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003章挥动的砚台

白色De夜幕 | 发布时间:2021-04-30 16:28:59 | 阅读次数:10176

小姐的争扎中越发激动、越发……到小姐有心无力争扎的时候,林筑了完全激动了。  是眼泪。  嘴里咸咸的,传来了眼泪的味道,林筑木然从梦中惊醒。极其激动的林筑以非常大的毅力不已不舍的撩开帘子跳下了马车。  抬起头望着天,天空中的云很淡,低下头望着脚下,“不要!”。...

  “不要!”

  拼命挣扎是很费力气的,很快,精疲力竭的小姐已经无力反抗了。

  “不要!”

  那个男人的嘴在她的脸上、脖子上肆虐着,那个男人手撕开了她的裤子找到了她的**,窗外传来了丫鬟撕心裂肺的呼唤声,耳边是那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完全看不见一丝希望的小姐认命的闭了上眼睛,瞬间,泪如泉涌。

  “咸咸的,眼泪!”

  白皙的皮肤,丰满的凸起,诱人的锁骨,浑圆的翘屁……把漂亮的小姐按倒在车厢里之后林筑在小姐的挣扎中越来越兴奋、越来越……到小姐无力挣扎的时候,林筑已经完全兴奋了。

  是眼泪。

  嘴里咸咸的,传来了眼泪的味道,林筑木然惊醒。极度兴奋的林筑以极大的毅力万分不舍的掀开帘子跳下了马车。

  抬头望着天,天空中的云很淡,低头望着脚下,是被踏平的泥土。

  深呼吸。

  再深呼吸。

  深吸了好几个几口的新鲜空气之后,心跳加速、血脉膨胀的林筑终于用理智强行痛苦的压制了本能,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他有他做人的底线。

  “好险,差点自己犯了自己定的规矩了!”

  短暂的失忆之后,心情平静下来的林筑又一次记起了自己定的规矩。

  ……

  时间,三年前。

  地点,双木寨议事的的忠义堂。

  在七月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林筑的侄子林竹用一把匕首成功刺死了山寨的二当家。

  在林筑死去的爹的亲信们的拥戴下林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偷袭杀光了二当家的亲信,成功当上了双木寨第七任寨主。林筑从来没有大理想,他并不想称王称帝,也不想妻妾成群,即使穿越了,他也只想过漂亮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稳日子,只是为了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能够自保,林筑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须掌握一支强大的军队,拥有一个稳定的后方基地。

  于是坐稳寨主的位置之后,林筑立刻颁布了他的新寨规。

  很快。

  深知军纪对于军队重要性的林筑又对双木寨的山贼进行了整编,建立了以白底黄雀黑线为军旗的双木的山贼军队,并在双木的山贼军中颁布了三大纪律

  ——服从纪律、严守秘密、缴获归公;

  和七杀条令

  ——背叛山寨者杀、不孝父母者杀、同寨相残者杀、扰乱军心者杀、怯战后退者杀、**妇女者杀、擅自抢劫者杀。

  ……

  天空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

  “少爷,天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林竹从山那边回来了。

  “是不早了,回吧!”

  简单的清点人数之后,林筑一行人带着一天的战利品开拔了。在山路上走了一个时辰之后,又在草丛中钻了一刻钟,最后还走了半刻钟的老林子,林筑一行人终于回到了距离伏击地点二十多里外的临时营地。简单总结之后,解散的士兵们都匆匆忙忙去简易的食堂抢饭去了,在士兵们看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吃饭这个事情重要。

  “少爷,那两个女人怎么处置?”

  临时营地的议事厅(帐篷),除了门口的卫兵,就剩下了林筑和林竹两个人。

  “呼呼……”

  想想那漂亮的脸蛋,想想那苗条的身材胸前的丰满,想想那修长的双腿,林筑的呼吸又变的有些急促起来。

  “老规矩,先押回山寨,派个人到她家去,要赎金吧!”

  心里其实很想把那个小姐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可是事实上这种强娶的事情有些认死理的林筑还真做不出来。二十世纪中国的教育虽然有些失败,但大是大非还是说清楚了的,二十一世纪的教育……

  “知道了,少爷!”

  看着林竹转身离开,林筑心里那个舍不得啊!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南无阿弥陀佛,太上老君……”

  玩了一整天,林筑也累了,也不等吃晚餐,随便吃了点干粮,倒在床上,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筑很快便睡着了。

  夜深人静,月明星稀。

  除了巡逻的山贼们,其他人都睡去了,安静下来的临时营地渐渐融入在了一片宁静的夜色中。

  “啊!”

  下面一阵巨疼传来,林筑在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之后晕了过去。门外的卫兵赶紧冲了进来,休息的士兵们也一个接着一个提着兵器就从帐篷中冲了出来朝着林筑的帐篷围拢了过来,整个临时营地瞬间喧哗了起来。

  惊骇非常的林竹等人一夜无眠。

  天亮了。

  苏醒过来的林筑一睁开眼睛就发现了林竹那张大黑脸。

  “竹子,你怎么在这?”

