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1章 单身狗系统

糖分超低 | 发布时间:2021-06-04 11:09:39 | 阅读次数:21046

免费提供更多遮掩单身狗系统第1章 单身狗系统的全文深度阅读,世人偏爱钱权,欲望的沟壑在千百年中化为难以逐渐消磨的执念。夜色浓烈,月遮掩于乌云后。郁郁...夜色浓重,月掩藏于乌云之后。。...

  世人偏爱钱权,欲望的沟壑在千年中化成无法消磨的执念。

  夜色浓重,月掩藏于乌云之后。

  郁郁树木,秋风瑟瑟,古朴的村庄已经慢慢走向现代的生活,唯有祭坛与宗祠里还彰显着一个家族千年的底蕴。

  密室里,四位长老围着一方散发丝丝白气的巨石而立。白玉床千年寒冰,可那上头躺着的人却纹丝不动。少年面容清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颈上戴着一红色水滴状玉坠。

  “高锦多谢诸位长老!”一位黑色长发,看起来颇为恬静的女子,着一身墨绿色衣裳坐在白玉床旁的椅子上,嗓音轻柔却似有千钧之力。

  “这回啊,真是麻烦大家了,没想到…唉,谁能想到他们居然今天下手呢!这之后…可就真的只能靠枫儿自己了…到时候各位长老也需要闭关了,这人,真的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他们如此卑鄙!咳咳,咳。”

  方脸,模样神似神雕英雄传里的郭靖,此时站在高锦身侧来回踱了几步,右手轻拍胸口,面色微微发白,絮絮叨叨,显得平时的凛然少了几分。

  高锦看了一眼此刻弓着背、微微撑着椅子把手的男人,站了起来。

  “坐下”,无甚表情却依旧是称得上温柔的嗓音,“子时将至,诸位长老,准备。”

  云巍看到自家老婆缓步走到白玉床旁,和四位长老站成五行之阵,才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今日子时开启功德器后,我等皆须闭关。”一位身着深蓝色衣饰的男子,约莫五十二三岁的年纪,神情严肃,轻捻着发白的胡须。此人名唤汪贤涛,主水。

  “枫儿…三月之期,可有把握?”问的内容忐忑,声音却似漫不经心。这人一身暗红色繁复长裙,手轻轻掸了掸裙子上不存在的灰,四十余岁,容貌昳丽。这是石梓烟,长着一张美艳的娃娃脸,叫人看不出年龄,主火。

  “三岁至今,千年来,一切都应该有一个终结了。”高锦听到这话静默一瞬,支撑她强硬的力量被抽空了一霎,随即的答话声音中带了一丝疲惫。

  陆修城发出一声叹息,轻轻摇了摇头,并未答话。他衣饰均为黄色,看起来平和安顺,主土。

  “高长老,可以开始了。”这是周铭,一身白衣。为人刚毅果断,说话嗓门奇大。

  “开始吧。”一瞬间软和的高锦像倦鸟归林落于枝干的那一刻。安心,沉淀,柔美。

  子时,祭坛发出白光,似躲在乌云后的月亮探出了头,发着清冷的月辉。在丑时来临时才彻底消失。

  五位长老已经回各自密室闭关,云巍就在白玉床旁打坐。

  白玉床上的少年依旧沉睡,而脖子上的玉坠却不知所踪。

  又是一片连绵的绿山,又是相似的砖屋,又是耳边的欢声笑语和匆忙倒退的景色。

  夏果沉浸在梦中兀自挣扎,意识昏昏沉沉像在海水中沉浮,自己不能醒来。

  脖子上突然出现传来一阵温热,夏果下意识的摸摸脖子,嘟囔一声准备继续翻身睡觉。可手中真实的触感让她有点迷茫,手还在脖子上摸索,眼睛半眯着又合上,挣扎了几轮才艰难地睁开。

  手中,一个水滴状的玉坠正在掌心,通体朱红色,光泽温润。

  夏果一阵头痛,意识清醒不少。又听到耳边,又仿佛是脑海中,似乎有点断断续续的嘈杂,她挣扎着想醒过来想听清楚,却发现困意瞬间席卷了她,有种力量促使她平缓着,带给她压迫感,意识朝一个地方涌去。

  瞬间,重新归寂于无垠。

  “你好。”一个有点清冷的声音,像清晨雨露滑落,像小溪流过礁石。

  “谁?”听到突然出现的男生声音,夏果仿佛灵台清明了一瞬。

  “这是单身狗系统,我叫云枫。”

  听到自己脑海里传来的声音,夏果一时有点懵了。好像听到了“单身狗”三个字。

  单身狗系统?今天双11,呸,不对,已经12了,可是单身狗系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个系统?夏果一时间完全没有考虑系统,思考脑海说话这些乱七八糟完全超乎想象的事情,不,这不过就是一场梦,但为什么做梦都会梦见单身狗系统?我为什么就脱离不了单身狗三个字???

