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三章 犹豫不前

兵马司 | 发布时间:2021-06-06 17:40:26 | 阅读次数:9039

的侧板,“停下来!停下来!”  驭手猛然勒住僵绳,两匹矮小的驾马咴咴仰起头鸣响,喷儿喷儿地旗号响鼻,一股白色的哈气冒了出来,车轮吱吱地响了一阵才在泥地里停住。  “不能够停,别停下来!”韩匡嗣猛然夹了一下马腹一步跨到窗前,弓下腰脸贴车窗慌忙问着:““啪、啪、啪”耶律贤又从车窗里探出头,伸出一只手猛拍车厢旁边的侧板,“停下!停下!”。...

  一阵寒风呼呼地刮过,车厢都被吹得摇晃起来。传来远处一阵婴儿啼哭般的熊嚎。耶律贤浑身一激灵,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忽然想到,前方的御帐大营里现在该是什么情形?难道扈营的如云兵马会心悦诚服夹道欢迎他去登基?不太可能。那里也许正在展开争夺皇位的厮杀;也许岳父已经被抓住甚至砍了头;也许皇帝根本就没有死,正在张开大网等着他们这群逆党同谋钻进去。

  “啪、啪、啪”耶律贤又从车窗里探出头,伸出一只手猛拍车厢旁边的侧板,“停下!停下!”

  驭手猛地勒住僵绳,两匹高大的驾马咴咴仰头长鸣,喷儿喷儿地打着响鼻,一股白色的哈气冒了起来,车轮吱吱地响了一阵才在泥地里停住。

  “不能停,别停下!”韩匡嗣猛地夹了一下马腹一步跨到窗前,弓下腰脸贴车窗急急问道:“贤阿哥,出什么事了?

  “韩先生,还是先派人到御营里探明情况再走吧。皇上是不是真的归天了?我们胡乱闯去是会惹祸的!”

  “我的好阿哥,女里传侍中大人的话:机不可失,越快越好。侍中大人现在一定等得火上房了。”

  “要不你们先去,我和燕燕在这里等等看。”

  “这哪行!您以为是去赴宴吗?现在可是生死攸关的节骨眼哪!”

  “正是生死攸关才不能乱撞。我想知道皇上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赶着去是为了什么,现在御帐里到底是个什么局面。”

  韩匡嗣心里大声叫苦,不知道这个窝囊阿哥到底是明白还是糊涂,真想一鞭子抽在马背上,不管三七二十一照直往前走。可是又一想,怎么说他才是这伙人的主子,他的话不能不理。再说也许转眼之间这位阿哥就变成了九五至尊,不能像从前那样拿他的话不当回事。耐着性子道:

  “越等只会越危险,要想安全只有赶快和侍中大人会合。我们必须尽快赶路!”

  听到“危险”两个字,贤更不肯发话走了。伸着脖子,两只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韩氏。

  “韩先生,你去把女里大人叫来,还是先把事情说清楚吧。不然到时候手忙脚乱的也不好。”车厢里女子声音轻柔说道。

  其实燕燕和父亲有着心灵感应,心里像烧开了的油锅似的翻滚沸腾,恨不能立刻插翅飞到。可是她了解丈夫,不让他心里安稳下来就是到了目的地也会有麻烦。把一个从来没有上过朝堂的人从热被窝里拽出来直接去登大宝任谁也会吓得半死,不用说这个受过刺激胆小如鼠的病怏子了。要是受刺激发了病昏过去就糟了,闹不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就鸡飞蛋打什么都泡汤了。可是他并不糊涂,把情况说清利害摆明才是上策。

  路边正好有一块空地。韩匡嗣命全体随从动手砍下一堆干树枝,挑选了几根粗大些的放在地上当坐处,其余的掰开点燃拢成篝火取暖,然后站在远处围成警戒圈。德让把两匹马的鞍垫取下来,选了一根平滑圆大的长树枝铺在上面,女里抢上一步搀着贤下车坐下,德让伸出手臂让燕燕扶着下车坐在旁边。女里双手支在膝盖上,身体前倾,像要扑出去抓地上的一只兔子似的,篝火映红了他的面庞。他的口才很好,用围坐的人们刚好能听到的音量捡能说的要言不烦地说道:

  “昨晚的事真叫天遂人愿,如有神助。又像俗话常说的,神明在上,恶有恶报。侍中大人和咱们不是一直都在想怎样才能推倒昏君挽救朝廷吗?没想到他气数已尽,竟被几个近身奴才一刀杀死。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昏君昨天又像往常,带了酒肉去深山打猎。猎到一头大黑熊,高兴得喝了个酩酊大醉。直到天黑才回到大营。这昏君还要继续喝酒,叫侍中大人、都点检、右皮室和在下几个人陪着。山珍海味、歌舞奏乐又折腾了大半夜。忽然想起要吃那只熊掌。太监不敢逆皇上的龙鳞去传达了,厨子们却躲不过去。本来就又累又困,听到这话都要气疯了。那熊掌不用一整天是根本没法吃的,只好硬着头皮说做不了。那昏君大怒,大喊大叫要杀厨子。殊不知那帮奴才早就想要造反了。因为昏君近来好像疯了一样,动不动就杀人。前两天又刚刚杀了个筛酒的小厮,当场命厨子把肉割下来喂狗。这帮奴才们吓得胆战心惊恨得咬牙切齿。知道命保不住了,于是假说熊掌做好了亲自奉上请罪。

