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2章 顽劣也是病

薄情龙少 | 发布时间:2021-06-04 | 阅读次数:12024

免费提供更多美女的帖身医生第2章 玩劣也是病的全文深度阅读,莫邪大感出乎意料,这丫头刚还一脸不不愿意,一眨眼间就应下了,该会动什么鬼心思吧。但是想起立...不过想到立马就可以欣赏到女人身上的奇景,他登时又热血沸腾,眼中发光起来:“哈哈,行,现在就开始。”。...

  莫邪大为意外,这丫头刚刚还一脸不愿意,眨眼间就应承了,该不会动什么鬼心思吧。

  不过想到立马就可以欣赏到女人身上的奇景,他登时又热血沸腾,眼中发光起来:“哈哈,行,现在就开始。”

  语毕,他就伸手去解韩熙的衣服。

  见他动手的时候,手都在晃点,业务极为不熟练,韩熙忍不住问:“臭流氓,你都是这样给女人治病吗?”

  莫邪尴尬一笑:“不,你是第一个。”

  韩熙当即呆住,继而大喝道:“我是你的第一个?!”

  莫邪点头,不但不以为耻,反而还很得意的道:“所以你该感到荣幸,有幸成为我莫邪诊治的第一个病人!”

  “你确定是病人,不是女人?”

  “我确定是病人,不是女人!”

  韩熙听后差点晕过去:“难道这是你第一次诊病?”

  莫邪笑道:“准确的是说,是第一次给人诊病,以前都是拿动物做实验的。”

  韩熙虽然气息衰弱,可是听到这话,也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暗叹自己老爹的那个朋友是不是脑残了,怎么找这个家伙来治病。

  她本要改变主意,可是这番谈话下来,自己上身的大半,也已经完全展现在了莫邪面前。

  若说刚刚莫邪看的只有庐山一角,那么此刻瞧得却是庐山全貌。

  饶是莫邪自命神医,也得不断的在心里默念清心咒,压制邪念。

  他微一定心神,就探手抓住韩熙的一双雪白皓腕,九阳神功运入,韩熙只觉一股热流从双臂流入身体,逐渐汇聚于自己的心口。

  这种酥酥麻麻的暖和感觉,让她忽然觉得心口一阵舒坦蔓延开来。

  莫邪意念催动功力,在韩熙体内,跟那蛊虫进行了一场拉锯战,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走奇经八脉,将蛊虫在经脉中运行一个周天,带走了所有的蛊毒,从左手指尖逼出。

  等搞定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屈指一点韩熙穴道:“现在你能动了,自己穿下衣服,让你老爹给你煮碗大补汤,喝完元气就差不多能恢复了。”

  说完,他就很不客气的躺倒在韩熙的床上。

  韩熙见状,登时大惊,此刻她上身光光,莫邪就这么毫无顾忌的躺在自己身边,这让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心里宛若鹿撞一般,跳个不停。

  韩熙咬着银牙,扭头又看了一眼这厮,要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早就拿起床头上的剪刀给他一家伙了。

  而莫邪这厮,虽已乏力,但还不至于疲惫的睡去。似乎明知道韩熙在偷偷观察自己,躺在那里,双眼紧闭,心中坏笑不止。

  有意无意的突然一转身,一只蒲扇一样的大手,有意无意的就落在了韩熙的心口之上。

  韩熙心口被袭,二话不说,抬起手掌,就听啪的一声,就给莫邪来了一锅贴:“你这流氓,还不把手拿开!”

  挨了一巴掌,好在莫邪脸皮够厚,刚刚手上捞来的油水,可以安抚一个小处男的那颗躁动的心不是,索性继续装睡。

  而人家姑娘看一巴掌打不醒这头不要脸皮的大流氓,说着,扬起巴掌便又要来第二记。

  人要脸树要皮,莫邪岂能让她如愿?于是,咳咳两声,登时醒来,打断了韩熙的攻击,轻抖眉头道:“熙儿小姐,如果不怕蛊毒再从你的心口钻入的话,大可动手。其实这南疆的虫儿也没啥好怕的,不过把你那一边啃成飞机场而已。”

  韩熙听到这里,娇颜变色,本来,她是求人家给自己治蛊的,眼看蛊毒已被引出,何以能想到,所谓的神医反过来会拿毒蛊来要挟她?

  只能乖乖把扬在空中手收回。

  “熙儿小姐,其实你身中的蛊毒,是歹人要取你命的玩意,还好你遇到了本神医。”好吧,既然你蛊毒已去,小命可保,本神医也就此别过,莫要挂念啊!”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治病是恩惠,索色便是回馈。

  这,就是神医莫邪的风格。

  这也是韩家把他请来的原因,不然,哪怕那家主韩笑天给他白银万贯,绫罗绸缎万匹,他也未必会来的,还不是听说韩家大小姐天生丽质?

  让莫邪这种神医治病,只有男人才会破财,女人不仅要花钱,还的搭上自己的身体。

  眼看,该治的都治了,该取的也取了,倒是看着人家姑娘怪可怜的样子,再继续下手也怪是不忍的,于是,莫邪说话间,便要退去。

  “去死!”莫邪离开那张软床,还没有走几步,一个枕头就飞了过来。

  枕头是软的,哪怕是砸到人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静,倒是那韩家大小姐吼出了的一嗓子,顿时就把大厅里的几人给吸引了过来,打开门,韩笑天一步跨入。

  韩笑天恰好看到莫邪,着急道:“莫邪神医,什么死了,是不是小女没救了?”

  莫邪耸肩,笑道:“你看她那精神的样子,像死了么?”

  床上的韩熙也是愤然道:“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听到自己女儿底气十足的声音,韩笑天打心眼里高兴,应该是自己女儿得救了,可,细细品味,倒是这女儿的言语让他连连皱眉,转而看向了旁边的莫邪:“小女顽劣,还请莫邪神医不要在意。”

  莫邪听后,竟然正色道:“顽劣也是病,得治。”

  此番一说,韩家父女同时不解,韩笑天在入神品味那莫邪话里的意味,倒是女儿韩熙不乐意的反驳道:“无耻也是病,你是不是也该吃药了?”

  对于韩熙的所说,莫邪满不在乎,哥名为莫邪,游走在邪恶与正义之间,恶魔与天使都是哥的化身,区区一个无耻,岂能道出哥的真谛?

  说着,莫邪便无视那韩熙,而是揽过韩笑天的肩膀说道:“韩老板,你这女儿身上是中的蛊毒,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顽劣,得罪了人家,又岂会在她身上下蛊?而且这蛊毒名为金蚕蛊毒,是从南疆特意请来的,造价奇高,毒发毙命,莫说本神医,扁鹊在世也是束手无策!”

  细说了一番,莫邪终是摇摇头缓道:“韩老板,以后多多管教女儿才是,莫邪告辞!”

  他说完,就踏步走出,说不出的潇洒。

  不过,可是让那韩笑天着急又上火,忙是追了过去。

  既然自家女儿是中了蛊毒?那蛊到底是被谁人所下?又是因为私怨还是家仇?

  自家女儿终将是要回到校园,抛头露面?若是不把那下蛊之人给揪出来,怕是将惶惶不可终日!若是再遭此难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