  林筑这次带出来的山贼头头们都在,这些山贼头头和林竹一样眼睛上都挂着黑黑的眼袋,从他们疲惫到极点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这些人一夜未睡。

  “少爷,你终于醒啦!”

  “大夫已经看过了,放心,只是擦到点皮,并无大碍!”

  说着说着,林竹干哭了起来,要多假有多假。

  “别装啦,靠!”

  仔细一看,不仅林竹,在场的所有山寨的人都憋着笑。

  “嘶!”

  林筑一脸疑惑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怎么了?”

  只是碰了一下,下面就传来一阵巨疼。

  “谁干的!”

  记忆回转,林筑恍惚间记起了最后飞舞的砚台。不论什么原因,被重伤的林筑立刻火了,那可是男人的命根子,这能伤吗!

  “是我们昨天俘虏的那位小姐!”

  林竹试图表现出一脸严肃,可是很明显可以看出这厮正在幸灾乐祸。

  “她怎么进来的?”

  盯着林竹的眼睛,林筑顿了顿,立刻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地方。

  “那啥?少爷,我得去巡查一下,现在可不能出什么意外!”

  林竹脸色一变,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想溜。

  “林竹,你给我站住!”

  听到林筑的话,林竹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把林竹给我架回来!”

  林筑的声音刚刚落下,林竹已经被十多名林筑的亲兵拖了回来。

  “林竹,竹子,你赖在地上干什么呢?”

  话还没说完林竹一溜烟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想跑路。

  “来啊,山羊伺候着!”

  “不要啊,我招,我招,我什么都招啦!”

  深受山羊之苦的林竹在林筑的山羊进来之前果断的坦白了自己的错误。

  “昨天,我从少爷你这里离开之后,布置了防务,吃了晚饭,上了趟茅房,在检查守夜的明岗暗哨的时候被那位被俘虏的小姐叫住了,那位被俘虏的小姐告诉我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见少爷你,并一再地强调此事是关乎少爷你性命的大事,而且最可气的是她还不见到你不说……”

  “哪成想那位小姐一见到少爷你,立刻就握着簪子扑了上去,我一把抓住了那位小姐,将她手里的簪子夺了下来,可是那小姐太阴险了,我刚把簪子夺下来,她已经抓起旁边的砚台朝着少爷您的脑袋扔了过去,我一抓她的手,砚台就偏了一些些……”

  林竹说了很多什么为了少爷的,其实综合起来就一点,那位被俘虏的小姐是林竹带来的。

  “靠!”

  “去要赎金的人去了没?”

  眼中火光四射的林筑用眼睛死死地瞪着林竹,但他也知道这事怪不得林竹。

  “还没去!”

  知道不会被咋样可是林竹依然很忐忑。

  “那好,不用去了!”

  “把她送到我房里,我亲自来好好的招待她!”

  白皙的皮肤,丰满的凸起,诱人的锁骨,浑圆的翘屁……林筑的眼中又冒起了邪恶的火焰。

  “少爷,七杀条令第六条——**妇女者杀!”

  与林筑四目相对,林竹的眼中就写着坚定,这小子不但有些老实,还对有些事情相当的认死理。

  “你小子想啥呢!”

  面对自己从小按自己的理念教育出来的人,面对自己交给他的道理,林筑有些无语。

  “你叔是那样的人吗!”

  虽然讲理,不过林筑有点死鸭子嘴硬。

  “砰!”

  抬手甩出一个爆栗,林筑感觉舒服了不少。

  “虽然你把你叔想的那么差劲,但鉴于你敢冒死直谏的勇气可嘉,你这次的考验就勉强算你通过了!”

  林筑一脸正气,似乎这真的就是个考验。

  “机会啊!就这么没有了!”

  林筑心里那个惋惜啊!哥是老大搞点特权不行吗?林竹要是不阻止多好啊!

  “砰!”

  又一个重重的爆栗,林筑其实也就是想想,真要干什么以他现在的状态他也是什么也干不出来的。

  “好了,就这样吧,赶紧的派人去要赎金吧!”

  林筑挥了挥手。

  “记得,把那个大小姐关好了,再跑出来我就让你也感受一下那滋味!”

  看见林竹一脸不以为然,林筑严肃的发出了警告。

  “我亲自动手!”

  发现林竹依然嬉皮笑脸的样子,林筑恶狠狠地强调道。

  “叔这么好的人,叔不要啦……”

  林竹果断的脸一变,扭扭捏捏的撒起娇来。

  “滚!”

  林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所有人离开之后林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下子蜷缩到了床上,不得不说的是保持不失威严的坐姿、睡姿都是很疼的。

  “嘶!”

  靠,真的非常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