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1章 神医莫邪

薄情龙少 | 发布时间:2021-06-04 12:26:34 | 阅读次数:13548

免费提供更多美女的帖身医生第1章 神医莫邪的全文深度阅读,M市,花雨庄园。早晨的太阳艳阳高照,别墅里的花园,百花竞相开放的,香气怡人,在阳光下,吐露出着芬芳。大...清晨的太阳高照,别墅里的花园,百花争相开放,香气宜人,在阳光下,吐露着芬芳。。...

  M市,花雨庄园。

  清晨的太阳高照,别墅里的花园,百花争相开放,香气宜人,在阳光下,吐露着芬芳。

  大厅里,一个身穿白色衬衫,一身高贵俨然的中年人,正坐在沙发上,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大理石桌上的烟缸里,已经塞满了烟头。

  很快,这一根烟又已经抽完,他将烟头摁灭,丢在烟缸里,正要再抽一根,忽然不耐烦的喊道:“冲叔,林伯回来了没有?”

  一个佣人装束的老头子在大厅外面应道:“老板,还没有。”

  中年人苦闷下,只有继续抽烟。

  城郊机场,莫邪正挎着一个布包大摇大摆的出站,他今年十八岁,一身白色休闲装,是在地摊上百八十块买的,虽然没有一点贵气,可人长得倒很清俊,所以看起来也蛮有气质。

  他目光带着一丝古灵精怪,一边走着,往站外的人群来回扫视,忽然看到一个穿着西服之人,高举一面牌子,上面写着,神医莫邪!

  他登时眼睛一亮,大步走过去,冲那人哈哈一笑:“大叔,是韩老板让你来的吗?”

  这人年纪约莫有五六十岁,身材高大,很有气派,他看着莫邪,上下打量,然后点点头:“你就是老板说的神医莫邪?”

  莫邪咧嘴一笑,毫不谦虚:“区区在下,正是莫邪。”

  这人翻翻眼睛,似乎有点不可思议,想不懂这样一个小娃娃,毛还没长齐呢,怎么都敢自号神医,不过心想这是老板的命令,于是客气道:“我叫林翰,莫先生,请吧。”

  莫邪跟着他走向停车场,很快,林翰已经驾驶一辆宾利出来,莫邪坐上以后,二人就一起驱车赶往花雨庄园。

  “林伯,韩老板的千金今年多大了?”

  “十八。”

  莫邪眼珠一转,笑问:“有对象了吗?”

  林翰抹了一把汗,心想,这家伙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打听人的,有些不情愿的说:“韩熙小姐因为病情,高中的课程,都是专门请的家教,从未去上过学,这三年来一直在别墅养病,根本不曾与外人接触。”

  莫邪嘻嘻笑道:“还是一个纯情的千金呀,哈哈。”

  林翰撇了撇嘴,似乎对这家伙吊儿郎当的语气,相当不满,但碍着老板的面子,也没有刻意表现出来。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他们已经进入花雨庄园。

  别墅大厅外面的老佣人韩冲立时对屋里的中年人禀报,“老板,林伯回来了。”

  中年人闻言,当即不顾一切的从大厅里冲出来。

  这时候,林翰刚把车停下来。

  莫邪也从车上跳下,他看着满园的鲜花,芬芳暗送,不由大赞:“住在这里,像是一座仙境呀!”

  中年人来到跟前,二话不说,已经拉着他的手:“莫邪先生,你还是先帮我看看熙儿的病情吧。”

  莫邪无语,似乎没想到,这号称M市三大集团老总之一的韩笑天,竟也会这般的慌乱:“韩老板,没那么急吧?”

  韩笑天神色凝重,“熙儿已经两天两夜都没有吃东西了,莫邪先生,你一定要救救她。”

  莫邪摆摆手,打出一个ok的手势,“放心吧韩老板,只要人还活着,我就绝不会让她死了。”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进入大厅,沿着阶梯,来到楼上。

  韩笑天来到一个卧室前,推门而入。

  莫邪走进去,就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正娇弱无力的躺在床上。

  这房间四下,到处都透发着一种高端大气,小家碧玉,这少女也是美丽绝伦,唯独一脸病相,十分憔悴。

  她头也不动,只是转动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父亲,道:“爹,这就是你请来的神医吗?”

  韩笑天登时一怔,然后立即道:“熙儿,这莫邪先生虽说年轻,但却是你爹我多年的一个老朋友介绍的,不管怎样,总得试试吧。”

  莫邪心中也相当郁闷,自己长得这么帅气,气场如此吼得住,为啥总是有人对自己抱有怀疑态度呢!

