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胜者为王

兵马司 | 发布时间:2021-06-06 | 阅读次数:8903

梦,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大事好。连滚带爬地抢到丹墀之上。抬头一看皇上趴在桌子上,胖脸歪着,枕着一盘肥肉。眼睛瞪着,脸色惨白。头和身体基本上断掉,脖子像泉口涌着冒泡泡的腥红稠液。犹如冰水汤面他在霎那之间立马保持清醒回来。忆起皇上的恩重如山无比信赖,他倍感厨子们端着食盘走上丹墀,他们的身体遮住了皇帝。他听到咕咚一声,就见厨子慌忙逃窜,之后才发现皇帝倒在血泊之中。醉眼朦胧中他好像看到萧思温第一个扑了过去,还把手伸到皇上的鼻子下面,大惊失色地嚷道:。...

  凶杀发生时夷腊葛在宴帐陪着饮酒作乐。夜深了,歌舞刚刚停歇,在场的只剩下皇帝和几名近臣,再有就是服侍的太监宫女。君臣们都喝得醉醺醺的,美酒还在不断地灌进肚子里。

  厨子们端着食盘走上丹墀,他们的身体遮住了皇帝。他听到咕咚一声,就见厨子慌忙逃窜,之后才发现皇帝倒在血泊之中。醉眼朦胧中他好像看到萧思温第一个扑了过去,还把手伸到皇上的鼻子下面,大惊失色地嚷道:

  “皇上被他们杀了!”

  开始他以为在做梦,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大事不好。连滚带爬地抢到丹墀之上。只见皇上趴在桌子上,胖脸歪着,枕着一盘肥肉。眼睛瞪着,脸色惨白。头和身体几乎断开,脖子像泉口涌着冒泡的腥红稠液。如同冰水浇头他在霎那之间立刻清醒过来。想起皇上的恩重如山无比信任,他感到悲伤欲绝痛不欲生。又觉得凶手竟然当着他这个殿前都指挥使的面刺杀了皇帝,令他蒙受羞辱颜面扫地。作为掌控着大营所有扈从军队的主帅,在皇帝突然驾崩的灾难面前他知道自己肩上的重任。从那一刻到现在,他连口水都没喝,像只没头苍蝇似的团团乱转。尽管确信已经断气,他还是传御医来急救。随时扈驾的御医正在另外的帐中睡觉。趿拉着鞋急急赶来,也只能履行验尸的程序。同时发出的第二道命令便是保留现场捉拿凶手。乱贼早就逃出了大营,他命右皮室将军耶律贤适带兵出营连夜搜山。为了避免混乱和封锁消息,他命心腹左皮室将军萧乌里只负责营内戒严,把守出事的宴帐,把所有的太监宫女、庖厨、使厮等等下人统统赶到一起严加看管以备鞫讯。他坐镇自己的帅帐指挥调度、听取报告,并镇定心神认真谋划下一步该怎么走。

  忽然他发现大营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发号施令,刚才还在的陪臣们好几个都不见了。女里这种小脚色无足轻重,可是萧思温呢?这位侍中大人是哪里热闹哪里就少不了他的角色,怎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消失了呢。找不到也没有时间找,只能揣着满肚子疑窦先忙眼前如麻的诸事。直到把守营门的军官跑来报告,才知道原来老家伙溜出营去又带了兵进来。

  他仔细询问门官发生的情形,得知萧思温是和高勋一起带了大约两千人马的南京军队。还了解到有一辆豪华马车。他大惑不解,直觉感到这只一肚子花花肠子的老狐狸一定正在策划什么重大的阴谋。但是在御帐大营里区区两千人马能干得了什么?

  他问这支人马的去向,营门官指着宴帐方向说,向那边去了。夷腊葛一拍大腿叫声“不好!”,立即调集人马朝这边杀来。

  到了近前一看,果真这座大帐已经被南京兵马占据。等到完成对这座宴帐的更大一圈的包围,他才气势汹汹地跳出来问罪。

  “都点检大人,什么事?”萧思温压着怦怦心跳,显出气定神闲的样子问道。

  “皇上刚刚驾崩,你带兵闯营,又占据出事大帐,想要干什么?”

  “都点检大人,你我同殿为臣,素无冤仇,现在皇上暴崩,国难当头,你我当齐心协力共同承担天下大任。不要大喊大叫,咱们借一步好好谈谈。”萧思温带着一副诚恳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

  夷腊葛哼了一声:“说得好听。在下一直在找侍中大人,本来就是想要和您商量大事。可是大人却瞒着在下突然带兵闯营,倒让人怀疑是不是想图谋不轨。有什么要谈的就在这里说吧。”

  萧思温上前一步,距离对方还有大约七八丈,尽量压低声音说道:“皇上驾崩,老夫以为千头万绪最重要的事莫过于速立新君。”

  夷腊葛盯着对方那双贼亮的小眼睛,摸了一把下巴上密密麻麻的卷曲胡子,说道:“这倒和在下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已经派人以八百里加急去西北通知太平王回朝继位。”

  “什么?大人想要拥立太平王?”