  昏君见厨子和他的助手端着托盘,里面热气腾腾香味扑鼻,伸长脖子来看。没想到是一出荆轲刺秦王。托盘底下藏着尖刀。这个厨子本就是个屠夫,一刀就把这傻瓜的喉咙割断了。”女里把手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横,吐沫星子飞溅。

  “当时没有其他人和侍卫吗?”韩匡嗣歪过头问。

  他原本顾不得关心事情的原委,只知道加紧赶路。这时不禁勾起了好奇之心。他当时不在场,对这场塌天变故的发生的确感到不可思议。

  “当时在场的大臣们都喝了一天一夜,侍卫们也被赏了酒肉不知道哪里去了。除了几个凶手没有人是清醒的。太监宫女们倒是没喝,他们都吓傻了,我怀疑有的根本就是凶手一伙或者同情他们。等到人们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凶手们不但逃了,还混出大营钻进大山里面去了。”

  “皇上真的一刀就被杀死了?”耶律贤听得脸色发白,他眼前浮现出十八年前火光冲天鲜血飞溅的情景。

  “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我当时就在场。侍中大人还伸手在鼻子下面试了试,真的没气儿了。”女里生怕这个优柔寡断的阿哥不信斩钉截铁般说道。

  “我们赶紧上路吧,侍中大人一定等急了。”匡嗣站起身,拍打拍打袍脚,一副抬腿要走的架势。他知道事情绝不像女里说的这么简单。天遂人愿?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不过无需多说,皇帝死了,机会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可是贤还是紧追不舍:

  “那后来你和岳父大人酒醒了,其他大人呢?大营里几万兵马现在听谁指挥?”

  “后来的事在下就不大清楚了。侍中大人随即就命在下以最快速度接诸位过去。不过三阿哥不必担心,一切都在大人掌握之中。”女里也站了起来,边跺着脚边说。

  “岳父大人能够控制御营的局面吗?其他所有人都能听他的?”耶律贤的心突突地跳,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我的好阿哥,到了这个份上哪还有这么多的问题!皇上死了,这把椅子谁抢到就是谁的。换了别人打破头也要上。现在侍中大人都安排好了,就等着您去登基呢!晚了就被别人抢走了。那可就大糟特糟了,是要掉脑袋的!”女里手里抓着腰间刀把,急得慌不择言。

  耶律贤一听更加害怕,脸色煞白。好像怕女里来抓他,扭过头往后仰着连连摆手:“不行,不行,现在御营里是个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咱们去了没准儿就是送死。还是等王公大臣们会议决定谁来继位。趁着还来得及,咱们赶快回去。”

  韩匡嗣急得使劲跺脚,仗着年长和救过这位阿哥的命,提高了声调吼道:

  “贤哥儿,现在可不是犯糊涂的时候!侍中大人和我们这些人拼了性命谋划这件事,不光是为了辅佐你恢复大位,还是为了拯救朝廷和天下百姓。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临阵退缩,多少人的身家性命都得赔进去!现在咱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是刀山火海也必须去闯一闯。”

  贤低着头不说话,坐在那里像长了根似的。拿起一根小树枝刮靴底的泥巴。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凌晨的料峭春寒冻得人心缩成一团,空气也好像冰封似的凝结了。韩匡嗣急得浑身冒汗,手抓袍子前胸,在贤的面前快步走来走去,歪头看着他,真想揍他一顿。一时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女里大口吞着闷气,把手骨节捏的嘎嘎响。依着他的脾气,不用废话直接就把这个窝囊废捆起来丢进马车里。他真想不出这个胆小鬼当皇上是什么样子。但不管什么样,只要大家不一起完蛋,前面那个皇位都是他的。强耐着性子两眼直瞪韩匡嗣,等他拿主意。韩德让在父亲面前从来不多说话,两手抱头坐着不动,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静了片刻,燕燕轻声细语地开口说道:

  “贤哥,今天这事别人说什么也没用只有你说了算。就是到了金銮殿上也不能刀架着脖子逼你坐龙床。即使坐上了,前面也还有大风大浪呢。这都要你自己心甘情愿。你说句痛快话,去还是不去。要是不去,也不用在这里等,咱们就掉头回家。用不着管我爹和其他人的死活。要是去,现在就立马上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去早了是皇上,去晚了就是送死。你说吧,今天就听你一句话。”

  耶律贤又刮了两下鞋底,眼睛终于从靴子上离开。一甩手扔掉树枝,跺跺脚站了起来,用袍襟抹了抹手。看了妻子一眼,一声不吭地走到马车后面,踩着踏凳一头钻了进去。燕燕一猫腰也跟着走进去,回手放下车帘。女里瞪大眼睛问匡嗣:

  “去哪?”

  “你说去哪?”韩匡嗣瞪了他一眼,骈腿翻上马背。

  女里拍了下后脑勺,往手心唾了口吐沫,飞身上马,两腿使劲一夹马肚子,窜到前面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