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青雀的惊讶

空逸 | 发布时间:2021-04-29 17:32:31 | 阅读次数:8001

还我以为你需多睡会呢?“。青雀再打开房门,走入赵无铭露着不好意思的神色。  赵无铭摇摇头,故意地盯着青雀的表情观看视频:“仔细一看你就在说假话,这屋内的声响,你在屋外就听看不见吗?你这人什么都好,是一说假话总是会不喜欢脸红了“。  “一切都瞒但是公子的这双慧“原来公子已经起床,青雀还以为你需要多睡会呢?“。青雀打开房门,走向赵无铭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次日清晨赵无铭揉了揉朦朦胧胧的双眼,打着哈欠站起来,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床头,见到一套整整齐齐的侍卫服饰,嘴角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丝微笑。昨天实在是太困,从汉城回来之后倒头就睡,反倒忘了把这套衣服交给青雀。现在应该好好想想,等会到底需要用一个,什么样的理由解释为好。正在思索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人影在门前走来走去,嘴角的笑意更加浓厚了几分:“是青雀吗?既然在门外那就进来吧“。

  “原来公子已经起床,青雀还以为你需要多睡会呢?“。青雀打开房门,走向赵无铭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赵无铭摇头,故意盯着青雀的表情观看:“一看你就在说假话,这屋内的声响,你在屋外就听不见吗?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一说假话总是喜欢脸红“。

  “一切都瞒不过公子的这双慧眼,实不相瞒青雀一个晚上都没睡好。所以今天才会,早早的就在这门外来回走动“。小心思被揭穿,青雀露出一丝尴尬。索性就不在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赵无铭缘由。

  赵无铭略微有些惊讶,在记忆中好像很少有事情能让青雀,这么的手足无措:“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让你担心了一个晚上“。

  “公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难道忘了,昨天是怎么答应太子的“。青雀大急,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公子一点也不上心。要知道这可是公子,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万万不可大意。

  眼见青雀焦急,赵无铭露出丝丝笑意,心中不由得一暖:“你青雀都如此上心,本公子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既然公子没有忘记,那青雀就大着胆子问一句。那些高门大户,就凭我们身上满是补丁的粗布衣,又怎么进得去“。青雀满脸的愁容,这个问题从昨天太子走后,就一直折磨自己到现在。害的昨夜想了一个晚上,久久不能入睡。

  赵无铭并没有开口回答,只是目光转向床头的那套衣服,嘴角含笑沉默不语。

  “公子,这床头的衣服是怎么回事?青雀好像记得,公子你昨天没有出去“。青雀顺着赵无铭的目光看过去,露出惊讶的神色。

  赵无铭也不说话,只是轻轻摇头,故意在青雀的眼前晃了晃。

  “公子你这身锦袍,又是怎么来的“。青雀满不在乎的看向赵无铭,顿时睁大了眼睛。这才意识到,赵无铭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

  赵无铭走过去,拿起床头的那套衣服,递给青雀:“你现在赶快穿上这身衣服,我看看到底合不合身“。

  “公子我们到底哪里来的钱?还有青雀记得,你昨天回来之后,就没有出去过。可是这、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青雀双手接过衣服,满脸的疑惑。想到现在生活的拮据,以及这手中的衣服,眉头渐渐邹起。该不会公子,又被人给利用了吧。

  听着青雀连绵不绝的疑问,赵无铭没有立即解释。只是转过身子,在床头上把那卷竹简给拿了起来,故意露出不高兴表情,提高语气:“渔阳云氏,青雀你现在还需要我解释吗?“。

  “小人不敢,还请公子息怒。青雀这就回房,更换衣服“。感受到赵无铭的那丝不高兴的情绪,青雀立即反应过来。不管有钱还是没钱,也不管做什么,公子始终都是公子,不容怀疑也不能怀疑。

  赵无铭摇了摇头,直接向门口走去,这人真开不起玩笑:“不用这么麻烦,你在屋内更换衣服,我去外面看看风景“。

  “这里毕竟是公子的房间,青雀是下人,应该不妥“。青雀下意识的拒绝,这样的事情于理不合。

  赵无铭也不回话,走出门外反身把房门关好。用实际的行动,告诉青雀自己的态度。

  青雀无奈的一叹,只能在里面更换衣服。不多时门被打开,身穿侍卫服饰的青雀走了出来:“公子这衣服不大不小,正好一穿“。

  “好、非常好,青雀你说我们这样的装束,进的去那都尉府吗?“。赵无铭想到青雀刚刚的那个问题,满含笑的询问。

  青雀点头可想到另一件事情,却又感觉有一座巨山突然从天而降,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公子这衣服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可是那场宴会,又应该怎么办……“。

