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4章 真想甩手不干了

素闻陌上花开 | 发布时间:2021-06-09 13:13:12 | 阅读次数:16267

免费提供更多青旅总裁未成年之后第4章 真想一甩不干了的全文深度阅读,不论朋友见面的方式再怎么优雅高贵,终归是要撕开脸皮的,我倚着在护栏上,带着轻浮的笑容,远远地便和她...“那就好,进屋,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无论见面的方式再怎么优雅,终究是要撕破脸皮的,我倚靠在护栏上,带着轻佻的笑容,老远便和她打招呼:“喂,美女,住宿吗?”

  黎诗不动声色的走到我的身旁,将被风吹的凌乱的鬓发别在耳后,似乎已经不愿意再去纠结我的轻佻,向我问道:“住宿客人走了没有?”

  “还没起床。”

  “那就好,进屋,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她可真够有心机的,知道客人还没走,我不敢肆意妄为,因此选择此刻跟我谈转让店长职位的事情。

  我摸了摸自己还饿着的肚子,不动声色的撒了个谎:“你还没吃饭吧?什么事也得吃饱了再谈,早饭替你买好了,在柜台上。”

  “不必了,我已经吃过了。”

  “你那只狗呢?”

  “它不咬人,我送回原来的店里去了。”

  “我操.你啊,你还真打算买一只咬人的藏獒来对付我啊,姑娘,我告诉你,这是法治社会,你若试图纵狗行凶,是要被惩治的……”

  黎诗皱着眉头看着我,打断道:“满嘴脏话,少胡扯,进来。”

  我又腆着脸笑了笑,试图先让她放松戒备,然后才说道:“我得去联系家政那边,随时过来打扫客房,联系完之后呢,你还得容我去趟卫生间,解决一下生理需求,总不能憋着那啥谈事情吧,人有三急、三急!”

  “不行,你少跟我玩这套!”黎诗似乎都没考虑便拒绝了。

  “你看,我有没跑路,这不是着急方便嘛。”

  我厚颜无耻的拖延着时间,苍天可怜,这时候院子里的客房门打了开来,紧接着,四个人整理好物品来到柜台前退房……所以说啊,人有时候还是得带着希望过日子,不会一直交厄运的。

  我无可奈何的一摊手,和黎诗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保持着微笑迅速迎了上去,问候完之后,迅速检查了一下房间物品后,马不停蹄的为他们办理了退房手续。

  在挥手送走顾客以后,我带着谨慎,迅速将房卡和钥匙锁紧柜子里,然后旁若无人的开始吃早餐。

  黎诗走进了店里,敲了敲柜台面,提醒道:“你不是准备去洗手间的吗?”

  “忽然又不想去了。”

  “那现在直接来说事情,你按照苟总的人事调动,回有途旅行社去,这边青年旅社由我来接手。”

  我吃完口中的煎饺,沉默了许久,又做了个深呼吸,对身边有些弄不清楚状况的黎诗说道:“抱歉,我态度和昨天一样很明确,劝你还是收起这份打算,你就说破嘴皮子,我也不可能答应的。”

  黎诗面色冰冷:“你耍我?”

  “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你不守信用,简直就是出尔反尔。”

  “随你怎么骂,要是咒骂能解决事情,还要法官做什么?”

  黎诗转而平静的看着我,拖起行李箱,语气淡漠道:“既然你铁了心了,就别怪我了。”

  我抬手拉住了黎诗,语气也不受控制的变重:“你可真够卖命的,老苟那熊样,刚过五十就谢了顶,那顶谢的我谢谢他了,他给你了多少钱,你就这么想帮着他毁掉这里吗?”

  黎诗用包拍打着我,用力挣扎着道:“满嘴没有一句正经话,我真不明白,苟总怎么会用了你这种人。”

  尽管我没有料到黎诗的反应会这么剧烈,但仍抬手拽着她,不让她离开,两人激烈的拉扯中,一个曼妙的身影站在了我们的对面。

  我的手还死死拉住黎诗的手臂,同时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来人,瞬时却有些不好意思道:“景琪,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景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借势甩开我手臂的黎诗,问道:“她是谁啊,你个大老爷们为难人家姑娘做什么?”

  黎诗因为挣扎而满脸绯红,愤怒的看着我,依旧没有言语,半晌拢了拢头发看向景琪,却并没有出门离开,而是拉着行李箱,去了昨晚待过的客房。

  景琪并没有纠结刚刚的那一幕,抬手看了看时间,好似时间也并不充裕似的,她对我招了招手,然后先一步走了出去。

  ……

  青年旅社不远处的小石桥上,景琪神色中带着些倦意,伏在石桥的护栏上,专注的看着河水,她干净的面容在阳光的映衬下,美到让人心醉。

  我不愿打扰这样安静的氛围,直到站到她的身旁,也没开口说上一句话。

  回过神来后,景琪忽然一转头,用她编起来的辫子抽了一下我的脸,不疼,还有好闻的洗发水味道。

  她性格一直是这样不拘小节,嬉闹似的伸手捏着我的脸,道:“哥们,笑一笑,老是愁眉苦脸的,会把自己郁闷坏的。”

  “谁是你哥们。”

  “你还傲娇,平时那么八面玲珑的,现在又耍小脾气了……我知道你暗恋我很久了,可先后顺序真的很重要,所以你还是收起贼心,赶紧找个好姑娘……”

  “你不用提醒我,我知道。”

  “刚刚那姑娘也是你救起来的?”

  “开玩笑,要是天天真有美女落水,我还为钱发愁干嘛,干脆成立个搜救大队得了,说不定还能捞个媳妇上来。”

  “她就挺好的啊,也是做模特的吧?身材、气质都那么好,最重要的还超级漂亮。”

  “能被你夸赞漂亮的,倒是真漂亮,只不过脾气、行为都特别让人讨厌,她是来取代我做店长的,多半接手后就卖掉了。”

  景琪与我对视了一眼,带着震惊的表情向我问道:“你们老板也太不讲道义了吧?你那么困难还帮他维持着,他现在居然还干这样的事情,真让人寒心,要是我早甩手不干了,立马跳槽!”

  我苦笑道:“只要一想到这由我一手经营起来的店,就这样被覆灭在这无情的人性中,我就很难过,虽然如今它是那么的不起眼……如果不是为了妹妹今年七月份能再来这边住上一段时间,有时候我真想甩手不干了……”

  景琪沉默了,倾诉完之后,我也跟着沉默,沉默中无奈着,无奈里悲伤着……却痛恨生活这条暗潮涌动的河流里,没有一条能在凶猛生活中,带我逃离痛苦和艰难的船,于是只能在这不安的日子里,晃荡着灵魂,得过且过的不安和张望……

  “店亏损到什么程度了?”

  “我每月从工资里拿出三分之一打回家,剩下的拿出来生活和维持店面开支,店里的卫生都是我自己在做,也没亏损多少,只是不赚钱罢了!”

  “你们老板知道你在违抗着他,又按时给你发着工资,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已经开始犹豫了,不知道自己今天给你带来的消息,会变成你的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我忽然想起来景琪来的目的,于是收起情绪,带着疑惑的神情看着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