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001章我是穿越者

白色De夜幕 | 发布时间:2021-04-30 16:28:59 | 阅读次数:24015

路。  少年有些心不在焉。  但是他心里并也没忘了自己的工作,他的眼睛不时的扫过着远方这条飞舞盘旋在一座大山山腰的山路。少年是山贼,他正耐心的等待着被抢劫财物的对象会出现。  对了,详细介绍一下,少年的名字,林筑。  ……  林筑是一名穿越者。  有雨,不清澈的浅蓝色天空下,巍巍青山绿意盎然,山坡上一块相对平整的草地上镶嵌有一块硕大的大青石。歪歪斜斜的穿着一身银色盔甲,头盔被随意的丢在了一边,躺在大青石上枕着双手安静的仰望着天空,这一刻少年的心难得的静。。...

  阳光明媚。

  清澈的浅蓝色天空下,巍巍青山绿意盎然,山坡上一块相对平整的草地上镶嵌有一块硕大的大青石。歪歪斜斜的穿着一身银色盔甲,头盔被随意的丢在了一边,躺在大青石上枕着双手安静的仰望着天空,这一刻少年的心难得的静。

  拔一根野草放在嘴里,嚼一嚼,苦苦的回味有些淡淡的甜。

  野草指向的方向。

  一把剑锋闪烁着森冷光芒的宝剑斜插在不远的草地上。在大青石上顺着宝剑的方向往下看,入目的是一条崎岖的山路。

  少年有些心不在焉。

  不过他心里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他的眼睛时不时的扫视着远方这条盘旋在一座大山山腰的山路。少年是山贼,他正等待着被抢劫的对象出现。

  对了,介绍一下,少年的名字,林筑。

  ……

  林筑是一名穿越者。

  有雨,不大,中国南方五、六月的天气,即使夜里有雨也不冷。在大学毕业前夜,按约定林筑和同学们一起来到了大学外的一个干净的小馆子里喝散伙酒。因为拉肚子迟到了一点点,林筑遭到了那群可爱的“畜牲们”的围攻,如果是平常,不论别人说什么林筑一定不会多喝,可今天有点不同,所有林筑是来者不拒,敬的酒林筑都干了。

  “今日有酒今朝醉,莫待无花空折枝。”

  大学毕业这一别,天南地北的同学们各奔东西,将来或许能再见,也或许就是永别,带着离别的惆怅,喝了一杯又一杯,林筑很快地被灌翻在地。

  “哥几个,干!”

  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夜风中,从脸上红到了脖子的林筑依在椅子上被无可抗拒的睡意睡了过去。

  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觉醒来。

  天清云淡,淡蓝色的天空中白云朵朵,空气清新,花儿的淡淡清香从小屋外传来。就这个样子,迷迷糊糊的林筑莫名其妙的穿越了,一朝回到了东汉末年。

  ……

  粉雕玉琢的胳膊小腿,坚挺的小鼻子,灵动的大眼睛,令女人都羡慕的水嫩皮肤,唯一遗憾的是这并不是作为穿越者的林筑所特有的,不论古今,只要是个健康的婴儿都拥有。

  ……

  反抗吧,敌我力量悬殊不说,还以寡敌众,不反抗吧,她们还没完没了了,作为了一名拥有成年人思想的婴儿,林筑整天被各位大妈大婶捏来揉去,那感觉是杠杠的想哭!

  ……

  这一世。

  林筑的名字仍然是林筑,是一名山贼头头的独生子。

  “爸、妈,你们保重啊!”

  白云飘过,微风轻抚,望着天空,林筑不由得想起了他两世的父母。

  两世的父母都很爱林筑。

  二十一世纪。

  林筑的父母都是工薪阶级,他们用工作了一辈子的积蓄付了首付,然后自己按揭贷款给林筑在家乡的小县城里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房子是预备着给林筑当新房用的。

  可惜用不到了。

  东汉末年。

  老爹林夕是做山贼的,老妈伊莲是做寨主夫人的。林筑长到十一岁的时候,十常侍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公开的买官卖官,为了攒钱给林筑买个好出身,林夕在一次冒险抢劫时当场战死,被人扔下了悬崖,尸骨无存。本就为了照顾病重的林筑日夜操劳的伊莲在得知丈夫的死讯之后过度悲伤不久也病倒了。撑了几天之后也跟着林夕一起走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

  三年前。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在东汉老爹的一众心腹的拥护下,经过一番不太艰险却很血腥的厮杀,十一岁的林筑成功继位当上了双木寨第七任的寨主,开始了他当山大王的幸福生活。

  到今天正好三年了。

  ……

  仅有几名武装家丁护卫着一辆满载货物的马车出现在远山山腰的山路上,可惜,林筑陷在自己的思绪中久久不能自拔,对于这辆从眼前路过的满载货物的马车林筑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注意到。双木寨的山贼们眼看着马车进入了埋伏圈,可是没有接到林筑的命令,他们都没有妄动。

  就这样,马车从一群山贼的埋伏圈中疾驰而过。

  ……

  山道上又有人来了。

  远山山腰崎岖的山路上,三匹快马往这边疾驰而来,从穿着上看三人应该是官府派出的信差。

  “哒!哒!哒!”

  密集的马蹄声传来,隔得很远,几乎听不到声音,可是林筑被这微弱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低头远眺,林筑很快发现了山路上飞驰的信差们。

  “呔!”

  “你爷爷在此!”

  捡回头盔,穿好盔甲,拔出宝剑,站在大青石上,右手持剑遥指向了三名信差,这名在荒无人烟的大山中突兀出现的披甲少年很快引起了信差们的注意。

  “投!”

