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赴宴

空逸 | 发布时间:2021-04-29 | 阅读次数:27454

公子“。  “大胆地……四公子当众你们竟然如此不敬“。青雀想起这些年的悲苦,望着身后的亲卫心中胆气大减对着门前侍卫一阵喝斥。  青雀话音一落,亲卫把手中的长枪矛头一众看门侍卫。侍卫惊惧下意识的退后几步,仔细上下打量前面这群人。见亲卫身批重甲,赵“本公子是赵王四子赵无铭,受到邀请前来赴宴,难道你们还想敢阻拦本公子?“。赵无铭带着孙不二和青雀从战车上走下来,眉头微邹好像有点不高兴。。...

  厚重的脚步声传来赵无铭乘坐战车带着亲卫一路疾驰。都尉府门前十几名侍卫,慌忙走下台阶阻拦:“站住来者何人……“。

  “本公子是赵王四子赵无铭,受到邀请前来赴宴,难道你们还想敢阻拦本公子?“。赵无铭带着孙不二和青雀从战车上走下来,眉头微邹好像有点不高兴。

  感受到赵无铭不高兴的情绪,后面的亲卫连忙走来,站在赵无铭的后面一字排开。守门侍卫心中一震,微微有些发寒:“四……四公子,大王什么时候还有一位四公子“。

  “大胆……四公子当面你们居然如此不敬“。青雀想到这些年的凄苦,看着身后的亲卫心中胆气大增对着门前侍卫一阵呵斥。

  青雀话音一落,亲卫把手中的长枪指向一众守门侍卫。侍卫惊恐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仔细打量前面这群人。见亲卫身披重甲,赵无铭身穿锦袍心中有些发苦,这样的阵势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难道大王真的有一位四公子,可为什么自己和兄弟们都不知道。

  响声传到门后,一名身穿铠甲的中年人走来,对着赵无铭恭恭敬敬一礼目光中满是疑惑:“小人是都尉府侍卫长,如果府中侍卫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四公子海涵。只是小人心中有一个疑惑,不知四公子能不能为我们解答“。

  “请说……“。见眼前这人恭谨有礼,赵无铭也不在过多刁难,随即眉头松开神色也渐渐缓和。

  侍卫长沉思,究竟怎么样询问,才不会得罪眼前这位四公子,话还没问又是一礼:“小人的问题或许会触及到公子的伤心事,所以就事先赔罪,还请公子海涵。据小人所知十年前公子年幼,曾经做出一件错事从而惹得大王大怒,从此被赶出邯郸,居住在邯郸城外日子过的很凄苦。可是今天观看,公子气宇轩昂随行甲士威武雄壮,又哪有半点凄苦的样子“。

  “本公子为大王四子,你可知道这几个字的含义“。赵无铭直视侍卫长,目光咄咄逼人。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还敢怀疑,心中有些不高兴,大王四子不就是最好的解释吗?。

  侍卫长连忙醒悟过来,眼前这位毕竟是大王的骨血就算有在大的过错。毕竟已经过去十年,大王心中难免不会懊悔:“小人失言,还请公子勿怪“。

  “既然你问也问完了,那不知道本公子,现在能不能进去“。赵无铭目光渐渐不在这么锐利,可语气中却有不可阻挡的韵味。

  侍卫长躬身随即往里面一指,语气越发恭敬:“公子是贵人,我家主上求都求不来,我们又怎么敢阻拦。只是府中狭小,这些甲士与战车入内恐怕会有些不方便“。

  “不要紧……你们可以把战车带到一旁等候本公子“。赵无铭对着身后的十名亲信吩咐,转身看向侍卫长。

  “诺“。十名亲卫纷纷领命,带着战车走向一旁,寻找一处遮阴的地方等候。

  侍卫长一招手,门前侍卫分开让出一条路:“四公子请入内……“。

  “慢着“。就在赵无铭即将走进去的时候,一群人缓缓走来,人群中有一人连忙喝止。

  赵无铭闻声止步,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眉头渐渐皱起,不知道为什么,无名的怒火在心中缓缓燃烧。

  门前侍卫看见男子走来,纷纷躬身行礼:“小人等见过緤公子“。

  “青雀见过緤公子“。青雀也连忙行礼,生怕为赵无铭带来麻烦。

  赵緤看向赵无铭,心中厌恶可脸上却满是虚伪的笑容:“这不是我那居住在城外的四弟吗?一晃十年没见,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差一点二哥可就不认识你了“。

  “托二哥的洪福,无铭这些年过的还算好“。听着语气赵无铭有些不高兴,想到他毕竟是他的二哥,所以还是对着赵緤恭恭敬敬一礼。

  赵緤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像陷入沉思。良久似乎在喃喃自语,又似乎是在说给周边的人听:“奇怪本公子好像并没有听薛都尉提起过,邀请四弟赴宴的事情。可是今天为什么四弟又来了?身为兄长见到十年没有见过的弟弟,却没有礼物确实有点失礼“。

