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5章 难缠的对手

素闻陌上花开 | 发布时间:2021-06-09 13:13:13 | 阅读次数:26612

免费提供更多青旅总裁未成年之后第5章 难对付的对手的全文深度阅读,景琪顿了顿再次地说:“我景区这边有一个主题婚纱店的朋友,准备好参与策划一场活动,和西安最最著名...“这对我来说,貌似真不是个好消息,现在旅社捉襟见肘,根本没有投入的资金,更别说充当赞助商了,恐怕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溜走了。”。...

  景琪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景区这边有一个主题婚纱店的朋友,准备策划一场活动,和西安最著名的广告传媒合作的,如果你能够拿下活动,要个赞助商广告应该不会太难,这样围绕主题,推出个情侣套餐,我想应该会增加一些客源。”

  “这对我来说,貌似真不是个好消息,现在旅社捉襟见肘,根本没有投入的资金,更别说充当赞助商了,恐怕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机会溜走了。”

  “这只是其一,倒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目前,他们正在举办一个寻找五对最上镜的模特,与以往不同的是,根据“平凡的幸福”这一主题,五对模特得来源于日常生活,要求是有默契的情侣,我觉得你可以报名模特试试,一旦被选上,也就好开口谈些广告业务了,大不了你不要出镜费。”

  “别闹,虽说我身高长相都说得过去,可我单身呐,除非你……”

  景琪面露难色,好似经过一阵艰难的抉择,这才开口说道:“对不起,余航,试镜在后天下午,经纪公司已经帮我安排工作了……所以,我可能没办法帮到你。”

  半晌,我不耐烦的对面露愧疚的景琪道:“你能考虑我,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怎么还说对不起呢?”

  景琪歪着脑袋一想,突然用力的朝我肩膀上一拍,也不管我龇牙咧嘴,神神秘秘道:“眼下,你似乎还是有个合适人选的。”

  我正纳闷,脑海中忽然闪过黎诗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不禁一哆嗦,她现在恐怕恨死我了,更别说合作了,再说她一心想卖掉“有途青年旅社”,又怎么可能会出手帮我呢?

  我沉默着,此时能够明显的意识到,让我和黎诗有所冲突的不仅仅是一家旅社,还有对待问题认知上的障碍,这种障碍让我们彼此不能理解,又各自坚守,在坚守中互相折磨……

  “余航,我这还有四万块钱,你先拿着救急,密码是两个710。”

  在我纠结之间,景琪忽然朝我衬衫口袋里塞了张银行卡,我回过神,立马抽出来塞给她道:“你拿回去,我不要。”

  景琪盯着我沉默了许久,又将银行卡塞到我口袋中,用一种劝慰性的口气说道:“我再过些天又发工资了,这钱放在我手里我肯定也拿去给沈浩买摄影器材了,你先拿着救急,或许能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我们是好朋友,我不帮你谁帮你,算我借你的,等我需要用钱的时候,我会主动开口要回来的,我保证。”

  我总觉得有些不合适,还准备推辞,这时候景琪匆匆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示意自己得离开了,她边跑边回头叮嘱,示意我一定要搞定黎诗,拿下这次宣传机会。

  阳光越来越明媚,我弯腰捡起一张被风带过来的废纸,寻思着:风可以吹起一大张白纸,却无法吹走一只蝴蝶,因为,生命的力量在于不顺从……看着景琪带着鼓励的笑容,渐渐模糊在我的视线中,我在心底暗暗较劲,一定要守护好这家青年旅社,为她留下710客房。

  可已经把我看成人渣的黎诗,态度是那么的坚决,似乎非帮老苟收回青年旅社不可,她会帮我吗?

  ……

  知己知彼,方能击中要害,我给总部的同事打了几通电话,询问这个突然闯入的黎诗是什么来头,可大家几乎口径一致,纷纷表示对她的身份毫无了解,就连负责人事调动的同事都不知情,只知道老苟亲自匆匆任命,他们和黎诗也仅仅一面之缘,有的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个黎诗的存在。

  回到院子中,我一边到客房整理需要换洗的被褥床单,一边偷瞄对面黎诗半掩房门的房间,想着该怎么和她搭讪才不会激怒她,又想着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说服她。

  黎诗好似也在收拾物品,片刻后将一些包装袋扔到院子里的垃圾桶中,又回到了房间了。

  我将被单物品放入洗衣机清洗,得空便悄无声息的站在她的房门口,看着正在折叠衣服的黎诗忽然说道:“我突然帅气的登场,没打扰到你吧?”

  黎诗并不惊吓,可能早就听到我的脚步声了,她自顾自的忙着,也不理会我,好似存心让我尴尬难堪,看样子还在气我刚刚死皮赖脸、出尔反尔的行为。

  “你还在生我气吗?”我明知故问道。

  “你说你自己有素质,随便进别人房间就是你的素质?我不想跟你说话,你给我死开。”

  “我是这里的店长,进一下客房怎么了,要不怎么知道你在这有没有干违法乱纪的事儿?”

  黎诗的表情顿时阴晴不定,气息也变的重了起来:“你简直厚颜无耻到家了。”

  “骂,继续骂,但你肯定不会骂脏话,毕竟你是有素质的人……不过我倒是想问你,你昨晚走的那么坚决,我以为你从此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怎么今天突然就回来了,难不成是喜欢和我住在一起的乐趣了?”

  黎诗好似看到蟑螂的表情一般,怒道:“不要脸,你恶不恶心?”

  我一脸无辜的说道:“既然你那么讨厌我,想不想早些甩开我啊?”

  黎诗的表情更加愤怒,重重推开挡在门口的我,第一次爆了粗口:“傻逼!”

  我不依不饶,就是打算把她彻底激怒,好赶紧想法甩开我,继续一把拉住她“恍然大悟”,道:“昨天说我粗鲁,刚刚还跟我谈素质,今天就爆粗口了,原来你也是撒谎、伪善的人嘛,这老苟到底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为她卖命啊,难不成是抓住了你什么小秘密,是不是你俩还拉起手,而你哭的梨花带雨,难道你和他之间……”

  黎诗被我气的头更晕,重重拍了拍额头,奋力保持着理智问道:“这些闲言碎语的嚼舌根你听谁说的?”

  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丝毫不受她愤怒的影响,反正都是胡编乱造,依旧淡然的说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在我说起她和老苟的事情时,她的情绪倒没什么明显的变化,依旧很平静的对我说道:“如果你把精力都放在这些事情上,那我觉得你真没传说中那么伟大,至少我现在懂得了什么叫做眼见为实!”

  她的一句话说的我摸不着头绪,好似她特意了解过我似的,可我都不知道她是何来历,突然和这么个人交手,每天都要斗智斗勇,细思极恐啊!

  这次,我算是碰到难缠的对手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