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005章死战

白色De夜幕 | 发布时间:2021-04-30 16:29:00 | 阅读次数:13680

不动脚了。  “太阳的!”  林筑的脑子火热火热的。  山寨的军队大都数都集中到了外围的四个寨门处,除了极少量的预备队,寨子里面都是些老弱妇孺,更本就也没多少反抗意识能力啊,的话林筑跑了,去迎接他们的……  “你回来,立马去找林闵文,让他相关组织妇“……”。...

  “哈哈哈……林寨主,老天都站在我这边啊!”

  黎羌王望着寨墙突然倒塌的寨墙,大手一挥,潮水般的羌族军队立刻朝着缺口处杀了过去。

  “……”

  在缺口处,羌军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由于寨墙上的双木寨士兵多数已经直接阵亡,剩下的人也或多或少受了伤,士气低落非常,羌军很快突破薄弱的临时防线冲进了寨子里面。

  “你放开我妈妈!”

  远处传来了孩子的哭泣声,声音很小,但林筑听的很清楚,已经准备跑路的他瞬间挪不动脚了。

  “太阳的!”

  林筑的脑子火热火热的。

  山寨的军队大多数都集中到了外围的四个寨门处,除了极少量的预备队,寨子里面都是些老弱妇孺,根本就没有多少反抗能力啊,如果林筑跑了,迎接他们的……

  “你过来,立刻去找林闵文,让他组织妇孺从密道先撤!”

  招过来一名传令兵,林筑吩咐道。

  “预备队立刻顶上,告诉他们,死了也给得我绊倒几个羌族的畜牲!”

  “得令!”

  传令兵飞驰而去。

  “传令,四门开门,四城守军全军出击!”

  去给林闵文传令的传令兵刚刚离开,林筑立刻发布了全军进攻的命令。

  “兄弟们!”

  “我们身后就是我们的家人,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为了孩子们,下面带把的和我冲出去,杀蛮子!”

  嚎叫着,林筑大开寨门,带头杀了出去。

  “杀!”

  听到孩子的哭泣声,一股游荡在心头的热气迅速窜上了他的脑袋里,血液沸腾了,脑袋充血了,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其实林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将要说什么做什么了,那段时间林筑完全是本能地在说、在做。

  “呃!”

  杀出城,林筑从热血中回过神来了。

  “死就死吧,又不是没死过!”

  物极必反,直接面对羌族大军,林筑反倒不怕了。

  “杀!”

  寨墙塌陷,羌族军队士气大振,双木寨的军队士气大受打击,不过好在经过林筑数年的言传身教聪明了不少的双木寨士兵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其实没有退路的事实,身后就是自己的家人,他的退后就意味着家人的死亡,为了保卫家人,即使是绝对的劣势,即使明知必死,他们也没有退!

  在巨大的士气打击下双木寨没有一个士兵逃走。

  不管是一个人、两个人还是一群人,面对迎面而来的羌族大军,他们纷纷抱着必死的决心英勇的迎了上去,羌军遇到了远超他们预期的拼死抵抗。

  “呵呵……”

  一名双木寨士兵口吐鲜血,面带微笑倒在了地上。

  山寨的缺口处,这名从旁边的寨墙增援过来的士兵刚砍倒一名羌族士兵,他的右臂没来得及收回被另一名羌族士兵一刀砍断,他捂着右臂倒在了地上,另一名黑黑的羌族士兵过去一刀刺穿了他的心脏。

  同一时间,这名山寨士兵用被忽视的左手把怀里摸出的短刀狠狠滴扎进了黑黑的羌族士兵的下体……

  “啊!”

  双木寨的东门附近,冲出寨门的一名山寨士兵刚刚英勇的一刀砍倒了一名羌族士兵,四五把羌族士兵的刀同时砍在了他身上,他被乱刀砍死当场……

  “杀啊!”

  山寨里面,一条靠近缺口的街道上,落队的羌族士兵将一名持械反抗的老人砍倒,抬起头他看见一群老人挥舞着各色“武器”冲了上来,被一把扔出的菜刀砸中了脑袋,又被一块石头砸在了命根上,很快他淹没在了人海中。

  而这群老人也在不一会儿便被更多的羌族士兵屠杀一光……

  “……%%&*”

  彪悍、英勇的羌族将领刚刚带领他的人突进了南门,刚进入街区,迎接他们的是一阵密集的箭雨,将领当场就被射成了刺猬。

  随后双方在这个街区热火朝天的厮杀起来……

  “冲啊!”

  残酷的厮杀几乎在交战的每一个地方上演。

  双木寨的士兵们虽然尽皆死战不退,四门冲出的士兵们更是不停滴发动着亡命的冲锋,可是羌族的人实在多太多了,即使双方阵亡人数是一比三,双木寨的士兵也越战越少。

  “呀!”