  在信差们将注意力集中在林筑身上的时候。

  路旁冒出一声人嚎。

  “唰!”

  “唰、唰、唰……”

  “砰、砰、砰……”

  无数的木棍从路旁的密林中飞出,信差们纷纷挥舞起兵器格挡,一根又一根木棍被挡下,不过更多的木棍飞了过来。漫天飞舞的木棍终于淹没了信差们,遭受到密集打击的信差们相继支持不住落下马来。

  从高速奔驰的马上摔下来,那可是要命的。

  这可不是开玩笑。

  “拿下!”

  看大势已定,双手叉在腰上,头上扬九十度,林筑有些得瑟的命令道。

  “拿下,拿下,拿下……”

  略显稚气的声音立刻在山间来回反射了起来,回声依然嘹亮。

  “少爷威武、山寨威武!”

  “少爷威武、山寨威武!”

  “少爷威武、山寨威武!”

  数十名衣衫补满补丁、头戴草帽的双木寨山贼高喊着少爷威武从树林中冲了出来。整齐的喊声徘徊远去,虽然不知道能传出多远,不过林筑可以肯定绝对传到了十里之外。

  “靠,又得意忘形了!”

  听到嘹亮的回声,林筑知道自己又犯错误了,这条山路上,能听到声音的人多半都会被吓跑吧!

  “少爷说了,安全第一!”

  当山贼们有人试图上前肉搏的时候,他旁边的人总会及时的提醒他,让他后退。被群殴的信差们很不服气,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公平是相对的,不公平是绝对的。

  长棍直捅,棍棒齐下,被摔的迷迷糊糊的信差们很快被打的奄奄一息。

  “#¥%¥……!”

  “¥……#¥@#¥#&*%……”

  当然嘴长在每个人的身上,言论是自由的。听听,信差们骂的越来越难听了!

  “抓好,你们是猪啊,骂的很好听吗?”

  一个暴栗。

  “你们几个,对,就你们!”

  连续的数个暴栗落在了山贼们的头上。

  “找些石头!”

  “干嘛?!”

  “把这些个嘴贱的家伙的嘴给堵上!”

  忙着抓阄,双木寨的山贼们对信差们的叫骂声毫不在意,可是双木寨的山贼头领们却听不下去了。在头领们的命令下,被暴栗伺候的几名山贼找来些大大小小的石块塞进了信差们的嘴里。

  “靠,士可杀不可辱,别太过分了!”

  场面出乎意料的过于血腥,毕竟读过些书的山贼头领们又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抬走,扔掉!”

  山贼们迅速将信差们扒的只剩下内裤和臭袜子,然后将信差们装进猪笼抬了起来。

  时间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地点是来到了距离埋伏圈数百米之外的一处山崖上。十几名满头大汗的山贼抬着被装在猪笼里的信差们来到了这里。

  这处山崖并不太高,却很陡。

  山崖下全是菱角尖锐的乱石。

  拒不完全统计,坠崖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有死无生,仅有一线生机,被扔下去的,至今还没有一个活下来了的。

  “好了,扔下去吧!”

  为了防止精心布置的埋伏圈因为尸臭、血腥味被发现,濒死的信差们一如之前的被抢劫者的尸体一样被双木寨的山贼们扒的只剩下内裤和臭袜子之后抬到了这里。

  扔到了山崖下。

  “好了,回去啦!”

  把人扔下去之后看都不再看一眼,山贼小头头抹了把汗,带着一众山贼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山崖。

  埋伏的地点。

  抓阄之后,一名黑黑瘦瘦的小子,一名壮汉,一名猥琐的大叔获得了信差们的这三套装备。信差们的装备、马匹又为林筑武装出了三名新的骑兵,林筑手下的骑兵又多了三个,林筑手下的骑兵总数达到五百零一人,突破了五百人大关。

  ……

  “啊!”

  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林筑再一次在大青石上躺下,在山坡上悠闲的晒起了太阳。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果然一单生意也没再出现。

  “开饭!”

  听到林筑的话。

  山下埋伏的山贼们纷纷从藏身处走了出来,坐在就近的石头上、树干上、平整的地面上,说说笑笑的掏出干粮就着水袋里的水津津有味的啃起干粮来。

  “唉!”

  盯着手里的大饼,林筑却不怎么想吃,他还不太饿。

  “这鬼日子真难过!”

  没有辣椒、没有糖、没有肉,没有……这种用黑面加了一点猪油做的大饼的味道在林筑看来那是相当的不行,当然就这种大饼在其他山贼们的眼中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了。嘴上抱怨着,可是只要能凑合着过,林筑却不会刻意去改变什么。

  林筑这人什么都还过得去,就是太懒了,二十一世纪林筑的母亲就总是说他:“饭送到嘴边了,都不知道张嘴!”,懒到这个样子,也可以算是一种境界了。

  “生意上门了!”

  良久,肚子饿的不行了,林筑正准备开吃却突然发现远处的山路上居然有一支车队朝着这边过来了。

  “靠!”

  车队规模不太大,有两辆货车,一辆马车,看上去是一个可以打劫的对象。

  等了一上午,终于又有生意上门了。

  放下大饼、站起来、林筑举起双手利落地往两边一分,一分,又一分,山脚下的瞭望哨立刻对林筑的动作做出了反应。

  “隐蔽!”

  “隐蔽!”

  牵马的牵着马、收拾现场的收拾现场、检查伪装的检查伪装。

  正在休息的双木寨的山贼们在接到命令的一分钟之后就又都躲回到了自己精心布置的藏身处,一众双木寨的山贼迅速消失在了大树下、草丛中、石头后面、平地上……

  整个过程中的五百多名双木寨山贼没有一个人说话。

  训练相当有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