  “难道萧大人有什么别的想法不成?人人都知道太平王是大行皇上最亲的人,皇上正要立太平王为储君。”

  “太平王不合适。他戴罪在身,而且远在西北,就是回来最快也要十几天。国不可一日无君,现在形势紧迫,外敌随时都会入侵,必须即刻策立新主。”思温耐着性子想要说服这个武夫。

  “要是为了这个,本帅已经想好。先密不发丧,只要十天,太平王就可以赶回来。太平王英明睿智德高望重无人能比。我们共同辅佐新君,大人就是拥戴功臣。太平王还是大人的女婿,您应该比本帅更加拥护他。”夷腊葛撅起下巴说。

  “太平王是谋逆凶徒,天下皆知,皇上出于仁慈才不忍杀他。你倒说皇上想让他继承皇位!老夫不会因为私情支持叛臣逆子,满朝王公大臣们也不会同意。谁当皇上不是你我说了算,应该立亲立贵,按照皇统承续立该立之人。”思温脸上显出坚决的神情,字斟句酌尽量和缓地说。

  “谁来继承皇位只有皇上说了算!皇上多次说过要赦免太平王。王爷本来没有大罪,只是受到别人牵连。大人说立亲立贵,王爷是皇上亲弟弟,最亲,爵封太平王,最贵,除了王爷没有谁更亲更贵。皇上无子,两个异母弟弟,身份卑下,除此之外还有谁可以继承大宝呢?”

  “当然有,太祖爷的近枝子孙还有人在。”

  “大人说的是……”夷腊葛翻着眼睛问。

  “世宗皇帝的三阿哥,太祖爷四世嫡长孙,身份比太平王更贵重;品行端方贤德仁慈,比太平王更加人品高尚。而且皇上养为义子深受钟爱,正准备将国政交付给他,是嗣君的最佳人选。”萧思温一字一句说道。

  “贤阿哥!大人开玩笑吧。皇上怎么会把国政交付给他?要是选他怎么会到现在连个爵位都没有。那是大行皇上可怜他才养大的一个病人,和太平王比起来天上地下。大人怎么会想到他!朝廷上下和本帅绝不同意!”

  夷腊葛恍然大悟,刚才还说什么太平王是老狐狸的女婿,想和他套亲情,真是笑话。这个贤阿哥不也是他的女婿。看来那辆车里坐的一定是这位了。老家伙捷足先登,连继位新君都准备好了,真是贼胆包天。到了这一步,夷腊葛也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恶人得逞。

  “立太平王老夫也绝不会答应,现在和老夫一起拥立太祖皇帝四世嫡长子,世宗皇帝嗣子,以大人的身份地位和功劳,一定能永保富贵,北枢密一职也非君莫属。大人要是一定反对,新皇再仁慈也不会留情。后果是什么你要好好想想。”萧思温拿出最后一招。

  “放屁!老贼,你要抢夺皇位吗?”夷腊葛仗着背后兵马气盛破口骂道:“本帅看你是想当太上皇想疯了,才会抬出那个废物。我怀疑就是你这贼策划谋杀了皇上。本帅劝你立刻收手投降,否则就是弑君谋逆十恶不赦的死罪!”

  希望破灭了,萧思温也不想再白费唇舌,干脆道:“谋杀皇上的是你!你利用皇上信任,凭借御营兵权,谋杀皇上,放走凶犯。不要以为这里都是你的人,就可以颠倒黑白篡夺皇位。士兵们能够分辨是非忠奸。你敢轻举妄动,就是十恶不赦的叛臣贼子,全国兵马都会来讨伐叛贼。你绝没有好下场!”

  萧思温后退几步站到自己人中间,手握剑柄目光阴冷地盯着夷腊葛。只见他身后大帐的围毡缓缓卷起,幕顶下的景像一座明晃晃的舞台又像仙境出现在众人面前。四周壁柱上的蜡台都燃着齐整整拳头粗的白烛,明光闪耀恍如白昼。丹墀变成了一座洁净的灵台,一个人躺在黄色缎被下面,静静地闭着眼睛,面色惨白,头戴朝天冠。白幡像雪丝一样从帐顶密密麻麻地垂落,素绸扎成的白球像花圃一样簇拥着灵床。大帐正中摆着大家都认得的那张金镶玉大龙床,上面端端正正坐着一位眉清目秀身穿崭新皇袍的年轻人。四个宫女打着宝扇,八名卫士排列左右。此人虽然单薄瘦弱面色苍白,却眉宇轩朗气质清华。萧思温走过去站在龙床一侧大声喊道:

  “皇上在此,快跪下磕头!”

  夷腊葛快要气疯了,大喊:“上!给我上!杀了这帮篡逆恶贼,拿下这个假皇帝!”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