  全身是血的林筑刚刚对上了一名羌族将领。

  这名将领很强壮、很猛,普通的士兵在他手上就没有他一合之将,一刀一个,他完全是在屠杀林筑的士兵。

  “你爷爷在此!”

  看到这一幕,脑袋一热瞬时忘记了自己几斤几两的林筑就这样气势汹汹的杀了过去。

  “铛!”

  林筑虽然一直很努力的在锻炼身体,不过由于年龄尚小,他明显不是这名将领的对手。

  “铛!”

  “噗!”

  又一次交手,林筑举起宝剑接住了将领的一击劈砍,随即他毫不在意的吐了一口血再次挥剑缠了上去。死死的憋着一口气,林筑丝毫不敢松气。林筑知道这口气松了就提不上来了。

  “呃、不好!”

  脚下一软,心头一紧。

  林筑的右脚被一具尸体绊了一下,一个踉跄,羌族将领见机又一刀砍了过来。

  “呃!”

  在林筑避无可避的时候,林筑的一名亲兵拼着挨了数刀一个箭步把身体挡到林筑面前。年轻的亲兵被羌族将领一刀劈成了两半,温热的鲜血溅了林筑一身一脸。

  “呀!”

  趁着羌族将领一个愣神的机会,林筑红着眼,在第一时间身子一缩从年轻的亲兵分开的身体中间跳过去撞进了羌族将领怀里。

  羌族将领回过神来之前,林筑的剑已经在羌族将领的肚子上连捅了三次。

  “找死!”

  羌族将领也红眼了。

  “铛!”

  羌族将领的大刀落到了地上。

  “嘭!”

  “嘭!”

  “噗,噗……”

  果断地扔掉手里尴尬的大刀,羌族将领挥起自己沙包大的拳头直接打在林筑脸上。

  “砰!”

  在林筑捅出第四剑之前羌族将领终于找到机会一脚将贴身的林筑踹飞了出去。

  ……

  “唰!”

  人头飞起。

  旁边,一名双木寨士兵看准机会一刀砍掉了羌族将领的脑袋。

  “轰!”

  “轰、轰隆隆、轰隆隆……”

  天坑继续下陷,形成了一个大坑,寨内寨外的羌族军队被大坑生生隔断成了两部分。

  “回城!”

  林筑咬着牙颤颤悠悠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自己已经到极限了,望了一眼依旧一望无际的羌族大军,用尽最后的力气林筑大吼了一声回城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呃!”

  林筑悠悠醒来,已经是一天之后。

  “呼!”

  羌族军队退了,双木寨保住了,他还活着,听到这个消息林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我们赢了!”

  林筑死里逃生,却高兴不起来。

  昨天林筑晕倒之后,出击的双木寨士兵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成功回到了寨子里,又以巨大的代价歼灭了进入寨子里的三千多羌族士兵之后,之后的战斗才逐渐演变为了城市的攻防战。攻防战中,羌族再也没讨到太大的好处,在所有能动的寨民的协助下,羌族的军队被双木寨的士兵死死的挡在了城外。

  不久之后。

  羌族军队收到了黎羌族的王部落被别的羌族军队攻击的消息。

  羌族军队的妻儿老小可都在老窝,老窝出事,军心不稳,黎羌王不得不紧急下令撤军回援。羌族军队走的很急,在双木寨士兵的赌气式的不计伤亡的死命拖延下,无心恋战的他们不仅又损失了近两千人,而且他们的粮草辎重大多数也都被留了下来。

  羌军此战共留下了一万多具尸体,粮草辎重更是损失惨重。

  “我们损失如何?”

  林筑找来了寨子里的后勤官、唯二中的另一名林筑自己招的家将——林闵文,他是此刻山寨高层中除了林筑唯一活下来且没被重伤的一个山寨高层。

  “经过统计,我们损失了六千五百三十二人,有七千两百三十人受了轻重不等的伤,其中军队阵亡三千三百人,伤一千人。”

  林闵文的声音在颤抖。

  “长枪队、您的亲卫队,全部阵亡!”

  林闵文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

  “我知道了。”

  默默地,林筑的眼红了,眼泪在眼眶中打着圈圈。

  开战前林筑的山寨一共有一万八千五百三十人,其中十岁以下孩子就有近三千人,共有军队四千三百人,其中他的亲卫三百人,现在人口直接减少了三分之一多,军队更是阵亡了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剩下的也人人带伤。

  “平叔他们呢?”

  林筑抬起头望着林闵文,他心里其实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毕竟这场战争太激烈了。

  “除了林竹,副寨主们一个也没能回来!”

  林闵文哭了,他也伤的不轻,但他还活着。

  “明天会更好的,这笔账我们一定会讨回来的!”

  林筑紧握着拳头,说的很坚定。

  都说一个婴儿哭了,其他的婴儿也会跟着哭,人从小就有跟风的习惯,看见林闵文的眼泪林筑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滑落了。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