:“兄长、要是我明天感觉进不去,自然不会去。反之要是觉得进得去,那在进去也不迟“。

  “为兄想明天遣人在都尉府的大门等你,你看怎么样“。赵语想来想去,也只是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

  赵无铭坚定的摇了摇头:“多谢大哥厚爱,只是以我现在的样子,就算进去了也不好“。

  赵语沉默不在言语,以此时四弟的样子,就算进去了也只是徒增笑料。还不如不去,最少眼不见为净。

  “大哥如果我想去,自然进得去。如果我不想去,那也不需要强求“。赵无铭说完,故意把手中的竹简在赵语的面前晃了晃。

  一道闪念划过脑海,赵语瞬间就想到了一件事情。渔阳云氏势力庞大,嫣儿妹妹对四弟用情如此之深。在离去之时,难免没有留下点什么东西:“为兄明白了,既然四弟有把握进得去都尉府,那大哥明天就在宴会中恭候你。你要记住,不管你在城内还是城外。你都是当今天下七雄之一,赵国的四公子。在这赵国之内,除了父王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你的脚步“。

  “无铭受教,明天一定会前往都尉府赴宴“。听着赵语不容置疑的语气,赵无铭心中一震。一股暖意在心中蔓延,情不自禁的直接承诺。

  赵语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窗外:“四弟既然大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大哥就回宫了。明天在那宴会之中,静候你的到来“。

  “无铭恭送大哥“。赵无铭微微躬身一礼,赵语点头带着宦官走向门外的马车。御者见两人坐好一甩马鞭,马车往城门的方向疾驰而去。

  看着马车渐行渐远,青雀露出满脸的愁容:“公子你怎么不答应,让太子派人来接你。这下好了,明天我们又应该怎么样去赴宴“。

  “我也不知道,明天的事情明天在说吧。我困了,就先去休息了“。赵无铭也反应过来,深深一叹。不等青雀说话,直接往记忆中自己的房间走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