  赵无铭思索,翻动脑海中的记忆:“你是在担忧游猎?“。

  “恩、游猎要战车,可是我们没有战车“。青雀越所越急,心中有些懊恼,公子要是不答应太子那该多好。

  赵无铭把玩手中的竹简,较有兴致的看向青雀:“青雀你确定我们没有战车吗?“。

  “公子难道?……“。青雀的目光越发的疑惑起来,看向赵无铭把玩的那卷竹简,心中有些发酸。没想到他们之间的情谊,居然到了如此地步。

  赵无铭不在解释,只是转身走进房间,小心的把手中的竹简放好。对着青雀,露出神秘的一笑:“我们快些出去,说不准那战车已经在前面等候很久了“。

  “战车?难怪公子你敢答应太子的邀请,原来早就胸有成竹。看来云嫣小姐,对公子的情谊,只怕以深如大海“。话一说完,青雀忍不住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脸。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公子昨天才得知云嫣小姐,返回燕国的事情。自己此时提起,那不是又在触及公子的伤口。

  想到记忆深处的云嫣,赵无铭下意识的有感而发:“此情此恩,赵无铭就是穷极一生,也难报其万一“。

  “青雀不会说话,惹得公子伤心,甘愿受罚“。一丝丝愧疚浮现在心中,青雀连忙向赵无铭请罪。

  赵无铭摇了摇头,也不在言语,只是往前走去的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树林里面,四匹骏马全身火红,拉着一辆青铜战车。十名亲兵站在战车之后,神情肃穆。红衣、红甲、持枪配剑,威风凛凛。孙不二站在战车之上,双手握着马匹的缰绳,见赵无铭前来,站在上面恭恭敬敬一礼:“孙不二见过主公,战车已经准备就绪,请问主公是否立即前往邯郸城“。

  “邯郸城自然要进去,只是我们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孙不二、我要的东西,你带来了没有“。赵无铭的目光在战车上四处打量,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孙不二躬下身,拿起一杆枪,一张弓以及一个囊箭走下来,恭恭敬敬递给赵无铭:“主公所要的东西,我们早已备齐“。

  “比起乘坐战车,其实我更希望骑马。青雀从今天开始,这杆枪就属于你了“。赵无铭接过孙不二收上的东西,顺手把枪递给青雀。

  青雀满是不解的上下打量了这杆枪,指了指腰间的佩剑:“公子我已经有了佩剑,现在拿枪是不是有些多此一举“。

  “要你拿着你就拿着,要不然那战车上的位置,又怎么可能有属于你“。赵无铭指了指战车,又重重的看了一眼,青雀手中的长枪。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青雀恍然大悟,一丝丝喜悦渐渐蔓延,连忙躬身一礼:“青雀谢公子恩赐,必会拿着这杆长枪,在战车之上誓死保护公子“。

  “有你青雀的这句话,本公子也就放心了。从经往后,这战车的安危可就靠你青雀了“。赵无铭对着青雀,投出一个鼓励的眼神。

  感觉自己被认可,青雀心中升起一股豪气,恭恭敬敬再次一礼:“战车在青雀就在,战车亡青雀就亡“。

  “青雀你说错了,战车在青雀在,战车亡青雀还要在“。赵无铭把箭囊背好,重重的拍了一下青雀的肩膀。

  一股暖意在心中升起,青雀重重的点头:“青雀谨记公子的教诲,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

  “只要我们活着,那就有希望。所以青雀,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死去“。赵无铭从背后抽出一支利箭,弓开满月。聚精会神的盯着前面的一颗树木,突然一松手,箭矢直接飞向那颗树木,重重的插了上去。

  青雀心中一惊,下意识的附和:“公子说的,青雀谨记在心……“。

  “枪也给了,弓箭也试了。孙不二、我们也时候赴宴,好好会一会,这邯郸城中的那些青年才俊了“。想到云嫣、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汉城以及自己的三位兄长和那邯郸城中错综复杂的纠葛,目光渐渐变的锐利。斗吧、斗吧,也许等他们斗完之后,抬头往无尽的北方看去。才会发现一个庞大的国度,正在以君临天下之势,降临人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