  一天的经历给了夏果很大的打击,而现在怨念颇深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在夏果思绪万千开始飞扬的时候,系统不紧不慢地说话了,遏制她思维继续飘散。

  “很荣幸与你相会,在未来的时间里,我们将荣辱与共,同生共死,希望合作愉快。”依旧是清冷的嗓音。

  这句话让夏果更加懵逼,还没有思考清楚前面的问题,现在就要荣辱与共,同生共死了?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是在梦里吧。不是经常睡觉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吗,自己知道自己在睡觉,也知道自己在做梦,只是今天怎么做的梦如此荒诞。

  仿佛能够感知夏果思绪,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不是梦。”声音略低,一种怪异的安慰与直接的残忍。

  而突然出现的一句话,正好回答了夏果的问题。

  夏果哑然,甚至连意识当中都不知道该想什么。

  许久,她艰难地抓住那唯一的一点清明,理理思路,重新回想起那两句话。

  “这是单身狗系统,我叫云枫。”

  “我们将荣辱与共,同生共死,希望合作愉快。”

  夏果简单地抓取了关键词。

  “单身狗系统是什么?”

  “荣辱与共,同生共死代表什么意思?”

  “如何合作?”

  三个问题接连蹦出来,声音犀利。默了一瞬,加了最后一个疑问。

  “以及,为什么是我。”

  如果有表情的话,夏果墨色的大眼睛现在一定湿漉漉地看着让她困惑的人。可是脑海世界里,只有她一贯冷淡的声音,倒显得她强硬到底了。

  眼看着夏果不执念于单身狗三字了,但散发出的气势却绝对不好糊弄。云枫赞赏之余感觉颇为微妙。

  想不通夏果思绪前后的转化,一个娇弱的萝莉瞬间脱胎换骨成为御姐?她,不是一直是一个娇气柔弱的小姑娘吗?

  云枫轻笑一声,摒弃了自己多余的念头,流畅地开始回答夏果的问题。

  “系统自动绑定符合条件的人,任务要求完成系统选择的人员的心愿。基本目标为有情人终成眷属。”

  “任务完成有时间限制,平均时长为十日,三个月后可获得丰厚奖励,否则将丧命。”清冷的嗓音说这一大串话,悦耳动听,可内容却不怎么美好。

  “完不成任务就会死?这系统绑定有什么好处?怎么选择符合条件的人的?”夏果听到三个月期限,顿时心里紧张起来,对于自己的生命安全十分担忧。

  “系统有绑定机制,对不起,我无法告知。”声音中含着歉疚。

  夏果向来是你敬我一分,我还你三分。如此,反而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了,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毕竟无法溯源和追问的事儿她也不是头回遇见了。

  “你们系统还匹配音色?比机器音好听太多,比很多主持人说话都有磁性。哪里下载的?”既然问不到有用信息,那就问些没用的,系统坑人,自己也不能认怂。

  夏果也经常看小说,但对于系统只在小说里见过。想象中系统说话应该都是像地图导航或者语音电子书一样,一板一眼的机器电子声。

  夏果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让云枫顿时沉默。果然之前的赞赏只是错觉。

  但问题还是要回答。

  “对不起,您目前尚未解锁权限,无法告知。”非常顺溜的一句,好像练习了很多遍,语速稍快。

  “……”

  “那你为什么叫云枫?现在这么与时俱进?系统都有这么文雅的名字了?”

  “只是个代号。”玉坠的光微微淡了,云枫说话的语速慢了很多。

  这个问题虽然回答了,但也跟没回答没什么区别。

  “你们系统都这么高冷吗?对待宿主,不是应该柔声细语关怀备至?不要求满面春风,也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吧。”夏果忍不住刺了系统一下,等待片刻,果然没有声音回答她,不在意地转回自己想问的问题方面。

  “怎么解锁权限?”

  “完成任务可解锁新功能,玉坠散发热量即为遇见任务对象。”系统的声音更加微弱,细听时能感觉到一丝勉强,像从更遥远的地方传来。

  “其他信息,目前均无法告知。”一句话堵死了夏果还想提问的心,那种压迫的感觉也随即消失。

  而任凭夏果如何再呼唤,没有任何的回应了。

  果然,是个梦啊。

  夏果又躺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眼睛。对于自己做的如此荒诞的梦,那种真实感让她不安,但也没有真正放在心上。毕竟梦中再奇特的事情,当时都是有逻辑而不断发展的。

  比如你会梦见自己在飞,你会坦然地接受场景的转化,你会发现当你清醒之后思索自己做的梦,完全都是不合常理的,让人啼笑皆非。

  夏果带着这样的心理,随意摸了摸自己脖子,一瞬间,凉意席卷了整个身子,夏果僵住了。

  她缓缓低头,看到自己脖子上确实多了一个玉坠,夜色太深,看不清颜色。

  一个激灵坐起来,手握着玉坠,想想脑海里刚发生的一切,原本以为是梦,后来也没当回事,原来,竟然都是真的?

  各种情绪交杂,面对这样的事情,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夏果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两点。室友都在睡眠之中,窗外有风掠过使得树叶沙沙作响。

  她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看了一眼,确实是朱红色的玉坠。

  夏果手摸索了一圈,想找到玉坠链子的交合处,但是红色的绳子连成一个完美的圆圈,根本没有开合的地方。玉坠恰好比头围要小,拽也拽不动,它和手中的玉镯一样,根本都无法取下。

  太多的想法反而什么想法都抓不到头绪。幸而坦然接受命运的一切安排是夏果在岁月中学会的。

  夏果颓然地躺下,眼睛紧闭,双手规矩地放在腿侧。

  本以为今夜会是不眠之夜,可再度躺下之后,很快又重新进入了睡眠。

  一切,都是一场梦吧。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