  他咧嘴一笑:“熙儿,你放心,让我给你把把脉,绝对没事儿的。”

  少女无彩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厌恶:“我叫韩熙。”

  莫邪苦笑:“好吧,韩熙就韩熙,现在我们是否可以开始诊病了呢?”

  韩笑天立即道:“当然可以。”

  莫邪:“既然可以,那就请韩老板先出去吧,等我治完,会通知你的。”

  韩笑天登时嘴巴一张,讶然道:“我也要出去。”

  莫邪理所当然的点点头:“绝对要出去,我给人诊病治病,向来不允许有外人在场的,若是韩老板信不过我,我现在就可以走。”

  “信,绝对信得过!”

  他脸上带着一丝迟疑,望了一眼韩熙,就走了出去。

  看到爹爹离开,韩熙立即收回了目光,正眼也不瞧莫邪一下:“你没必要故弄玄虚的,这几年来,不少专家教授,都给我诊过病,可是从没有个人能够瞧出什么名堂。”

  莫邪笑笑:“很正常呀,因为他们只是专家教授,却不是神医呀!”

  说着,他就上前俯身,掀开韩熙身上的被褥。

  韩熙两日不曾吃饭,加上娇躯软弱,无力动弹,因而满面惊慌:“你要干什么?”

  “把脉呀!”

  “把脉不是把手腕吗?”

  莫邪却大神在在,一脸无害的伸手去解韩熙的睡衣:“我的规矩是,把女人的脉,就是心口,男人的脉,才是手腕。”

  韩熙顿时气得脸红:“你无耻!”

  莫邪一本正经:“熙儿,我可不是无耻,而是女子身体阴性,心脏脉搏更为清晰,而男人阳刚有力,手腕即可。”

  韩熙眼看自己身上粉色的衣物已经落入眼中,恼恨道:“我叫韩熙!”

  莫邪一缩手,挠挠头:“你看我这记性,嘿嘿,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韩熙瞪着他:“你休想!”

  莫邪呵嘿嘿一笑,脸上带着一点无赖和猥琐:“韩熙,你老爹可是把你交给我了,现在,你似乎不愿意也不行了,真的要叫的话,也许我只能对你做点手脚。”

  语毕,他已经在韩熙的身上屈指一点,韩熙想要叫出声,却发现自己怎么用力,也说不出话了。

  然后莫邪就将那衣物拨了拨,顿时一抹羊脂般的皮肤,展现出来,差点闪花了莫邪的眼睛。

  韩熙眼中蕴泪,似乎很难接受,自己的身体,被这样一个陌生人看到。

  而且还被莫邪触摸。

  此刻莫邪的手已经紧紧的贴住了韩熙的心口,一边探着脉搏,简直是如痴如醉,自在得意。

  很快,他撤手帮助韩熙整理衣服,然后点开她的哑穴:“你是被人下了蛊,沿着血脉,一步步蠕动到心脏,但是这蛊毒却并不会让你立时死去,而是一点点侵蚀你的精气,让你一点点虚弱,每每月底之后,都会忍受一种莫大的痛苦,直等到你精血丧尽,吃不下,喝不下去,最终衰弱而亡。“韩熙听得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莫邪得意大笑:“我说过了嘛,我是神医!”

  “能救我吗?”

  “当然能!“

  韩熙立即道:“那就快点呀!“

  莫邪却道:“可是我怕你不肯呀。”

  韩熙粉脸含嗔:“你又要故弄什么玄虚?”

  莫邪苦笑:“我可不是故弄玄虚,而是这治蛊的法子十分奇特,第一,我必须要用我的九阳神功逼迫,第二,我要能够看到你的上身,随时掌握着这蛊虫的藏身所在,毕竟它融化在血脉之中,在身体中蠕动的时候,只有光着身体才能看到。”

  韩熙本来刚刚听莫邪一口道出自己这几年积弱的病情变化,还以为他是真有本事。

  此刻听到这里,登时脸颊含血,娇颜薄怒:“还神医神功,我看是神棍还差不多,你这个小神棍,快给我滚出去!”

  莫邪立即道:“熙儿,我可不是神棍,而是神医,有职业道德的,现在什么年代了,你该不会还拘泥于这等浅薄的封建意识吧。”

  这臭流氓居然说自己浅薄,哼,等你治好我,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她主意打定,于是就道:“行,现在开始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