  话音一出,赵緤身边的那些身穿锦袍之人,面面相窥。紧接着议论,附和的声音响起。

  “奇怪?我好像也没有听说薛谦提起过,邀请四公子的事情“。

  “四公子常年居住在邯郸城外,如果薛谦邀请,我想不会不透露一丁点的风声吧“。

  “诸位是否还记得,十年前大王曾经下过禁令,禁止四公子踏入城内一步。可是今天?四公子又是怎么入城的呢“。

  “或许是我们耳目闭塞,又或许是这些年我们已经忘了。大王有可能,解除了这道禁令,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不对、不对,如果真的发生过这样的大事,你们会忘记吗?“。

  “难道是四公子,私自入的城“。

  “大王此时远在燕赵交界之地,和燕王会盟。如果大王想念四公子,在会盟之时发来一道解除四公子禁令的旨意,我们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四公子在城外已经居住了十年,和我们并不是这么的熟悉“。

  “难道薛谦他听到了点什么?所以才会邀请四公子前来赴宴“。

  “是不是邀请还不知道,不过以薛谦的性格,就算听到了什么。也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有所隐瞒的“。

  “緤公子不知道能不能为我们解惑,大王他到底解除过四公子身上的禁令没有“。

  赵緤故意摇了摇头,大有深意的看向赵无铭:“本公子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父王远在燕赵交界之地和燕王会盟。就算有什么旨意,也应该由监国的太子接手。我想这件事情,太子应该最为清楚吧“。

  “緤公子您何必如此咄咄逼人,须知这些年……“。青雀听着这些议论之言,矛头直指赵无铭,心中很是不平。想到当年的事情,在也压不下怒火,索性直接豁出去质问。

  赵緤冷冷的看了一眼青雀,不高兴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区区下人,居然敢插嘴?看来我这四弟,对你们还是太过于仁慈,以至于忘了尊卑“。

  “二哥既然明白青雀是我的下人,又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听着这些议论之声,赵无铭的脑海突然出现一幅幅的画面。十年前赵緤利用天真无邪的自己,在祭祖大典上犯下过错,从而使得父王大怒。剥夺即将赐予自己的封地,转赠给赵緤。而自己也被盛怒之下的父王,一脚踢到了城外,任其自生自灭。

  看着眼前的赵无铭,赵緤不由得一愣,这还是自己记忆中那个柔软懦弱的四弟吗?看来城外的十年孤苦,让他成长了不少:“为兄岂敢,就算为兄身为大赵二公子。也无法越过四弟,去处罚你的下人。刚刚就算是为兄失言,所以向你陪个不是,还请四弟见谅“。

  “二公子彬彬有礼,实在是让我等敬服“。

  “要是我被自家弟弟的下人如此顶撞。哪里会这么客气,早就下令重责了“。

  “要不然为什么这邯郸城中的大家闺秀,都对二公子翘首以盼,而不是对你呢?“。

  “在如此侮辱之下,还能谨记国法。严于律己,堪为我辈楷模“。

  “我常听人说,邯郸城中我大赵二公子。宽和有礼善待百姓素有贤名,看来此言不虚“。

  一片阿谀奉承之言飘来,赵緤脸上的笑容越发浓厚。以这样的举动收买人心,果然无往不利:“四弟为兄刚刚的疑惑,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不知道兄长说的,到底是什么疑惑“。看着那满脸笑容的赵緤,赵无铭只感觉一阵恶心,故作不知的反问。

  赵緤一愣,脸上的笑容更加浓厚几分:“是为兄错了,为兄不应该问这没头没脑的话。四弟你能不能告诉为兄,父王是不是解除了你不能进城的禁令“。

  “二哥既然问出这句话,难道是父王授权你全权管理这件事情?“。赵无铭故意装出疑惑的样子,语气却是一点也不客气。

  赵緤语塞,十年未见看来这位好四弟不仅没有消沉,反倒是越发的尖牙利嘴了:“身为兄长关心一下自己的亲弟弟,难道也需要父王授权吗?四弟我们毕竟是血亲啊“。

  “这众所周知的血亲二字,小弟明白。既然这是兄长的关心之语,那也就是说。小弟可以说也可以不说,不知道对不对“。看着赵緤那伪善的样子,赵无铭心中泛起冷笑,自己可不是以前那软弱无能的他。既然是大敌,自己又为什么要露出懦弱的样子。

  赵緤目光环视周围发出一声轻笑,同时心中也冷笑一声,好一句众所周知的血亲:“为兄本来听说,你在这十年过的凄苦。现在看来传言有误,为兄这心里也算是安稳了“。

  “二哥又不是储君太子,又怎么可能会留意我大赵方方面面的事情。所以不知道小弟真实处境,也是应该的“。众人看着顶撞赵緤的赵无铭,都在心中摇了摇头。果然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有了怨气就不分场合的发泄。如此幼稚的举动,只能平白让人笑话。

  太子?赵緤的手不自觉的捏成了拳头。要不是那个人的命好,比自己先出生,又怎么可能会是太子。想到这里,无心在和赵无铭交谈,对着周围的人意味深长的一笑:“四弟、我听说这人要有请帖,才能入他人的府邸。我们王室公子,可不能失了礼仪。罢了、为兄还想和薛谦聊点事情,就先进去了“。

  赵緤不等赵无铭回话,带着一群人直接往里面走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